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我迷信老百姓”

——“冀中名將”呂正操掠影 

吳東峰

2018年04月16日08:18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我迷信老百姓”

  呂正操將軍,字必之,遼寧海城唐王山后村人。其家菜地緊挨南滿鐵路。日俄戰爭后,南滿鐵路為日本人佔有,中國人必須繞道行走。某日,一代課老師過鐵路人行道,被日本人用戰刀砍得頭破血流。將軍目睹此景,揮拳怒曰:“長大了當兵打日本!”

  呂正操8歲上村小學。老師華本清為其取名呂正言。后改名為呂正操,取義操練軍事打日本。

  呂正操疾惡如仇,年幼不好讀書好打架。某日,學校某富家子欺負窮學生,他打抱不平,揮拳出手。老師偏袒富家子,罰其打手板。將軍氣急,舉板凳自衛,老師懼退。1936年8月,呂正操於南京陸軍大學高級班學習,國民黨特務橫行霸道,有恃無恐,同學敢怒不敢言,他則拍案而起,將蠻橫之特務打傷。是時,國民黨的報紙以大字標題渲染此事:“東北軍閥呂正操行凶打人。”

  1922年春,呂正操參加東北軍,服役於萬福麟五十三軍團長衛隊旅一團三營九連,后調衛隊旅旅部任上士。次年經張學良推薦考入東北講武堂第五期。呂正操言:“我和張學良是同鄉,他也是遼寧海城人,對我特別關照。”

  呂正操講武堂畢業后,張學良調其為副官、秘書,后又升任少校副官。1928年初,張學良派呂正操將軍至沈陽任高級軍政人員文娛活動場所——同澤俱樂部干事。將軍致函張學良曰,不想當政客,想到部隊打仗。張學良復函斥之年輕浮躁。呂正操將軍晚年憶此曰:“其實少帥隻比我大三歲半。”

  1937年5月,呂正操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10月,將軍率東北軍五十三軍六九一團部分,被日軍包圍於藁城南之梅花鎮,激戰一晝夜,斃傷敵七百余人。其時,五十三軍已退,將軍受黨組織指示,率部突圍,北上冀中,開辟抗日根據地。途經晉縣小樵鎮小學時,宣布脫離東北軍五十三軍建制,改稱人民自衛軍,將軍被推舉為司令員。此后,呂正操將軍任冀中軍區司令員兼行署主任、冀中區總指揮部副總指揮。

  抗日戰爭時期,呂正操將軍率部抗日於冀中,減租減息,改善民生,建立政權,發動群眾,積極開展平原游擊戰爭,尤以地道戰、地雷戰而聞名於世,數年即收復冀中二十余縣城,將軍所部由不到一團人發展為八路軍之第三縱隊。1940年3月4日,將軍於十八集團軍總直屬隊干部會上介紹冀中平原游擊戰爭經驗,時人譽之“抗戰模范”、“冀中名將”。

  呂正操將軍回憶初建冀中根據地言,初始部隊未能真正理解八路軍的作風,以為八路軍的作風,就是“吃得愈壞愈好,穿得愈壞愈好。”甚至做衣服也有意做得難看。東北部隊喜穿翻領衣服,亦以為不合八路軍傳統。因此部隊中發展了極大的游擊主義、極端民主化等。

  呂正操將軍言,抗日戰爭時期,冀中平原無狗。因當地老百姓為了掩護八路軍活動,自發開展殺狗運動也。

  1946年春,東北民主聯軍第一次解放長春,時任聯軍副總司令員的呂正操分管后方運輸供應,之后即兼管鐵路工作。其時,日本機車為輪乘制,蘇聯機車為包乘制,各有長短。呂正操經調查研究和對比試驗,認為包乘制比輪乘制優越。他以此為題,於《東北日報》發表文章《論乘務負責制》。呂正操未曾料到,從此竟與鐵路結下不解之緣。

  1949年3月,呂正操至河北平山西柏坡參加中共七屆二中全會。會前,他前往拜訪毛澤東,毛微微笑,曰:“你寫的文章——《論乘務負責制》,不錯呀!”繼曰:“我們就是要學會搞建設。”此后,呂正操兼任東北鐵路總局局長、東北人民政府鐵道部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軍委鐵道部副部長兼鐵道兵團副司令員,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副部長、代部長兼中央軍委軍事運輸司令員,總參謀部軍事交通部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政委等職。

  呂正操將軍對中國的鐵路建設情有獨鐘。將軍外出喜乘火車,並攜各省大地圖,如有新開設之鐵路,必於圖上加注新站名。80高齡仍赴東北、內蒙古等地,考察鐵路干線狀況,並向中央領導上書提出改進鐵路建設的建議。

  呂正操將軍喜讀書,廣聞博覽,自稱“雜家”。晚年更是手不釋卷,廢寢忘食。將軍書架上有《中國事典》《中國大百科全書》《資治通鑒》《朱光潛全集》《賈平凹中短篇小說集》《子夜》《我的父親鄧小平》《白鹿原》《周易通解·周易要義》《中國歷代帝王錄》等書。

  呂正操將軍古詩詞功底極好。1987年,張學良贈詩呂正操將軍: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辯已無言。”

  該詩句出自陶淵明《飲酒》“結廬在人境”篇之第三聯、第五聯,改五聯下句“欲辯已忘言”為“欲辯已無言”。

  呂正操將軍回贈詩雲:“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徒設在昔心,良辰知可待。”亦集陶淵明的《讀山海經》“精衛銜微木”篇中第二聯、第四聯,改第四聯下句“良辰詎可待”為“良辰知可待”。

  此事被當時詩壇傳為佳話。

  1990年6月,張學良書寄呂正操將軍《謁延平祠舊作》,詩雲:

  “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義抗強胡﹔豐功豈在尊明朔,確保台灣入版圖。”落款為:“謁延平祠舊作,書寄呂正操學弟正 九十老人毅庵書。”

  呂正操將軍讀之后回贈和詩一首雲:

  “講武修文一鴻儒,千古功業在抗胡﹔盼君走出小天地,欣看人間繪新圖。”

  1991年5月,呂正操將軍受鄧穎超委托赴美國紐約訪張學良將軍。兩位耄耋老人分別54年后終得相見。

  張學良拉著呂正操手說:“必之(呂正操的字)呀,我現在迷信了,信上帝。”將軍隨口回答:“我也迷信了。”張學良不解:“你迷信什麼?”呂答:“我迷信老百姓。”張學良大笑,說:“我知道,你叫地老鼠。”意指將軍抗戰時期於冀中民間開展地道戰、地雷戰。

  (作者為廣州市文聯原副主席)

(責編:曹淼、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