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歷史珍聞

國民黨從大陸運送數百萬兩黃金去台始末

張群
2010年02月05日09:23   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全國范圍內取得了全面的勝利,新中國隨之誕生,而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則風雨飄搖,退據台灣。但幾十年過去了,盛傳中的大陸黃金被蔣介石秘密運往台灣之謎一直未能破解。

  2009年歲末,當筆者面對當年蔣介石“總賬房”吳嵩慶之子、今年七秩高齡的美國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正教授吳興鏞先生時,他終於向筆者道出了這在兩岸都一直是個謎的蔣介石1949年大陸黃金運台始末,終於使這個埋藏了一個甲子的歷史真相浮出水面。

  吳興鏞先生及夫人吳於艷秋女士2009年歲末在南京期間,筆者是在和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史料編輯部主任郭必強先生陪同吳先生伉儷參觀了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陳列室之后在原國民政府國民黨勵志社旁的一家茶館兼餐廳進行採訪的。

  吳興鏞介紹,蔣介石從大陸所運出的黃金總價值有700萬兩之多。這價值約700萬兩的黃金包括400萬兩左右的黃金,以及與300萬兩左右黃金等價的銀圓和外匯,這約700萬兩黃金是分六批先后秘密運往台灣的。這六批黃金運台,有三批是父親吳嵩慶參與負責的。蔣介石政權退據台灣后,他手下的約200萬軍政人員(其中軍隊約100萬)得以生存、發展,完全是靠這700萬兩黃金的支撐。

  大陸黃金運台,實際上蔣介石早有准備,他預知自己的政權在大陸已支撐不了多久,於是他把政權交給李宗仁,自己則脫身密謀下一步行動,而700萬兩黃金則是蔣介石密謀當中的一個關鍵部分。於是,自1948年12月1日午夜開始到1949年8月,大陸黃金有計劃、有步驟地分6批先后運往台灣。

  經過一番密謀策劃,大陸運往台灣的第一批黃金於1948年12月1日午夜開始前后分兩次從上海運出。這批黃金計有黃金260萬兩、銀圓400萬塊,由時任中央銀行的總裁俞鴻鈞主持。盡管此事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但還是被英國記者喬治·瓦因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中發現了。於是,喬治·瓦因立即向英國倫敦、向世界發出了蔣政權從中國大陸運出黃金的電訊。這是西方媒體首次報道蔣介石從大陸運出黃金的報道。

  1948年12月初,國民黨軍隊黃維的第十二兵團在雙堆集被擊敗瓦解,1949年1月10日,杜聿明所率領的徐州剿總余部在徐州西郊青龍集、張廟堂一帶被圍,邱清泉所率第二兵團1月10日在陳官庄被殲,同日杜聿明又被中共俘虜。迫於形勢,蔣介石於1月21日宣告引退,由李宗仁代行總統。

  蔣介石在下野前,密召時任聯勤總部財務署中將署長、47歲的吳嵩慶囑其秘密行事。為了避免“代總統”李宗仁和立法院、財政部的所謂“干擾”,蔣介石密令吳嵩慶與財政部以及中央銀行訂立“軍費草約”,把原先作為金圓券准備金的國庫資金,全部轉運到財務署,以“預支軍費”的名義保管起來。然后再由吳嵩慶將這99萬兩黃金秘密運出。

  1949年1月20日深夜,這批黃金以“預支軍費”的名義由上海運出,用軍艦先行運至廈門鼓浪嶼地下金庫,后再由鼓浪嶼金庫運至台灣。盡管這筆所謂的“預支軍費”操作時極其秘密,但還是被西方媒體嗅出了味道,美國合眾社第二天就有了“箱子裝的是金條”等推測性的報道出現於報端。

  第3批黃金運台是從1949年的2月8日至9日,60萬兩黃金從大陸的上海由飛機空運到台北。這次黃金運台,吳興鏞的父親吳嵩慶可能也參與了,但不能最終肯定,因為那幾天的日記顯示了完全空白。“不知是父親忘記了,還是故意未記。”吳興鏞對筆者解釋道。

  第4批運台黃金為20萬兩,是在1949年5月前上海解放前夕由湯恩伯從上海運出的,吳嵩慶參與其中。

  1949年8月,又有兩批共計20萬兩存放在美國的黃金由美國運送到台灣,這就是第5批和第6批黃金運台。從此,國民黨、蔣介石政權依恃這價值700萬兩黃金的這筆錢在台灣慘淡經營了起來。

  吳興鏞說,有意思的是,台灣最新發現了蔣介石5件親筆寫的信件,其中最后的一封是在1949年5月23日(上海解放前幾日)寫的,信中蔣介石告訴中央銀行的工作人員,要他們留下2萬兩黃金(即100萬塊銀元)。說是留100萬塊銀元,最后湯恩伯隻留了30萬(即6千兩黃金),可見湯恩伯中飽私囊的丑惡嘴臉。蔣介石用這樣的人,焉能不敗?

  吳興鏞告訴筆者,父親對自己以前所從事的工作守口如瓶,從不跟晚輩說,我們對父親在蔣政權裡面做什麼工作也並不知曉。上世紀70年代,吳興鏞在台灣大學對面的小書報攤上發現了李敖所寫的台灣禁書《蔣介石研究》,書中看到了父親吳嵩慶的肖像,並被李敖稱為是“蔣介石的總賬房”,並說吳嵩慶是除了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之外的另一位在1949年前后“盜竊”大陸國庫資金運到台灣的重要人物。但因為吳興鏞在海外的醫學工作太忙,未能顧及父親過去的工作,也沒有向父親打聽他從前相關的事。

  時間一晃近20年,1990年,吳興鏞回台時,有一位洛杉磯的記者朋友陸大聲恰巧也在台北,有一天他來吳家,向吳父請教上海“淪陷”前中央銀行黃金運出的事情,而父親遲疑片刻后即斷然回答道:“此事我不清楚”。

  1991年9月,已經90歲高齡的吳嵩慶老先生有機會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大陸浙江鎮海老家探親,兩周后返台當天即去世。當時母親也已是91歲高齡,身體又不好,所以吳興鏞匆匆從美國星夜飛回台島,准備父親的喪事。此時,母親指著書房父親的手跡對吳興鏞說:“快把這些寄去美國,由你保管吧。”吳興鏞說,母親考慮到父親早年有許多工作牽涉到國民黨政府的機密,因為父親不止曾經擔任過國民黨軍隊的財務、軍需總監長達15年之久,而且每周參加國民黨政府“總統府”軍事以及財經兩次最高機密會議。如果給留在大陸的幾個兒子看到這些資料,怕會影響到他們在海峽那邊平靜的生活。既然父親已經作古,而大陸的孩子也已經過了古稀之年,“不該知道的事”還是少知道些為好。

  5年后,吳的父親去世5周年前夕,台北《傳記文學》社長、也是吳嵩慶的老友劉紹唐先生向吳興鏞約稿,囑吳興鏞寫篇文章以紀念父親過世5周年。為了寫好紀念文章,吳興鏞想起父親的遺檔,檢視之后,在遺檔中發現了他1949年的軍費記錄。這是迄今為止,除2008年美國史坦福大學所公布的蔣介石日記之外,記錄國共內戰時有關軍費日志的第一手材料。

  此后10余年,吳興鏞利用一切業余時間,花了大量時間、精力在海峽兩岸、國內外圖書館、檔案館、報章雜志以及網絡上面查詢相關資料,並多次尋訪到與當年大陸黃金運台有關的親歷者以及目擊証人,這其中包括其父當年的海、陸、空、后勤方面的同事,及新聞、財經方面各界人士,最后才基本掌握了1949年大陸黃金運台的資料。
(責編:劉倩)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