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顧正紅:工人運動的先鋒

馮曉蔚

2019年05月22日08:12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世紀風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顧正紅,1905年生,江蘇阜寧人。1921年家鄉遇水災,隨母親流落到上海,后在上海日商內外棉九廠、七廠當工人。在上海,他參加了工人夜校的學習和滬西工友俱樂部的活動,積極投身罷工運動,很快成長為工人階級的先鋒戰士,在反帝愛國斗爭中獻出了寶貴生命,年僅20歲。新中國建立后,黨和政府在上海和江蘇省濱海縣分別建立了顧正紅烈士紀念館,其家鄉被命名為正紅鄉、正紅村。

“團結斗爭力量大”

1924年,中國共產黨為了加強工人運動,把滬西工人區列為工作重點。先是開辦工人補習學校,繼則組織滬西工友俱樂部。此時,正在上海內外棉七廠上班的顧正紅成為這所工人補習學校的學生。

當時,鄧中夏、惲代英、項英、李立三、劉華、楊之華等,都在滬西工友俱樂部給工人上課或講演。他們深入淺出,給工人灌輸革命思想,顧正紅每次都認真去聽。他學習刻苦用功,不論刮風下雨,從不缺席或遲到。在這裡,他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哺育。

俱樂部除了給工人上課講演外,還注意對工人積極分子的個別培養。有天晚上,劉華和顧正紅等幾個工人談論東洋老板隨便開除工人的事,顧正紅首先談起自己以前被九廠無理開除的經過,並憤憤地說:“這口氣到現在我也消不掉!”許多工人也都紛紛議論日本廠主及其走狗隨便打罵、開除工人的事實,和過去歷次斗爭工人心不齊的教訓。

劉華接著啟發大家說:“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斷,一把筷子就不容易折斷,這說明團結斗爭力量大。”

顧正紅聽著劉華的話,聯系自己的親身經歷,對“團結斗爭力量大”的道理,理解得更加深刻。

俱樂部在滬西工人中的影響日益擴大。它自1924年秋在滬西成立,至同年冬,會員已發展到七八十人,並在會員中開始建立了黨團組織。“到當年年底統計,在短短的三個多月時間內,有十九個紗廠建立了俱樂部的秘密組織”,參加的工人總數將近千人。

顧正紅自從參加俱樂部以后,就在七廠布機間積極開展活動。每逢夜班,夜半過后,東洋領班和工頭都去休息了,他就向工人宣講從俱樂部聽來的革命道理,並低聲教唱從俱樂部學來的革命歌曲,組織和發動工人起來斗爭。

積極發動和組織工人起來斗爭

1925年2月2日,內外棉八廠廠主蓄意制造事端,毆打女工,開除男工,指使巡捕房逮捕工人代表。在黨的教育下已經覺醒了的滬西日商紗廠工人,一致要求起來斗爭。黨組織決定抓緊這一時機,發動一次大規模的罷工運動,動員全上海的黨員投入這次斗爭。

2月9日,內外棉東、西五、七、八、十二等廠工人首先起來罷工,至2月18日,便發展成滬西、滬東22家日商紡織廠工人的同盟大罷工。由於工人堅持斗爭,終於迫使日本資本家簽訂優待工人等四項條件,罷工取得了初步勝利。這就是五卅運動的序幕。

顧正紅在二月罷工斗爭中,參加工人糾察隊,到滬西蘇州河一帶交通要道上“把口子”,並積極向群眾宣傳罷工的意義,講解工人團結斗爭的重要性,勸告不明情況的工人不要去上工。他還同工人宣傳隊一道,用具體事例揭露日本資本家殘酷壓迫和剝削工人的罪行,以爭取各界對罷工的支持。

與此同時,顧正紅也參加了有幾百人組成的罷工鼓動隊,當時叫“打廠隊”。他和“打廠隊”的工人先后到內外棉九廠、十四廠、十五廠,鼓動工人參加同盟罷工。在這些活動中,顧正紅奮不顧身,和大家一道沖破廠主、工頭的層層阻撓,使這些廠的工友們迅速加入同盟大罷工的行列。

顧正紅在二月大罷工中還積極參加組織工會的活動。罷工開始以后,他和各廠秘密工會小組的負責人一道,積極發動和組織工人起來斗爭,向他們傳達俱樂部的指示,散發傳單,並幫助解決罷工工人的生活困難。工人們在斗爭中逐漸認識到組織工會的重要性,罷工結束后,許多工人都要求加入工會。

在顧正紅等人的組織下,內外棉十一廠和其他日商紗廠都建立了工會組織,會員人數“數日之內,小沙渡由千人增加到六千人,楊樹浦增加到三千人,各工會也產生工會小組的組織”。

二月罷工中的一天晚上,顧正紅在自己家裡,給工友們講革命道理。他父親聽到后怕他惹出事來,勸他說:“在外面做事,寧交四海友,不結一個冤。”

顧正紅回答說:“工人和工人都是親兄弟,結不了冤。要說冤家倒有一個,那就是東洋資本家。”

父親擔心洋人勢力大,搞不好怕兒子與工友們吃虧,一再勸說兒子少出頭露面。顧正紅根據黨的指示和大罷工的切身體會,耐心地對父親說:“大家團結起來力量就大了。這次大搖班(當時工人稱罷工叫“搖班”)東洋人不是和我們簽訂了條件嗎!你不跟他斗,他就更欺壓你。”

顧正紅在二月罷工中經受了一次嚴峻的考驗,進一步提高了政治覺悟。罷工結束后,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二月罷工勝利結束不久,“日人虐待反變本加厲。日人監工入廠,皆攜帶木棍、手槍,工人偶一不慎,即遭棍擊。罰款之苛,數倍於前”。

顧正紅目睹這些情況十分氣憤,他和其他積極分子一道,把廠中情況及時向工會和俱樂部作了匯報。工會和俱樂部“每天都在那裡舉行會議”,研究對策。顧正紅不顧他所在的日本廠方人員對他的忌恨和監視,總是及時把他在工會和俱樂部開會的情況傳達給工友們,激勵大家做好准備,繼續進行戰斗。

這一年的四、五月間,棉紗行情發生了變化,由棉殘紗貴變成了棉貴紗賤。針對這種情況,工會和俱樂部決定,採取輪流怠工的辦法,以拖垮日本資本家。於是從5月初起,內外棉、同興、日華等主要日商紗廠工人紛紛怠工,此起彼伏,相互配合,與日本資本家進行斗爭。

5月14日,日本廠主突然宣布開除十二廠工人代表多人。工人質問廠方,卻遭到毆打,當場受傷倒地者5人。各廠工人聽到這一消息十分憤慨。第二天清晨,剛剛下了夜班的顧正紅,便接到工會和俱樂部的會議通知。他顧不得回家休息、吃飯,就直奔浜北潭子灣三德裡工會駐地,投入了新的斗爭。

為工運獻出年輕生命

5月15日早上6點多鐘,顧正紅趕到工會和俱樂部,參加內外棉、同興、日華等日商紗廠夜班工人緊急會議。主持會議的劉華首先報告了14日十二廠工人斗爭情況,接著分析斗爭形勢。根據七廠織布是靠十二廠供應棉紗這一情況,劉華估計日本資本家很可能以十二廠工人停工,織布無原料為借口迫使七廠工人停工,借以制造工人內部矛盾,削弱工人斗爭力量。他對工人說:“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七廠工人仍應上工,不上資本家的當。七廠日班工人已去上工,夜班工人要有准備。”

果然不出所料,七廠日班工人剛上工不久,日本領班就召集車間拿摩溫(工廠中工頭的別稱)到寫字間開會,然后向工人宣布:“今天廠裡沒有紗,大班(上海等通商口岸對洋經理的俗稱)叫你們統統回去。”他別有用心地說:“工人沒生活做,就沒有飯吃。這不是東洋老板不給你們飯吃,是十二廠工人不給你們飯吃。你們有親戚朋友在十二廠的,叫他們趕快去上工!”這家伙還煽動說:“普陀路巡捕房的房子是我們送的,你們打出事來我們負責。”日班工人聽了紛紛起來駁斥:“你們東洋老板開除工人,抓走代表,十二廠工人才停工的。”“我們要上工,不開工就要給工錢。”大家聚集在七廠寫字間門口,堅持要上工。

中午時分,普陀路巡捕房派了捕頭帶領一批巡捕到七廠進行“調解”,答應停工期間發半工工錢。並說,明天禮拜六停一天,后天是禮拜,休息一天。到下禮拜一,不管十二廠是否開工,工錢照發。日班工人經過商量,覺得有了一點斗爭成果,就同意“調解”,暫時離開工廠。誰知工人一出廠,日本廠方馬上就把廠門鎖住,並貼了一張布告,隻說停工兩天,對發半日工資的事隻字不提。

這一消息很快在七廠日、夜兩班工人中間傳開。顧正紅得到消息,馬上約了幾個積極分子,分頭到夜班工人家裡去活動,動員大家不理廠方“布告”,堅持上工,並提早到廠門口集合。

下午5點左右,七廠夜班工人已陸續來到廠門口。此時,七廠廠門緊閉,門外有三名印度巡捕,還有“包打聽”(即暗探),手裡都拿著鐵棍、木棒,一個個凶相畢露。然而,工人們並不畏懼。5點半左右,大家在廠門口自動排隊集合,准備進廠。日本點名員攔阻工人們,說:“廠裡沒有紗做,大班叫你們統統回去。”

顧正紅領著工人們喊道:“叫大班出來說話!不發工錢,決不回去。日班有工錢,夜班也應發工錢。”

一個日本職員獰笑著說:“告訴你們,日班也不發工錢。”

工人們聽后十分氣憤。廠門口那些印度巡捕、日本點名員和“包打聽”,嚇得慌忙打開一扇小門溜進廠去。憤怒的工人呼喊著“我們要上工”的口號,奮力沖破廠門,一齊擁進廠內。

凶殘的印度巡捕、日本點名員和“包打聽”,對沖進廠門的手無寸鐵的工人任意毆打,好幾個工人被打得頭破血流。

顧正紅見此情景,一面領著大家振臂高喊:“東洋人打傷工人啦!”一面帶領一部分工人沖進物料間,拿出一些打梭棒,用作自衛武器。

內外棉副總大班元木和七廠大班川村,接到巡捕、暗探的告急后,急忙帶著一群打手,殺氣騰騰地向廠門口奔來。工人們面對日本資本家的武力鎮壓,毫不畏懼。他們在顧正紅等的帶領下,一齊向迎面而來的暴徒們沖了過去。顧正紅跑在隊伍的前列。他舉著打梭棒,領著工友們高呼:“反對東洋人壓迫工人,不開工就要發工錢。”

七廠大班看清工人的帶頭人正是他早已注意的顧正紅,就立即推上手槍子彈,對著顧正紅開了一槍。隨從打手見大班開槍,也都用鐵棍、尖刀對工人猛打猛刺。川村那一槍,擊中了顧正紅的左腿,頓時鮮血直流。但顧正紅毫不畏怯。他咬緊牙關,忍住傷痛,高呼:“工友們,大家團結斗爭啊!”工人們被顧正紅的英勇行為所鼓舞,個個奮不顧身,揮動拳頭和打梭棒,向日本資本家和他們的一群打手沖去。

這時,凶惡狠毒的川村,又迎面向顧正紅腹部開了一槍。顧正紅強忍劇痛,緊緊抓住身旁的一棵小樹,依舊挺立在隊伍前列,繼續鼓動工人堅持斗爭。川村見顧正紅仍頑強斗爭,又向顧正紅頭部開了一槍。顧正紅想和他們拼,但已力不從心。川村見顧正紅仍未絕氣,又向前一步,開了一槍,並用刀向顧正紅猛刺了幾下,顧正紅終於倒在血泊之中。

這一天,在內外棉七廠,與顧正紅同時被日本資本家及其打手們毆打成重傷者還有七人,骨折頭破者有數十人之多,其中有女工十多人,14歲以下童工十余人。工人們奮起反抗,斗爭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附近的內外棉東、西五廠有的工人也趕來支援。后來,由於普陀路巡捕房派來了大批武裝巡捕,才給日本資本家解了圍,使斗爭暫時平息下來。

工人們懷著悲憤心情,把顧正紅等身負重傷的工人扶上人力車,去公共租界會審公廨控告,並送往醫院搶救。在途中,顧正紅還喃喃地說:“我不去東洋人醫院。”

成群結隊的工人一面護送,一面高呼:“東洋人打死人了!”“我們要報仇!”跟隨在車子后面的人愈聚愈多,形成一支浩浩蕩蕩的反抗人流。

劉華聞訊后,立即把顧正紅被日本資本家槍殺的情況向黨組織作了匯報。

5月16日下午2時,中國工人階級的優秀兒子,年僅20歲的顧正紅,終因傷重不治獻出了寶貴生命。

英名載入中國近代史冊

顧正紅慘案發生后的第二天,內外棉東、西五、七、八、十二等5個廠,8000多工人一致罷工,抗議日本資本家槍殺中國工人的罪行。

5月16日,中共中央發出第三十二號通告,號召“援助上海日商內外棉罷工工人,發動反日運動”。內外棉紗廠工會、滬西工友俱樂部,根據黨的指示,於5月16日下午2時,召集滬西日商紗廠工人近千人在潭子灣三德裡開會,討論對罷工工人,特別是受傷者的援助辦法。會議由劉華主持,討論並通過懲辦凶手元木、川村,日人及雇佣者不得攜帶武器,承認工會有代表工人之權等八項要求。同時,俱樂部派往支援青島日商紗廠罷工的代表,和上海赴廣州參加全國第二次勞動大會的代表,均於15日返滬。他們懷著滿腔革命激情,立即投入戰斗。上海大學、文治大學、南洋公學等校學生,也紛紛起來聲援工人斗爭。於是,以顧正紅慘案為先聲,一場波瀾壯闊的反帝運動興起了。

然而,日本資本家繼續採取高壓政策,進一步勾結上海公共租界當局,封鎖與論,逮捕工人,拘留學生,審訊被害者。

在帝國主義恐怖統治之下,“我同胞均含默不言,新聞紙(界)更因受捕房壓迫,不敢揭載此項消息,學生會四發宣言,均拒而不登”。面對這種情況,工會與俱樂部根據黨的指示,圍繞顧正紅慘案,深入廣泛地發動群眾,迎接反帝運動高潮到來。為此,他們一面組織委員會,成立糾察隊、交際隊、救濟隊、演講隊等組織,領導工人堅持和擴大罷工﹔一面以內外棉紗廠工會名義,印發宣言、呼吁書,廣為散發,以揭露真相爭取社會同情和支持。同時,在黨的領導下,由35個團體發起組織“日人殘殺同胞雪恥會”,推動斗爭深入發展。

5月18日上午,當顧正紅的遺體運到潭子灣時,男女工人整隊往迎,沿途高呼:“誓死堅持到底!”“要行凶的償命!”當日下午又在靈柩前追悼顧正紅烈士,到會的工人、學生4000余人。大家高呼:“堅持到底!”“不達目的死不上工!”工人們和學生們在顧正紅烈士靈柩前輪流演講、緬懷先烈,激發斗志。

24日,在北潭子灣荒場舉行公祭顧正紅烈士大會,有上萬人參加。“大家下決心踏著顧正紅烈士的血跡,繼續前進,決不后退!”這次大會不僅打破了上海市民的沉默,而且因參加大會的學生被捕,以及上海工部局再次准備通過壓迫上海人民的印刷附律、碼頭捐、交易所注冊等提案,使反帝斗爭在上海迅速發展為偉大的五卅運動。

五卅運動是以工人階級為主體的偉大群眾運動,而顧正紅則是這次偉大運動中的“工人先鋒”。他的英名也因五卅運動而被載入中國近代史冊。

來源:《世紀風採》2019年第5期

(責編:曹淼、萬鵬)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