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馮玉祥訪問蘇聯

尹心田

2017年12月07日08:37    來源:人民政協報

原標題:馮玉祥訪問蘇聯

  馮玉祥將軍自1926年5月19日抵達莫斯科,直至1926年8月17日秘密回國,共逗留了三個月時間。

  這三個月,對馮將軍的后半生產生了很大影響。馮玉祥將軍后來總結說:“玉祥本是一個武夫,半生戎馬,未嘗學問,惟不自量,力圖救國。無奈才識短淺,對於革命的方法不得要領,所以飄然下野,去國遠游。及至走到蘇聯,看見世界革命,起了萬丈的高潮。”於是“熱血沸騰起來”,“趕緊回國,與諸同志上革命戰線,共同奮斗。”

  出國前的准備

  1926年1月,馮玉祥將軍在張家口發表下野通電,指定張之江代替自己就任“西北邊防督辦”,去平地泉(今二連浩特市)研究去蘇聯的細節,並派陳繼淹先期到庫倫(今烏蘭巴托)建立辦事處,與蘇聯聯系具體事宜。

  1926年1月初,蘇聯駐華大使加拉罕約請馮將軍的外事處長唐悅良到北京會談。期間,加拉罕表示:蘇聯政府熱烈歡迎馮將軍去蘇聯參觀訪問,並建議為了避免給帝國主義國家和段祺瑞、張作霖以干涉的口實,應該請時任北洋政府外交部長的王正廷到張家口,商談護照辦理事宜。為此,我們又隨馮將軍從平地泉返回張家口。

  王正廷部長到張家口后,馮將軍提出自己已經“下野”,打算以老百姓的身份,向外交部申請出國護照,到歐洲(主要是法國)去考察。王正廷回京后,呈請段祺瑞批准,由外交部出面發給馮玉祥及其家人、6名正式隨員(除作為機要秘書的我之外,還有魏鳳樓、陳天秩、張金瑞、彭秉鈞、丁良俊)的護照。

  馮將軍挑選出國隨行人員,條件還是相當嚴格的,不僅注重基本素質(文化及修養程度、辦事及人際交往能力、突發事件發生時的反應速度),也很注重相貌、儀表。在我們6個人中,除陳天秩稍矮一點外,都是1米8的個頭、面目清秀、不胖不瘦、體格健壯的小伙子。馮將軍出國前,唐悅良還在北京專門為他做了一套十分講究的西服,但馮將軍在蘇聯期間一直沒穿過。我們隨行人員也是“量體裁衣”,在北京前門“瑞蚨祥”成衣店,每人定做了西服、中山服各一套。

  不久,各大報紙均用頭版頭條報道了馮將軍准備去歐洲考察的消息,段祺瑞發表任免令:“特派馮玉祥前往歐美各國考察實業事宜,准予免去其西北邊防督辦兼甘肅軍務幫辦一職。”蔣介石、汪精衛等人也從南方發來挽留通電,但馮將軍一面表示“不再出山”,一面加緊做訪蘇前的各項准備。

  在庫倫加入中國國民黨

  1926年3月26日,我們跟隨馮將軍及其眷屬,分乘多輛汽車(馮將軍乘林肯牌大轎車),從平地泉啟程赴蘇聯。陪同馮將軍赴蘇的,還有蘇聯顧問任江等人。

  一路上,我們在大戈壁灘上顛簸前行,這對已身懷六甲的李德全女士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3月28日,我們到達庫倫,受到蒙古人民革命黨和軍隊領導人的熱烈歡迎。一行人在庫倫休整月余,馮將軍率領我們學俄語,並與先期到達的徐謙、顧孟余、於右任、史可軒以及在廣東國民政府擔任顧問的鮑羅廷等人,一起研究中國革命的前途。在這裡,馮將軍正式加入中國國民黨(介紹人是徐謙)。但不幸的是,由於旅途顛簸勞累,李德全女士身懷的第二個孩子(取名馮洪光)流產。

  途中見聞

  1926年4月29日,我們陪馮將軍一起離開庫倫。從庫倫向北,直到蘇聯邊境,這裡的公路修得相當好。越往北走,森林也越多,風景也很優美。我們於30日晚抵達蘇聯境內的上烏金斯克市,該市的火車站是西伯利亞地區最大的車站。蘇聯政府在該站特為馮將軍准備了一節車廂,挂在旅客列車最后面,隨列車向莫斯科進發。

  5月3日,火車啟動,一路向西,穿行在西伯利亞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每到一站,燒木柴的蒸汽機車頭需要上水、加柴,我們和其他乘客一樣,提上水壺、水具下車,到車站上專供旅客飲用的開水房打水。當時,蘇聯的列車上,是沒有餐車的,馮將軍和我們一樣,在車上喝開水、吃干糧。我在下車打開水時,看到乘車的蘇軍將軍、士兵和普通百姓不分職務高低和“貴賤”,都有秩序地自覺排隊打水。這種沒有特權、一律平等的景象,使馮將軍十分感動。馮將軍當時在車上曾多次深有感觸地說:“不分貴賤、窮富一律平等的制度,很值得我們學習。”

  當火車沿著貝加爾湖繞行時,馮將軍對我們說:“這就是當年蘇武牧羊的北海。”烏拉爾地區是蘇聯有名的重工業區,這個地區的地下儲藏有多種礦產,其中有一種類似南京雨花石的烏拉爾石(又叫烏拉爾墨玉),烏黑發亮,很是可愛。車站上有不少賣烏拉爾石的小攤,列車行至該地后,我們都下了車,在站台上買了烏拉爾石留作紀念。

  在莫斯科受到隆重歡迎

  我們於1926年5月9日上午到達莫斯科。蘇聯的紅軍總參謀長、莫斯科衛戍司令、外交人民委員會遠東司司長等多名蘇聯軍政官員,率軍樂隊、騎步兵儀仗隊在火車站為馮將軍舉行了隆重而熱烈的歡迎儀式。莫斯科東方大學、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四五百名中國留學生,舉著“歡迎國民軍領袖———中國工農運動的捍衛者”的標語,高呼“中國人民萬歲”“國民軍萬歲”的口號,歡迎馮將軍的到來。馮將軍當時非常激動地對我們說:“有這麼多青年學生留蘇,我們中國大有希望!”

  馮將軍下榻在莫斯科歐羅巴大旅館。當日,蘇聯外交人民委員會委員長齊切林到訪。第二天,馮將軍在徐謙的陪同下,回訪了齊切林。

  馮將軍先后拜訪了蘇聯黨和政府的主要領導人加裡寧、阿裡科夫、伏羅希洛夫、盧那察爾斯基以及蘇聯教育委員會副委員長、列寧夫人克魯普斯卡婭和莫斯科中山大學校長拉狄克等。馮將軍還接受列寧夫人贈送的一套《列寧全集》,列寧的妹妹贈給李德全女士一支小手槍。馮將軍夫婦會見克魯普斯卡婭時,我曾陪同前往。記得當列寧夫人得知馮將軍有6個子女,其中是4位是女孩時,便說:“教育好一個兒子,你為社會培養了一個合格公民。而教育好一個女兒,你就是為社會培養了整個一個合格家庭。”另外,馮將軍還和蘇聯方面談及了武器彈藥的支援問題。

  蘇聯政府還應馮將軍的請求,調原列寧格勒軍區司令烏斯馬諾夫為馮將軍的首席顧問,專門給馮將軍講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史。事后馮將軍對我們說,這是他“研究新興哲學的開始”。期間,馮將軍還數次提出拜會斯大林,但均被蘇聯方面以各種借口婉言拒絕了。

  會見中共人士,致力培養革命后備力量

  5月11日,馮將軍參加了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生舉辦的歡迎大會。在大學禮堂,馮將軍發表了簡短講話,表示:“我們要團結起來,共同為實現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而奮斗!”

  當時,正在蘇聯的中共人士蔡和森、劉伯堅等,也常到馮將軍住地,暢談國際國內形勢,討論中國革命的走向等問題。他們的精辟分析和許多高明見解,給馮將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這也為以后馮將軍與中國共產黨的密切合作及“五原誓師”打下了堅實基礎。

  5月13日晚,馮將軍與莫斯科中山大學校長拉狄克進行了長時間的會談。在拉狄克的建議下,馮將軍決定為中國革命培養骨干力量,把我和陳天秩、張金瑞、彭秉鈞、丁良俊、趙亦雲(攝影師)6名隨員以及司機張國珍都留在蘇聯,送進不同學校深造。同時,他把原准備送法國留學的兒子馮洪國、女兒馮弗能送中山大學學習,二女兒馮弗伐(因為當時年齡還小)留在莫斯科工廠學習。5月下旬,蘇聯方面正式通知我和張金瑞、彭秉鈞、丁良俊、張國珍等五人進基輔軍官學校深造,隨后不久,趙亦雲進莫斯科藝術學校深造,陳天秩則進了莫斯科中山大學。

  (口述者尹心田時任馮玉祥將軍的機要秘書,整理者尹家衡為尹心田之子)

(責編:曹淼、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