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毛主席路宿離石工讀學校

2018年02月12日10:35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黨史文匯》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1948年3月21日,毛澤東主席等率領中央機關從陝北米脂縣楊家溝出發,23 日路經吳堡縣川口村渡口,乘小木船安全渡過黃河,來到了晉綏邊區。當日從臨縣高家塔登岸后,沿著蜿蜓曲折的黃河畔,路過索達干、磧口等地,於下午兩點左右到達寨則山(寨子山)村,在離石工讀學校夜宿一晚。

離石工讀學校於1945年12月由中共離石縣委和臨縣縣委開辦,學生多為軍、工烈屬和貧苦農民子女。我當時任校長。學校地處寨則山,佔用的是當地大地主兼商業資本家陳懋勇的庄院。此宅建筑堅固且依山傍水十分得宜,上、中、下三院連成一體,下院大門兩側還各有偏院。全宅共有窯洞、房屋50 余間,另有馬棚 l 處。當時,河防司令部派遣李大隊長來到我校,向我說明有部隊路經這裡要住一晚。我便帶他查看了整個學校,他滿意地說:“這處住房很好,但需全部騰出才能住下隊伍。你看是否可以?”我說:“上院的 14 間窯房是工讀學校的生產房間,安裝著 30 多架織布機、輪線機、紡線車,還有庫房、磨房、辦公室等佔得很滿,搬不開,不好辦。”他也再沒說什麼就走了,可是幾天后,他又來動員:“無論如何困難,最好還是把上院也騰出來,隻有這樣隊伍才能全部住下。”此后,他天天來勸我。我當時並不知道是毛主席要來住。同時客觀上也確實存在困難,因此一直沒答應。最后他知道主席來的日期逼近便再次來勸我騰房子,他焦急地把我引到院外無人處悄悄問道:“你是不是共產黨員?是不是區黨委委員?如果是,我有件重要的事告你,並要絕對保密!”聽他這麼問,我猜測可能他已通過區黨委了解了我的情況,但又覺得不好直接回答。當時黨組織還未公開,規定黨員之間不允許發生橫的關系,若無黨組織的介紹信,絕不能輕意暴露自己和組織。想到這裡,我慎重地說:“你有什麼大事,我絕對保守機密,若有泄露,願受處分。請你放心地講吧!”他聽了我的回答,壓低聲音說:“主席要來住一宿,你可千萬得保密呀!”我一聽毛主席要來,興奮地連聲答應:“行,完全能行!”他這才放心地走了。

“主席要來住一宿!”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使我徹夜不眠。我對怎麼保証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長的安全、妥善疏散全校師生盡快騰出上院、整理好衛生等一系列問題深思苦慮了一整夜。正發愁時忽然想起學校將要搬遷校址,正好解決這些問題。待到天明,我緊急召集校務會,討論學校搬遷事宜。會議決定全校師生除留會計王斌和一個工友外臨時放假兩周,回家更換夏衣﹔師生離校前要收拾整理一切生產用具,清掃室內外衛生。全校人員一齊動手,僅用兩天就整理就緒,第 3天師生便離校了。但我沒敢向王斌等透露主席要來的消息,只是繼續做准備,生怕有半點不周到的地方。第4天早晨,李大隊長來校查看了打掃得干干淨淨的每個房間和院子說:“感謝你們!辛苦了,搞得很好,你們快休息吧!”說完,帶著幾個戰士守護著整個校院,等待主席到來。

這時,我恨不得馬上跑到半路去迎接毛主席。正當我准備出村外打聽時,望見湫水河對岸的磧口西頭來了一支整齊雄壯的隊伍。其中有位騎白馬的首長在隊伍的最中間,身著灰色軍裝,頭戴大草帽,手揮馬鞭執轡前行。“毛主席真的來了!”我興奮得差點喊出聲來。當即扭頭飛奔回校院,一邊給等候的同志們報訊,一邊幫工友給毛驢卸鞍收拾磨房。正當我牽著毛驢走到大門口,迎面碰上主席已來到,高興得不知該怎麼上前問候,但又怕泄露機密,隻說了句:“首長們好!”毛主席和中央首長們住下后,我和李大隊長正在偏院高興地談論著,忽見一位中等身材、穿著藍灰色軍服、脖子上搭著圍巾的首長步履矯健地朝我們走來,到了跟前握住我的手親切地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搞什麼工作的,這是誰家的院落?”我一一作了回答。當聽到這是工讀學校時,他又問怎麼不見學生?是否因去年遭災學校停辦了?我恭敬地解釋說:“學校沒停辦,因學校准備搬遷校址,師生臨時放假回家換衣服去了。去年,晉西北雖遭嚴重的自然災害、辦學經費有困難,但我們遵照毛主席提出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偉大號召,堅持半工半讀,一面上課學習一面紡紗織布。利用生產收入,不僅解決了辦學經費和師生的生活費用,而且還供給了邊區軍政人員和群眾的生活用布。”他聽了驚奇地問:“你們織的什麼布?”我說:“叫‘三鹿牌’土布。”隨即我拿來一匹請他過目。他邊看邊稱贊:“你們搞得很好,現在革命同志們的穿衣吃飯,就得靠咱們自己勞動去換來。”接著他又殷切地對我說:“學校是培養革命人才的地方,你們肩上的擔子同樣很重,希望你們繼續努力,把我們革命的學校辦得更好一些,這樣的學校群眾是歡迎的,對革命也是有功的。”他走后李大隊長笑著問我認不認識這位首長,我想了一下回答:“像偉人像上的周副主席?”李大隊長高興地說:“這你可猜對了,他就是我們的周副主席!”這一說真使我感動得不知所措。敬愛的周副主席這樣平易近人,真是出乎意料。太陽快落山時,幾位首長坐在窯畔花欄上乘涼,李大隊長又趁機拉著我和首長們一一作了介紹。晚上,我又要他向首長們請求給我們學校題詞留念,不一會兒,他遞給我毛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的二寸相片兩張作為紀念。對此,我一直珍藏了十幾年,不料一次因我全家外出,被風雨打破窗戶淋壞了,至今想來仍感到十分惋惜。

翌日拂曉,軍哨響了我跑出門外,見一個警衛員提著飯盒給毛主席送去,其他隨行人員都在忙著整理行裝,我趕忙跑去通知大家到大門道旁等候歡送。不久,周副主席陪同毛主席走出校門時指著我介紹說:“這位是學校的負責人鄧向業同志。”毛主席伸出手來,邊和我握手邊說:“你們好,你們的工作很好! (我們要) 看清目前的困難是暫時的,革命的前途是光明的,全國解放后,一切都會好起來。”其他首長也邊走邊向我們舉手致意。聽到部隊出發的消息,全村男女老少都緊步相隨一直送到村外。毛主席、周副主席及其他首長最后轉身向前來送行的老百姓舉手告別,上馬向臨縣城進發。親眼見到毛主席,親耳聆聽周副主席的教誨,幾十年來,一直在我腦海裡留下了難忘的美好記憶。

來源:《黨史文匯》2018年1期

(責編:曹淼、謝磊)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