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人物長廊
羅榮桓元帥的家風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羅榮桓元帥是十大元帥中最早隕落的帥星,是唯一一個政工干部出身的元帥,是唯一一個在國內上過大學的元帥。

  對於這位早逝的元帥,我們黨的三代領導人對他都有評價:

  毛澤東說:羅榮桓是個老實人。

  鄧小平說:羅榮桓是個厚道人。

  江澤民說:羅榮桓家風嚴謹。


  兒子羅東進說:我直到40歲時,才知道自己的生日

  1937年5月16日,35歲的羅榮桓與紅軍女戰士林月琴在延安的窯洞裡結為伉儷。

  接新娘的是一匹大白馬,婚宴是一大鍋夾著雞塊、蘿卜、白菜的面條,來吃面條的有譚政、馮文彬、張愛萍、甘渭漢等一干人。

  1937年8月25日,經過長征到達陝北的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蜜月剛過,戴著眼鏡的羅榮桓被任命為第115師政訓處主任(國民黨給的編制稱呼),后改回為政治部主任,隨后便東渡黃河開赴抗日前線。

  戰爭年月,林月琴先后生過四個孩子,因為環境艱苦,孩子出生后即寄養在老鄉家裡,當時生活條件太差,大兒羅北屯、二女羅林都還不足兩歲便夭折了。

  1939年2月,擔任115師政委的羅榮桓准備帶領大部隊進入山東,開辟抗日根據地。就在此時,妻子林月琴又生了一個兒子。望著逶迤東進的隊伍,剛剛又做了父親的羅榮桓給這個兒子起了一個很有戰斗意味的名字:羅東進。

  羅榮桓率部隊進入山東后,形勢很嚴峻,部隊還沒站穩,無奈中隻好把出生不久的羅東進寄養在老鄉家裡。

  兩年后,楊勇將軍把羅東進從魯西南帶到了沂蒙山區,羅東進這才見到了羅榮桓和林月琴。像所有的苦孩子一樣,將近三歲的羅東進面黃肌瘦,長的頭大肚大,胳膊腿纖細,幾歲的孩子連頭發都沒長。

  羅東進長大后遇到一個難堪的問題:他不知道自己的確切生日。林月琴記不得羅東進的准確生日,但生日總得過呀!於是她就把羅東進的生日安排和他小妹妹羅寧同一天過。

  “一直到1989年,有一次,梁必業叔叔(曾任總政治部副主任)整理他的日記,他說:東進,我找到你的生日了,正好我日記上寫著呢,你是2月14日出生的。從那以后我才知道自己的生日,那時我已經40歲了。”回憶往事,羅東進感慨地說。

  羅榮桓:我最大的願望是當個老師

  在十大元帥中,隻有羅榮桓是學生出身,在25歲之前,他一直奔波在青島、武漢、上海、廣州等地的求學路上,和當今的年輕人一樣,希望通過考試,實現自己當工程師的理想。

  然而,現實的黑暗,最終使他放棄了當工程師的理想,投筆從戎,走上了當兵之路。

  1927年4月,正在武漢中山大學理學院讀書的羅榮恆參加了共產黨,8月,組織派他組織鄂南通城秋收暴動,出任通城、崇陽農民自衛軍黨代表。

  “三灣改編”后,羅榮桓被任命為特務連黨代表,成了紅軍中最早的七個黨代表之一,從此羅榮桓南征北戰。

  28年后,戴眼鏡的羅政委憑著赫赫戰功和獨特的政工才干,被授予了共和國元帥軍銜,成為最早的七個黨代表中唯一的元帥。

  想靠實業救國的羅榮桓還是靠槍杆子改變了中國的命運。但他少時的理想卻並沒有因為當了元帥而湮滅,他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孩子們的身上。

  羅東進笑言:“我聽他說過幾次,他說能讓我去教書最好,我最大的願望是當個老師。”

  1959年,羅東進報考了著名的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學習導彈工程專業,對於兒子的選擇,羅榮桓非常高興。

  臨走前,羅榮桓囑咐兒子說:“你要走了,爸爸媽媽很為你高興,希望你在學校接受正規的軍事科學技術教育,在政治上更快地進步,將來為我們的國防建設做一點貢獻,為人民做一點有益的事,而決不是要你當什麼官,出來擺威風。”

  他鼓勵羅東進說:“現在我們的科學技術還很落后。你們要長志氣,為國家搞出點成就來。”

  從軍工畢業后,羅東進先后在航天部、軍委炮兵、二炮搞技術工作,成為我軍最早從事自動化指揮系統研究的專家。

  “你們決不能做八旗子弟”

  生活中的羅榮桓性格內向,愛讀書、喜書法、不抽煙,也不喝酒,不題詞,不愛照相,生活嚴謹,寬厚待人。他教育孩子講得最多的話是:“不能忘本。”他對孩子們做事的要求是:“不患不成,而患不堅持耳。”

  1952年3月1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和副總參謀長粟裕,向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和副主席周恩來、朱德等呈送了《關於成立軍事工程學院的報告》。

  8天后的3月26日,毛澤東批准了這個報告,同意組建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速度之快,令人吃驚。熱情洋溢的毛澤東還專門為哈軍工題寫了訓詞。

  開學前,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陳毅在會議上大聲疾呼:“我們的子女要帶頭考軍工,以影響社會上的學生報考軍工。”於是,一大批高干子弟雲集哈軍工。

  這麼多高干子弟集中於一校,教育問題也成了家長們共同關心的熱點。1961年4月14日,羅榮桓在給羅東進的信中專門叮囑說:“你在引用我的話‘要依靠自己吃飯’,看在什麼問題上講的,那不是要把個人與集體存在對立的說法。干部子弟有些不爭氣,須要互相幫助改正,不要輕易給人戴上‘腐化’帽子。干部子弟中有特殊優越感,在同學中生活中表示(現)突出,不艱苦朴素,應該勸導,要保持革命的光榮傳統。

  “對同志應是互相信任的,互相聽取不同的意見,決不能隻相信自己,不相信人家,排斥人家意見。要經常記著毛主席的話,‘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一紙家書,見証了一位元帥父親的良苦用心。

  羅東進在哈軍工的表現,沒有讓父親羅榮桓失望。在哈軍工校方寫給毛澤東有關高干子弟在校表現情況的報告上,對羅榮桓之子羅東進的評價是:“在群眾中有良好影響、品學兼優。”

  羅東進回憶道:“我爸爸經常對我講,你們決不能做滿清的八旗子弟,躺在父輩的功勞簿上,不思進取,不學無術,整天就知道提籠架鳥,專橫跋扈。”

  在回憶自己的成長道路時,羅東進經常談到少時的幾件小事。

  有一次,部隊打了勝仗,羅東進揀了個日本鬼子的破防毒面具戴在頭上,跑到街上又蹦又喊,把老鄉的孩子嚇哭了。羅榮桓知道后,就嚴厲地批評他說:“你寄養到老鄉家的時候,路都不會走,是老鄉用高粱煎餅把你養大的,老鄉待你像親生兒女一樣。可你剛從老鄉家裡回來,就忘了本!你知道什麼叫群眾紀律嗎……”說完后,又叫羅東進在屋內反省,以便牢牢記住這件事。

  有一年冬天,林月琴給羅東進買了頂棉布帽子,羅東進嫌樣子不好看不願戴,要買一頂皮的。羅榮桓知道了,把羅東進狠狠批評了一頓:“小小年紀就講究這講究那,這還了得!”他告訴林月琴以后對孩子的生活不要過多操心,在政治思想上要多關心一點,他曾經說:“教育孩子是件麻煩的事情,急躁不行,夸獎太多了也不好。不過有一條,做父母的完全可以辦到,那就是,隻要發現他們有一點不好的苗頭就指出來,要他們改正,不讓它發展下去。”

  羅東進上小學時,子弟學校離家很遠,每星期回家一次,都是機關用大轎車集體接送。有一個星期六,學校放學晚了,家裡人派車去接了一次。羅榮桓發現后把全家叫到一起,嚴肅地說:“汽車是組織上給我工作用的,不是接送你們上學的,你們平時已經享受了不少你們不應當享受的待遇,如果再不自覺就不好,那樣會害了你們自己。”他又吩咐工作人員:“以后絕對不准用小車接送孩子,讓他們搭公共汽車也是個鍛煉嘛!”

  有一次,羅東進和妹妹放學回家,沒有搭上公共汽車,天很晚了還沒有到家。家裡擔心路上出了什麼事,羅榮桓也有點著急了。這時兩個孩子滿頭大汗,一身塵土走進門來。問清原因后,羅榮恆高興地表揚他們說:“好,好,你們做得對,今天你們搭不上車走著回來,不怕苦,不怕累,這種精神要發揚,要長久地保持下去。”

  毛澤東說:羅榮桓是老實人

  老實人做老實事,寡言少語的羅榮桓不喜歡夸夸其談,但在原則立場上卻固執異常,決不讓步,表現出特有的耿直秉性,這給他的孩子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憶起來,至今歷歷在目。

  羅榮桓外表看上去很嚴肅,其實對人很熱情,他不太願意說笑,但是為人處事老實誠懇、實事求是。延安整風運動后期,康生他們搞了一個搶救運動,全黨很多地區都普遍開展,冤枉了一些人,甚至錯殺了一些人,但是在山東,羅榮桓就硬是把他頂住了。

  林彪當上黨的副主席之后,位高權重,他所倡導的學習毛澤東思想的方法,風行一時。但羅榮桓卻認為隻學語錄,“帶著問題學”,“急用先學,立竿見影”,這是把毛澤東著作庸俗化了。

  於是,1961年4月30日,在一次軍委討論某一條令的會議上,羅榮桓當面向林彪指出“帶著問題學毛選”的提法不妥。當時舉座皆驚,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對“學毛選”提出異議,當著副主席林彪的面直言不諱,這是前所未有。在當時那種政治環境下,平常少言語的羅榮桓可謂一鳴驚人了。

  事后,有人勸他不宜太剛直,羅榮桓用湘音正色答道:“原則上的事,砍腦殼也要堅持。”

  其實,羅榮桓這番話並非現場放炮,而是他深思熟慮的一個結果。早在4月14日,他給在哈軍工上學的羅東進寫的信中,就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理論學習必須聯系實踐,因為理論是來自實踐,而又去指導實踐,再為實踐所証實,所充實。如果理論離開實踐,就會成為空談,成為死的東西。學毛主席的著作,亦不要隻滿足一些現成的語句或條文,最重要的是了解其實質與精神。所謂帶著問題去學毛主席著作,決不能只是從書上找現成的答案。歷史是向前發展的,事物是多樣性的,因此,也就不可能要求前人給我們寫成萬應藥方。

  “你同同志們對問題的看法有些不一致,也是很自然的。各人看問題方法沒有一致的基礎──唯物辯証的基礎,還缺乏實踐生活。因此,同志們互相交換意見,交換不同的看法,甚至必須經過爭論,才會有可能求得一致。但不要在同志間無論對誰存在成見用事。”

  好在毛澤東很了解他的這位湖南老鄉,他曾說:“這個同志有一個優點,很有原則性,對敵人狠,對同志有意見,背后少說,當面多說。”

  摘自《帥府家風》肖偉俐 著 中共黨史出版社 2007年7月版 32.00元
來源:【文匯報】 (責編:張慧玲)

更多關於 史海回眸  羅榮桓 的新聞
· 毛澤東與兩部關於李自成小說的不解情緣
· 一篇深得毛澤東贊譽並推薦的好文章寫作前后
· 漫說周恩來的“平易近民”
· 毛澤東談禪宗六祖慧能
· 葉挺長子葉正大憶父親:不辭艱難哪辭死
· 毛澤東與湖南《大公報》

相關專題
· 羅榮桓紀念館

期刊雜志  
黨的文獻 中共黨史研究
百年潮 世紀風採
紅岩春秋 黨史博覽
黨史文苑 黨史縱覽
湘潮 北京黨史

最新推薦  
2010年全國黨史工作會議
開國上將紀念館
經典著作:領導人文集
歷屆黨代會黨章修改變遷
革命先輩網上紀念館
共和國腳步——1949年檔案
五四運動九十周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紀念館  
黨旗 黨徽
毛澤東紀念館 周恩來紀念館
黨章 入黨誓詞
劉少奇紀念館 朱德紀念館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