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民族脊梁)

鐵人王進喜:用生命踐行誓言

2016年06月23日07: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鐵人”王進喜在大慶參加石油大會戰。
  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身穿皮襖,手握剎把,目光剛毅,巍然挺立——這是王進喜留給世界的一幅“鐵漢寫真”。

  6月下旬一個平常的上午。坐落在大慶油田的鐵人王進喜紀念館裡參觀者絡繹不絕,鐵人巨幅花崗岩雕像的基座上,擺放著人們敬獻的一束束鮮花。館內的錄音機前,十幾位來自黑龍江省大慶市方曉社區黨員服務站的老同志們排著隊,輪流拿起聽筒傾聽鐵人當年在人民大會堂作報告的實況錄音。

  “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寧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一句句鏗鏘的誓言,穿越時空回蕩在人們耳畔。鐵人,用他短暫的生命踐行了自己的誓言。

  1923年10月8日,王進喜出生於甘肅省玉門縣赤金堡一個貧苦的農民家裡。在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的舊中國,王進喜度過了苦難的童年。

  1950年,王進喜通過操作考核進入玉門油礦,成為新中國第一代鑽井工人。他以朴素的報恩思想和極大的勞動熱情,投身於祖國的石油事業。

  1956年4月29日,王進喜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不久,擔任“貝烏5隊”隊長。1958年9月,王進喜帶隊創造了月進尺5009米的全國鑽井最高紀錄,被譽為“鋼鐵鑽井隊”。

  “國家都沒有油用了,石油工人還有什麼資格受表揚?”在北京出席勞模大會的王進喜看到公共汽車上背著煤氣包,感到了壓力和責任。

  1960年,王進喜率隊奔赴大慶油田參加石油大會戰,井隊番號改為“1205”。

  剛到大慶的時候,由於吊裝設備緊張,王進喜井隊的鑽機無法運抵施工現場。一套鑽機總重60多噸,包括大小設備四五十台。在玉門拆卸搬家時動用了吊車、拖拉機各4部、大型載重汽車10輛。王進喜大吼一聲:不能等!他帶著30多名工人奮戰3天3夜,靠人拉肩扛把鑽機運到井場。

  僅僅5天之后,王進喜率隊打出了到大慶后的第一口井,完鑽進尺1200米。“北風當電扇,大雪是炒面,天南海北來會戰,誓奪頭號大油田!”在生活條件極其困難的情形下,王進喜和隊友們寫下了如此豪邁的詩句。

  第二口井鑽到700米淺氣層時,突然發生井噴。氣流水流裹著泥漿沖天而起,如果不及時制止,勢必導致井毀人亡。

  壓井需要重晶石粉,可是現場沒有。王進喜當機立斷決定加水泥來提高泥漿比重,可水泥加進去就沉了底不能融合。見此情況,王進喜穿著工服、拖著一條傷腿縱身跳進齊腰深的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

  1960年6月1日,大慶首列原油外運。

  1963年11月17日,周恩來總理在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庄嚴宣布:中國石油基本實現自給。新中國石油工業由此進入一個新紀元。

  被提拔當了大隊長后,王進喜依舊每天深入一線,靠前指揮。在他的帶領下,1205和1202兩個鑽井隊於1966年同時實現了年鑽井進尺超過10萬米的目標,超過了美國王牌鑽井隊和蘇聯功勛鑽井隊。

  王進喜不僅僅是一個“拼命三郎”,更講究過硬的本領和科學求實的態度。一次,他騎摩托車路過一個鑽井現場,通過鑽機聲判斷鑽頭牙輪鬆動了,就停下車讓工人起鑽。工人們半信半疑,起出鑽頭一看,果然如鐵人說的那樣。

  一次,1205隊打的一口井超過規定斜度0.6度,並不影響使用,但王進喜還是組織工人們背水泥把它填掉了。他說:“這件事不僅要記在隊史上,更要記在每個人的心裡。”

  “我是個普通工人,沒啥本事,就是為國家打了幾口井,一切成績和榮譽都是黨和人民的。我的小本本上隻能記差距。”在鐵人紀念館裡,王進喜的一頁學習筆記上寫著這樣一句話。

  長年累月高強度的工作,嚴重透支著王進喜的健康。1970年4月,鐵人在北京301醫院被確診為胃癌。同年11月15日,王進喜逝世,享年47歲。

  紀念館前的47級台階,寓意著鐵人王進喜47年短暫卻不平凡的人生。

  新中國成立40周年之際,王進喜與雷鋒、焦裕祿、錢學森等同志被中共中央組織部譽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在群眾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產黨員優秀代表”。

  鐵人紀念館2009年建成迄今,已累計接待參觀者790多萬人次。人們從各地趕來,緬懷這位為新中國建設事業耗盡了心血和生命的民族英雄。

  “鐵人精神,將永遠激勵中華民族自強不息、奔向偉大復興的腳步。”一位參觀者在留言簿上寫道。

  (新華社哈爾濱6月22日電 記者范迎春)

  


  《 人民日報 》( 2016年06月23日 10 版)

(責編:程宏毅、常雪梅)
相關專題
· 民族脊梁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