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中心|黨史人物紀念館|經典著作|歷次黨代會|黨史大事記|開國將帥名錄|黨史百科
黨史上今天|口述黨史系列訪談|歷史相冊|黨史周刊|圖書連載|永遠的豐碑|圖說黨史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揭秘:說不盡的潘漢年 冤案終得平反始末

文/張  敏

【字號 打印 留言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中共中央發出關於為潘漢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復名譽的通知

三、何愁無証:歷經波折,冤案終得反

1955年4月潘漢年被懷疑為“內奸”而遭到逮捕。作為和他交往最久、關系最深、接觸最長的周恩來對此案非常關注,並責成羅青長等人搜集資料。

羅青長回憶“根據檔案材料,當時潘漢年所做的工作,如打入日寇內部,利用李士群等,中央都是知道的,檔案中都有記載。而且當時採取革命的兩面政策,中央也有指示,是完全允許的。中央對他的工作也是肯定的。”[8] 在認真核對所有材料的基礎上,李克農提出了一個審查報告,在報告中列舉了7個疑點和5條有力的反証材料,建議中央慎重考慮。這5條反証材料是:1.中央一再有打入敵偽組織,利用漢奸、叛徒、特務進行情報工作的指示﹔2.潘利用袁殊、胡均鶴、李士群,利用日本駐港副領事刻戶跟木和小泉都有正式報告﹔3.潘漢年提供了決策情報:一是關於德國進攻蘇聯時間的准確情報,二是蘇德戰爭爆發后,日軍究竟是南進還是北進的情報,三是太平洋戰爭爆發的情報﹔4.組織機密一直未被泄露,直到上海解放﹔5.潘所屬的重要關系,當時還在起著絕密的現實作用。這是毛澤東、周恩來所了解的。[9]

可惜的是,這份報告並未引起中央的重視,而這份報告當時也不可能附在案卷中。“周總理對潘漢年案的審判很關心,並且做了具體指示,比如旁聽人數要多少、什麼人可以旁聽,除此之外還特別指示開庭審判要錄音(注:除1956年特別軍事法庭審判日本戰犯時使用現場錄音外,當時在全國法院的審判中尚沒有這個先例)”,“總理要求為庭審錄音,其背后是否有一番深意,我們也不得而知。”[10]1963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潘漢年是“長期隱蔽在中國共產黨和國家機關干部的內奸分子”,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但是,潘漢年自始自終都認為自己是無罪的。1963年“假釋”后在團河勞改農場改造時他對朋友們說:“我是冤枉的,揚帆也是冤枉的,這些事一時說不清楚,功過是非,歷史自有定論。”

然而,隨著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開始,1967年3月潘漢年又被重新收監復查。經過三年的審訊,大規模內查外調,並沒有發現任何新的証據,潘漢年被永遠開除出黨籍並判處無期徒刑,下放到湖南改造。1977年初因層層審批耽誤了近2個月寶貴的治療時間,1977年4月潘漢年含冤而去,墓碑上刻著的則是蕭叔安這個化名。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大規模的撥亂反正由此展開,一些始終惦念著潘漢年的老朋友和老同事要求重新審理此案。首先牽頭的就是陳雲,他當時兼任中紀委第一書記,主持冤假錯案的平反工作。1979年,陳雲被查出患有結腸癌,手術前,他沒有交代別的事情,隻說“有一事放心不下,就是潘漢年的所謂‘內奸’問題”[11],並給時任中央秘書長、中紀委第三書記的胡耀邦寫信囑托“此案需要重新審查”[12]。

“1979年劉曉在陳修良的支持下,向中央提出了為潘漢年平反的申請書,証明潘漢年不是‘叛徒’、‘內奸’。”[12]1980年11月3日,在中央一次討論《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討論稿)》的會議上,廖承志公開提出應該給潘漢年平反的問題。

而后,經過一年多的詳細調查,終於以確鑿無疑的証據為潘漢年徹底平反,徹底摘除了“內奸”、“特務”、“反革命”的三頂大帽子。1982年8月23日,中共中央正式發出《關於為潘漢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復名譽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據潘案的復查結果,中央向全黨鄭重宣布:把潘漢年同志定為‘內奸’,並將其逮捕、判刑、開除黨籍,都是錯誤的。這是建國以來的一大冤案,應予徹底糾正。”同時,文件還對潘漢年的一生重新做了高度評價,指出:“潘漢年同志幾十年的革命實踐充分說明,他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久經考驗的優秀共產黨員,在政治上對黨忠誠,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至此,潘漢年冤案的平反工作前后歷經27年4個月零20天的艱難曲折,終於畫上了完滿的句號,歷史終於給了潘漢年遲到的清白。正如夏衍老先生在《紀念潘漢年同志》的文章中寫到的那樣“潘漢年和董慧同志早在5年前去世了,我們這些無神論者不相信有什麼‘地下’或‘九泉’,黨給他們恢復了名譽,他們是不會知道了,但是,被株連的(死了的和活著的)得到了昭雪平反,潘漢年這個名字,他對黨的一片丹心,終於可以寫入青史,令人長久垂念了!”[13]□

參考文獻:

[1][2]王偉:《潘漢年會見汪精衛之謎》,黨史文苑(紀實版),2005(08)。

[3][7]尹騏:《潘漢年冤案的形成與平反》,炎黃春秋,1998-02-15。

[4]周恩來:《堅持團結抗戰的號角1938-1947年代論》,新華日報群眾周刊史學會編,1986。

[5]吳基民:《胡均鶴與潘漢年冤案》,檔案春秋,2008-11-10。

[6]王鵬程:《“潘揚案件”是怎樣發生的》,黨史縱覽,2005-04-28。

[8]羅青長:《潘漢年冤案的歷史背景》,中外書摘,1996(02)。

[9]羅青長:《潘漢年冤案的歷史教訓》,上海黨史與黨建,1996,(01)。

[10]彭樹華、李菁:《我所親歷的潘漢年冤案》,各界,2011(08)。

[11]楊明偉:《中紀委第一書記任上的陳雲》,黨史博覽,2006-07-01。

[12]陳修良:《劉曉在上海》,大江南北,1990(01)。

[13]呂春:《陳雲與潘漢年冤案的平反》,福建黨史月刊,2005-11-05。

作者單位:天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世紀橋》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責編:孫琳、王新玲)
推薦此新聞至人民微博:    用戶名:密碼: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