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聶榮臻:知識分子的貼心人

葉介甫

2017年04月19日07:32    來源:學習時報

聶榮臻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建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元勛。1950年代中期至1966年,他是主持全國科學技術工作的副總理,是國防工業和“兩彈”的指揮者,做了大量的知識分子工作。進入新的歷史時期,他又為黨的知識分子工作撥亂反正大聲疾呼。他是我黨正確的知識分子政策制定者、杰出的執行者之一。毛澤東曾稱他為“厚道人”。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國防科技隊伍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聶榮臻受命主管國防科技工作后,把組織國防科技隊伍當作一項戰略工作來抓。在他的直接主持下,從全國抽調了一批優秀科學家充實到國防科技戰線,作為骨干力量﹔通過各種渠道爭取在國外的科學家回國﹔從早期留蘇和新中國成立前后的大學畢業生中,選調了上千名優秀人才,作為承上啟下的中級科技人員。短短幾年,就組建起一支老中青結合、門類較齊全、具有一定規模的國防科技隊伍,初步滿足了當時國防科技工作的需要。為培養科技隊伍后備人才,他一方面組織派研究生和留學生出國深造,一方面積極組建國防科技工業高等院校。對科研急需的專業人才和屬於空白的新興學科,在現在高等院校開設新的專業。通過這一系列有力措施,使院校源源不斷地為國防科技事業培養了大批研究設計人才。

三年困難時期,主持“兩彈一星”研究的聶榮臻看到科研人員經常加班加點工作,身體消耗很大,可伙食卻跟不上。為了讓科研人員增加營養,聶榮臻毅然決定以自己的名義向各大軍區“募捐”,讓他們盡快價撥給國防科研戰線一些副食品。就在他向各單位發出呼吁不幾天,時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的鄭維山到醫院看望他。聶榮臻又專門講了“募捐”的事,他半開玩笑地說:“我知道你們的家底,你們有生產,有東西,你一定要拿出一些來。你可不能小氣呀!”鄭維山副司令員心裡十分清楚:面對重重困難,聶帥之所以義無反顧,力主發展以導彈、原子彈為標志的尖端武器,正是“為了擺脫我國受帝國主義欺凌壓迫的局面,以便在我國遭受帝國主義核武器襲擊時,起碼有還擊手段”。於是,他當即表示:“東西我一定搞一些,還可以打一些黃羊。”見他回答得這麼干脆,聶榮臻滿意地笑了。

在這次“募捐”活動中,一位身經百戰的老戰士曾以“竭誠盡智圖強國,‘為虎添翼’鑄長城”的詩句,盛贊聶榮臻堅持自力更生、不畏困難,為實現國防現代化而努力奮斗的雄心壯志和遠見卓識,熱情謳歌他對科技知識分子的關懷和厚愛。每當回憶起這件事,官兵們就受到一次生動的愛國主義教育。

聶榮臻十分關心這支科技隊伍的成長。60年代初,為糾正黨內“左”的傾向給科技戰線帶來的嚴重影響和危害,聶榮臻深入基層調查研究,親臨許多科研單位,傾聽科技人員的意見。他對知識分子工作中寧左勿右的錯誤做法痛心疾首,從千頭萬緒中著重提出了正確看待自然科學工作者的“紅”與“專”、保証科研人員每周有“六分之五”研究工作時間等幾個根本性的問題。之后,又主持起草了《關於自然科學研究機構當前工作的十四條意見(草案)》(簡稱“科學工作十四條”),保証了科研工作健康進行。這一重要的政策性文件被鄧小平同志譽為中國第一部“科技工作的憲法”。1961年7月,中央批轉了這個文件,要求各部門積極貫徹執行。

聶榮臻一貫倡導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並身體力行。在他主管全國和軍隊科技工作后,更是視知識分子為國家的寶貝。在整風和反右斗爭中,一些科技專家受到了不公正對待。他積極向中央反映,同時勉勵科學家們以事業為重,繼續為國防現代化作貢獻。1962年2月,聶榮臻在廣州主持召開了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他和周恩來總理、陳毅同志一起,正確地估計了我國知識分子隊伍的基本狀況,為知識分子“脫帽加冕”,宣布他們是人民的知識分子,革命的知識分子。

改革開放初期,一些教育和科研單位出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在科技干部晉升職級時,有的片面強調有何著作,發表過什麼論文……在此風影響下,有的醫生不願看門診、管病房﹔有的教師不願上課教書,下堂輔導﹔有的科技人員不願動腦子解決生產中的實際問題,卻熱心埋頭著書寫論文。

聶榮臻看在眼裡,急在心頭,他要為知識分子的政策落實進行呼吁,他在不同場合指出:“目前,社會上出現的這種不良現象,說明有些單位在掌握晉升職級條件中有偏差,一個知識分子晉升的條件還是應強調德才兼備的原則,首先看他對本職工作完成的情況。服從分配,安心在第一線做實際工作,這也是一條重要的考核標准。講‘才’,也首先要看他本職業務水平。一個工人在實際鍛煉中,達到工程師的技術水平,就是沒寫論文,也應提為工程師。一個科技人員不解決本職范圍內的問題,一味搞自己論文,就應進行批評教育。”

1982年是聶榮臻關心知識分子問題,呼吁最強烈的一年。這一年,他兩次向中央提出關於處理老專家、學者退休問題的意見﹔四次與光明日報社、紅旗雜志社的同志探討知識分子政策的問題,並產生了四篇有關知識分子問題的報道和文章。這一集中的宣傳,有力地推動了我國知識分子政策的落實。

就是在病危時,聶榮臻仍念念不忘祖國的科技事業。他在《臨別遺言》中深情地說:“我很想多看一看幾十年為之奮斗的社會主義事業興旺發達的喜人形勢。”“也很想多聽一聽祖國科技事業振奮人心的好消息。”然而,“現在行將歸去,臨別依依,好像有許多話還言猶未盡”。他還提出了幾點希望:“我希望全國科技工作者牢記科技興國的重任,努力攀登世界高科技的崇山峻嶺,為國爭光,為人類進步多作貢獻!”

推薦閱讀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6個黨史國史紀念日

毛澤東的文化自信和美學精神源自哪

紅軍裡為何流傳“毛委員有主意”

領略毛澤東詩詞裡的四大情懷

毛澤東的批評藝術:有如良醫看病

周恩來與共產黨人老戰友何香凝的深情厚誼

1955年許世友特批哪位小學校長保留軍籍

哪對姐妹被周恩來譽為“長征姊妹花”

賀炳炎甘當“補缺官”一生“五下五上”

黎東漢:與紅色電波同行的開國將軍

(責編:楊文全、謝磊)

推薦閱讀

十八屆中央巡視:當好“八府巡按” 用好“黨之利器”   今年,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引人注目,本輪15個中央巡視組中,將有11個組對29所中管高校黨委進行專項巡視。這是繼地方、央企、金融、部門等4個板塊之后,實現巡視全覆蓋目標的“最后一站”。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如火如荼,中央巡視工作接連“加碼”,如利劍出鞘。【詳細】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