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在批判中澄明 在反思中發展

——重讀恩格斯的《費爾巴哈論》

周棟

2018年07月11日08:19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在批判中澄明 在反思中發展

核心閱讀

《費爾巴哈論》在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史上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概括性地闡述了唯物主義的發展歷程,批判地繼承了德國古典哲學,科學闡明並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其革命批判精神和科學反思特質,可以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提供重要啟示和借鑒。

《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簡稱《費爾巴哈論》)一書是系統闡述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原理的重要著作,正如列寧所言,這本著作“同《共產黨宣言》一樣,都是每個覺悟工人必讀的書籍”。

揭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的過程和特點

《費爾巴哈論》最早發表於1886年,之后又於1888年經過修訂以單行本出版,很快被視為闡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的經典著作。正是對德國古典哲學尤其是黑格爾和費爾巴哈的哲學的繼承和批判發展,才產生了馬克思的辯証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產生了馬克思主義哲學。19世紀80年代,工人階級的階級斗爭、政治思想斗爭實踐不斷風起雲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解和認識雖然也有很多正確的內容,但當時黑格爾哲學、費爾巴哈哲學的影響也帶給了工人階級許多迷茫。為了澄清當時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思想,恩格斯意識到,“關於我們和黑格爾的關系,我們曾經在一些地方作了說明,但是無論哪個地方都不是全面系統的。至於費爾巴哈,雖然他在好些方面是黑格爾哲學和我們的觀點之間的中間環節,我們卻從來沒有回顧過他”。因此,他認為有必要明確馬克思主義哲學與德國古典哲學的關系,需要清晰闡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的過程和特點。

在《費爾巴哈論》中,恩格斯明確提到了他們對德國古典哲學的繼承和發展,也嚴格清算了德國古典哲學特別是黑格爾和費爾巴哈哲學對他們的影響。他承認他和馬克思都曾經跟隨過黑格爾,也曾經追隨費爾巴哈批判過黑格爾,但是他們並沒有真正的變成純粹的費爾巴哈派。而是隨著對社會和革命認識的深入,不斷的克服費爾巴哈,最后在1845年的春天,徹底擺脫了費爾巴哈,創立了自己的理論:歷史唯物主義。在這一過程中,恩格斯明確闡述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產生,以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要特點:批判地繼承、科學地發展。這應該成為當今中國學界的經典啟示,以及當代中國對待哲學社會科學甚至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態度。

善於批判才能發現真理

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在批判地繼承德國古典哲學中產生,不斷批判、方能澄明。恩格斯在《費爾巴哈論》中指出,“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的見解的對立,實際上是把我們從前的哲學信仰清算一下”,這個清算實際上“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后的哲學的形式實現的”。從批判中找尋見解的方式,是馬克思恩格斯創造性地提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典型特點。具體來看:一方面,恩格斯承認黑格爾“是奧林波斯山上的宙斯”,但也指出黑格爾並“沒有完全擺脫德國庸人的習氣”。另一方面,他又明確了對待黑格爾的正確態度,即“不能用干脆置之不理的辦法來消除”,“必須從它的本來意義上‘揚棄’它,就是說,要批判地消滅它的形式,但是要救出通過這個形式獲得的新內容”。這是對黑格爾哲學的分解和剖析,更是對黑格爾哲學真正價值的批判式繼承,體現了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批判精神和不斷追求真理的科學品格。

對待費爾巴哈,恩格斯依然堅持這一批判精神。恩格斯既揭示了費爾巴哈對黑格爾的批判,也闡述了他們對費爾巴哈的批判。恩格斯指出,“費爾巴哈打破了黑格爾的體系”,“費爾巴哈的發展進程是一個黑格爾主義者走向唯物主義的發展進程,這一發展使他在一定階段上同自己的這位先驅者的唯心主義體系完全決裂了”。之后,他又直接展開對費爾巴哈的批判,指出“在社會領域內”,尤其是“宗教哲學和倫理學”領域,費爾巴哈“本人沒有‘前進’”“仍然是唯心主義”﹔因為作為費爾巴哈哲學出發點的“人”,“始終是在宗教哲學中出現的那種抽象的人”。並且,恩格斯在對費爾巴哈與黑格爾聯系時,明確批判到:“他下半截是唯物主義者,上半截是唯心主義者”,他“沒有批判地克服黑格爾,而是簡單地把黑格爾當做無用的東西拋在一邊”。正是在批判中,恩格斯闡明了黑格爾哲學和費爾巴哈哲學的各自合理性和局限性,並且不斷澄明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觀點。畢竟,“費爾巴哈沒有走的一步,必定會有人走的”,“這個超出費爾巴哈而進一步發展費爾巴哈觀點的工作,是由馬克思於1845年在《神聖家族》中開始的”。

精於反思才能不斷發展

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在馬克思恩格斯的不斷反思中發展和完善的,不斷反思、方能發展。恩格斯在《費爾巴哈論》的1888年單行本序言中明確寫到,“在這篇稿子送去付印以前,我又把1845—1846年的舊稿找出來看了一遍”,“已寫好的部分是闡述唯物主義歷史觀的﹔這種闡述只是表明當時我們在經濟史方面的知識還多麼不夠”。這充分體現了恩格斯的科學態度和反思品格,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偉大生命力的根本所在。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從黑格爾哲學出發的,費爾巴哈對它的“影響比黑格爾以后任何其他哲學家都大”,因此恩格斯“感到越來越有必要”闡述一下這一關系。《費爾巴哈論》成為恩格斯反思黑格爾哲學、費爾巴哈哲學同馬克思主義哲學關系的經典著作,也成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在反思中真正得到系統論述和科學發展的重要著作。

在恩格斯的科學發展和不斷反思中,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觀點得到了系統闡述和發展。恩格斯總結思考了黑格爾和費爾巴哈關於“思維和存在的關系問題”的思想,系統闡述了哲學的基本問題,他指出:“全部哲學,特別是近代哲學的重大的基本問題,是思維和存在的關系問題。”“哲學家依照他們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而分成了兩大陣營。凡是斷定精神對自然界說來是本原的,從而歸根到底承認某種創世說的人,組成唯心主義陣營。凡是認為自然界是本原的,則屬於唯物主義的各種學派。”同時思維和存在是否具有同一性問題也把不同的哲學家分成了兩派,即可知論和不可知論。哲學基本問題的確立,使恩格斯對以往哲學的剖析更為深刻,他揭示了黑格爾辯証法的“合理內核”,從而闡述了唯物辯証法的基本思想。還進一步指出了黑格爾辯証法的真正價值,“歸根到底,黑格爾的體系只是一種就方法和內容來說唯心主義地倒置過來的唯物主義”。費爾巴哈則“直截了當地使唯物主義重新登上王座”,但是,“費爾巴哈在這裡把唯物主義這種建立在對物質和精神關系的特定理解上的一般世界觀在特定的歷史階段即18世紀所表現的特殊形式混為一談了”。因此,恩格斯科學總結了費爾巴哈唯物論的“基本內核”,系統表述了唯物主義歷史觀,科學揭示了社會歷史規律論、人民群眾動力論、歷史合力論、階級斗爭論、結構過程論等唯物史觀的基本觀點。

最后,恩格斯指出,“在勞動發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會史的鎖鑰的新派別,一開始就主要是面向工人階級的”。他明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這一“新派別”的現實指向——“面向工人階級”,揭示了它的鮮明特點和真正價值:革命性批判和實踐性發展。《費爾巴哈論》的當代價值和經典啟示也在於此,這一特點是真正繼承發展舊思想舊理論的科學態度,是完整表述新思想新觀點的重要原則和思路,應該成為發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重要啟示和借鑒。

(責編:曹淼、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