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1947年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相繼召開

吹響瓊崖解放戰爭的反攻號角

郭暢 杜穎 見習記者 唐咪咪

2017年09月12日13:38    來源:海南日報

原標題:吹響瓊崖解放戰爭的反攻號角

位於瓊中什運鄉便文村的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會址。記者 陳元才 攝

位於瓊中什運鄉便文村的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紀念館。 記者 陳元才 攝

今天上午,記者驅車行駛在海榆中線上,滿眼皆是綠意。途經多個黎村苗寨,民居牆壁上勾勒著一幅幅反映少數民族同胞生產生活的圖景,歲月在這裡靜靜流淌。

而今天的採訪,需要將時間的指針撥回70年前。

1947年,瓊崖與全國的革命形勢一樣,從戰略防御轉入戰略反攻階段。在粉碎了國民黨第四十六軍和蔡勁軍的保安部隊的“清剿”計劃之后,瓊崖出現了自衛反擊戰爭的大好形勢。

在這一關鍵時刻,瓊崖要總結好瓊崖自衛反擊戰爭以來的經驗,提高我黨政軍的領導水平和作戰能力,進一步貫徹黨中央關於建設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的指示,動員全黨、全軍、全體人民,打倒美蔣,爭取解放全瓊崖。

經中共中央批准,1947年5月9日至26日,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在白沙第二區紅毛鄉召開。這次會議為奪取瓊崖革命勝利指明了方向。

同年10月,瓊崖獨立縱隊各支隊和中隊的60余名代表也從四面八方趕來,沿著鸚哥嶺密林中的小路前行,他們要趕往白沙紅毛鄉便文村(今屬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什運鄉便文村),參加瓊崖獨立縱隊首次代表大會。

在這個安靜的小山村裡,發生了影響瓊崖革命形勢的重大歷史事件,吹響了瓊崖革命斗爭從自衛轉向反攻的號角。

克服萬難為會議召開做准備

“便文村當年是人跡罕至的地方。深山叢林密布,方圓幾十裡有4個黎族村庄,上山的路隻有兩條。”瓊中黨史縣志辦公室退休干部謝晉頎告訴記者,在戰亂頻仍的年代,大山中安靜的環境,為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順利召開提供了保障。

1947年1月,中共瓊崖特委和瓊崖獨立縱隊領導機關率領警衛營重返白沙,進入白沙紅毛鄉。當時,瓊崖特委正醞釀著一篇大文章——指揮部隊進入五指山區開展工作,開辟以白沙、保亭、樂東為中心的五指山革命根據地,作為堅持瓊島斗爭的鞏固后方和戰略基地。

“早在抗日戰爭時期,瓊崖特委就建立了白沙抗日根據地,后來雖遭國民黨第四十六軍破壞,但白沙縣民主政府及兩個地方武裝中隊、區常備隊就地堅持斗爭,1946年7月,還成立了中共白沙縣工委。”謝晉頎說,據此,瓊崖特委決定開辟“白、保、樂”根據地,首先擴大與鞏固白沙根據地,然后向保亭、樂東兩縣挺進。

如今已進入耄耋之年的便文村村民吉家元回憶道,“在這棵大榕樹下,我曾看見一個很瘦的男人,他常常在樹下看書,就在山坡下的小溪邊打水、煮飯,晚上睡在自己搭建的茅草房裡。當時隻覺得這個人不平常,后來才知道,他就是馮白駒。”

“當時,為了迎接瓊崖獨立縱隊的到來,便文村、伯保村、沖公保村三個村組織村民在便文村蓋茅草房,用1個月左右時間蓋起40多間,還在旁邊的開闊地用茅草蓋起一個100多平方米的大禮堂。”吉家元說,當時,他經常幫大人割草、編茅草,看著座座茅草房蓋起來,隱約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了。

“從1930年中共瓊崖第四次代表大會到1947年,整整17年的時間,有諸多因素影響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召開。”瓊中黨史縣志辦公室主任張東安說,一方面,國民黨頑軍大規模“圍剿”瓊崖紅軍和根據地,日軍相繼大舉入侵瓊崖。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當局集中優勢兵力發動全面內戰,戰爭環境十分險惡。另一方面,中共瓊崖特委與上級黨組織聯系不正常,尤其是與中共中央兩度失去電台聯絡共10年之久,無法及時得到中共中央及上級黨組織關於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指示和對瓊崖斗爭的具體指導。

瓊崖斗爭史上劃時代的大會

在全國解放戰爭即將從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和瓊崖自衛戰爭轉入反攻取得勝利的前夜,一次系統地總結瓊崖革命基本經驗的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召開了。

張東安說:“出席這次大會的正式代表有24人,代表全瓊5000多名黨員。瓊崖黨政軍領導機關負責干部和各縣委、各支隊的主要領導人列席了會議。”

大會的中心議題集中為三項:一是總結自衛戰爭以來的工作及經驗教訓﹔二是確定今后瓊崖黨組織的中心工作任務﹔三是選舉產生中共瓊崖區委員會。

正如馮白駒在開幕詞中所說:“這次會議是瓊崖斗爭史上劃時代的大會。”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和瓊崖的具體情況,作出關於建設解放區的軍事、政治、經濟、土改、民運、黨務和鞏固發展五指山革命根據地以及召開瓊崖獨立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的決議。

“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的召開,標志著瓊崖黨組織經過長期的艱苦斗爭,已經鍛煉得更加堅強、更加成熟和更加團結。”張東安說,會議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將“中共瓊崖特別委員會”改稱“中共瓊崖區委員會”。

同時,大會通過無記名選舉方式,選舉了馮白駒、李明、庄田、黃康等13人為中共瓊崖區委員會委員﹔經中共中央批准,由馮白駒、李明、庄田、黃康、何浚為常委﹔馮白駒為書記,李明、黃康為副書記。

“代表大會的召開,標志著瓊崖黨組織經過長期的艱苦斗爭,已鍛煉得更加堅強、成熟和團結,形成了以馮白駒同志為首的領導核心。”省委黨史研究室科研宣教處負責人顏書明說,“它為五指山革命根據地的建設和鞏固,為黨在政治、思想和組織上的建設打下良好基礎,也為粉碎敵人新的‘清剿’陰謀,改變敵我力量對比,進而轉入戰略進攻,起著動員和推動作用。”

瓊崖革命武裝又向正規化邁了一大步

進入便文村,沿步道而行,可見一株大榕樹,樹上挂著一個牌子: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遺址。

1947年10月20日,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正是在便文村的幾棵榕樹下召開的。

在此之前,馮白駒就已在便文村住了4個多月。吉家元回憶說,榕樹的斜對面曾是一塊空地,現在蓋成了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紀念館。

吉家元又指著村中的一座小禮堂說:“當年,那裡還是一間茅草房,馮白駒經常和瓊崖縱隊其他領導在此商討政事,關於瓊縱大會的籌劃也是在那裡完成的。”

1947年10月20日,瓊崖獨立縱隊首次代表大會在白沙紅毛鄉便文村召開,大會由主席團成員馮白駒、李振亞、吳克之、馬白山、羅文洪5人輪流主持。

馮白駒代表瓊崖獨立縱隊作了《十年建軍歷史總結》和《黨務工作總結報告》,回顧了瓊崖獨立縱隊組織過程、戰斗歷程,並強調指出,在長期極端艱苦的環境中,瓊崖獨立縱隊之所以不斷成長壯大,同黨中央的領導和加強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分不開的,是廣大指戰員,尤其是許許多多共產黨員先鋒模范作用和流血犧牲、英勇奮斗的結果。

“這次會議的目的是為了總結瓊崖獨立縱隊成立以來的經驗教訓,提高軍隊作戰能力和正規化水平。”謝晉頎說,馮白駒根據毛澤東軍事思想,並從瓊崖革命斗爭實際出發,說明了解放戰爭中瓊崖獨立縱隊的作戰形式已從游擊戰向運動戰(后來甚至向攻堅戰)發展。

瓊崖獨立縱隊副司令員李振亞、吳克之,參謀長馬白山分別作了《十年來我軍戰術發展與經驗總結》《典型戰斗總結》和《十年來軍事管教總結報告》。

代表們經過認真討論,統一了認識,一致確定瓊崖獨立縱隊今后總的奮斗方向是學會打大仗,學會結合人民,學會團結內部,學會生產,擴大與鞏固自己。

1947年10月21日,會議收到並宣讀了中央軍委關於將“廣東省瓊崖游擊隊獨立縱隊”命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瓊崖縱隊”的電報。

“中央軍委這一決定,給瓊崖廣大指戰員以極大的鼓舞,這是瓊崖縱隊史上的一件大事,標志著瓊崖革命武裝在長期發展中又向正規化邁進了一大步。”謝晉頎說。

大會結束后,瓊崖縱隊在擴編中先后補充了大批兵員,使隊伍發展至7500余人。

“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和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加強了黨的組織和軍隊建設,加強了黨的團結力、凝聚力和戰斗力,使瓊崖縱隊的建設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部隊面貌煥然一新。”顏書明說,這兩次會議為1948年9月至1949年7月發動秋、春、夏季三大軍事攻勢進行了准備,像一聲嘹亮的號角,吹響瓊崖革命勝利的前奏。

革命遺址

瓊崖縱隊

首次代表大會紀念館

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紀念館始建於2008年,其所在地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什運鄉便文村,原為瓊崖縱隊司令部無線電中心舊址。紀念館以圖片、文字等形式,向游客展示大會召開的前后歷史。

作為瓊中“奔格內”鄉村旅游紅色景點之一,瓊崖縱隊首次代表大會紀念館建成之后,其所在地便文村被打造成紅色旅游愛國教育基地。

(郭暢 唐咪咪 輯)

鏈接詞條

中共瓊崖區委員會

1947年5月9日至26日,中共瓊崖第五次代表大會召開。會議根據中央指示,將中共瓊崖特別委員會改稱為中共瓊崖區委員會,隸屬中共中央和香港分局領導。通過無記名選舉方式,選舉了馮白駒、李明、庄田、黃康等13人為中共瓊崖區委員會委員﹔李獨清、陳克文、陳克邱等6人為候補委員。經中共中央批准,由馮白駒、李明、庄田、黃康、何浚為常委﹔馮白駒為書記,李明、黃康為副書記。(郭暢 唐咪咪 輯)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推薦閱讀

諶貽琴任貴州省代省長 全國31省區市現任政府"一把手"名單   近日,貴州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舉行。會議決定任命諶貽琴為貴州省副省長,代理貴州省省長職務。今年7月份,時任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調任重慶市委書記,貴州省長孫志剛任省委書記。此次貴州省長調整之后,全國31省區市政府“一把手”職務已補齊。【詳細】

學習路上|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數據庫|中國領導干部資料庫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