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大事記人物譜回憶評論史料圖片紀念文章百年回聲五四獎章紀念活動

舊思想與國體問題  

陳獨秀
【字號】【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今日本會開講演會,適遇國會紀念日,鄙人不覺發動一種感想,所以選擇此題。鄙人感想非他,即現今之國會非君主的國會,乃共和國的國會。方才李石曾先生演說“學術之進化”有雲:“政治進化的潮流,由君主而民主,乃一定之趨勢,吾人可以懷抱樂觀。”鄙人以為李先生的理論,固然不錯,但是鄙人對於我國現在情形,總覺得共和國體,有無再經一次變動,卻不能無疑。

  自從辛亥年革命以來,我國行了共和政體好幾年,前年籌安會忽然想起討論國體問題,在尋常道理上看起來,雖然是狠奇怪,鄙人當時卻不以為奇怪。袁氏病歿,帝制取消,在尋常道理上看起來,大家都覺得中國以后帝制應該不再發生,共和國體算得安穩了,鄙人卻又不以為然。

  鄙人懷著此種意見,不是故意與人不同,更不是傾心帝制舍不得拋棄,也並不是說中國宜於帝制不宜於共和。隻因為此時,我們中國多數國民口裡雖然是不反對共和,腦子裡實在裝滿了帝制時代的舊思想,歐美社會國家的文明制度,連影兒也沒有。所以口一張,手一伸,不知不覺都帶君主專制臭味﹔不過膽兒小,不敢象籌安全的人,堂堂正正的說將出來,其實心中見解,都是一樣。

  袁世凱要做皇帝,也不是妄想﹔他實在見得多數民意相信帝制,不相信共和,就是反對帝制的人,大半是反對袁世凱做皇帝,不是真心從根本上反對帝制。

  數年以來,創造共和、再造共和的人物,也算不少。說良心話,真心知道共和是什麼,腦子裡不裝著帝制時代舊思想的,能有幾人?西洋學者嘗言道:“近代國家是建設在國民總意之上。”現在袁世凱雖然死了,袁世凱所利用的傾向君主專制的舊思想,依然如故。要帝制不再發生,民主共和可以安穩,我看比登天還難!

  如今要鞏固共和,非先將國民腦子裡所有反對共和的舊思想,一一洗刷干淨不可。因為民主共和的國家組織、社會制度、倫理觀念,和君主專制的國家組織、社會制度、倫理觀念全然相反,一個是重在平等精神,一個是重在尊卑階級,萬萬不能調和的。若是一面要行共和政治,一面又要保存君主時代的舊思想,那是萬萬不成。而且此種“腳踏兩隻船”的辦法,必至非驢非馬,既不共和,又不專制,國家無組織,社會無制度,一塌糊涂而后已!

  現在中華民國的政治人心,就是這種現象。

  分明挂了共和招牌,而政府考試文官,居然用“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百姓足,君孰與不足”和“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為題。不知道辨的是什麼上下?定的是什麼民志?不知道共和國家何以有君?又不知道共和國民是如何小法?孟子所謂人倫,是指忠君、孝父、從夫為人之大倫。試問民主共和的國家組織、社會制度、倫理觀念,是否能容這“以君統民,以父統子,以夫統妻”不平等的學說?

  分明挂了共和招牌,而國會議員居然大聲疾呼,定要尊重孔教。按孔教的教義,乃是教人忠君、孝父、從夫。無論政治倫理,都不外這種重階級尊卑三綱主義。孟子道:“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荀子道:“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董仲舒道:“春秋之法,以人隨君,以君隨天。”這都是孔教說禮尊君的精義。若是用此種道理做國民的修身大本,不是教他拿孔教修身的道理來破壞共和,就是教他修身修不好,終久要做亂臣賊子。我想主張孔教加入憲法的議員,他必定忘記了他自己是共和民國的議員,所議的是共和民國的憲法。與其主張將尊崇孔教加入憲法,不如爽快討論中華國體是否可以共和。若一方面既然承認共和國體,一方面又要保存孔教,理論上實在是不通,事實上實在是做不到。

  分明挂了共和招牌,而學士文人對於頌揚功德、鋪張宮殿田獵的漢賦和那思君明道的韓文、杜詩,還是照舊推崇。偶然有人提倡近代通俗的國民文學,就要被人笑罵。一般社會應用的文字,也還仍舊是君主時代的惡習。城裡人家大門對聯,用那“恩承北闕”、“皇恩浩蕩”字樣的,不在少處。鄉裡人家廳堂上,照例貼一張“天地君親師”的紅紙條,講究的還有一座“天地君親師”的牌位。

  這腐舊思想布滿國中,所以我們要誠心鞏固共和國體,非將這班反對共和的倫理文學等等舊思想,完全洗刷得干干淨淨不可。否則不但共和政治不能進行,就是這塊共和招牌,也是挂不住的。

  若是一旦帝制恢復,蔡孑民先生所說的“以美術代宗教”,李石曾先生所說的“近代學術之進化”,張溥泉先生所說的“新道德”,在政治上是“叛徒”,在學術上是“異端”,各種學問,都沒有發展的余地,貴學會還有甚麼學問可講呢? (這篇文章是作者在北京神州學會的講演)

  (原載1917年5月1日“新青年”3卷3號。)

  
來源:中國共青團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