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戰斗在繼續,情況並不樂觀,大家准備跳牆突圍,圍牆外面就是壕溝。12歲的他爬上第一道壕溝,但第二道壕溝卻怎麼也爬不上去。他絕望地以為自己就要犧牲了,卻發現首長來救他了。這份救命之恩,他記念了一輩子。

唐殿誥:在炮火中打退了敵人九次沖鋒

2017年02月23日16:15    來源:大眾日報

原標題:唐殿誥:在炮火中打退了敵人九次沖鋒

年輕時的唐殿誥

唐殿誥(右)和戰友合影

唐殿誥倚靠著老伴接受記者採訪 陳巨慧 攝

抗戰老兵唐殿誥,12歲參加革命,抗日戰爭時期,他跟隨八路軍四處戰斗,歷經槍林彈雨。在說起這段經歷時,卻認為自己“隻有從勞之苦,沒有建樹之功”。

1月16日,唐殿誥在家中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已是91歲高齡的他,腿部剛剛做完手術,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他坐在沙發上,倚靠著老伴,提起當年的人和事,滔滔不絕。說到動情之處,老人幾度哽咽。

12歲的八路軍宣傳員

唐殿誥1926年出生在夏津縣一個農民家庭,家裡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生活條件十分艱苦。父母疼愛孩子,省吃儉用供他們上學,可唐殿誥上了兩年小學后,還是輟學了。對此,母親很心酸,唐殿誥安慰她說:“您就算再疼我,再要求我,我也當不了先生。”唐殿誥說,那時候他們不說當什麼官,當個老師就很了不起。

1938年,日軍對華北地區進行大規模軍事進攻。華北軍民進行了反圍攻作戰,在農村大力宣傳抗日救國主張。

“八路軍是毛主席領導的軍隊,是老百姓的軍隊,在部隊裡官兵平等,還可以學習文化知識。”當時,12歲的唐殿誥還不知道共產黨,也不知道毛主席,卻被這樣的標語深深地打動了。“我想,有這麼好的八路軍,人人平等,還可以學文化,就跟整天一起玩的一個小伙伴商量,咱們去當兵不行嗎?他說好。就這樣,我們兩個人就跑到了八路軍那兒。”

站崗的八路軍問:“干什麼呢,小鬼?”唐殿誥說:“我來當兵。”“來當兵?好,我問問連部去。”經過上級同意,唐殿誥被批准加入八路軍,並立刻換上了軍裝。“那時的軍裝哪有小孩穿的,就縫起來,扎在腰裡。”唐殿誥一邊比劃一邊說。就這樣,12歲的唐殿誥成為了八路軍津浦支隊的一名小戰士。

1938年7月,敵人進攻華北主要地區,八路軍內部實行精兵簡政,讓部隊中的小孩、老人暫時回家。12歲的唐殿誥與其他人一起被集中到招待所。一兩天后,部隊電台隊長黃萍想要一個勤務員,一位負責此事的科長對唐殿誥說:“小鬼,你出來。”看他走過來了,科長問道:“你家是哪的?”唐殿誥說:“我是山東夏津縣唐堤村人。”“會寫字嗎?”“會寫。”

科長看他寫字不錯,就拿去給津浦支隊隊長孫繼先看。孫繼先笑著對唐殿誥說:“我們還是老鄉呢。”隨后又問他:“你說是抗戰到底好,還是妥協好?”唐殿誥說:“抗戰到底好,妥協我不懂這個詞。”孫繼先說:“你說抗戰到底好,現在馬上要打仗,敵人就要到了,你要怎麼辦?”“我回家。”“你不是說抗戰到底好嗎,怎麼又說要回家?”“這不是要打仗了嘛,我又沒槍,我也不會打仗。”

講到這裡,唐殿誥笑著說:“一聽我這麼說,首長就說:‘不行,你留下,你要是開小差我抓到就槍斃你。’當時部隊在寧津,我家在夏津,我心裡想,你叫我回家我自己也回不去啊。后來,黃萍隊長看到我寫的東西,把我摟在懷裡,說:‘我要這個小鬼了。’”

在當勤務員的日子裡,唐殿誥每天幫首長做飯、刷碗、洗衣服。由於年紀太小,衣服總是洗不干淨,隻能這裡搓一下,那裡搓一下,別人看見了,告訴他:“小同志,這不行啊,你看你,那裡沒打上肥皂。來,我教你,要把肥皂打勻。”

3個月后,唐殿誥被調到津浦支隊宣傳隊,成了一名八路軍宣傳員。

在宣傳隊裡,唐殿誥跟著大家一起唱歌,揭露日偽軍殺人放火的罪行,激發老百姓的愛國熱情,宣傳抗戰精神。他經常在節目裡反串女孩子,“宣傳隊裡那時候都剃光頭,不准留頭發,就隻給我留著,他們開玩笑說:‘要是把小唐的頭發剃了,以后演女孩子哪兒找去呀’。”唐殿誥一邊摸著自己的頭發一邊笑著說。

在宣傳隊的日子是很艱苦的,為防止漢奸搜集情報,他們要及時轉移,經常是演完就走,覺也不能睡,“有時候吃完飯,沒有情況也接著就走,看沒有情況,以后再回來。”唐殿誥告訴記者,那時表演節目的舞台也很簡陋,一般是老百姓在外面搭個台子,用汽燈照著。

區公所演出直面敵人

1939年農歷正月十五,津浦支隊宣傳隊准備到位於陳五營村的區公所演出,揭露日本帝國主義殺人放火的罪行,發動群眾一起抗日。

那時,比較富有的村裡都建有防土匪的圍牆和壕溝,唐殿誥當時演出的村子裡也修建了圍牆,還有兩道壕溝。

宣傳隊剛剛集合好,准備去區公所演出的時候,突然聽到“嗚”的聲音,起初大家還以為是飛機,沒想到是敵人的汽車聲。過了不到十分鐘,就看到敵人開著一輛一輛的汽車從陳五營的東北方向駐地沖來,一邊沖一邊打槍放炮。

聽到槍響,大家高喊著“鬼子來了,鬼子來了”拼命往村裡跑,一營和三營的部隊立刻去佔領圍牆,開始與敵人對戰。唐殿誥剛跑到村子的北門裡面,就聽到“轟”的一聲,敵人用炮把北門打歪了,等第二炮放完,北門幾乎被完全炸毀。

“孫繼先首長一看形勢十分緊張,就讓大家從西門出去,那邊是河北的部隊青年三團,還算安全。”唐殿誥說,大家往西門跑,青年三團一邊打一邊向人群喊:“趕快進村!”進村以后,他看到街上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和牲口,從村子的東門一直延續到西門,其中包括部隊和政府機關。

戰斗在繼續,情況並不樂觀,首長要求大家趕快從西門突圍,但是由於過於擁擠,人們難以通行,根本無法從西門擠出去。情況緊急,津浦支隊的一個干部想到了一個辦法,他說:“同志們,西門出不去,咱就從圍牆西北角跳牆。”大家紛紛跑向西北角,准備跳牆突圍。

圍牆很高,對於小個子的唐殿誥來說跳下去需要勇氣。唐殿誥說:“我看別人都跳下去了,我也得下去啊,於是我也跳下去了,當時沒覺得腿疼,也沒覺得摔著。圍牆外面就是壕溝,跳下去之后,第一道壕溝我爬上去了,但第二道壕溝卻怎麼也爬不上去了。”

當時正值冬末春初,村子裡的田地一片荒涼,什麼都沒有,也沒有東西可以讓唐殿誥抓著爬上去。被困的唐殿誥開始慌了,他以為自己要在這裡犧牲了,有些絕望。

就在這時,唐殿誥聽到有人在說:“怎麼沒見小唐?”“壕溝,是不是在壕溝裡爬不上來?”“回去救他!”

戰事激烈,子彈打得很密。在壕溝裡毫無辦法的唐殿誥,突然聽到有人喊:“小唐,小唐你在哪裡?”聲音越來越近,他立刻分辨出是黃隊長和方特派員的聲音。“兩位首長一邊喊,一邊往圍牆的西北角跑,看到我在壕溝裡,一邊喊著快上來,一邊用力把我拽了出來。”

爬出壕溝,唐殿誥跟著黃隊長他們立刻往南撤離。剛跑了幾百米,突然看到空中升起一片白色的雲團,原來是敵人放了毒氣彈。大家趕忙用毛巾捂住鼻子,毒氣越來越重,他們就把尿撒到毛巾上,掩住口鼻繼續跑。

回憶起這段經歷,唐殿誥感慨萬千:“你說那時候,要不是黃隊長和方特派員,我能爬上來嗎?這是救命之恩啊。”唐殿誥將這份救命之恩記念了一輩子。

由於年紀太小又跑得慢,跟不上部隊速度的唐殿誥又掉了隊。當時,日軍還在村庄裡大肆殺豬、宰羊、放火,唐殿誥不敢回村,他知道自己的家在北邊,於是就往北跑,唐殿誥說:“掉隊以后我也沒辦法,就想著先跑到家再說,以后再去找八路軍。”在路上,他遇到了一個穿著灰軍裝的人。唐殿誥知道,日軍是黃色軍裝,對方是灰衣裳,說明這個人是八路軍,不是敵人。這位八路軍戰士問他:“小鬼,你是津浦支隊的吧?”他說:“是。”“放心,我會領著你找到咱部隊。”就這樣,兩個人結伴一起走到下半夜,終於找到了部隊。

陸房突圍重返根據地

1938年12月初,中共中央軍委、八路軍總部為增強山東地區抗日游擊戰爭的骨干力量,命令第115師進入山東。同月,第115師師部率第686團從晉西出發,經豫北東進,於1939年3月初到達鄄城、鄆城地區,首戰樊壩,共殲鄆城偽保安團800余人。繼而進入運河以東、泰山以西地區,同東進抗日挺進縱隊的津浦支隊及山東縱隊第6支隊會合,擴大與鞏固了泰西根據地。

5月初,日軍從泰安、肥城、東平、汶上、寧陽等17個城鎮,調集日軍8000余人,坦克、汽車百余輛,火炮百余門,由第12軍司令官尾高龜藏指揮,分9路圍攻泰西抗日根據地,企圖尋找八路軍主力決戰。5月2日至8日,日偽軍先后“掃蕩”東平、汶上地區,9日開始向肥城、寧陽間山區推進,10日各路日偽軍繼續實施向心推進,緊縮合圍圈。

在日偽軍對合圍進行掃蕩時,唐殿誥所在的津浦支隊經過一晚的行軍轉移到東平,成功脫離出敵人的包圍圈。但是,第二天天剛亮,他們又在東平的東南方向大約五裡地的位置發現了日本騎兵500余人。

東平是丘陵地帶,有很多小山嶺和小山頭。發現日軍后,戰斗部隊立刻佔領有利地形來監視敵人。當時敵人還沒有發現他們,於是部隊在河溝裡隱蔽了一天,到了晚上開始向東南方向前進,那時已經突出了敵人的包圍圈。

唐殿誥說,經過首長分析,一方面,如果繼續向東平地區轉移,就失去了大山這個有利依托﹔另一方面,泰西地區是我們的根據地,群眾基礎好,繼續轉移就失去了這一優勢。經過商議,部隊放棄轉移,決定回到肥城地區。回去的路上,距離目的地還有四五裡地時,突然聽到了日本人的槍炮聲,部隊發現有敵情,就派了一個排到山頭上監視敵人,查看情況。

隨著槍響越來越近,山下的部隊聽到山上大喊:“機槍上來!機槍上來!”原來是敵人發現了這裡有八路軍,並開始猛烈進攻。一場激戰不可避免,八路軍把敵人圍住以后,冒著敵人猛烈的炮火打退了日軍的九次沖鋒。

到了晚上,日軍停止了進攻,津浦支隊在陸房南面的樹林中集合,首長說:“今天晚上我們要突出敵人的包圍圈,個人的所有物品全部扔掉。”唐殿誥回憶道:“當時也沒什麼別的東西,不外乎牙缸、挎包、衣服,這些都得扔掉。帶著什麼呢,帶著武器,沒有槍的一人兩個手榴彈。”

在夜幕掩護下,當地老鄉作為向導為部隊帶路,一連、二連打頭陣,師、團和各地方機關在警衛連和津浦支隊掩護下,緊隨先頭部隊沿牙山、劉庄之間的山溝向西南方向突出重圍。左翼四、六連,右翼特務營於兩側掩護。五連壓后陣,擔任掩護全團和清掃戰場的任務。大部隊突圍后,向西和西南方向急進,在12日凌晨時分進入東平以東的鹽村集結休整。五連完成掩護任務撤離時,天已經逐漸明亮,馮順武排負責斷后。

“待馮排長最后撤離陸房時,已經完全天明,二三百米外就能看到敵人的膏藥旗和蠕動著的頭盔,日軍並不知道游擊戰術,也許是有些倦怠,他們即使看到部隊撤走也沒有開火,就這樣,最后撤離的馮順武排,沒放一槍一彈,就安然離開了陸房。部隊順利地轉移到了東平鹽村,在那住了一兩天,敵人撤退以后,又回到肥城地區的泰西根據地。”唐殿誥說。

談起那場戰役,唐殿誥的臉上流露出驕傲的神情:“咱們隻有步槍,一個連才有一個機槍,鬼子那時候有機槍、大炮、飛機,打得非常激烈。在那種情況下,我們在炮火中打退了敵人九次沖鋒。”據唐殿誥介紹,這場戰斗,日軍傷亡大佐聯隊長以下1300余人,圍殲八路軍的企圖完全失敗。八路軍傷亡200余人,勝利突出重圍,為堅持泰西根據地,打開山東抗戰局面保存了骨干力量。

血戰蘇家崮

1941年,敵后抗日根據地進入最困難時期,日軍的瘋狂掃蕩使沂蒙山根據地越來越小,軍隊給養難以籌集,抗日軍民的日常生活極為艱苦。11月,日軍集中5萬多人,在侵華日軍總司令畑俊六的直接指揮下,進行了空前規模的大“掃蕩”,妄圖摧毀魯中抗日根據地,消滅我軍主力和領導機關。

12月7日,當時唐殿誥所在一旅三團駐扎在魯南費南縣的天寶山地區,山東分局黨校約400人也駐扎在費縣西邊的鄭城鎮寧家圈一帶山嶺東側的鐵裡營。據情報得知,敵人第二天要掃蕩天寶山地區,所以部隊准備前一天轉移出去,但是當天正好一一五師的一位領導要向全體同志講話,再加上偵察兵並沒有發現特殊情況,當天就沒有轉移。

到了夜晚,寒冷而昏暗,各路敵人輕裝疾進,途中遭到側擊,僅以少部分作掩護,主力仍奔向預定目標。我軍加強了警戒,卻沒有想到敵人會突然合圍,而且隻靠徒步通信,因而未能及時得知敵人行動情況。午夜時,二營報告:“東崗哨上聽到正西方向有步槍聲。”值班參謀及時將這一情況報告團長、政委。王團長問其他方向有什麼情況,參謀報告其他方向沒有什麼動靜,也沒有偵察員回來報告。於是團長指示:派偵察員到白彥以西及鄭城方向偵察,二營派一個班向山陰方向游動警戒。隨后,派出的偵察員回來報告沒有發現情況,也未聽到槍聲。由於前些日子曾派小分隊多次襲擾敵人,夜裡能聽到該方向的槍炮聲,所以並未引起高度重視,隻通知各個部隊一律於拂曉前開飯完畢,並嚴格警戒,以防意外情況發生。

12月8日拂曉,二營各連飯后正集合出操跑步,進佔山陰的日軍突然向兩水河發起襲擊。六連立即佔領陣地,抗擊敵人。接著白彥、梁庄、鄭城方向也響起槍聲。原來八路軍偵察員到白彥、鄭城偵察時,敵人尚未到達該地,二營向山陰派出的游動哨走了南邊的一條較大的路,敵人卻沿北側小路東進,又值有霧,故未能提前發現敵人。

戰斗打響后,二營報告:“城后敵人有1000余人,六連正東抗擊。”這時,八路軍對周圍情況仍不了解,還以為僅是據點的敵人來襲或報復“掃蕩”,即令二營主力至兩水河堅決抗擊敵人,並把敵人向東北方向吸引,掩護團主力向白彥西南方向轉移。

當團長、政委率擔任前衛的第一連來到白彥的山上時,發現白彥及其東西各高地已布滿敵人。這時,兩水河方向戰斗正激烈進行,而東北鄭城方向向南尚無大的動靜。判斷西南、南面已有多路敵人,向西南方向突圍已不可能。遂即改變計劃,以第四連佔領寧家圈南山及西山,阻擊白彥之敵,以第一營營長徐振明率第三連,跑步搶佔寧家圈東北的重山,掩護團及分局黨校向東北方向突圍。

此時,太陽已高高升起,晨霧已消。當掉頭向東北疾進時,第六連已在優勢敵人猛攻下向重山轉移,渡過兩水河的敵人即以火力壓制。敵人的炮彈已在附近爆炸,機槍彈在部隊左側打起陣陣飛起的泥土。白彥東西一線的敵人,則同時向西山、南山發起攻擊。

當團主力越過前往鄭城的山口,到達木頭崖東北的地域時,才遇到三營派來的通信員,他報告:“泗彥發現敵人由東向西疾進中,梁邱也發現敵人西進,進至何地不詳。”時間已近上午9時,山陰及白彥之敵猛攻我方掩護部隊,已佔南山及西山,突入寧家圈,並繼續進攻重山。四連正向寧家圈東山轉移。王團長意識到當前嚴重情況,決心由參謀主任孫光率團及分局黨校由第二營(營長戴文賢、政教王良思)掩護,向四開山(正北方向)突圍,第三連控制重山阻滯敵人,而后跟進,團長政委第一連搶佔東南高地蘇家崮封制敵人,並殺開一條血路,向東南方向突圍,和第三營會合,尋機打擊敵人。由於笨重武器已不便攜帶,即令特務連將兩門迫擊炮及十發炮彈埋藏東河灘沙堆裡。張政委說:“這樣既能使黨校安全轉移,又能保障團主力少受損失。”

唐殿誥所在宣傳隊跟著部隊行動,被分到了一營三連戰斗部隊。“我當時也不懂,雖然被分到三連,但是看到首長都向蘇家崮方向跑,就以為那裡安全,也往那跑,結果被高子堂副營長喊了回來。”唐殿誥笑著說。

奪取重山部隊的戰士爭分奪秒地搶佔了高地,但部隊的機槍很多還沒上去,先上去的戰士聽到槍響,知道有情況,剩下的部隊便更加迅速地帶著機槍跑到山上佔領山頭,那時敵人還在山半腰,端著槍繼續向上沖,高子堂副營長大喊:“機槍!機槍打!”機槍一打,企圖上山的敵人一個接一個地被打倒。

搶佔蘇家崮的部隊爬上山后發現蘇家崮東北及東側的鄭城、崇聖庄一線布滿了敵人。為了殺開南突血路,又派參謀魯軍到第一連傳達命令,要求堅決奪佔小高地,驅逐敵人。一連受命以后,立刻以二排發起沖擊,用刺刀、手榴彈殺退敵人,沖向高地。日軍馬上用成倍的兵力反擊,小高地再次丟失。晒書台、崇聖庄、鄭城各點的敵人更是以猛烈火力向八路軍陣地射擊,團首長幾次跑到西端陣地,親自指揮戰斗。發現晒書台的日軍繼續增援南頭高地后,首長決定令部隊盡快撤出戰斗,迅速下山向東北方向突圍,但由於眾干部戰士正英勇作戰,且敵人火力凶狠壓制,多數干部戰士未能下山,跟隨團首長下山的人員也僅突出30余人。

從后來記錄的材料來看,日軍傷亡400余人,八路軍也損傷嚴重,在戰斗中損失了兩個主力連,八路軍山東縱隊一旅三團政治部主任陳小峰等180余人壯烈犧牲,其中包含20多名優秀干部,另有55人受傷,數十人失蹤。

講到這場戰役,有幾個人,唐殿誥一直念念不忘。一個是當時的作戰參謀龍非:“那時候聽說他是上海的大學生,后來聽說他是重慶人,對於他的經歷大家都不太清楚,但是這個人是真的很好啊。”那時,八路軍隊伍裡鮮有大學生,大家對大學生的印象往往是清高、不好接近的,但是龍非卻不一樣,他平易近人,作戰勇敢,尤其機槍技術優良,在蘇家崮戰役中,他親自擔任射手,掩護部隊突圍。子彈打光以后,他為了不讓敵人把武器繳去,自己把機槍和手槍都拆碎了,扔到山裡,最后在山下找到他的尸體,經過軍醫檢查,他身上總共中彈21處。

讓唐殿誥印象深刻的還有八路軍山東縱隊一旅三團政治部主任陳小峰。據唐殿誥回憶,陳小峰當時腿部負傷,但敵人當時並沒有發現他。陳小峰無力隱藏,又擔心自己被日軍發現當了俘虜,於是選擇了開槍自盡。

唐殿誥提到的另一位英雄是劉傳家,當時他跟著一連去搶佔蘇家崮,發現鬼子在南山頭。一連連長發現敵人后,帶著一個排向敵人進攻,力圖把敵人驅逐下去,結果在交戰中犧牲。在連長、排長大部分傷亡的情況下,劉傳家拿起連長的駁殼槍向敵人沖去,最后壯烈犧牲。

盡管傷亡慘重,但蘇家崮戰役大大提高了老百姓的抗日信心。唐殿誥說,當時在戰場上,老百姓紛紛自發幫助八路軍搶救傷員,掩埋尸體,老百姓都說:“有共產黨領導著八路軍,中國亡不了!”

機要處的譯電員

解放戰爭時期,唐殿誥曾在機要處擔任譯電員的工作。當時共產黨非常重視黨的機要密碼通信工作,機要工作是組織戰爭的重要工具,是克敵制勝的法寶。

戰爭時期發送電報大多使用電台,涉及軍事等重要情報的更要加密處理再發送,所以必須通過譯電員用密碼本將它翻譯過來才能看懂。在編碼過程中,每一個漢字都對應4個阿拉伯數字,機要人員的工作就是把首長發出的命令,譯成4個一組的阿拉伯數字密碼,再把這些密碼轉交給通訊處發報,或是把接收的密碼翻譯成漢字,轉交給首長秘書處。這樣,即使這些信息被敵人截獲,敵軍也很難知曉其中的內容。

1948年9月,中國戰場的形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席卷北方戰場,中共中央軍委命令華東野戰軍攻取濟南,同時准備打擊徐州北援之國民黨軍。華東野戰軍於是集中兵力,組成攻城、打援兩個兵團,由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粟裕統一指揮。攻城兵團約由14萬人組成,由山東兵團司令員許世友、華東野戰軍副政治委員兼山東兵團政治委員譚震林、副司令員王建安統一指揮。打援兵團由約18萬人組成,由野戰軍司令部直接指揮。攻城兵團於9月16日晚發起攻擊后,迅速突破濟南外圍防線。經過8天8夜激戰,至9月24日全殲國民黨內城守軍,俘獲第二“綏靖區”司令官王耀武、副司令官牟中珩和國民黨山東黨部主任委員龐鏡塘。據唐殿誥回憶,濟南戰役打響后,我軍連連告捷,陳毅司令員深感快慰,特意讓人從延安給許世友送去兩瓶茅台酒,寓意是早日打下濟南,喝慶功酒。

解放上海以后,唐殿誥所在的機要處住在上海大廈8樓至16樓,大廈的8樓以下則住著陳毅司令員等首長。晚上休息時,首長們聚在一起打牌,人不夠了就會叫機要處找幾個人一起,唐殿誥說:“那時候和首長打牌還會有所拘束,不過首長們也會開開玩笑。”

說起那段譯電員的工作,唐殿誥印象最深的就是接到毛主席的指示。據唐殿誥回憶,解放上海的時候,毛主席為了保護人民和建筑,不准用重炮,因為城裡不隻有國民黨兵,也有老百姓。說到這裡,唐殿誥不禁落淚:“毛主席真偉大啊,在那種情況下,不准用重炮,部隊就等於傷亡。毛主席就是愛人民,什麼都想著老百姓。”

歷經戰火洗禮,唐殿誥說,自己那些年確實受了點苦,但是“隻有從勞之苦,沒有建樹之功。八路軍首長像老大哥一樣把我養大成人,非常感謝黨和首長”。如今,唐殿誥家的客廳裡仍擺放著毛主席的塑像。

(記者 陳巨慧 實習生 白涵  本文系與山東省委老干部局合作)

(責編:程宏毅、趙晶)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