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史百科首頁黨史頻道資料中心黨史周刊歷史相冊紅色訪談專家講壇
共和國圖騰1949年檔案新中國檔案歷次大閱兵圖集歷次大閱兵亮點
返回黨史百科首頁|加入收藏
詞條查詢

精彩推薦
熱門詞條
  •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舉行第三次會議,討論通過了政務院及其所屬各委員會,各部、院、署、行的負責人,同時通過任命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署和中央人民政府辦公廳等機構的負責人。中央人民政府的各組織機構至此全部建立起來。

  • 開國大典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結束后,國民黨發動內戰的主力已基本被殲滅,中國人民解放軍挺進到長江北岸。統治中國22年之久的蔣家王朝已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絕境。新中國誕生的條件已經成熟。

  • 開國閱兵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時,北京天安門廣場。毛澤東主席向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朱德總司令宣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命令,隨后,閱兵總指揮、華北軍區司令員兼京津衛戍區司令員聶榮臻乘先導車,率領受閱部隊,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

  • 人民大會堂建成
        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會堂建成。在天安門,十年前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地方,一座雄偉壯麗的大廈建設起來了。這是人民大會堂。全國六億人民的代表將在這裡共商國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將在這裡謀劃國家大計。天安門成了全國人民和全世界進步人士更加向往的地方。

  • 十大元帥授勛
        軍銜制作為一項國際性的軍事制度,為世界各國軍隊所廣泛採用,我國正式實行軍銜制是在1955年。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官軍銜設4等14級,即元帥2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元帥、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將官4級:大將、上將、中將、少將﹔校官4級: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4級: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段德彰
  海軍原顧問。

  段德彰同志是江西省於都縣人,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入瑞金紅軍學校學習,1933年參加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他歷任紅軍學校步兵連政治教員、工兵三連政治指導員兼政治教員,紅一方面軍新編教導師政治部宣傳科長兼宣傳隊長,中央政衛團政治處沒收委員會主任,總衛生部政治部宣傳隊隊長,紅軍干部團步兵連政治教員,紅軍大學政治教員、營政委,紅軍教導師一團政委等職,參加了中央蘇區第四次、第五次反圍剿斗爭和二萬五千裡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他先后任隴東西峰鎮紅軍辦事處主任、西峰縣委書記、隴東特委統戰部長、隴東地委書記等職,扎扎實實地壯大和鞏固抗日革命力量,擴展了我黨根據地,為抗戰的勝利作出了突出的貢獻。解放戰爭時期,他歷任熱東地委書記、冀東黨校組教科長、冀東十四專署專員、冀察熱遼后勤政治部主任、東北野戰軍九縱隊副政委、軍副政委等職,先后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以及衡寶等戰役。

  1950年10月,段德彰同志調海軍工作,先后任青島基地政委,海軍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東海艦隊第二政委,南海艦隊政委,海軍顧問等職,把全部精力傾注於海軍建設。

  段德彰同志參加革命工作67年來,始終牢記我黨我軍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保持和發揚老紅軍的革命精神和光榮傳統。他的模范事跡曾在軍內外引起了強烈反響。海軍黨委1996年9月6日作出決定,號召海軍廣大官兵開展向他學習的活動。

  段德彰同志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他是黨的第七、九、十、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

  段德彰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1999年1月16日在上海逝世,享年86歲。

  一顆永遠閃耀的“紅星”———記老紅軍原海軍顧問段德彰將軍

  新華社記者 黃彩虹 通訊員 阮山峰 本報記者 郭 嘉

  在上海新華街道,一位80多歲的老人經常到學校、工廠、機關,給小學生講紅軍長征的故事,給青年人講紅軍光榮傳統,給黨員干部講為人民服務的宗旨……

  今年3月,上海市評出1995年“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十佳好事”,他的事跡列在榜首。如今,他的事跡在浦江兩岸、江西老區到處傳頌。

  他就是老紅軍、原海軍顧問段德彰將軍。日前,海軍黨委作出決定,號召廣大指戰員開展向他學習的活動。

  “共產黨鬧革命就是為了勞苦大眾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現在搞改革開放更不能忘記工人農民”

  早在1931年就投身革命的段德彰將軍,參加過二萬五千裡長征和遼沈、平津等重大戰役。新中國成立后,他擔任過艦隊政委、海軍政治部主任等高級領導職務,還四次當選全國黨代表大會代表。他常說:“我65年跟共產黨走,記住的就是一條,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因為共產黨鬧革命就是為了勞苦大眾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現在搞改革開放,更不能忘記工人農民。”

  1995年春節前夕,作為上海市長寧區新華街道“關心下一代”協會名譽會長的段德彰和夫人路毅一同參加了年前的訪貧問寒活動。這天,他聽街道干部說,轄區內有一個叫肖惠娣的女工因患尿毒症,生活甚是艱難。段德彰聽后即刻起身道:“她家住哪裡?領我去看看。”

  在街道同志和夫人的攙扶下,段德彰吃力地爬上一幢居民樓的四樓,叩響了女工肖惠娣的家門。肖家裡沒有一點節日氣氛:側臥在床的肖惠娣被疾病折磨得面黃肌瘦﹔丈夫朱淼泉愁眉緊鎖,唉聲嘆氣﹔女兒朱琳站在一旁發愣。

  “我……我還能活下去嗎?”在這位素不相識的白發老人面前,肖惠娣泣不成聲。

  “你會活下去的。要相信我們的黨和國家,隻要有救治的一線希望,我們都會努力。”段德彰握著肖惠娣的手說。

  隨后,段老又關切地詢問朱琳的學習。當得知孩子交不起學費時,他讓夫人拿出身上僅有的200元錢塞到孩子手裡,並對朱淼泉說:“千難萬難,也要讓孩子讀書。從今往后,孩子的學費由我們負擔。”

  離開肖惠娣的家,段德彰心情再也無法平靜。他想,要治好肖惠娣的病,所需的費用不是自己能付得起的。正在他為此事犯難時,所在街道干部建議他以老紅軍的名義呼吁全社會來關心救助肖惠娣。很快,一封由段德彰簽名的《救救這個特困家庭》的短信,刊登在上海《文匯報》上。他不僅寫信呼吁,還動員自己的秘書想方設法募集到1萬元人民幣。

  真誠的呼喚感動了千百顆愛心。從這天起,上海各界群眾的心被一位瀕臨死亡的女工牽動著,也被一位老紅軍的高尚情懷感染著。干部、工人、企業家、香港同胞紛紛伸出援助之手。

  “學習老紅軍,向特困女工獻愛心”活動,迅速在上海各界興起。段老又一次拿出500元捐給肖惠娣。一個多月后,腎移植水平在國內居領先地位的上海長征醫院的專家,為肖惠娣施行的換腎手術獲得成功。肖惠娣得救了,她的一家人得救了!可就在這時,一直為肖惠娣和她家操心的段德彰,卻因患結腸癌住進了醫院。身患重病的老將軍仍然關心著肖惠娣的治療。他時常托人給這位女工送去水果和營養品。今年春節剛過,他又給肖惠娣的女兒送去了新衣服和學費。

  當躺在病床上的段老聽說肖惠娣病愈出院時,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肖惠娣出院后立即去看望病中的段德彰,她聲淚俱下地說:“沒有您老的幫助,我這位普通女工早撒手西去了!是您老使我認准了,還是共產黨好啊!”

  幾十年來,段德彰對老區人民更是時刻銘記在心。他經常講:“沒有老區人民的犧牲與奉獻,就沒有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新中國。革命成功了,不能忘記老區人民。”

  1984年,段德彰回到了闊別30多年的老家江西省於都縣。當他走進自己曾經生活過的車溪鄉時,發現還有6個山村沒通電。他當即給江西省委書記寫信,懇請給予解決。很快,省有關部門撥出10萬元專款,幫助這6個山村通了電。之后,段老不顧年邁,又四處牽線搭橋,引進技術、人才,為家鄉辦起一座小農藥廠。如今,這個萬人貧困鄉已告別了貧困,去年全鄉工農業總產值達7000萬元,人均收入1400元。

  急人民所急,幫人民所難,為人民謀福,是段老堅持的人生准則。1963年,河北發大水,他馬上寄去500元錢和50公斤糧票﹔1991年,安徽發生洪澇災害,他為災區人民捐款1000元。今年南方數省暴雨成災,他再次捐款1500元﹔“紅軍長征第一渡”的於都河渡口要建“長征大橋”,他聞訊后即刻寄去1000元表示支持,並寫信鼓勵家鄉政府把這件造福老區人民的事辦好。

  “我幫那些上不起學的孩子一把,是讓他們能感受到共產黨的溫暖和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段德彰將軍離休后,街道成立“關心下一代”協會,請他擔任名譽會長,他滿口答應。他說:“我幫那些上不起學的孩子一把,是讓他們能感受到共產黨的溫暖和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1993年,段德彰同志從報紙上得知共青團中央發起“希望工程”、救助老少邊窮地區失學兒童的消息后,立即給北京郵去了200元。后來,上海市也設立了“希望工程”辦公室,並開展“1+1”結對子助學活動,於是,段德彰和夫人決定從1994年開始每人每年資助一名失學兒童重返校園。在資助對象的選擇上,段德彰夫婦堅持兩條:一是貧困的老區,二是家庭困難的女童。至今,他們已給希望工程捐款2400元,幫助七名老區失學兒童重返校園。近兩年,受資助的女童經常寫信給他們匯報學習成績,表達感激之情,他們有信必復,教育孩子們努力學習,長大后報效祖國,並一一給她們郵寄衣服和學習用品。

  段德彰將軍當年接濟孤兒的動人往事,至今仍被上海人民傳為美談。那是1963年11月,時任海軍東海艦隊第二政委的段德彰,聽說艦隊管理處的臨時工邱偉中父母相繼病逝,留下4個7歲至18歲的孤兒,便主動義務承擔起了接濟和教育孤兒的責任。孩子們一年四季的衣服都由段老夫人路毅請人縫制和購買。每逢春節,他們都要將這些孩子們接到家裡過節﹔偉中的妹妹生病了,路毅就帶她去醫院檢查治療。段老夫婦還把弱智老二邱偉萍接到家裡調養,培養生活自理能力。

  整整六年時間,段德彰夫婦以父母般的慈愛,將黨和國家的溫暖送給了邱家兄妹,撫慰著四顆孤兒的心。

  1968年,段德彰調任南海艦隊政委后,邱偉中仍和段德彰夫婦保持書信往來,僅段老讓夫人寫給邱偉中的信就達四十多封。

  湛江—上海,關山阻隔,卻隔不斷段德彰夫婦對邱氏兄妹的一片深情,對四孤兒生活中的困難,他們一如既往地給予資助。1970年邱偉中結婚時,他們送去了150元,還有被面、枕巾等用品﹔聽說偉中的弟弟偉民要上雲南支邊,他們又專門為他准備了蚊帳、膠鞋等。

  如今,邱偉中已是上海某單位的科級干部,邱偉民是武漢鋼鐵廠的高級工程師,兩個妹妹成家后也很幸福。他們把段老夫婦當作最可親可敬的人。

  “作為領導干部決不能因為私事親情,壞了黨的規矩!”

  段德彰堅持幾十年在社會上扶危濟困,弘揚正氣,在自己家庭生活中也帶出了清正廉潔的好家風。

  他軍旅一生,崇尚節儉。生活上,他從來是部隊發什麼穿什麼,沒有買過一雙皮鞋,隻做過三次便服,還是出於工作需要。他不抽煙,不喝酒,飲食上也從不講究。他對子女親屬的管教也非常嚴格。1960年大兒子段黎明上高二時,因品學兼優被解放軍西安電訊工程學院破格錄取。讀到大學三年級時,因國家處於困難時期,學院被迫減員,段黎明作為大學肄業被提前分配。當時身為海軍東海艦隊第二政委的段德彰絲豪沒動過讓兒子完成學業拿到大學本科文憑的心思。1969年軍隊部分干部復員地方,段黎明被復員到南海艦隊后勤部所屬修船廠當工人。有關領導想與段黎明所在單位商量將他安排到艦隊工作。身為艦隊政委的段德彰態度鮮明:“作為領導干部決不能因為私事親情,壞了黨的規矩!”后來,國務院、中央軍委下文,將1969年復員的軍隊干部重新作為干部調整安置,段黎明征求父親的意見,段德彰說:“你既然已當了工人,就不要改來改去了,都是革命工作嘛!”就這樣,段黎明今年已55歲了,仍是全廠上下公認的好工人。

  一人清正,帶動全家,影響親屬。段德彰的其他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也都先后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工作。對他們的去留和安置,段德彰從不過問,子女也不打他的牌子謀取私利。他長期接濟於都老家生活困難的親屬,但卻堅決不允許親屬違反政策要特殊照顧。侄孫段紹秋、段紹發六七十年代先后應征入伍,他倆寫信給段德彰,想請他這個當艦隊政委的爺爺出面,或幫忙調到海軍部隊,或找關系提干,但都遭到了拒絕,並受到了嚴厲的批評。他倆退伍回鄉,想請爺爺出面給於都縣領導打個招呼,讓他們在地方上當個干部或工人,同樣被拒絕。

  侄孫段紹華在山村當了幾十年民辦教師,他和妻子都重病纏身,生活十分困難。無奈之下,寫信請段德彰給縣裡反映反映,爭取退休之前轉為公辦教師。段德彰回信道:“生活上有困難盡管找我,但轉公辦教師,必須按當地政府規定的政策辦。”段紹華流著淚對前來採訪的記者說:“我這做孫子的,不能為爺爺盡孝,還長期要八十多歲的爺爺照顧我們,心裡有愧啊!以后我再不找爺爺的麻煩了。我理解和敬佩爺爺!”

  人民日報 1996.09.21第1版
  • * 注冊用戶方可發布留言
  • 內容
  • 用戶名 密碼 到強國社區注冊

  • 留言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