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李忠杰談《黨章內外的故事》:96年來歷經18個版本修訂

2018年01月04日08:08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編者按:黨章是黨的總章程,集中體現了黨的性質和宗旨、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黨的重要主張,規定了黨的重要制度和體制機制,是全黨必須共同遵守的根本行為規范。為了滿足廣大黨員干部學習黨章的實際需要,中共黨史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了由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所寫的《黨章內外的故事》一書。日前,李忠杰做客人民網黨史頻道,為廣大網友作深入解讀。

寫作《黨章內外的故事》意在幫助廣大黨員更好地學習黨章

主持人:近日,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了《黨章內外的故事》一書,該書用講故事的方式,以講故事作為切入點,再現了黨章制定史上的真實細節,講述了黨章的內容和條文的演化及其意義,是一部權威而又生動的學習教材。您當時出於什麼樣的考慮寫這樣一本書的呢?

李忠杰:首先,全黨上下都在不斷學習《黨章》,學習《黨章》有多種方式,比如說自學、聽報告等等。我想,如果寫一本書提供給廣大的黨員或者領導干部們,對他們深入理解《黨章》的內容可能會有幫助。當然,我長期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對《黨章》比較有研究,也有一些成果,所以我想,用這樣的方式把黨章背后的很多故事介紹給廣大讀者和黨員,應該說還是有意義的。

主持人:而且我們知道,這本書是以講故事的方式為切入點的。那您怎麼會想到以這種方式進行撰寫的呢?

李忠杰:對,這本書有這個特點。本來,按照我的工作,是主要研究比較疑難的、尖端的一些大的問題的,或者統籌黨史方面的很多工作的。但是這本書帶有一點通俗性的特點,當然它也不完全是通俗性的。我說了,它實際是把通俗性、趣味性、政治性、理論性結合起來的。但因為是講故事、學黨章,所以是用講故事的形式切入的,這就帶有通俗性。

為什麼這麼做呢?大家可能不太了解,1929年,毛主席起草了古田會議決議,決議內容很多,大部分人沒有看過古田會議決議原文,但是我看了。決議裡有一個部分,毛主席專門討論了一個問題,就是怎麼讓黨員對開會有興趣,88年前就提出要讓黨員開會有興趣,這個問題很有意思。而且還不是一句話,是寫了很長的篇幅,裡面討論了黨員士兵為什麼對開會不感興趣呢?原因是什麼呢?怎麼有針對性地解決這個問題、讓黨員對開會有興趣呢?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這樣的問題實際到今天也不能說完全解決了。當然,這句話要辯証地看。有很多時候,這是任務、這是要求,不是說你有興趣就學習,有興趣就參會,沒有興趣就不學習不開會了,那是不行的。該讓你學習的,該讓你接受工作部署的,你必須參加,哪怕沒有興趣也得參加。

但是,我們在學黨章的過程中,如果能讓大家產生興趣,懷著很濃厚的興趣來學黨章,效果不是更好嗎?所以,我就想到了用講故事的形式。黨史其實就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或者說,它是很多很多故事串起來的。故事故事,就是故往之事。歷史就是一個很長的故事,這裡面有很多豐富的內容。包括黨章,也有很多生動有趣的故事。了解了這些故事,對黨章條文的理解肯定會深入得多。而且,從實際情況來看,我們的黨章不是固定不變的,之所以呈現出現在這麼一個狀況,是經歷了很長的發展過程的。當中有很多故事,每一個條款背后都有故事。所以,了解了這些故事,我們學黨章不僅會有興趣,會津津有味,而且能夠理解得更加深入,這就叫做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主持人:您說得特別好。其實我們就是要用這種更加生動的方式讓大家更好地學習《黨章》。我們知道,您這本書包括上編“黨章之路”以及下編“梳史釋義”兩個部分。這樣的分類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李忠杰:上編是從總體上把黨章發展的歷程做一個介紹,黨章什麼時候開始制定的?怎麼一步一步進行修改的?修改的過程怎麼樣?特點怎麼樣?主要改了哪些大的內容?這樣一梳理,黨96年黨章發展的歷程就有了一個總體的認識、總體了解。下編叫做“梳史釋義”,就是通過梳理歷史來解釋條文的含義。所以下編主要根據現行黨章的結構,從頭到尾把我們黨章裡面的主要內容、主要論斷、主要規定,一個一個加以介紹。而這種介紹是跟歷史結合起來的,就是說明這個條文最初是什麼樣?后來一步一步怎麼發展的?怎麼修改的?然后為什麼成了現在這種樣?現在的條文規定怎麼理解?所以,下編是根據一個一個條文,一個一個論斷,一個一個規定,來逐個梳理歷史,把兩者結合起來。這樣有縱的有橫的,就能使黨員同志們對黨章的理解、把握更加全面、更加深入。

了解歷史學習理論 更加全面、深入地理解黨章

主持人:知道了這樣的方式,也就更加全面地了解了這本書的內容。您的創作過程中有沒有加入您自己的工作經歷在其中呢?

李忠杰:肯定要結合我自己的工作經歷了。因為我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上干了12年,處理了大量關於黨史、關於黨章的事務。在工作當中,我抓了一些特殊的工作,跟黨章都是有關系的。比如抓了黨代會的研究,積極推動開展對黨代會的研究。中央黨史研究室出了很多關於黨代會方面的著作,比如一大到七大黨代會代表的名錄,當年每次黨代會的檔案文獻,還有很多回憶錄等等。另外,還有革命遺址普查,組織全國黨史部門對所有的革命遺址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普查,然后出版了《全國革命遺址普查成果叢書》。這裡面就有很多黨代會的遺址,這些黨代會的遺址,特別是1949年之前的會址,到底怎麼確定的,怎麼找到的,然后怎麼確認它是會址,怎麼恢復、保護、建設,都有很多復雜的過程。甚至包括遠在莫斯科的六大會址,我們也是和其他部門一起,在中央的統籌領導之下,經歷了尋訪、確認、保護、修復等過程,做了很多工作。所以這裡同樣也有很多故事。結合這些工作的內容來進行闡述或者介紹黨章,應該說還是很有意思的。

主持人:您剛剛說根據自己實際工作的經歷,把您處理的一些問題,取得的一些成果更好地寫在書中。在這方面有沒有一些具體的體會呢?

李忠杰:在寫書的過程中,我一直考慮怎麼把我們工作當中新的發現、新的認識、新的觀點、新的論斷,適當地給黨員同志們做一些介紹。有些事情,比如黨的歷史,是不是大家都清楚了?表面一看,好像都清楚了,但實際上還有很多內容,特別是一些重要的細節,其實也不一定都很清楚,所以,我就利用這個機會適當地加以介紹。

比如,我們現在說起點、初心,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初心是什麼?初心當然是我們黨在歷史起點上的心態、心願、心志。那麼起點在哪裡?時間上的起點、空間上的起點在哪裡?這裡就涉及到黨成立的問題了,涉及黨的一大召開的准確時間,包括開幕的時間、閉幕的時間。還有地點,大家知道有上海、有南湖,兩個地方什麼關系啊?我們說黨的誕生地的時候,是不是說上海就行了?或者是不是說南湖就行了?我在書中都做了說明和介紹。特別是黨的誕生地,我們都知道是以紅船為標志的。對此,我說了兩句話:這艘紅船,在上海制造、在南湖啟航。兩者結合起來,兩個地方的關系就說清楚了。當然,考慮到北京當年的作用,我還可以再加一句:在北京設計。然后,上海制造、南湖啟航,這樣就說全了。介紹了這些知識,大家對黨的起點、初心的了解就更加深入了。

當然,還有很多理論上的。比如改革開放之后,我們黨逐步形成了黨的基本路線,也有基本綱領,還有“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還有我們的指導思想,從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特別是現在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諸如此類的內容,過去我們都分別進行過研究。在這本書裡面,根據黨章的規定,我又把歷史和理論結合起來進行了梳理和闡述。這樣,大家看了,對掌握我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基本方略、指導思想,還是很有幫助的。

主持人:剛剛您提到,我們現在提到的初心或者其他很多概念,要更多地通過了解黨章的歷史才能更深刻地理解現在的提法。

李忠杰:對,很多事情光講理論是抽象的。這個理論要掌握,包括政治主張也要掌握。但是怎麼理解它呢?結合歷史,結合歷史的發展過程來理解,應該說更有好處。這裡涉及到很多。比如說,我們黨的五大,1927年在武漢召開。五大過去評價不是很高,因為沒有能最終挽救大革命的失敗,但是不等於它一無所是,實際上它在黨的建設、黨章發展史上有很大的作用。很多歷史知識跟我們現在的黨章密切相關。比如,我們規定18歲以上的人可以入黨,那麼18歲的規定什麼時候開始的?那就是1927年五大開始的。我們黨的根本組織原則是民主集中制,那麼民主集中制什麼時候寫入黨章的?什麼時候真正完整地實行的?應該說,1927年的黨章第一次寫入了民主集中制。還有,我們現在的中央領導機構叫什麼?叫中央委員會,還有中央政治局,還有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這三個名稱哪來的?什麼時候開始的?也是1927年開始的。在1927年之前,我們中央領導機構叫什麼?叫中央執行委員會。但是1927年把“執行”兩個字去掉了,改叫中央委員會。然后設立了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雖然這些機構后來多少還有一些小變動,但是我們現在機構的名稱,追根溯源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如果知道了這些,就對我們黨的整個組織系統了解得更清楚了,對它們的職權就理解得更清楚了。

主持人:通過從過去到現在的比較,才能更好地了解黨章的發展過程。

李忠杰:對。再比如,我們黨的最高領導機關是什麼?現在我們的黨章有一句規定,叫黨的最高領導機關是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它所產生的中央委員會。這句話怎麼理解呢?你要了解了歷史過程,就理解得更深入了。最早我們是什麼規定?最早黨章規定了兩句話,黨的最高領導機關是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大會閉會期間是它選舉產生的中央委員會。兩句話為什麼改成一句話呢?這裡有很多復雜的原因,但是其中有一條,對我們工作有利。每次開黨代會,包括全國黨代會,省級、縣級黨代會都會涉及這個問題,平時不注意不知道,但是理解了就知道了。為什麼呢?按照原來的規定,大會召開了,黨的權力或者這屆組織的權力到哪兒了?由黨代會負責了。那原來選舉產生的領導機構怎麼辦?黨委會、常委會還能不能工作?如果按照原來的規定,這個時候權力都在黨代會,或者黨代會選出的主席團,日常工作的機構就停止工作了。但是,實際事務和實際工作是不能停止的,日常還有大量的事務需要辦理。按照現在的規定呢,會照開、工作照做,原來選出的領導機構繼續履行職責,然后到新的領導機構選舉產生之后才進行權力的交接。在這個過程中,整個工作一點不會中斷。了解了這麼一個變化的過程、以及為什麼變化的,對現在規定的理解可能就深入了。原來的領導機構不能說一開會我就沒事兒了,我也不管了,我沒有這個權力了。不行,工作還得繼續做,而且還要做好。

96年來黨章歷經18個版本的修訂 十九大對黨章進行了重要修改

主持人:這本書中把96年來黨的19次全國代表大會、黨章的18個版本連貫起來了。請您介紹一下黨的96年歷史中黨章的修訂情況。

李忠杰:好的,我們的黨章從什麼時候開始呢?這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通常說黨的一大沒有能制定黨章。當然了,實際情況比這個要復雜的多。在籌備一大的過程中,是曾經起草過黨章的。陳獨秀當時在廣州,他就起草了一份黨章,然后寄到上海交給當時在上海負責籌備一大的李漢俊和李達他們。李漢俊看了之后很不滿意,他認為陳獨秀的黨章主張中央集權制,管得太嚴太死,所以他不贊成。李漢俊就另外起草了一份黨章,主張地方分權制,就是地方黨組織也要有一定的權力。但是這兩份黨章到底有沒有在會議上討論?有沒有通過?有的代表回憶是討論了,而且形成了黨章。但是也有說沒有討論。有的說名字不叫黨章,叫黨的綱領。我們從現在能查到的文件來看,確實沒有找到名稱就叫黨章的東西,而是找到了一個叫做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但是如果看這個綱領就會發現,一共15條,其中有一條沒有內容,然后14條裡面有4條是純粹綱領性的東西,但后面10條都是組織規范,實際也就是相當於黨章的內容。怎麼來界定它呢?黨史上到目前為止通常的觀點,包括我們的黨史著作,都說一大沒有能制定黨章,但是我覺得后面10條基本就是黨章,如果這個文件名稱不是叫綱領而是叫黨章,也完全說得通。所以我在書裡就說了,這是黨綱中的黨章。到七大的時候,我們反過來了,是黨章中的黨綱。但是,說一大的時候是黨綱中的黨章,這是我的觀點,還沒有被大家接受,所以大家通常的觀點,是認為二大制定了第一個黨章。二大的黨章非常確鑿,有版本、有內容,也有各種記載,所以通常認為二大制定了第一個黨章。

96年來,我們開了19次黨代會,每次黨代會都會涉及黨章問題,我們到底修改過多少次呢?如果說二大是第一次制定,往后每次黨代會都是修改的話,那就是17次,1+17就是18個,18部黨章,每次黨代會都有一個黨章。但是從三大開始的修改,情況不一樣,有的實際上是重新制定的,雖然也叫修改,但是實際是等於另起爐灶重新制定了。如果把另起爐灶重新制定的和局部修改的加以區分,那麼我們黨一共18個黨章裡面,有8個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制定或者重新制定的,其他10次都可以算是修改,8+10也是18個。所以總的概念,我們黨先后一共有過18部黨章。當然,補充說明一下,因為有的修改幅度很小,說是獨立的一部,好像有點不是很准確,所以我傾向於用什麼詞?用版本,就像電腦軟件有個版本,2.0、3.0、5.0,手機有個版本一樣,我們的黨章實際上也有版本。一共多少個版本?18個版本。這是總的概念。

至於說歷史過程,稍微梳理一下,這個裡面其實也是很有意思的。我們大致上可以劃成三大段。

第一大段就是民主革命時期,1949年之前,民主革命時期我們黨的黨章,我前面說了,二大算是制定了第一個黨章,然后從三大、四大、五大這三次大會都是通過了一個修正章程,就是通過一個決議,對黨章進行局部的修改。這個裡面,二大、三大改動不大,當然也有,但是不是大幅度的。然后五大,我前面說了,提出了很多的第一,變動幅度比較大。然后六大在莫斯科召開,裡面也做了很大的修改。至於七大,是完全由我們黨獨立自主制定的第一個黨章,因為在這個之前,我們黨章都是在共產國際幫助下、指導下制定的,某種程度上也是在蘇聯共產黨幫助下制定的,但是七大的時候共產國際不存在了,我們完全獨立自主地制定了自己的黨章。所以七大黨章,內容很好、也很豐富,也開創了很多第一。包括第一次設立了總綱部分,第一次把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還有很多第一,內容很豐富,這是民主革命時期。

第二個大段,就是1949年到1978年,這是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這一大段,黨的歷史是復雜的過程,開始的時候很順利,后來犯了錯誤,經歷了一些曲折。黨章也把這些內容反映出來了。首先,八大是我們黨執政之后召開的第一次黨代會,這次黨代會研究了在執政條件下我們黨面臨的形勢、任務,對黨的建設提出了要求,所以黨章裡面強調了群眾路線,強調了黨內民主,強調了集體領導,強調了黨員的權利和義務等等,內容很豐富,而且還規定實行黨代會常任制,鄧小平說這是一項根本的改革。所以八大黨章也是非常好的黨章。八大作出了很多正確的決定,但是很遺憾,八大之后我們黨內“左”的錯誤逐步發展,前前后后經歷了很多過程,這個錯誤發展到最后就是“文化大革命”。這樣一個曲折在黨章裡也反映出來了。比如說九大,事實証明,而且我們黨的歷史決議也做了結論,是錯誤的,所以九大黨章的內容也是錯誤的。十大延續了這個錯誤,也是錯誤的,裡面有很多“左”的東西。十一大,是在1976—1978年之間召開的,1977年召開的,這兩年算什麼時間呢?我們黨史著作、黨的歷史決議都界定為“在徘徊中前進的兩年”,所以黨章的內容也體現了這樣一個徘徊和前進兩重性,是一個過渡性的黨章、過渡性的會議。

接下來第三段,改革開放以來,十一屆三中全會標志我們黨實行了歷史性的轉折,開始了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所以從十二大開始到十九大,每次黨代會都是按照黨章的規定嚴格規范地召開的,而且每次黨代會開得都很成功。每次黨代會都對黨章進行了修改。為什麼要修改呢?因為改革開放之后,十二大黨章總結了歷史的經驗教訓,剔除了文革期間黨章的錯誤,繼承了七大、八大黨章優良的東西,針對改革開放新的實際,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所以,十二大的黨章是非常好的黨章。之后呢?之后就沒有重新制定黨章,都是在十二大黨章基礎上進行修改,改的幅度不太一樣。像十五大改了七處,160個字。十九大改得較多,淨字數增加了2000多字。這些修改主要改什麼東西呢?總的來說,就是把改革開放的成果寫進去。改革開放的成果很多,比如說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綱領當然現在這個詞不用了,但是原來在黨章裡是有的,即使現在不用了,但它的五個大的基本內容還在黨章裡。還有各方面的方針政策,比如說現代化建設的戰略,我們的各種基本制度,以及改革開放以后確立的公有制經濟為主體、多種經濟共同發展的制度,分配的制度,黨的建設很多的制度,都寫在裡面。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十九大對黨章進行了重要修改,這方面修改的內容能不能給我們詳細介紹一下?

李忠杰:這次十九大對黨章的修改幅度是很大的。我算了,總的字數,十八大黨章是17000多字,十九大黨章是19000多字,淨增的字數是2000多字。修改了多少處呢?統計起來比較復雜,什麼叫“一處”就很難界定,不是改一個字就算一處,或者改一句話就算一處,不是的,一句話裡面如果改兩處但是是同一個意思,大體上可以算是一處,但是有的一大段裡面前前后后改了很多處,有的意思一致,有的意思不一致,你到底怎麼算?還有把這個字挪到那個地方去了,這個句子挪到那個句子去了,你怎麼算?很復雜,沒有統一的標准。新華社一個記者的報道,提到黨章改了107處,總綱部分58處,條文部分49處,這是他的算法。但是我的算法比他多,我算了,一共修改了145處,總綱部分81處,條文部分64處。當然這個數字很難統一。如果另外的人算,還會有另外的數字,就是這個“處”的標准怎麼算。但是意思很明白,修改的幅度比較大。

修改改了什麼呢?首先是一個大框框,頭一個,反映十八大以來我們黨的理論和實踐成果,這是確認無疑的,每次黨章修改都是如此。而且十八大以來我們進入新時代,裡面的成果,無論是理論的還是實踐的都很多,所以都及時充實進去。同時,還有一個跟過去有所不一樣的,就是把十九大提出的新成果,包括重大的論斷、主張、政策、要求等也反映進去了。過去,一般情況下,要等下一次黨代會才寫進去。這次是十九大提出,然后十九大就把它寫進了黨章。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呢?好處就是黨章的內容跟黨代會報告的內容完全統一起來了,不然報告已經說了,黨章裡還沒有寫進去,這就有點滯后。

大的方面,就這兩方面內容。至於具體修改的內容,就很多了。總綱裡一大部分,條文一大部分。簡單舉個例子,大的方面,總綱裡加進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概念在黨章第二段就出現了,后面又用一個自然段,專門對這個思想做了詳盡的論述和定位。后面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容裡面也做了很多補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逐步寫進黨章的,因為它是一個實踐和發展的過程。十七大的時候寫進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包括道路和理論體系兩個方面。十八大加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次又加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成了四個方面。其他的,初級階段、主要矛盾、基本路線、奮斗目標、黨的建設、黨的領導等等,都有修改。至於條文部分,每一章,除了最后黨徽黨旗沒有修改外,其他都有修改。

認真學習黨章執行黨章 做合格黨員

主持人:我們知道,習近平總書記說過,要做一個合格的黨員,就要認真學習黨章,嚴格遵守黨章。您認為廣大黨員干部群眾應該如何做到這個要求呢?

李忠杰:黨代會結束了,我們就要認真學習和貫徹黨代會精神。除了學習報告之外,還要學習黨章。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學習黨章、執行黨章。所以我們廣大黨員也包括領導干部,都要學好黨章。首先要學好。學好,首先要認真看,原原本本看。怎麼看?如果拿著新黨章從頭到尾念下來、背下來,這是一種學法,但要理解意思,就要反復琢磨了。比如,一個很簡單的辦法,把十九大黨章跟十八大黨章對照起來看,一對照就能看出改了什麼,增加了什麼,為什麼這麼改,為什麼這麼加,理解起來就明白、就清楚了。如果還有興趣,再跟以往的黨章對照對照,又能發現很多東西。所以我的書就是提供了這麼一個工具吧,提供了一個扶手、拐杖吧,讓大家了解這段歷史。這樣很有好處,對照起來學很有好處,腦子裡記得深刻,而且理解得也深刻。

舉例來說,有一個條文裡面,有一個關於國有企業黨組織起什麼作用的問題。十九大黨章與原來的黨章相比,有一些調整,有一些差別,比較之后,就會理解得更清楚。比如說,十九大黨章規定了國有企業黨委(黨組)發揮領導作用,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這是新加的,那就是對國企黨委提了更高的要求。還有一句很實際的,叫依照規定討論和決定企業重大事項,這個原來是沒有的,一比較,有了,為什麼原來沒有、現在有了呢?這就是一個重要的變化。你就明白了,我們現在國有企業黨委就要依照規定討論和決定企業重大事項。還有,對黨員的要求裡面,增加了很多內容,比如說,要求學習的內容裡增加了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就是很重要的。遵守黨的紀律,加了一個首先是遵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總書記原來提到過,這次黨章規定了。還有要實踐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這都是新加進去的。這麼一比較,就理解了。

當然在學好的基礎上還要實踐,要做,所以叫認真執行黨章,就是在實際工作當中、實際行為當中,嚴格按照黨章規定辦事。

分享到:
(責編:曹淼、謝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