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博古之女秦摩亞撰文解密:母親劉群先不為人知的一生

○秦摩亞
2011年12月13日09:34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博古、劉群先在蘇聯結婚照。
博古、劉群先在蘇聯結婚照。

  (《黨史博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黨培養母親成為女工領袖


  劉群先,博古夫人,1907年生,1924年參加革命,1926年入黨。大革命時期她是名揚一時的女工運動領袖,長征中是婦女隊隊長,在蘇區和陝北仍擔任女工部部長。1938年,她由陝甘寧邊區總工會派往長江局工委任主任。后因環境艱苦、多年工作勞累,身體不好,組織上安排她赴蘇聯治病。1942年,她在蘇聯衛國戰爭中不幸犧牲。

  母親深愛自己的兒女

  很長時間以來,我對母親的了解是模糊的,膚淺的,並且曾經有過誤解和不滿。她與父親結婚后共生我們兄妹五人,這兄妹五人中卻沒有一個是她親手撫養長大的:有的給祖母,有的給農村奶媽,有的給貧窮的親戚,有的交給蘇聯孤兒院。所以,當我在電影裡或生活中看到孩子在母親懷裡臉上洋溢著幸福微笑的時候,我就很羨慕他們,那是一種真摯的母愛。而想到我們兄妹五人,除了在呱呱墜地之時、襁褓之際,見過母親外,就再也沒有見過她。

  我認為自己從未享受過人類最純真的母愛,感到很遺憾,心中不時會冒出對她的不滿和埋怨,認為她不愛兒女,她太無情,她鐵石心腸。

  母親為什麼這樣?我一直在尋找答案。直到前幾年,在讀《續西行漫記》時看到了美國記者斯諾夫人寫的有關我母親的文章(《無產階級的領袖——劉群先》),以及從蘇聯檔案館裡找到的有關我母親的材料和她隨身帶的幾張照片后,我對母親才有了一些了解。

  在母親隨身帶的照片中,除了有與父親在蘇聯結婚的照片外,還有三張孩童照片:有兩張是弟弟小秦鋼的,一歲時照的﹔另一張是小妹吉瑪的照片。小秦鋼1937年初出生在從保安去延安的路上,這兩張照片是斯諾夫人照的,母親把這兩張照片從延安帶到武漢、帶到重慶、帶到出國前養病的澳門,又帶到去治病的蘇聯,可見她是多麼珍愛她兒子,想念她兒子。母親生下小妹吉瑪后身體不好,隻得把她送到蘇聯孤兒院,而把照片放在身邊。在吉瑪照片背后寫著:博古、劉群先的孩子。父親誕辰100周年時,有記者訪問小妹,她跟記者說:父母對我來說如同天上的星星,離我很遙遠,但我與他們一起照過相。小妹吉瑪所說的“照過相”,就是指她的那張背面寫著“博古、劉群先的孩子”的照片。

  我從嬸母那裡也找到了我的一張照片:那是我四五歲時照的,當時奶奶離開上海,跟叔叔去香港,問我姨媽要我的照片時拍的。解放后,這張照片又輾轉回到我的手中。照片背后竟然也有我母親的話,上面寫著:這是想念我們心切的亞女——摩亞。這照片大概是給我父親看的,父親從未見過我,但看過我小時的照片。這是一種替代的寫法,不寫自己想念女兒心切,卻寫女兒思念父母心切。當然我也一直在想念他們。

  從以上這些,可看出母親不是對子女毫無親情、鐵石心腸,而是深愛著我們。

  母親心中有大愛

  那麼,是什麼感情超過了母子骨肉親情,是什麼事業讓她如此執著,而不得不舍棄我們呢?

  在《續西行漫記》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斯諾夫人訪問過我母親並寫了文章,斯諾夫人的文章記錄了我母親的身世和她一生的追求。

  母親一生奮斗追求的是什麼呢?

  這要從她的經歷談起。母親出生在無錫農村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幼年父母雙亡,11歲時就給人家當童養媳,在婆家上了幾年學,14歲時因婆家買賣破產,不得不到紗廠當童工。當時,中國處於資本主義發展初期,資本家對工人尤其是女工、童工的剝削特別殘酷。母親當了4年童工,親身感受到童工的苦難:每天工作14個小時,早上4點半就得上工,到晚上8點才下工﹔成年累月不見太陽﹔工資很低,僅夠個人吃飯﹔工作環境很差,機器陳舊、廠房狹小、空氣惡劣﹔不給吃飯時間,進出廠門要搜身,工頭隨便打罵、體罰工人,甚至開除。由於條件惡劣,童工、女工過於勞累,工人們經常出事故。母親自身有過兩次工傷,一次被機床把頭發卷進去了,虧得及時把頭發剪了才得救﹔一次手碰傷了。有一次,一個女工在工作時摔倒,掉在紡織機上軋死了。為此,女工們自發組織罷工反抗,迫使工廠主給了安葬費。母親因帶頭反抗,被廠方開除。她為自己鳴不平、為女工鳴不平,但無法改變這種命運。
【1】 【2】 【3】 【4】 【5】 

 


  

  更多內容>>>歡迎進入【黨史頻道】



ceshi
(責編:孫琳)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