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新四軍也有一支“鐵道游擊隊”

曹晉杰

2017年04月19日07:39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華魂》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20世紀五六十年代,劉知俠寫的長篇小說《鐵道游擊隊》,吸引了眾多讀者,后來改編拍攝成電影在全國放映,幾乎無人不曉。八路軍115師在山東微山湖一帶有一支鐵道游擊隊,神出鬼沒,襲擊日寇,屢建奇功。可是新四軍第二師在淮南也有一支神出鬼沒、屢建奇功的鐵道游擊隊——鐵路便衣大隊,這就鮮為人知了。

津浦鐵路蚌(埠)寧(南京)段,自西北而東南貫穿江淮大地,將淮南抗日根據地分隔為路東、路西兩大塊。日軍在鐵路沿線駐重兵設防,層層封鎖,嚴重阻礙路東、路西部隊靈活調動和對敵斗爭的統一指揮,威脅著人員往來、軍用物資運送的安全。為了打破這個不利局面,中共淮南津浦路西區委曾於1942年6月,決定成立中共津浦鐵路南段工作委員會以及武裝保衛大隊。后因淮南抗日根據地貫徹黨中央“精兵簡政”的政策,鐵路工委和武裝保衛大隊剛建立起來就撤銷了。

1943年1月4日,根據對敵斗爭形勢發展的需要,經新四軍第二師師長、淮南軍區司令員羅炳輝建議,中共淮南區委決定,再次成立中共津浦鐵路南段工作委員會和鐵路便衣大隊。二師衛生部政治處主任程明調任鐵路工委書記兼鐵路便衣大隊政委。鐵路工委由程明、張宜愛、胡彬甫等人組成,下轄3個區。二師五旅十四團副團長張宜愛任鐵路便衣大隊的大隊長,團副參謀長胡彬甫任副大隊長,鐵路便衣大隊下轄3個中隊和一個直屬分隊。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部駐嘉山縣自來橋鎮。任務是:“打破敵人對我的封鎖,發動群眾建立政權,保証路東和路西的交通,護送首長和作戰物資安全過路。”活動地區包括明光到浦口的鐵路兩側各15公裡的地區。鐵路工委第一區和便衣一中隊主要在明光至小五郢段活動,他們常駐在中嘉山下的龍崗、陳砂崗(今嘉山縣三關鄉)一帶﹔第二區和便衣二中隊主要在小五郢滁縣段活動,他們常駐在張浦營、柴營一帶﹔第三區和便衣三中隊主要在滁縣至浦口段活動,他們常駐地是來安縣的程家集和大英集一帶。

狠狠懲治日軍和漢奸

津浦鐵路蚌寧段是日軍運送軍火給養的要道,其兩側布滿了日偽軍的崗樓和碉堡。敵人在這個地段橫行無忌,燒、殺、搶、奸,老百姓深受其害。蚌寧段沿線地區還有土匪、封建行會(主要是三番子)活動,這些土匪、封建行會頭子實際上是一些與日偽有勾結的漢奸。為了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建立我地下聯絡站、工作站和情報網,開辟地下交通線,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認真貫徹二師政委譚震林的指示,在鐵路兩側的抗日根據地邊緣區,抓緊建立抗日民主政權,採取對日軍小打狠打、對偽軍打拉結合以拉為主、對土匪分化瓦解直至消滅、對封建行會成員主要是拉的方針和原則,積極開展對敵斗爭。由於政策策略對頭,很快在抗日根據地嘉山、來安、滁縣、江浦、六合等縣的邊緣區,新建了10余個鄉級抗日民主政府,迅速打開了鐵路沿線地區的工作局面。

1943年麥收時的一天早晨,鐵路便衣大隊獲悉,一個小隊的日軍和一個中隊的偽軍出來搶掠,中午返回時要路過程家集。鐵路便衣大隊第三中隊決定設伏,打擊這股敵人。程家集距敵據點較近,第三中隊認真地進行了戰前准備。快到中午時,第三中隊和參戰的地方武裝隱蔽地開到程家集埋伏起來。沒過多久,敵人來了,走在前面的是偽軍,日軍緊跟其后。當敵人進入包圍圈時,第三中隊的神槍手(原羅炳輝師長的警衛班長)“叭叭叭”三槍,首先撩倒了日軍小隊長和扛機槍的兩個日本兵,接著手榴彈、地雷就在敵群中炸開。乘敵人亂作一團時,埋伏的便衣隊員和地方武裝一陣喊殺,沖向了敵人。偽軍也搞不清遇到了多少新四軍,嚇得屁滾尿流,在一片“繳槍不殺”的喊聲中被繳了械,戰斗很快結束了。戰后,第三中隊將俘獲的兩個日本兵送到了淮南軍區,經教育后釋放了。為分化瓦解偽軍,第三中隊對被俘的30余名偽軍進行了教育,給他們交代政策:“這次放掉你們,回去以后還可以當偽軍,但不許再殘害老百姓,不准與鐵路便衣大隊為敵,誰要是再做壞事,就不再寬恕他了。今后誰為我們通風報信,掩護我們過路,也算是對抗日有功,還要給以獎賞。”偽中隊長連聲稱是,叩頭請罪,並滿口答應日后立功贖罪。第三中隊即把他們全部釋放了。

明光鎮新來的日軍翻譯官劉賜勝,是個死心塌地的漢奸。他一到明光鎮就查封了與新四軍二師有來往的幾家關系戶商店,對抗日根據地的物資供應造成了威脅。鐵路便衣大隊第一中隊隊長蔣本星、指導員胡漢山研究決定,把這個鋤奸任務交給徐征發、張士根兩人去完成。

當天下午,徐征發和張士根化裝成闊少爺,每人腰插一支20響快慢機駁殼槍就出發了。張士根穿長袍,戴禮帽,嘴裡叼著煙,邊走邊哼“楊柳青小調”,路上行人都用輕蔑的眼光看著這兩個“二流子”。傍晚,他倆在明光鎮附近住下,具體研究第二天的行動方案。

上午9點鐘,徐征發和張士根進了明光鎮,直奔井梧巷鐵路便衣大隊一個秘密聯絡點——“惠賓園茶館”。張士根進門后叫道:“店家快給咱們找個座位。”隻見一位三十開外、相貌堂堂的跑堂師傅在裡裡外外忙碌著,他瞟了張士根、徐征發一眼,拉開嗓門高喊一聲:“來啦!”他將白毛巾往肩上一搭,點頭相迎:“二位請裡面雅座!”徐征發和張士根覺得這位跑堂師傅機警靈活,很像自己人。不一會,跑堂師傅右手提一壺水,左手拿兩個茶杯,一扭身閃了進來。張士根試探地小聲問道:“請問老大,你這壺裡泡的是什麼茶?”那師傅滿臉帶笑:“我這壺中泡的是江南九華毛峰。”“你用的是哪裡水?”“我用的是通往五湖四海的淮河水。”接著,跑堂師傅反問道:“二位兄弟從何處來?到何處去?”徐征發答道:“我們從來處來,到去處去。”那位跑堂師傅見對上了暗號,機靈的眼光對外一望又收回來,輕聲說:“同志!你們辛苦了,請稍等片刻。”說完轉身出去了。不一會,拿來半斤洋河大曲和一盤小炒。徐征發向他說明來意,並詢問劉賜勝的像貌特征和活動規律。他氣憤地說:“劉賜勝那個狗東西,他每天總是穿一身日軍服裝,腳蹬長筒皮靴,腰插小手槍,挎著一把東洋戰刀,喜歡在大街上一走三搖,耀武揚威。明天逢集,你倆到十字街北街省中巷日軍隊部門前不遠的茶館裡坐著,劉賜勝一出來,你們准會看見他。開茶館的大嫂是自己人,你們可以對暗號。”

翌日清晨,四鄉八鎮百姓和小商販形成一股人流,斷斷續續地涌向明光鎮。8時左右,徐征發和張士根混在趕集的人群中進了街,徑直走到離日軍隊部不遠的那家茶館,與茶館大嫂接上頭。他倆正和大嫂說話間,從日軍隊部大門裡走出一個大塊頭,相貌、裝束和昨天跑堂師傅說的一模一樣,大嫂撅嘴示意:這就是劉賜勝。

劉賜勝昂首挺胸、耀武揚威地走過茶館門口,徐征發和張士根也走出茶館,緊跟在他的后面。十字街口市中心越來越近,人群越來越擁擠,張士根的嘴靠近徐征發的耳朵說:“准備動手。”徐征發點頭會意,解開夾衣,敞著懷,掏出夾在腋下的快慢機,並用胳膊搗搗張士根,重復一句早已研究好的開槍分工:“你上我下。”說罷,他倆向前跨了一步,張士根的槍對准劉賜勝的后腦門,徐征發的槍口頂住他的后腰“叭叭”幾槍,這個民族敗類便應聲倒在血泊中。槍聲驚動了趕集的人群,像炸鍋的螞蟻亂成一團。徐征發和張士根乘勢又高喊一聲:“新四軍鐵路便衣大隊打進來啦,快跑哇!”這時,趕集的老鄉都拼命地往外擠,徐征發和張士根也隨著紛亂的人流跑出了明光鎮。

鐵路便衣大隊在程家集殲滅一個小隊日軍和一個中隊偽軍,明光鎮大白天日軍翻譯官又被槍殺,這消息一次次轟動了津浦鐵路南段大小各站,大長了鐵路便衣大隊的威風,大滅了日偽軍的士氣,特別是對鐵路沿線偽鄉、保長的震動更大。

又打又拉爭取偽軍

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在狠狠懲治日軍和漢奸的同時,還特別注意做好鐵路沿線偽軍的爭取工作。明光鎮以南有五個偽軍據點崗樓,鐵路便衣大隊大隊長張宜愛根據羅炳輝師長的指示,決定讓第一中隊派人夜間“登門拜訪”,把偽軍拉過來。第一中隊隊長蔣本星和指導員胡漢山,將兩個長短槍分隊編成五個戰斗小組,每個戰斗小組負責爭取一個偽軍據點崗樓。

夜幕籠罩大地,漆黑的曠野遠遠透出一星燈光。第一戰斗小組三人在組長張士根帶領下,瞄著燈光悄悄地摸到坡山口崗樓跟前。一個站崗的偽軍抱著槍睡著了,他們用刀處決了這個哨兵后,張士根腰插駁殼槍,以輕捷的動作,迅速沖進崗樓,舉起手榴彈大喝一聲:“不許動,舉起手來!”七八個正在推牌九賭錢的偽軍,被這突如其來的喊聲和高舉的手榴彈嚇呆了,乖乖地交槍投降。張士根環視渾身發抖的偽軍,便開始訓話:“你們都坐好!聽著!我們這次來是想請你們幫忙的,你們不用怕,我們不會殺你們的。我們是新四軍二師鐵路便衣大隊的,你們聽明白沒?”有個大個子偽軍連連點頭,結結巴巴地說:“聽……明……白了。”張士根把手榴彈別在腰裡,有意亮出駁殼槍,繼續說:“從今天起,我們每天都活動在這條鐵路線上,識時務者咱們可以交個朋友。你們要明白,日本鬼子在中國是兔子尾巴長不了啦,你們是中國人,也該好好想想,為自己留一條后路。如果你們不聽勸告,不願幫我們的忙,甚至膽敢與我們作對,一切后果由你們自負。”張士根最后帶著警告的語氣說:“我們今天來,請你們幫助我們做好一件事,從今以后就是要保証我們部隊安全過路。如果發現我軍過路,隻有等部隊安全過路走遠了,你們才可以向空中放幾槍向日軍報警。日本鬼子來了,你們也好有個交代,這樣不就兩全其美了嗎?!你們如果報警報早了,給我們過路部隊造成麻煩和損失,后果你們去想??”話雖不多,卻句句有力。

這些偽軍聽完張士根的訓話,又是磕頭又是作揖,戰戰兢兢地說:“四爺(指新四軍)請放心,一切照辦。”張士根環視一遍問:“誰是班長?”這時從牆旮旯站出一個大個子偽兵:“我就是班長。”張士根又問:“請教尊姓大名?”大個子班長說:“小人不敢,鄙人姓王,名孝忠。”徐征發一聽,忍不住“噗哧”一笑,說:“那好!”你從現在起就不要孝忠日本鬼子了,應該孝忠“四爺”。他“啪”地一個立正:“是,是!一定要孝忠貴軍,孝忠貴黨!”張士根瞟一下炮樓外黑色的天空,聽到遠處傳來一聲雞鳴,便收轉話鋒:今天就談到這裡,下次再談。

當戰斗小組離開坡山口崗樓時,偽軍都起身立正,畢恭畢敬地向他們行了一個軍禮。徐征發最后跨出炮樓門,回身說了一句:“后會有期。”其他4個戰斗小組也和第一小組一樣,同時完成了爭取偽軍的訓話任務。

在管店到三界一線駐扎著偽軍一個大隊,鐵路便衣大隊通過內線了解到偽大隊長對日軍的“三光”政策很反感,張宜愛大隊長就多次派人與他接觸,向他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偽大隊長對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表示理解,但卻不答應新四軍二師“借路”的要求。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他仍不鬆口,有時還借故不與鐵路便衣大隊派的人見面。他這樣做,是想既不得罪新四軍,又不惹惱日軍,兩邊討好,以保住大隊長的頭銜。根據這種情況,鐵路便衣大隊決定在他的轄區內,頻繁地襲擊日軍巡邏隊和火車,鬧得日軍不得安寧。日軍把他叫去,訓罵了一頓,並限他半個月內消滅鐵路便衣大隊,否則要他的命。他帶著偽軍搞了幾次清剿,一無所獲。鐵路便衣大隊則神出鬼沒,有時還打死打傷幾個日本兵。眼看半個月的期限快到了,急得他坐臥不安,出於無奈,他隻好派人與鐵路便衣大隊聯系,要求談判。大隊長張宜愛隨即派人告訴他:“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鐵路便衣大隊專打日軍和死心踏地為日軍賣命的漢奸。我們知道大隊長尚有愛國之心,如能保証新四軍二師過路安全,鐵路便衣大隊可以體諒他的困難。否則,在程家集被鐵路便衣大隊殲滅的日偽軍就是他的下場。”他害怕了,向來人解釋說:“兄弟是為了混碗飯吃,我干這種事是沒有辦法呀,以后你們提出通過鐵路線的事,我設法照辦。”通過不斷啟發他的民族自尊心,並由內線在這個偽軍大隊中開展工作,又利用家屬、親友、同鄉等關系宣傳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這個大隊的偽軍連同大隊長逐漸被爭取過來了,成為鐵路便衣大隊直接掌握的一個較大的工作站。

根據不同對象,採取多種方法,利用各種關系,經過幾個月的艱苦斗爭,相繼團結、爭取了靠近明光蔡小街的偽鄉公所的鄉長,駐柳庄的偽自衛隊小隊長,駐三界的偽大隊長等多人,很快在蚌寧段沿線地區建立了比較完整的聯絡站、工作站、情報網,開辟了連接淮南抗日根據地的路東、路西兩個地區的“安全走廊”。偽軍被爭取過來后,有的為新四軍二師送情報,有的為二師部隊調動讓路放行,有的為二師部隊過路站崗放哨,還有的為二師部隊搞子彈,購買短缺的商品,偽軍的據點,實際上成了新四軍二師的聯絡點、工作站。

護送首長安全通過日偽封鎖線

以前,津浦路東、路西的交通聯系困難很大,人員、物資過路時,常常被卡被攔,有時還遭敵人襲擊,還有犧牲。自從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建立聯絡站、工作站、情報網,開辟了地下交通線后,在鐵路工委管轄的三個區范圍內都有了安全通道,新四軍二師人員、物資通過津浦線,多到整旅整團,少到一個、幾個人,有時挑子達幾百副,都是暢通無阻,基本上沒有出過大的問題。我們的人員和物資過路時,先通過聯絡站或工作站向偽軍打招呼,然后過路。起初,派人護送過路,后來就無需護送了,偽軍在鐵路兩頭設卡、護送過路。如遇到日軍出來,偽軍就早早地把過路人拉到據點裡喝酒去了。有時偽軍也放幾槍,只是二師人員過路以后,向日本人報個警罷了。

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在日軍的鐵路封鎖線上,多次護送過羅炳輝、譚震林等首長安全通過。1943年秋的一天,程明在路東自來橋鎮以西的古壩村接到通知,要他立即趕到淮南軍區接受任務。他星夜趕到了來安縣大柳營,羅炳輝師長問他:“為了組織部隊反擊日偽軍對我們的進攻,擴大解放區,我和譚震林政委要穿過津浦鐵路去路西,你們看是否有困難?”程明當即回答說:“沒有問題。但最好是夜間通過。”羅師長點了點頭,同意這個建議。接著,程明和羅師長一起研究了接應地點和行動路線。羅師長還提出,過路時要見一見偽軍。在羅師長過路的前一天,程明帶人按行動路線先走了一趟,檢查沿線聯絡站和工作站情況。過路的那天晚上,他們把羅師長、譚政委接到靠近火車站的工作站休息,待到日軍夜間的第一列火車通過后,便把在鐵路沿線把守的兩個中隊的偽軍集合起來。羅師長過路時,和那些偽軍見了面,偽軍齊喊“首長好”。羅師長看到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爭取了這麼多偽軍,高興地說:“中國人是不願當亡國奴的。”

有一次譚震林政委夜間過路,當他騎馬上了鐵路時,突然勒住?繩,翻身下馬,要鐵路便衣大隊的護送人員把護路的偽軍叫過來。偽軍來了后,向他敬禮。譚政委一一問了他們的姓名、家鄉以及生活情況,意味深長地告誡他們,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並說:“你們保護我們過路,也是支援抗日嘛,也是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譚政委講完話,叫警衛員掏出“飛馬”牌香煙,賞給偽軍每人一包。偽軍連連點頭道謝,並請首長上路。

狼窩裡追回被劫鹽馱

1943年秋,日偽軍大“掃蕩”的硝煙剛剛退去,二師供給部組織一支運鹽隊,用25頭毛驢將4000多斤食鹽運到津浦路西,給五旅、六旅部隊食用。晚上9點鐘左右,一輛列車過后,運鹽隊已經悄悄接近鐵路,就在通過管店鎮南邊坡山口鐵路時,突然被偽軍巡邏隊發現,一陣密集的槍聲之后,他們將毛驢、食鹽全部擄去。羅炳輝師長得知這一情況后,非常氣憤,立即電令鐵路便衣大隊派出得力的偵察員,進入管店鎮,找偽軍團長劉開明,要他送還食鹽和毛驢。

張宜愛大隊長將這一任務交給第一中隊,蔣本星中隊長接到命令后,決定由張士根和徐征發去完成。上午8點,他倆化裝后,拿著鐵路工委植品三寫給劉開明的信,從駐地出發,11點到達管店鎮。他倆剛走進街口,站崗的偽軍端著步槍,怪腔怪調地問:“哪裡來的?干什麼的?”徐征發原地佇立,慢悠悠地說:“我倆是從東邊小橫山來的,‘彎把小爺’(植品三外號)派我們送信給你們劉團長。”偽軍一聽這軟中有硬的口氣,亮了來路,就把他倆送到團部門口,並向門衛作了介紹。頃刻,偽團長劉開明的副官來了,將他倆接進客廳,讓坐。張士根脫下禮帽施禮道:“劉團長,打擾你啦!我們‘彎把小爺’叫我送封信給你。”說著,就把信遞了過去。劉開明雙手接信,拆開一看,他雙眉緊鎖,陰沉著臉,氣狠狠地命令副官:“快打電話,叫各大隊迅速查清,昨晚是哪個中隊把‘老四’運鹽隊截下來的。查出后,叫他們把鹽立即送到團部,一頭驢、一斤鹽也不能少。”劉開明在室內急速地來回走動兩趟,猛地站定,謾罵道:“他娘的,盡是天生糊涂蛋,專干他娘的蠢事!”他罵后,又轉過身,張開笑臉,客客氣氣地對張士根、徐征發說:“兩位老兄不要著急,待我查清后,一定照‘彎把小爺’的旨意辦理。”平時威風凜凜的偽團長,此時此刻,他心裡比我們還著急。

約摸一支煙的功夫,劉團長手下的第二大隊大隊長侯祥奎進門報告,說昨晚的事是他們四中隊五小隊干的,毛驢、食鹽現在扣在他們大隊部。聽完匯報,劉開明先把侯祥奎表揚一番,然后又訓他一頓,叫他要加強對部下的管教。今后不管是誰發現“老四”過路,不報告請示,不得隨便開槍、劫東西。侯祥奎連連稱“是”。最后,劉開明命令侯祥奎:“你叫四中隊在今天夜裡10點鐘前,將驢和鹽送到路西大橫山姬家老圩子,交給新四軍運鹽隊負責人,請他們打個收條。”侯祥奎離開團部后,劉開明叫佣人送上茶水,一面陪張士根、徐征發喝茶,一面賠不是。他倆也表示回去后要如實地向“彎把小爺”匯報,並轉報羅炳輝師長。

晚上10點差10分,管店鎮偽軍30余人將25頭毛驢馱的鹽全部送到指定地點。第二天,羅炳輝師長聽了一中隊領導的詳細匯報,表揚道:“你們一中隊這次任務完成得很好。”

1944年8月,工委書記程明和大隊長張宜愛先后調走,由汪少川接任鐵路工委書記兼鐵路便衣大隊大隊長兼政委。同年10月,汪少川調任嘉山縣委書記,鐵路工委遂奉命撤銷,鐵路便衣大隊移交嘉山縣管轄,並以其為基礎,組建了嘉山縣總隊。鐵路工委和鐵路便衣大隊戰斗在蚌寧段近兩年,它像孫悟空鑽在鐵扇公主的肚子裡一樣,打打停停,進進出出,鬧得敵人心神不寧,出色地完成了淮南區黨委交給的進出封鎖線的各項艱巨任務,在淮南人民抗日斗爭的史冊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推薦閱讀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6個黨史國史紀念日

毛澤東的文化自信和美學精神源自哪

紅軍裡為何流傳“毛委員有主意”

領略毛澤東詩詞裡的四大情懷

毛澤東的批評藝術:有如良醫看病

周恩來與共產黨人老戰友何香凝的深情厚誼

1955年許世友特批哪位小學校長保留軍籍

哪對姐妹被周恩來譽為“長征姊妹花”

賀炳炎甘當“補缺官”一生“五下五上”

黎東漢:與紅色電波同行的開國將軍

(責編:楊文全、謝磊)

推薦閱讀

十八屆中央巡視:當好“八府巡按” 用好“黨之利器”   今年,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引人注目,本輪15個中央巡視組中,將有11個組對29所中管高校黨委進行專項巡視。這是繼地方、央企、金融、部門等4個板塊之后,實現巡視全覆蓋目標的“最后一站”。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如火如荼,中央巡視工作接連“加碼”,如利劍出鞘。【詳細】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