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民族記憶·你不知道的抗戰故事)

虎頭要塞:歷史在這裡被推遲了11天

記者 鄭少忠 朱思雄 馮春梅

2015年05月14日08: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群眾參觀要塞博物館。
  劉吉盛攝

掃描二維碼
  看更多內容

一座山峰、一個小城,一個軍事要塞,成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地。

虎頭,黑龍江省虎林市的一個邊陲小鎮,坐落在完達山的余脈虎頭山上,面臨烏蘇裡江,與俄羅斯聯邦的達裡涅列欽斯克市隔江相望。

虎頭山深藏著一個地下要塞,這就是被日本軍國主義稱為“東方馬其諾防線”的虎頭要塞。在這裡曾發生過一場戰爭,比日本宣布投降整整遲了11天。1945年8月9日,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在蘇軍強大攻勢和猛烈炮火的轟擊下,這個曾被關東軍吹噓為可堅持6個月不怕圍困的要塞,僅半個月就被摧毀。至此,虎頭戰役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后一戰。

5月8日, 本報採訪小分隊來到了虎頭,本已春意盎然的小鎮,一場寒雨下了一整天。風雨中,70年前那場戰爭的喧囂和苦難再一次震撼了每一個人的心。

這裡是用中國十幾萬勞工尸骨堆砌的要塞。

虎林市文物管理所所長喻勝林介紹,虎頭要塞是日軍“虎頭國境守備隊司令部”所在地,建於1935年,由猛虎山、虎北山、虎東山、虎西山、虎嘯山等5個陣地組成。

進入要塞,在長達10余公裡潮濕陰冷的隧道中,記者小心前行。隧道寬、高約3—4米,所有被覆均用3米厚的鋼筋水泥澆筑,在山地的表面開有出入口、槍眼、炮眼、反擊口、換氣孔、觀測所等幾十條橫豎通道,像蜘蛛網一樣從山底向各處延伸。

喻勝林告訴記者,日本軍國主義在要塞部署了大量兵力,配備了先進武器。1938年3月,日軍編成的“第四國境守備隊”,是一個旅的編制。1945年7月,日軍改編“臨時國境守備隊”,從偽滿洲國第五方面軍所屬部隊調入兵員800人左右,建立“滿洲第十五國境守備隊”,總兵力為1500人。

侵華日軍虎林軍事要塞博物館館員李柏樂的爺爺李叢田是當年的勞工幸存者,穿行在隧道中,李柏樂說,爺爺在世的時候曾告訴他,日軍構筑虎頭要塞的勞力全是從中國關內及東北招騙和抓來的勞工,也有一些是中國軍隊的被俘官兵,十幾萬勞工在日軍槍刀的威逼下從事非人勞動。

1943年某日,因要塞設施大致完工,日軍舉行慶祝竣工宴會,將俘虜、勞工人員集中在猛虎山西麓的窪地裡,用酒肴欺騙勞工說犒勞他們。突然重機槍噴出了火舌,宴會場頓時化作血腥的屠場。

李柏樂說,他的爺爺因為臨時調去燒鍋爐而幸存了下來。

觸摸濕漉漉的石壁,手上沾滿的似乎不是水汽,而是十幾萬中國勞工的血淚。在陰暗的石縫間,又仿佛看到了一具具掙扎的白骨。

1945年8月15日12點整,日本裕仁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無條件投降。

然而,在虎頭小鎮,戰爭的機器並沒有即刻停止,反而以更慘烈的方式輪番上演。

侵華日軍虎頭軍事要塞博物館裡,記者看到了日軍上等兵岡崎哲夫寫的《日蘇虎頭決戰秘錄》這本書。岡崎哲夫是戰爭的幸存者,他以親身的慘痛經歷,向世人披露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當天中午時分,收音機清晰地收聽到東京廣播,那是日本天皇的電台播音,宣布日本無條件向同盟國投降。

“混蛋!”戰斗司令官大木正大尉怒斥道,“關掉收音機!哪裡有什麼陛下的廣播,分明是削弱友軍戰斗力的謀略性廣播。”

要塞研究專家馬光普根據他的研究,向記者再現了那場戰爭:8月15日晚,蘇軍前敵指揮部,扎赫瓦塔耶夫將軍從中午一直坐到天黑,等待著日軍投降的消息。然而,扎赫瓦塔耶夫將軍並沒有等到他想要的結果。當晚24時,日軍守備隊代理司令官大木正組織見習士官以下人員偷襲了蘇軍陣地,破壞了蘇軍的兩處兵營。

第二天天還未亮,蘇軍動用第35集團軍40架戰斗機,所有150毫米自行榴彈炮、野戰重炮,對要塞進行猛烈的轟炸。據虎頭中心學校老師張勇剛介紹,他的爺爺張貴欣見証了這場戰斗,在爺爺的回憶裡,當時轟炸激烈的程度,在數公裡之外的村子都感到地動山搖,虎頭山正面的岩石被生生削去一米多。

19日發起了總攻,蘇軍動用了所有轟炸機和火炮,並運來了新式武器喀秋莎火箭炮。在地面炮火的掩護下,派出偵察兵將炸藥放入地下工事成功引爆,一聲巨響之后,到處是殘肢斷臂。

26日15時30分,53名殘軍打出白旗、繳械投降。激戰兩個星期,共殲滅日方2000余人(日本守備隊為1387人,除53人生還外,余者全被蘇軍殲滅,另外是日軍軍屬、虎頭日本職員、日本開拓團移民)。

拾級而上,虎頭山頂,矗立著一座高9.7米,上窄下寬的銀白色紀念碑。當地老百姓習慣上把這一紀念碑叫作小白塔。文物管理所所長喻勝林介紹,1945年10月,戰火的硝煙剛剛散去,就在那片焦土之上,蘇軍修建了這個紀念碑,上面鐫刻著俄文碑文:“遠東第一方面軍摧毀要塞,驅除日寇解放虎頭紀念。”

在這場激戰中,全程參戰的還有我抗聯教導旅的將士。尋訪中,要塞研究專家馬光普介紹,楊靖宇、趙尚志親手創建的部隊,在日軍掃蕩中遭重創后到蘇聯整頓,被蘇聯紅軍改編為抗聯第88旅,又稱中國旅、國際旅。旅長是抗聯名將周保中,副旅長李兆麟,全旅編1500人,其中有我們抗日聯軍643人。被派參加攻打要塞的先遣隊200多人,都是抗聯戰士。戰斗結束后,隻剩下幾個人,幾乎全部殉國。

周金鎖,第十先遣分隊一小隊隊長。1945年8月3日犧牲在猛虎山主陣地,尸體被日軍殘暴地用刺刀挑了幾十刀。

木日圖,第十先遣分隊二小隊隊長,1945年8月3日犧牲在猛虎山上,身體滾雷時被炸飛。

王天曉,第十先遣分隊三小隊隊長,1945年8月3日,犧牲在烏蘇裡江。尸體被日軍用裝甲車碾碎。

……

這幾個人,是目前能找到名字的少數幾個。他們都犧牲於主攻前的對敵偵察戰斗中。其余大部無名烈士,均犧牲於猛虎山的主攻戰役中。

小白塔下,我們獻上花圈。雞西軍分區司令員劉東喜說:“小白塔既是歷史之塔,也是未來之塔。它見証的不僅是中俄兩個偉大民族之間的友誼,更是人類對幸福與和平的永久期許。”

《 人民日報 》( 2015年05月14日 09 版)

 

(責編:姜萍萍、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