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列寧的治學之道

馮兵 趙一

2018年07月11日08:21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列寧的治學之道

列寧一生酷愛學習,他在共產國際第四次代表會上強調:我們今天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學習再學習。列寧重視讀書,認為讀書是學習的不二法門,留下許多值得借鑒的讀書方法。

讀書的態度與精神

書籍伴隨列寧的一生。列寧將讀書看作是一件快樂而有意義的事情。伊利奇娜回憶說,列寧嗜書如命,早晨一喝完早茶,就會抱著一摞厚厚的書籍、筆記本、字典等到花園的僻靜處學習。他不僅將各類科學性著作爛熟於心,對於其他書籍也常有涉獵。列寧喜愛讀文學藝術類尤其古典文學書籍。克魯普斯卡婭1913年寫給列寧母親的信提及:沒有關於文學藝術書籍就像是沒有了糧食,列寧已經將他們僅有的幾本文學書籍讀了無數遍,其中的詩集幾乎可以全部背誦。

列寧認為要想把書讀好,關鍵是准確把握原著的觀點。馬克思主義著作常被反對者“斷章取義”,以達到抹黑的目的。如不能全面了解原著的基本觀點,就容易上當受騙。為了向世人更好的展現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和思想,列寧全面研讀了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克魯普斯卡婭回憶:他很細心的研究全世界無產階級斗爭的經驗,這些經驗很明白的記載在馬、恩的著作裡,他對於這些著作讀了又讀。

讀書不僅要掌握知識,更重要是對理論熟練而獨立的運用,並將理論與實踐結合。列寧常常反復閱讀原著,反復翻看曾經看過的書籍和做過的筆記。當有新的想法時,及時記錄並思考新的想法與以往有何不同、為什麼當時會有那樣的想法以及不同想法之間的發展演變過程。他還時常擠時間讀書。即使在被捕入獄或被流放期間,仍竭力閱讀。

讀書的具體方法

列寧讀書之快為人所熟知。勒波辛思卡回憶:列寧手中拿著一本很厚的外文書,並未逐字逐句,一行一行的閱讀,而是快速的翻閱著,於是問他是否在全看,還是簡單的瀏覽,列寧說道:“當然是全看啊,而且是很仔細的閱讀。我看的很快,但是我必須這樣做,而且已經養成了習慣,因為我需要看很多的書,慢慢看是來不及的。”

列寧讀書達到如此速度與他的“快速讀書法”相關。快速讀書必須全神貫注。奧楚普拍過一張列寧在克裡姆林宮閱讀報紙的著名照片,拍攝過程列寧毫無察覺。可見其讀書時是多麼的聚精會神。隻有保持這一讀書狀態,才能讓大腦高速運轉,牢牢記住書中內容。克魯普斯卡婭評價:“當他閱讀時,精神非常的集中,所以能夠以很快的速度閱讀。”烏西耶維奇將這種讀書方法稱作“總樂譜式”的閱讀。一般的閱讀是一行一行的看,而“總樂譜式”的閱讀則能覆蓋半頁或一整頁。

讀書看報注重泛讀與精讀結合。別爾津看到列寧一早上閱讀一大摞報紙,非常詫異,列寧道出了“技巧”:因為許多報紙所刊內容大同小異,可以選取一份報紙精讀,了解上面的所有內容,剩下的報紙快速瀏覽,隻汲取對自己有用的信息即可。列寧認為讀書應當“潛心”,“泛泛閱讀,用處不大”。克魯普斯卡婭用“最大的集中力”形容列寧讀書的狀態。普裡奧布拉任斯基花1年的時間瀏覽的書籍,列寧隻用了6個星期,其中緣由即閱讀方法和精神狀態的差異。

克魯普斯卡婭曾說:“自學者的成效取決於他的知識面,取決於他讀些什麼、如何讀以及用最佳方法組織自己知識的能力。”列寧研究某一問題時,注重與這一問題相關書籍的閱讀。寫作《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時,列寧閱讀了包含3種外國語言的近600本書籍。研究問題還重視從工具書中摘引資料。經常查看書刊目錄索引,以了解新版書籍的動向。遇到需要的書目,立即記錄,以便日后查閱。

讀書與筆記的結合

列寧擁有驚人的記憶力,卻從不依賴自己的記憶力。克魯普斯卡婭回憶:“雖然列寧的記憶力很強,但他是從不信任自己的記憶的。他從不由記憶裡的‘大概’來說明事實,總是很精准的來說明。”

列寧讀書並非單純的“讀”,還要對書籍內容進行詳盡剖析。每次讀書均會隨身攜帶筆記簿。如果所讀書籍是自己的,毫不客氣在空白處批注。其注重對書中內容的領悟與消化,所做批注獨具特色,對於書中觀點大致有贊同、贊賞、懷疑等七種表達特定感情的批注,以記錄閱讀時的感受。為了能在下一次翻閱時不遺漏所做的批注,還會在書的扉頁上記錄所有做過批注的頁數。倘若書籍是借閱的,就會另外在筆記本上記下重要的觀點、句子、段落。列寧對於筆記總是讀了又讀,每當一些內容引起了注意,就會畫不同的線和標記,以幫助記憶,並且在旁邊記錄新的想法和見解。列寧總是能夠記得自己在什麼地方說了什麼話、做過什麼事,正是他重復累計記憶的結果。創辦《火星報》期間,列寧每次均親自校對內容,對於報紙上所要刊登的數據信息反復核對,他的筆記本上經常能見到他畫的表格以及校對的數據。

列寧善用“縮寫詞”。盧那察爾斯基回憶說,列寧做筆記的速度十分驚人。在現存可考的書刊中,有大約1000種報紙、書籍留有列寧的批注。書寫如此多的批注,再加之另外所摘錄的筆記,匯集了很大的工作量。列寧為了節省時間,堅持使用縮寫詞,快速的記錄自己當時的想法,但在寫書信時則不會使用。除了使用縮寫詞,列寧還會書寫“連筆字”來進一步加快自己的閱讀效率。這也是為什麼別人看列寧的筆記和標注總是一頭霧水的原因。

列寧曾說:“書籍是巨大的力量。”他告誡斯維爾特洛夫大學的學生,要多閱讀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即使第一遍讀不懂也不要氣餒與惶惑,多次閱讀或研究實際問題時就會慢慢地明白書中的奧義。如果列寧沒有終其一生孜孜不倦的讀書,不懈的追求真理,那麼即使他有再大的天分,也不會成為這樣偉大的革命家。

(責編:曹淼、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