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黨史研究
正確認識新疆歷史,堅決反對民族分裂
(二○○○年十月十一日)
江澤民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黨的文獻》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剛剛閉幕,利用這個機會,我想就加強黨的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主要是對維護新疆穩定和加強反分裂斗爭問題講點意見。這個問題關系到國家長治久安,黨的中央委員會成員和高級干部應該有充分了解和認識,以利於全黨齊心協力做好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穩定方面的工作。下面,我講三個問題。

  一、關於新疆維護穩定和反分裂斗爭形勢。

  改革開放以來,在黨中央領導和支持下,新疆經濟社會持續發展,各項事業取得很大成績,人民生活明顯改善,民族團結日益鞏固。自治區黨委、政府和各族干部群眾團結一心、艱苦工作,依法打擊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維護了社會政治穩定。在西部大開發推動下,新疆展現出更好的發展前景。

  在看到好形勢的同時,也要正視存在的問題和面臨的挑戰。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同民族分裂主義進行了堅決斗爭,粉碎了敵對勢力和分裂勢力妄圖把新疆從祖國分裂出去的陰謀。九十年代以來,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國際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國際民族問題、宗教問題日益突出。受國際局勢變化影響,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呈現出升級態勢,新疆反分裂斗爭進入一個比較尖銳的時期。無論從歷史和現實看,還是從國際和國內看,新疆地區發生的分裂和反分裂斗爭都具有特殊的復雜性。

  第一,新疆地區分裂和反分裂斗爭由來已久。歷史上,新疆地區就是一個多事之地。據統計,從西漢新疆地區正式歸入中國版圖至清末,西北地區共發生大的叛亂事件九十多起,其中不少發生在新疆地區或與新疆地區有關。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在英帝國主義支持下,所謂“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分裂政權在喀什成立,一九三四年春被甘肅軍閥馬仲英部摧毀。此后,民族分裂主義勢力始終沒有放棄搞“東突厥斯坦”這一政治圖謀。一九四四年,新疆伊犁、塔城、阿山(今阿勒泰)地區各族群眾發起反抗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武裝斗爭。同年十一月,“伊寧解放組織”及起義群眾代表在伊寧宣告成立“東突厥斯坦人民共和國臨時政府”。混入革命隊伍的民族分裂主義分子艾力汗·吐烈等一度竊據領導權,宣布要“建立一個真正自由獨立的國家”。后來,在中國共產黨影響和蘇聯作用下,以阿合買提江·哈斯木為代表的革命力量逐步排除反動勢力,一九四六年廢棄“東突厥斯坦人民共和國”的旗號,把“三區革命”引向正確軌道,為新疆解放和維護祖國統一作出了重要貢獻。五十年代初期,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和潛伏的國民黨特務在新疆制造了多起暴亂,他們的口號是“維吾爾人應該在星月旗下團結起來”、“建立伊斯蘭共和國”。六十年代,屢屢作案的“東突厥斯坦人民革命黨”被破獲。一九六二年,在中蘇關系緊張的大背景下,受蘇聯當局煽動,發生了新疆大批邊民越境逃往蘇聯的“伊塔事件”。七十年代,在我國政府嚴厲打擊下,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處於低谷。到了八十年代,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加劇,發生了一系列暴亂、騷亂事件。九十年代以來,新疆境內民族分裂主義組織和團伙急劇增多。目前,這類組織和團伙仍然呈發展趨勢,並提出要實現“統一組織、統一綱領、統一領袖、統一武裝、統一行動”。 第二,新疆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勢力的國際背景極為復雜。新疆幅員遼闊,同八個國家接壤。新疆對外通道多,與西藏有喜馬拉雅山這個天然屏障的地理環境不同。新疆少數民族與鄰國一些民族在語言文化、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方面基本相同。這種環境使新疆容易受境外影響。目前,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基本上形成了一個以國際敵對勢力為后台、以與新疆接壤國家為前沿地帶的格局。

  國際敵對勢力打著“民族”、“宗教”、“人權”等幌子,加緊插手策劃和支持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美國政界的一些人多次會見在美新疆民族分裂主義組織頭目,無理要求我們釋放在押的民族分裂主義分子。一些國際政治勢力通過某些國際組織,不斷要求聯合國討論所謂“新疆問題”。美國的一些組織每年向“東突”組織提供活動經費。同時,國際敵對勢力加強了對新疆的輿論攻勢,並開設了維吾爾語和哈薩克語廣播,電台發射功率之大,可以覆蓋整個新疆。國際敵對勢力施行西化、分化我國的政治圖謀是有一整套戰略和策略的。他們在我國北方支持內蒙古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在我國西南利用達賴集團搞“藏獨”,在我國西北圖謀搞“東突厥斯坦”,在我國東南支持“台獨”勢力,在香港、澳門建立反華前沿陣地。同時,他們還策劃在中國、越南、老撾邊境地區建立所謂“苗族王國”。國際敵對勢力的意圖,就是妄圖在我國四周形成一個政治包圍圈,干擾、破壞我們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達到他們西化、分化中國的目的。

  冷戰結束之后,“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活動猖獗。這兩股勢力利用各種手段和渠道,公開或隱蔽地支持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

  “泛伊斯蘭主義”,是十九世紀中葉產生於一些伊斯蘭教國家的一種社會思潮,創始人是生於阿富汗的加馬爾丁·阿富汗尼。“泛伊斯蘭主義”主張將所有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和民族聯合起來,建立政教合一的“大伊斯蘭帝國”。特別是宗教極端主義危險性極大。宗教極端勢力在阿富汗等國建有訓練基地,有些直接同國際恐怖主義組織有聯系,他們為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分子提供資金、武器和培訓。境外宗教極端主義組織還著手在新疆境內發展組織,今年上半年我們就摧毀了境外跨國極端主義組織設在新疆的分部。

  “泛突厥主義”,產生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始作俑者是沙皇俄國統治下的克裡米亞韃靼人伊斯瑪依爾·伽思普林斯基。這一思潮宣稱“突厥人是同一個民族”,鼓吹亞洲西部和中部地區所有突厥語族民族聯合起來,試圖建立一個以奧斯曼土耳其為核心的“大突厥帝國”。國外突厥語族民族在宗教、文化、語言、心理等方面同新疆少數民族有一定的聯系,一些政治勢力企圖重溫奧斯曼帝國舊夢,長期為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提供庇護和支持。

  蘇聯解體后,宗教極端勢力把中亞作為滲透的重要目標,對這個地區政局穩定和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威脅。這股勢力的最終目標是建立從黑海到中國新疆的政教合一的所謂“伊斯蘭國家”。去年以來,他們在中亞一些國家制造了多起暴力恐怖事件。今年八月,宗教極端勢力的武裝分子,進入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南部山區,同兩國政府軍開戰,企圖在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國交界地帶建立伊斯蘭國家。境外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分子企圖在中亞構筑前沿陣地,同中亞宗教極端組織狼狽為奸,進行分裂破壞活動。對此,我們要十分警惕。

  第三,境外各種分裂勢力加緊聯合並調整其策略。有組織的境外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自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就存在,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再度活躍起來。他們正在加緊聯合,企圖建立一個“正規的國際總機構”。他們制定了新的策略,主張以暴力恐怖活動加速所謂“新疆獨立”進程。他們提出解決所謂“新疆問題”的“四化”方針,即:使所謂“新疆問題”國際化,挑起民族沖突使之擴大化,實現民族單一化,斗爭武裝化。他們提出,要提高分裂主義勢力的文化層次,著重從具有宗教和科學文化知識的青年人中發展力量。他們的這些策略和滲透活動,是新疆境內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逐步升級的重要原因。

  “東突”分裂組織還同“台獨”、“藏獨”等民族分裂主義勢力以及所謂“民運”勢力加緊勾結。一九九七年,“東突”分裂組織頭目同民進黨建立聯系,並應邀訪台,建議台灣“修憲”,以使台灣、西藏、新疆等有機會“獨立”。陳水扁曾同其會面,表示支持“東突”分裂組織。一九九八年二月,“東突”、“藏獨”等民族分裂主義組織代表同時訪台,簽署所謂《台、藏、內蒙、東突獨立運動共同宣言》。一九九九年七月,“東突”分裂組織叫囂,如中共“武力犯台”,他們可以動員二十萬教徒組成軍隊援助台灣。李登輝去年五月出版的《台灣的主張》一書中,公開宣稱要把中國肢解成七大塊:台灣、西藏、新疆、內蒙古、東北、華南、華北。今年五月,“台獨”、“藏獨”、“東突”等分裂主義勢力及“民運”分子代表在美國召開聯席會議,提出建立“自由亞洲同盟”。凡此種種都說明,各種民族分裂主義組織正在加緊勾結,以圖聯手行動。實際上,他們都已成為國際敵對勢力西化、分化中國的別動隊。

  第四,民族分裂主義組織武裝化程度越來越高,政治性的暴力恐怖犯罪時有發生。近年來,特別是在阿富汗、俄羅斯車臣戰事影響下,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在新疆制造了不少武裝暴亂、打砸搶騷亂、系列爆炸案等惡性暴力恐怖事件。提出“炸橋趕漢”的口號,襲擊、殺害愛國進步宗教人士、基層干部和漢族群眾。最近,還發現一個動向,民族分裂主義組織為了同我們長期對抗,採取了挖地道、修密室的手段。今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喀什地區一個鄉查獲民族分裂主義組織挖的地道,長一百米、高三米、寬一點五米,裡面照明、住宿等設施一應俱全,可以容納千人。后來,又在這一地區發現大小地道多處。他們挖掘這些地道、密室,主要是用來藏匿暴力恐怖分子、制造武器彈藥、宣講印刷反動經文、組織培訓分裂骨干。他們還招募人員送往阿富汗和俄羅斯車臣參加實戰鍛煉,然后再派遣回境內從事分裂活動和暴力活動。

  第五,民族分裂主義分子利用宗教大肆進行分裂破壞活動。他們故意把分裂活動與宗教搞在一起,極力在群眾中煽動宗教狂熱,造謠惑眾,以售其奸。他們公開鼓吹建立所謂“伊斯蘭國”,鼓吹為“聖戰”而獻身。他們在境外建立接待站,以免費安排食宿、提供錢物和交通工具等手段,對新疆朝覲和外出人員進行收買拉攏,灌輸分裂主義思想,進行策反。他們加強對清真寺領導權的爭奪。目前,有的清真寺已經被民族分裂主義分子或分裂傾向嚴重的人把持。他們打擊愛國進步宗教人士,攻擊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散布“反漢排漢”情緒,鼓吹所謂“新疆獨立”。他們私辦地下經文學校、講經點,曲解經意,不少地下講經點既教經又習武。近年來,出現了學經人員低齡化現象。南疆一些鄉村中,宗教極端勢力脅迫黨員和干部參加宗教活動。宗教干預行政、司法、教育現象也存在,有的宗教勢力還企圖取代我們的基層政權。宗教極端勢力加緊向學校滲透,在學校組織宗教活動,向學生灌輸宗教思想,同我們爭奪下一代。

  境內外民族分裂主義勢力通過廣播電台、互聯網、音像制品、書籍報刊等手段,大肆散布分裂主義輿論,宣傳“泛伊斯蘭主義”、“泛突厥主義”,篡改新疆歷史。宣揚什麼“新疆歷史上叫東土耳其斯坦或東突厥斯坦,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什麼“宗教和共產主義水火不相容,共產黨的目的是要消滅宗教”,什麼“聖戰是穆斯林的第一天命,不參加聖戰,不殺異教徒的不是穆斯林”,什麼“要以真主的名義,剝奪異教徒的財產,消滅異教徒”等反動謬論。

  以上事實充分說明,對新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全黨同志首先是各級領導干部必須高度警惕,絕不能掉以輕心。大家必須深刻認識新疆反分裂斗爭的長期性、尖銳性、復雜性,同心同德、堅定不移地同民族分裂主義勢力進行斗爭。

  二、關於新疆的歷史和宗教。

  為了使大家更好地了解新疆發生的這場分裂和反分裂斗爭的來龍去脈,我想簡要地談一談新疆的歷史、新疆伊斯蘭教傳播的歷史以及我們黨在新疆開展工作的歷史。

  第一,關於新疆的歷史情況。

  在古代,新疆及周圍地區被稱作“西域”,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同中原地區有著密切聯系。公元前六十年,新疆地區正式歸入我國版圖,成為我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時,在西域活動的主要是匈奴。匈奴不斷進犯中原地區,給中原人民帶來很大危害。漢武帝即位后,運用一系列軍事和政治措施開展反擊匈奴的斗爭,派張騫於公元前一三九年(一說為公元前一三八年)、公元前一一九年兩次出使西域,聯合月氏、烏孫等共同對付匈奴﹔派大將衛青、霍去病先后於公元前一二七年、公元前一二一年、公元前一一九年三次率兵出擊匈奴﹔在內地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上設立張掖、酒泉、武威、敦煌四郡﹔在輪台、渠犁(今庫爾勒西南)一帶進行屯田。最后,乘匈奴內亂,西漢王朝五路出兵,結束了匈奴在西域的統治。公元前六十年,西漢王朝在西域中心烏壘城(今輪台縣東策大雅)設立西域都護府,作為在西域的最高軍政統治機構。東漢有著名的班超通西域,他在西域三十年(七三年至一○二年),為維護東漢王朝對西域的管轄作出重要貢獻。東漢以后,從三國時期的曹魏政權到西晉王朝,都在西域設置官府管理軍政事務。西晉滅亡后,我國北方相繼出現一些地方割據政權,但中原和西域在政治、經濟、文化上仍聯系不斷。

  唐代,中央政權對西域的管理大為加強。六世紀中葉,突厥人在阿爾泰山地區崛起,並於五五二年建立突厥汗國。五八三年(一說五八二年),突厥汗國分裂為互相對抗的東、西兩部。六三○年,唐太宗李世民發兵擊敗東突厥汗國。不久,西突厥汗國也歸順唐朝。中央政權完全統一西域。唐朝先后設置安西大都護府和北庭大都護府,分別統轄天山南北。據《資治通鑒》記載,七一五年,面對阿拉伯帝國對中亞的入侵,唐朝出兵萬余,長驅數千裡,連取數百城,大敗阿拉伯等軍隊。七一七年,唐朝再次打敗阿拉伯等軍隊入侵,並設置都督府、州、縣、軍府對西域進行管轄。五代十國時期及其后的宋、遼、夏、金對峙時期,西域的地方政權,或認為自己是中原政權的分支,或臣屬於中原政權。十三世紀初,成吉思汗統一天山南北。為加強對西域的統治,元朝設北庭都元帥府、宣慰司等管理軍政事務。明代,中央政府在嘉峪關和哈密之間先后建立安定、阿端、曲先、罕東、赤斤蒙古、沙州、哈密等七衛,作為管理西域的軍政機構。 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維吾爾族逐漸成為新疆地區的主體民族。維吾爾族的先民,古代有多種譯名,如烏護、烏紇、袁紇、韋紇等,唐代初年譯為回紇。早期,他們受突厥統治。六三○年,他們在唐軍支持下,起兵反抗東突厥汗國,后又出兵五萬協助唐軍滅掉西突厥汗國。七四四年,受唐朝冊封,他們在今蒙古境內建立了回紇汗國,又在唐軍配合下攻滅后突厥汗國。從此,突厥在我國北方退出歷史舞台。從這裡可以看出,歷史上維吾爾族人和突厥人雖長期在同一地域生活,但受到突厥人壓迫,他們是依靠唐朝支持才打敗了突厥人,擺脫了突厥人統治。安史之亂時,回紇兩次出兵援助唐朝中央政權平息安史之亂,此后同唐朝關系得到加強。七八八年,其統治者上書朝廷,要求改為“回鶻”,“義取回旋輕捷如鶻也”。唐王室同“回鶻累代為親”。八四○年,回鶻汗國被黠戛斯(古代柯爾克孜族人)攻破,回鶻人除一部分遷入內地同漢族融合外,其余部分分為三支:一支遷往吐魯番﹔一支遷往河西走廊﹔一支遷往帕米爾以西,分布在中亞至今喀什一帶。遷往吐魯番和河西走廊的回鶻,后來始終同中原王朝有著密切關系。西遷的一支回鶻,同原是唐回紇部落之一的葛邏祿以及在中亞的一些突厥語族部落會合,建立了喀喇汗國,后被西遼滅亡。元代,維吾爾族又稱為“畏兀兒”,是維吾爾的不同譯法。經過長期的歷史發展,最終形成了現代的維吾爾族。從歷史上看,維吾爾族同祖國中原地區有著密切關系,為中華民族大家庭的形成和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清代,中央政權治理新疆的政策更加系統化。清朝先后於一七五七年平定准噶爾部叛亂、一七五九年平定大小和卓叛亂,重新統一新疆地區。一八六五年到一八七○年,中亞浩罕國軍官阿古柏逐漸侵佔整個南疆和北疆部分地區。一八七六年七月到一八七八年一月,左宗棠指揮清軍長驅兩千裡,歷時一年半,驅逐阿古柏勢力,收復新疆地區。在這個時期,英國和沙皇俄國對新疆地區垂涎三尺,搞了一系列陰謀活動,企圖侵佔新疆地區。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沙皇俄國侵佔了我國西北領土五十多萬平方公裡。阿古柏勢力入侵之后,沙俄原打算出兵南疆,后因浩罕國爆發抗俄武裝起義,沙俄自顧不暇,這一計劃被迫改變。英國企圖吞並南疆將其並入印度。一八七六年秋,清軍收復北疆,阿古柏勢力已氣息奄奄,英國提出讓阿古柏勢力保留喀什數城,“使可立國”。實際上是要把南疆變為英國殖民地。這一無理要求遭到清政府拒絕。為了確保對新疆地區的管治和維護西北邊陲安寧,清朝於一八八四年正式在新疆地區建省,取“故土新歸”之意,稱為新疆省。

  自從漢代新疆地區正式成為我國版圖的一部分后,我國歷代王朝都對新疆地區進行管理。由於歷代王朝時強時弱,中央政府對新疆地區的管治也時緊時鬆。如漢、唐、元、清時中央政權比較穩固,對邊疆地區控制比較有力﹔而三國、隋、五代、宋、民國時中央政權比較弱,內亂不斷,西北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比較猖獗,多次出現分裂割據情況。這些歷史經驗,很值得我們研究和記取。

  第二,關於伊斯蘭教在新疆地區傳播的情況。

  新疆歷史上是一個多民族、多宗教的地區。古代存在的宗教包括原始宗教、薩滿教、祆教、景教和摩尼教等。佛教大約在公元前一世紀傳入新疆地區,比伊斯蘭教傳入早一千多年。佛教傳入后,在新疆地區各地迅速傳播開來,並逐漸成為佔統治地位的宗教。

  伊斯蘭教傳入新疆地區,與阿拉伯帝國興起和伊斯蘭教在中亞的傳播有密切關系。六三○年,穆罕默德以穆斯林武裝為后盾基本完成阿拉伯半島統一,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神權國家正式形成。阿拉伯帝國向外發動“聖戰”,中亞地區成為其征服目標。阿拉伯軍隊入侵中亞時,唐朝正受到吐蕃和后突厥汗國威脅,無力顧及中亞。八世紀初,阿拉伯帝國完成對中亞大部分地區的佔領。七五五年,發生安史之亂,唐王朝因忙於平息叛亂,失去對中亞的控制。阿拉伯人在中亞強制推行伊斯蘭教,伊斯蘭教逐漸成為中亞地區佔統治地位的宗教,並逐漸傳入新疆地區。

  七世紀至十世紀,新疆地區主要有三個政權。(一)高昌回鶻王國,在今吐魯番地區,是當時新疆地區的一個佛教中心。(二)於闐王朝,在今和田地區,與唐朝關系密切,自稱屬於唐朝。這裡是新疆地區佛教初傳之地。(三)喀喇汗朝,在今喀什及周邊地區,其北西兩面為信仰伊斯蘭教的薩曼王朝,伊斯蘭教從這裡開始傳入新疆地區。

  伊斯蘭教在新疆地區的傳播曾出現過兩次高潮。第一次就是在喀喇汗朝時期。從九世紀起,地處中亞、與喀喇汗朝毗鄰的薩曼王朝發起對喀喇汗朝的伊斯蘭教“聖戰”,多次打敗喀喇汗朝。開始,喀喇汗朝統治者禁止伊斯蘭教。不久,薩曼王朝統治集團兄弟不和、發生內訌,喀喇汗朝統治者奧古爾恰克決定加以利用,款待從薩曼王朝逃來的納斯爾。納斯爾取得奧古爾恰克的信任后,請求在阿圖什建立清真寺,並希望給一塊相當於一張牛皮大小的土地以供他建寺。奧古爾恰克同意他的請求。據說,納斯爾殺了一頭牛,把牛皮割成細條,然后用這些牛皮條圍了一塊土地,在上面建了一座清真寺。這是新疆歷史上第一座清真寺。后來,喀喇汗朝統治者為了防止薩曼王朝不斷發動“聖戰”,開始信奉伊斯蘭教,並宣布伊斯蘭教為國教。

  喀喇汗朝信奉伊斯蘭教后,把“聖戰”目標指向信奉佛教的於闐和高昌。九六二年,喀喇汗朝對於闐發動宗教戰爭。這是新疆歷史上規模最大、歷時最長的一次宗教戰爭。經過數十年戰爭之后,一○○六年,喀喇汗朝軍隊佔領於闐,結束了佛教在這個地區千余年的統治地位。隨后,喀喇汗朝又對佛教中心高昌發動宗教戰爭,但沒有成功。西遼王朝時期,伊斯蘭教逐漸傳到阿克蘇以北,取代當地佛教。接著,伊斯蘭教傳播到佛教在天山南部的重要據點——庫車,並繼續沿塔裡木盆地向北伸展。

  伊斯蘭教傳播的第二次高潮發生在東察合台汗國時期。察合台汗國是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的封國,后分裂為東、西兩部。東察合台汗國(一三四七年至一五一四年)的統治者皈依伊斯蘭教,並把伊斯蘭教向新疆地區東部推進。一三九二年前后,東察合台汗國對吐魯番發動“聖戰”,奪取該地,強制當地居民改信伊斯蘭教。到十五世紀后期,佛教在吐魯番盆地消失,伊斯蘭教在該地區取得統治地位。至此,伊斯蘭教成為新疆地區佔統治地位的宗教。一五二九年,明朝決定罷兵息民,閉關絕貢,不再過問哈密邊情,哈密被伊斯蘭教力量佔領,伊斯蘭教到達新疆地區最東部。

  從十世紀到十六世紀初,伊斯蘭教在新疆地區由傳入到佔據統治地位,經歷了大約六百年之久。

  第三,關於我們黨在新疆開展工作的歷史情況。

  辛亥革命爆發后,新疆發生資產階級革命,但革命成果落入軍閥楊增新之手。一九二八年,楊增新被部屬槍殺后,金樹仁上台。一九三三年,金樹仁的統治被推翻,軍閥盛世才接掌新疆軍政大權。盛世才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對付南京政府,一度採取親蘇政策,並假稱自己相信馬克思列寧主義。一九三三年以后,蘇聯紅軍進入伊犁和塔城,一批蘇聯軍事、經濟方面的專家來新疆工作,幫助盛世才政府整頓財政、軍事、保安等部門。一九三七年四月,在蘇聯斡旋下,以迎接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余部進入新疆為契機,中國共產黨開始同盛世才建立統戰關系。陳雲同志出任中共中央第一任駐新疆代表。中央為加強新疆工作,決定在迪化(今烏魯木齊)設立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對外稱“第三招待所”,滕代遠同志為負責人。考慮到新疆實際情況,中共中央決定在新疆不宣傳馬克思主義,不發展黨組織,不公開黨員身份。

  為了支援抗日前線,保障國際交通線暢通,促進新疆建設,中國共產黨先后調配百名干部到新疆,分派到行政、財政、民政、文化、教育、新聞及群眾性政治團體等單位擔任各種職務。他們廣泛發動各族各界群眾,為穩定新疆和支持抗戰做了大量工作。我們黨在新疆的政治影響日益擴大。盛世才對此非常恐懼。法西斯德國入侵蘇聯后,反法西斯力量暫時處於不利局勢,我們黨領導的抗日根據地處於最困難時期。盛世才認為蘇聯靠不住了,中國共產黨也困難重重,加上國民黨對他加緊拉攏,其反動本質暴露出來。一九四二年,他炮制所謂“陰謀暴動案”,大肆搜捕和迫害在新疆的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一年后,他指令秘密殺害我黨創始人之一、駐新疆代表陳潭秋同志和毛澤民、林基路等同志。新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從此破裂。一九四三年一月,國民黨在新疆重建省黨部,大批國民黨軍隊開進新疆。國民黨政府先后派朱紹良、吳忠信、張治中、包爾漢等主政新疆。

  一九四九年九月,在人民解放戰爭取得決定性勝利影響下,在我黨統一戰線工作推動下,新疆警備總司令陶峙岳於二十五日發布起義通電,脫離國民黨集團,接受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領導﹔二十六日,新疆省政府主席包爾漢也發布省政府起義通電。新疆得以和平解放。為了鞏固新疆和平起義勝利成果和確保祖國西北邊疆安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一兵團司令員王震奉命率領第二、第六兩軍進駐新疆。

  新疆和平解放后,在黨領導下,迅速平息反動分子策動的反革命武裝叛亂,成功改造起義部隊,整編民族軍,建立起各級黨組織和人民政權,培養大批民族干部,為新疆穩定和發展奠定了政治基礎。按照中央確定的“慎重穩進”的方針,新疆進行了以土地改革為中心的民主改革,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項事業得到迅速發展。一九五四年八月,遵照毛澤東同志指示,中央決定成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其中心任務是大力發展生產,為戍邊提供強大物質基礎。一九五五年十月一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在成立自治區之前,也有一些同志主張按照蘇聯加盟共和國模式成立“維吾爾斯坦共和國”。中央慎重考慮后,決定成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一重大決策是很富有遠見的,為新疆穩定和發展提供了重要制度保証。

  三、關於做好新疆反分裂和維護穩定工作。

  新疆戰略地位重要,對我國穩定和安全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全黨同志特別是高級干部,不論是在西部地區特別是西北地區工作的同志,還是在東部、中部地區工作的同志,對此都要有十分清醒的認識。如果新疆出現不穩定,甚至發生像俄羅斯車臣那樣的戰亂,全國穩定和發展大局就必然會受到嚴重影響。對這個問題,我國歷史上許多有見識的政治家和軍事家都看得很明白。左宗棠在出兵收復新疆前曾經在上疏中這樣寫道:“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衛京師。西北臂指相聯,形勢完整,自無隙可乘。”確保新疆和整個邊疆地區穩定和安全極為緊要。全黨首先是高級領導干部一定要樹立憂患意識,要把眼光放得遠一些,把問題和挑戰估計得充分一些,把決策和措施想得周全一些。中央要求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講政治、要把握大局,而保持民族地區、邊疆地區穩定和發展,就是一個很大的政治、很重要的大局。

  無論從歷史看還是從現實看,由於民族問題處理不好而導致國家內部紛爭不斷、甚至發生嚴重內戰的例子多得很。就拿冷戰結束后這一段時間來看,蘇聯解體、南斯拉夫聯盟解體、東帝汶騷亂、非洲一些國家戰火紛飛都與此有關。這其中有外部勢力插手、挑唆的作用,但內部問題沒有處理好是主要原因。因此,對民族問題,全黨都要高度重視。堅決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不斷鞏固各民族大團結,促進各民族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堅決打擊一切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對國家社會政治穩定和長治久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近年來,中央對加強新疆的反分裂斗爭、維護社會政治穩定,加快新疆經濟社會發展,鞏固各民族大團結,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加強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工作等,作出了一系列部署。這些都要繼續堅定不移地貫徹落實,全面推進各方面工作。

  第一,高舉民族團結進步旗幟,維護社會穩定。這是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要堅持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各級領導干部要努力學習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宗教理論,用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宗教觀武裝自己的頭腦,努力提高運用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廣泛宣傳平等、團結、互助,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的民族政策﹔宣傳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離不開漢族,各少數民族之間也相互離不開的思想,鞏固各民族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的關系。堅持不懈地向各族干部群眾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大力加強法制宣傳教育,增強各族群眾的法制觀念。特別要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使他們從小就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民族觀、宗教觀。

  民族分裂主義,不論發生在哪裡,都是我國穩定和發展的嚴重禍害,都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敵人。民族分裂主義的本質是,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分裂祖國,破壞各族人民大團結。各地區各部門都要從維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政治高度,統一思想認識,加強工作協調。對民族分裂主義分子的違法犯罪活動,要及早發現,從嚴從快予以打擊,露頭就打,堅決制止在萌芽狀態,絕不能手軟。如果讓他們搞起來,必然后患無窮。要加強各級黨委對反分裂斗爭和社會穩定工作的領導,加強人民解放軍、武警部隊、地方黨政部門等方面的協調和配合,提高處置突發事件能力,形成依法打擊民族分裂主義分子違法犯罪活動的強大合力。要切實加強和搞好情報信息工作,做到耳聰目明,更好地掌握反分裂斗爭主動權。要注意嚴格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要相信和依靠廣大少數民族群眾,對於一些群眾由於歷史、社會、經濟的原因對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產生的一些顧慮和誤解,應該及時進行耐心細致的工作,誠懇地幫助他們,而不應該採取簡單生硬的辦法。爭取絕大多數群眾,鞏固各族人民大團結,是反對民族分裂主義和維護祖國統一的堅實基礎。

  要堅定不移地依法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民族分裂主義勢力利用宗教進行分裂活動,是對新疆穩定的重大威脅。宗教作為一種社會歷史現象還將長期存在。這個問題在新疆這樣的民族地區尤其突出。要善於按照宗教自身的規律做好宗教工作,把廣大信教群眾團結在黨和政府周圍。我們共產黨人要有這個本事。我國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隻要不參與分裂活動,不干預政治,不妨礙國家經濟文化建設,群眾正常的宗教活動都受到法律保護。同時,我們要堅決維護民族團結和法律尊嚴,絕不允許民族分裂主義勢力利用宗教破壞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破壞社會穩定和正常秩序。要向信教群眾深入進行黨的宗教政策教育,旗幟鮮明地保護和支持愛國宗教人士和信教群眾的正常宗教活動。要加強宗教界思想和隊伍建設,充分發揮愛國宗教團體作用,把宗教領導權牢牢掌握在愛國宗教人士手中。要嚴防宗教勢力對學校的滲透,絕不允許向學生灌輸分裂思想和宗教教義。依法取締地下經文學校、習武點、講經點,禁止宗教組織干涉政府事務,打擊境外宗教勢力滲透破壞活動。徹底清除宣揚民族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思想的各類出版物。

  要加強有關涉外工作,努力營造有利國際環境。對國際敵對勢力將所謂“新疆問題”國際化的企圖,要保持高度警惕,及時掌握動向,堅決進行斗爭。對境外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活動基地所在的一些國家,要利用雙邊合作關系,敦促他們採取堅決有力措施。今年七月,我同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國元首共同簽署的《杜尚別聲明》提出,聯合打擊對地區安全、穩定和發展構成主要威脅的分裂勢力、恐怖勢力和極端勢力。阿富汗是宗教極端勢力的重要基地,問題極為復雜。我們要做好阿富汗周邊國家和其他有關國家工作,遏制宗教極端勢力對新疆的影響。

  第二,加快經濟發展,不斷改善各族人民生活。這是加強民族團結、維護民族地區穩定、抵御民族分裂主義最根本的保証。由於歷史和自然條件方面的原因,新疆和其他邊疆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與沿海發達地區有較大差距。這種狀況如不抓緊改變,不利於邊疆地區穩定,也不利於實現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目標。中央提出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是從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長遠發展和國家長治久安著眼的。全黨全國上下都要積極支持和幫助西部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加快發展。

  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加快中西部地區發展,要統籌規劃,全面部署。對新疆這樣的戰略重點地區和重點方向,尤其要加大支持力度。發展新疆經濟,必須靠全國的力量、國家的力量、中央的力量。要加大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力度,動員干部、科技人員、經營管理人員以及技術工人和農民支援新疆,這樣才能使新疆發展得更快些、更好些,使新疆各族群眾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得到更大提高。中央各部委和東中部地區要立足本部門本地區實際,加大支持新疆建設力度。新疆發展得快一些,對周邊國家形成發展上的優勢,就能增強新疆各族人民的凝聚力,就會使境內外民族分裂主義勢力無機可乘。大家都要從這個大局看問題。新疆和其他邊疆地區都要抓住西部大開發的機遇,制定好經濟社會發展的近期、中期、遠期規劃,在深化改革開放、推進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發揮資源優勢、發展特色經濟、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加快科技和教育發展、加強生態保護和建設等方面,不斷邁出實質性步伐,以推動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

  第三,大力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不斷提高各族人民思想道德素質和科學文化素質。人類即將進入二十一世紀,世界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都發生了很大變化。要通過加強教育和宣傳工作,使新疆和其他邊疆地區各族干部群眾了解世界發展大勢,了解祖國發展大勢,開闊眼界,不斷提高思想道德素質和科學文化素質。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加強了,群眾思想道德和觀念跟上了時代發展,才能夠真正建立起牢固的反分裂和維護穩定的思想長城。不論是漢族文化還是其他民族文化,都有一個隨著時代前進逐步揚棄落后、發展進步的任務。這項工作要隨著經濟社會發展逐步來做,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總要往這個方向努力。要加強各族干部群眾對現代科學技術的了解和學習,大力提高他們的科學文化水平,引導他們樹立科學精神、掌握科學方法。我國有五十六個民族,語言種類繁多,為了加強學習和交流,各個民族都要努力克服相互之間的語言障礙。在各個民族中都應該大力推廣、普及漢語普通話,漢族要學習少數民族語言,少數民族要學習漢語,有條件的還要學習外語,這樣才能適應我們的共同事業和時代發展要求。在歷史發展進程中,我國各個民族歷來相互學習、相互幫助,以至相互融合,共同締造了燦爛的中華文明。滿族就採納了漢族的語言、文字和文化,也有些滿族語匯轉為漢語,豐富了漢語。旗袍就是滿族的服裝。歷史証明,各民族加強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在歷史進步中逐步自然融合,有利於各民族共同發展、共同繁榮。

  現在,在西藏、新疆這些地區,我們的廣播電視信號比較弱,而國際敵對勢力和境外民族分裂主義勢力的廣播信號則要強得多,一些群眾受到他們反動輿論宣傳影響較大。輿論宣傳陣地,是我們同國際敵對勢力和民族分裂主義勢力進行斗爭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戰線。必須大力加強邊疆民族地區廣播電視建設,把國際敵對勢力和境外民族分裂主義勢力進行反動宣傳的電台壓下去,讓我們黨和國家的聲音進入千家萬戶。還要高度重視互聯網上的斗爭,在網上建立我們的堅強陣地。

  第四,切實加強基層黨組織和政權建設,特別要加強黨的思想政治建設和組織建設。這是新疆發展經濟、維護穩定的重要基礎性工作。要抓好基層黨組織建設,調派精兵強將到一線工作。要下大氣力從根本上扭轉一些基層組織軟弱渙散狀況。對那些問題比較突出的村,要重點加以整治。要大力培養各級各族干部,尤其要加大培養少數民族干部工作力度。建設一支政治上堅強有力的各族干部隊伍,是管根本、管長遠的大事。關鍵要大力增強各族干部的政治堅定性和政治敏銳性。新疆各級領導干部必須自覺站到反對民族分裂、維護祖國統一斗爭第一線。在大是大非問題上,要始終做到認識不含混、態度不曖昧、行動不動搖,始終做到旗幟十分鮮明、立場十分堅定。黨員領導干部還必須自覺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觀點,不信教,不參與宗教活動。在新疆,干部在政治上強不強、能不能重用,主要看這一條。要重視建立一支扎根於各族群眾之中、同各族群眾有深厚感情的基層干部隊伍。八十年代初,在西藏和新疆,一大批在少數民族群眾中長期工作和生活、掌握少數民族語言、與少數民族群眾同生共長的基層干部撤了出來。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一做法給我們的工作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影響。“文化大革命”結束后,我們黨糾正了“文化大革命”期間在西藏、新疆的一些錯誤做法,這是對的。但是,在糾正過程中,有些做法考慮得不周全,帶來一些后果。當然,人們的思想認識在一定歷史條件下總是有局限性的,要通過實踐來提高。很多問題,必須看到其復雜性、長期性,不能簡單化、理想化。歷史經驗証明,隻要把我們黨的執政基礎打牢了,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怕。同時,要在抓落實上下功夫,不要因為工作疏漏而引發問題。一旦發生大的問題,很容易被民族分裂主義勢力利用。 各族群眾是我們做好一切工作的力量源泉。人心向背對反分裂斗爭起著決定性作用。各族群眾充分發動起來了,真心真意跟著黨走,就會形成反分裂的銅牆鐵壁,我們就能粉碎國內外任何敵對勢力和形形色色的民族分裂主義勢力進行的各種陰謀破壞活動。當前,在新疆和其他邊疆民族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勢力正在用各種方法同我們爭奪群眾。這是一場嚴重的政治斗爭。我們必須堅持黨的群眾路線,扎扎實實做好基層工作。要關心各族群眾疾苦,深入了解各族群眾生產生活狀況和思想狀況,努力解決他們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問題,幫助他們分清大是大非,妥善化解人民內部矛盾,密切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努力把維護穩定、促進發展、鞏固團結、反對分裂的基礎打得牢而又牢。

  在邊疆地區、民族地區工作的同志特別是基層的同志是很辛苦的。黨中央對他們在工作中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給予高度評價。大家要繼續發揚黨的優良思想作風、學風、工作作風,按照中央要求和部署,進一步把邊疆地區、民族地區各項工作做得更好。(江澤民2000年10月11日在中共十五屆五中全會閉幕會后的講話。)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責編:孫琳)

      鄭重聲明:本資料庫內容(含文字和圖片),隻供在線閱讀瀏覽,禁止任何網站或單位轉載、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規新聞授權的網站),違者必究。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期刊雜志  
黨的文獻 中共黨史研究
百年潮 世紀風採
紅岩春秋 黨史博覽
黨史文苑 黨史縱覽
湘潮 北京黨史

最新推薦  
2010年全國黨史工作會議
開國上將紀念館
經典著作:領導人文集
歷屆黨代會黨章修改變遷
革命先輩網上紀念館
共和國腳步——1949年檔案
五四運動九十周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紀念館  
黨旗 黨徽
毛澤東紀念館 周恩來紀念館
黨章 入黨誓詞
劉少奇紀念館 朱德紀念館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