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大事記人物譜回憶評論史料圖片紀念文章百年回聲五四獎章紀念活動

陳獨秀——“五四運動時期的總司令”

陳漱渝
【字號】【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陳獨秀
陳獨秀
  1915年9月15日,陳獨秀主撰的《青年雜志》創刊﹔1916年9月1日,這份雜志因與上海基督教青年會創辦的《上海青年》刊名有雷同之處,故更名為《新青年》。陳獨秀在《敬告青年》一文中激情澎湃地寫道:“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於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由於《新青年》以科學與民主的思想驚醒了長期被束縛於封建桎梏中的一代青年,因而成為了新文化運動的陣地,點燃了至今不滅的思想解放的火炬,陳獨秀也被毛澤東譽為“五四運動時期的總司令”(《毛澤東文集》第3卷第294頁,人民出版社1996年8月出版)。

  然而在1919年五四愛國運動爆發的這一天,陳獨秀並未出現在集會現場。直到5月7日下午,他才寫信給遠在上海的胡適報告當時的情況:“四號下午,京中學生三四千人聚集天安門,到東交民巷各使館﹔適禮拜日,英美公使都出去了﹔學生即到曹宅,曹逃避,章宗祥剛在曹宅,受了一頓飽打,幸虧有一日本人竭力保護,送在日華醫院竭力醫治,現在生死還不能確定。京中輿論,頗袒護學生,但是說起官話來,總覺得聚眾打人放火(放火是不是學生做的,還沒有証明),難免犯法……懲辦被捕的學生30多人(大學為江紹原等22人),整理大學,對付兩個日報,一個周報,恐怕是意中的事。”(《陳獨秀書信集》第243至244頁,新華出版社1981年11月出版)。信中所說的“大學”系指“北京大學”,“周報”指《每周評論》,“兩個日報”疑指“《晨報》與《國民公報》。

  6月8日,陳獨秀又在《每周評論》第25號報道了6月3日北京千余名學生舉行露天講演慘遭鎮壓的情況:“民國八年六月三日,就是端午節以后一日,離學生的五四運動剛滿一個月,政府因為學生團又在上街演說,下令派軍警嚴拿多人。這時候陡打大雷刮大風,黑雲遮天,灰塵滿日,對面不見人,是何等陰慘暗淡!”

  陳獨秀在五四運動期間最為轟動的表現是起草並親自散發了著名的《告北京市民宣言》,提出了取消對日密約、罷免賣國官吏、保障市民集會言論自由等“最后最低之要求”。6月11日夜,陳獨秀在前門外新世界游藝場五層樓上向游客拋撒傳單時,當即被北京警察廳巡警和步軍統領衙門密探逮捕。消息傳出,全國輿論沸騰。各社會團體、名流、學者、青年學生紛紛通電發函營救。革命青年毛澤東在他主辦的《湘江評論》創刊號上撰寫了《陳獨秀之被捕及營救》一文,指出陳獨秀是“思想界的明星”﹔今日中國最需要的是科學與民主,而“陳君平日所標揭的,就是這兩樣”。“陳君為這兩樣東西得罪了社會,社會居然就把逮捕和禁錮報給他。”但是,“陳君之被逮,決不能損及陳君的毫末,並且留著大大的一個紀念於新思潮,使他越發光輝遠大。”文章結尾寫道:“我祝陳君萬歲!我祝陳君至堅至高的精神萬歲!”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