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粟裕揮師四渡長江

張治宇

2019年05月22日08:12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世紀風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粟裕位居十大將之首,戰爭年代屢立奇功。然而,在其戎馬生涯中還有一段鮮為人知的經歷,就是他曾率部四次橫渡長江,執行戰略任務。眾所周知,長江是我國第一大河,橫貫華中腹地,江寬水深、風大浪高,自古稱為天塹。戰爭年代過江絕非易事,但他每次都順利完成任務,這在我軍高級將帥中是罕見的。

一渡長江,開辟蘇北

1939年11月7日,新四軍江南指揮部在江蘇溧陽縣水西村成立,陳毅、粟裕分任正副指揮。陳毅政治上有遠見,粟裕長於指揮作戰。兩人優勢互補,很快開創出敵后抗戰的新局面。

然而,國民黨反動派加緊推行反共政策,使江南新四軍發展受到極大限制。1940年春,抗戰形勢日益惡化。黨中央審時度勢,決定讓蘇南的新四軍挺進蘇北。1月5日,毛澤東給項英發出“准備應付華中急變”的電報,明確陳粟部“應力爭江北”。此時,新四軍主力能否盡快北上,成為爭取戰略主動的關鍵。但在這個問題上,項英一直猶豫徘徊,遲遲不能定下決心。

作為江南指揮部副指揮,粟裕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方針,認為向北發展時不我待。4月初,江南指揮部對准備渡江的主力部隊指揮員集中整訓。16日,粟裕為整訓班學員講授“關於組織戰斗”的軍事課時,反復提醒“可能不久將來,我們要打更大規模的仗”,引導大家作好思想准備。

果不其然,6月上旬,國民黨第三戰區第六十三師、第四十師等部隊在冷欣指揮下,突然對新四軍蘇南部隊包圍。江北的韓德勤步步緊逼,斷絕了江上交通線。大敵壓境,此時若不跨江北上,勢必陷入敵人重圍。

粟裕堅決主張揮師北上。6月15日,陳毅、粟裕將商討結果急電中央:“目前隻有集中蘇北攻擊韓或者集中蘇南打冷欣兩個途徑。一切應付已到窮盡之時,再不決定必致蘇北蘇南兩方受損,我決心布置移往蘇北,皖南軍部方面宜速部署。”

部隊北移后,冷欣連夜調集兩個團前來堵截。6月18日,粟裕調兵遣將,在茅山腳下的西塔山指揮戰斗,殲滅國民黨軍兩個團各一部。接著,他巧施“金蟬脫殼”之計,引誘前來“掃蕩”的日軍和頑軍打了幾個小時,雙方才發現上了當。冷欣氣急敗壞地說:“粟裕真厲害,我們吃了大虧。”

江南尚未擺脫危險,蘇北地方實力派李明揚、李長江又大舉圍攻駐郭村的新四軍挺進縱隊。陳毅、粟裕緊急商議后,兩人分頭行動。6月28日夜,陳毅著便衣由揚中過江,赴江北處理事端﹔粟裕則率部擺脫頑軍圍堵,擇機跨江北上。

就在部隊准備過江時,郭村戰斗打響。陳毅退至長江中的新老洲寫信給粟裕:“速派主力部隊,克服一切困難,渡江支援。”粟裕立即加快北移。他深知電台和機要人員的重要性,7月初,他親自先把十幾個機要人員化裝送過運河和鐵路,一直看著他們平安過去才返回。

郭村戰斗勝利后,長江的封鎖被打破,渡江時機成熟。7月8日,粟裕率江南指揮部機關及第二團、新編第六團近兩千人,一路通過運河及鐵路封鎖線,抵達長江邊。因天氣炎熱,部隊不停穿插,抵達江邊時有些疲憊。時中共揚中縣委江防大隊長曹雨化、宣傳部部長柳肇珍、婦女部長陶雲霞、抗敵委員會主任李培要等悉數在南岸迎接。

當時,日軍在長江各個口岸都駐有重兵,並派軍艦在長江巡弋,控制嚴密。為使行動隱蔽,隻能選擇偷渡。部隊悄悄登船,在夾江中逆水而上。這天是農歷六月初四,天上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河道一片漆黑。在江心,完全靠搖櫓和順水駛向對岸。從港汊轉向大江,總還是有些擔心碰上日軍兵艦,船工們很小心,先觀察江面有沒有敵軍巡邏艇。等看清后,渡船才進入主航道,由西南向東北順流而下。船漂得很慢,直到后半夜抵達北岸七圩港,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粟裕隨即抓緊時間整理部隊,跨鐵路、渡運河、過公路,直抵吳家橋地區江都塘頭,與挺進縱隊和蘇皖支隊順利會合。

二渡長江,發展蘇浙

1944年秋,中國戰場轉入局部反攻。黨中央認為,長三角地帶是抗日反攻的重要方向,必須堅決奪取。9月27日,中央電示華中局:“我軍為了准備反攻,造成配合盟軍條件,對蘇浙皖地區工作應有新發展的部署,特別是浙江工作應視為主要發展方向。”

粟裕立即主動請纓。因為紅軍主力長征時,他曾在蘇浙堅持了三年極為困苦的游擊戰,對這一地區有著特殊感情。華中局經慎重考慮,同意了他的請求。10月24日,中央軍委致電新四軍軍部:“同意粟裕率兩個團南下發展蘇浙。”

向蘇浙敵后發展,粟裕面臨的一大難題,就是如何率領大部隊通過長江天塹。四年多前,粟裕曾率江南指揮部及部隊渡江北上,但畢竟人數少。這一次他率部隊、地方干部及機關人員近萬人,在同一時間內偷渡,之后還要穿越數道封鎖線,須慎之又慎。

當時,日軍對長江封鎖十分嚴密,江中有巡邏艇在游弋,沿江有據點監視。更重要的是,日軍為了自身安全,命令江上的船隻白天憑條出港,晚上進港封存。時值嚴冬,徒步涉水幾乎不可能,即便有船,由於江面水位低,泥灘寬闊,船隻無法靠岸,困難不言而喻。

渡過長江是所有准備工作的重中之重。1944年12月5日,粟裕做出部署,成立南下司令部,具體籌劃部隊渡江行動。主要包括對南下部隊補充武器裝備,加強針對性訓練﹔派出得力人員渡江偵察,選擇南進的行軍路線﹔秘密集中渡船、組織運力﹔提前安排地方黨組織接應。

粟裕要求從南京到江陰之間設若干觀察站,24小時不間斷地觀測長江、偵察江面和敵情,包括日偽軍艦船往返航速、巡航方向路線和岸上敵人活動,切實掌握敵人行動規律。他實地勘察長江流向、水速、潮汐,走訪沿江船工、漁民,查閱水文資料。

最后,粟裕親自選定兩處渡江地段,決定兵分東西兩路渡江。東路由劉先勝、陶勇率領第一團、第四團和機關人員從江都嘶馬、大橋地區南渡長江﹔西路由粟裕率領第七團和干部團,從淮南出發,在江蘇儀征、東溝(六合城東南)間渡江。

一切准備就緒,粟裕又把敵工科長曹慧民叫來,問道:“你那方面怎麼樣?渡江能作配合嗎?”

“師長,你放心好了!”曹慧民很有信心地說,“我都安排好了,沿線的偽軍到時大部分會拉出去打獵,隻留下少數可靠的在據點裡為我們放風”。

“日軍據點呢?”粟裕急切地問。

“我讓幾個偽軍頭目到時請他們去吃喝,保証崗樓上一個日軍也沒有”。曹慧民回答。

“你要提前過江去掌握情況,”粟裕指示道:“萬一有什麼變化,要及時報告!”

1944年12月27日,是西路部隊渡江的日子。37歲的粟裕身穿一件黑色短皮大衣,頭戴棉軍帽,也沒放下風耳,站在江邊注視著波濤洶涌的長江,不時從口袋裡掏出懷表看時間。透過冷月清光,他的神情沉穩而從容。

粟裕指揮偵察分隊先行過江。他們悄悄登上南岸的龍潭碼頭,控制敵人據點。龍潭西靠偽首都南京,東鄰江蘇省會鎮江,有重兵駐守,鐵路與江岸平行,中間地帶很狹窄,地形不利。也正因如此,敵人想不到新四軍敢從其眼皮子底下通過。接著,大部隊從沙窩子乘坐木船,分批向南岸進發。由於人多船少,天亮時還有一個營沒有過江。直到次日夜,該營才渡過長江。東路部隊也順利過江,甚至有兩艘日本商船也被巧妙調用參加運輸。

粟裕過江后,很快到達江蘇溧陽陶庄地區。1945年1月上旬,部隊安全抵達浙江長興西北地區,與堅持江南抗日斗爭的新四軍十六旅會合,勝利完成南進任務。

三渡長江,回師江北

1945年1月13日,蘇浙軍區成立,粟裕任司令員,統一指揮蘇南和浙東的軍事行動。在其率領下,至8月下旬,蘇浙軍區已經解放了南京、太湖、天目山之間的11座縣城、100多座重要集鎮,使蘇浙解放區面積擴大到11萬平方公裡。

此時,重慶談判正在進行。為盡快實現全國和平,黨中央決定向國民黨做出讓步,同意撤出長江以南的8個解放區。9月16日,黨中央指示華中局:“你們蘇南、浙東、皖南三地區部隊,如果和平局面出現,有轉移到江北的可能,望你們立即注意控制北上道路,保証北上安全,准備於將來適當時機渡江北上。”4天后,黨中央再電華中局:“浙東、蘇南、皖南部隊北撤,越快越好。”

根據中央指示,9月22日,中共中央華中局和新四軍軍部對蘇浙軍區北撤做出具體部署:由粟裕率蘇浙軍區第一縱隊、第三縱隊迅速集結北撤﹔由葉飛、金明率第四縱隊、江南全部可能轉移的部隊及地方干部,第二批北撤﹔第二縱隊以大部及高級干部為第一批轉移,經蘇南至江北,愈快愈好。

9月下旬,粟裕率領蘇浙軍區黨政軍機關從浙江長興仰峰芥地區轉移到江蘇省宜興張瀆地區。在這裡,粟裕主持留守工作會議,決定成立新四軍留守處,領導當地黨組織和群眾堅持斗爭﹔配備精干武工隊,保衛地方黨組織,保衛人民群眾的利益﹔發放《江南新四軍北移告別民眾書》,使群眾了解新四軍北撤的意義。

至10月上旬,蘇浙軍區部隊在完成長江以南對日偽軍全面反攻作戰后,迅速收攏,開始北撤的各項准備。這次北撤人員多、時間短,又面臨惡劣氣候和頑軍封鎖堵截,組織工作任務繁重:既要做好撤離人員的工作,又要處理好隱蔽下來人員的工作﹔既要組織撤離必要的戰略物資,又要妥善安置留下人員的生活資料﹔還要深入教育民眾,如何開展長期斗爭……

粟裕高度重視渡江北撤工作。他特派作戰科長嚴振衡率領部分參謀人員和偵察分隊沿北撤路線偵察敵情,征集渡船、架設浮橋﹔派陶勇率部保護北上道路﹔組織接應遠在浙南的部隊歸建。當時糧食供應十分困難,粟裕要負責供應工作的黃志遠拿出從江北帶來的黃金,派便衣偵察員趕到歸建部隊途經地點,預先採購糧食,確保順利歸建。

自10月3日起,蘇浙軍區及所屬部隊和地方干部共6.5萬人,分批渡江北上。粟裕帶著幾個參謀,一部電台,在江邊指揮。他親率第一縱隊、第三縱隊主力和部分地方武裝開始渡江。當時,長江航道上雖不時有日軍汽艇巡邏,但因日軍已經投降,所以不敢對新四軍渡江進行阻攔。而國民黨軍正忙於接管滬寧杭等大城市,一時間很難抽出兵力進行堵截。部隊通過后,粟裕乘坐一艘小船,與蘇浙軍區直屬隊和第八、第九支隊指戰員一起,於10月上旬渡過長江。

然而,不幸還是發生了。按計劃,葉飛率領第四縱隊從富春江以東返回蘇南地區,再行組織渡江。10月15日夜,第四縱隊司政后機關、蘇南二地委干部隊和十支隊兩個連所乘的輪船行至泰興天星橋西南江面時突然漏水,由於風大浪急,發生傾覆。盡管全力搶救,但縱隊政委韋一平、蘇南行政公署財經處長李建模等800余人不幸遇難。這是我軍渡江北撤遭受的一次重大損失,粟裕無比痛心。事后調查,主要是商船七天七夜連續運載部隊北渡,輪機損壞,加之人員超載,導致發生事故。

粟裕率部登岸后,從七圩經毗盧寺、季家市到達黃橋地區,與陳丕顯、管文蔚領導的蘇中軍區部隊會師。至1945年11月中旬,蘇浙軍區機關、蘇南、浙西、浙東地區主力部隊勝利到達各根據地,圓滿完成黨中央賦予的北返任務。

四渡長江,直搗“總統府”

1949年1月15日,粟裕升任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兼副政委。此時,淮海大地硝煙剛剛散去,當人們正在歡慶勝利之時,粟裕又開始謀劃渡江作戰方案。

國民黨軍做困獸之斗,在西起宜昌東至上海1800余公裡的長江沿線,加緊構筑長江防線。共部署115個師約70萬兵力,以及大批軍艦、空軍戰機。企圖依托長江天塹,阻止我軍南進。

人民解放軍既無空軍,又無艦艇,要想突破國民黨軍苦心經營的立體長江防線,難度超乎尋常。粟裕此前三次率部過江都是偷渡,這次則是強渡,還要進行作戰。而指戰員多來自北方,大都不諳水性,指揮員缺乏指揮大兵團強渡江河的經驗。不少人心存疑慮:有的擔心風大暈船,無力作戰﹔有的擔心江寬水深,難以渡過﹔有的擔心負傷,在江中不好救治。這些思想“疙瘩”都要在戰前予以解決。

2月9日,粟裕趕到河南商丘張菜園,參加總前委會議,初步商定渡江作戰計劃。11日,中央軍委復電同意,並重申:淮海戰役期間組成的總前委,在渡江戰役中“照舊行使領導軍事及作戰的職權”。

2月18日,粟裕在徐州賈汪主持召開第三野戰軍前委擴大會議,進一步部署渡江作戰准備。19日,三野前委召開軍以上干部會議,統一作戰思想。20日,陳毅、粟裕、譚震林、張震聯名簽發《第三野戰軍京滬杭戰役預備命令》(京字第1號),明確各部隊的行動部署。

隨后,部隊開始緊張的渡江准備。粟裕了解船隻籌集遇到困難后,親自找到船工談話,要求制定船工傷亡優撫條例和船損壞賠償規定,最大限度減輕船工后顧之憂,船隻征集效果立即改觀。據秘書崔協祥回憶:“短短一個多月,部隊就征集民船8000多條。”

粟裕到江邊訓練場視察,聽說經過20多天的訓練,95%以上的山東籍官兵掌握了游泳、劃船、泅渡射擊、船上救護等作戰技能,他馬上要求其中一條船進行實戰演練。看著原來的“旱鴨子”在水中搖櫓操舟嫻熟默契,他滿意地說:“打過長江去,我心裡有底了。”

就在渡江准備緊鑼密鼓進行之際,粟裕因淮海大戰過度操勞引發的美尼爾氏綜合症再次復發。三野前委決定送他到濟南短暫療養。但粟裕身在濟南,心在前線,仍在考慮渡江作戰問題。

3月7日,陳毅、鄧小平、譚震林等人一起趕到濟南,看望正在養病的粟裕,商談渡江作戰准備。21日,總前委和三野指揮機構南移,兩天后進駐鳳陽縣孫家圩子。28日,粟裕匆匆趕到孫家圩子,當日下午聽取了參謀長張震關於渡江戰役准備工作的匯報。

4月1日,粟裕率領三野指揮機關由孫家圩子出發,冒雨東移,經4晝夜行軍,到達泰州以南的白馬廟。4月6日,粟裕主持召開第八、第十兵團軍以上干部會議,檢查各部隊渡江作戰准備情況。此后,各部進入臨戰准備階段。

至4月上旬,渡江作戰各項准備完全就緒。長江北岸的柳樹叢中,楊樹底下,隱藏著一尊尊威武的大炮,炮口虎視著南岸目標。在沿江的內河、湖汊,排列著整整齊齊的大小木船,披著青枝綠葉,遠看好似一塊塊樹叢,一片片竹林。百萬大軍整裝待發,隻等軍委一聲號令。

就在粟裕和廣大指戰員枕戈待旦之際,中央軍委4月10日來電:“我們和南京代表團的談判已有進展,可能簽訂一個全面和平協定,簽字時間大約在4月15日左右……因此,渡江時間勢必推遲半個月或一個月。關於江水情形究竟如何,推遲渡江時間有何不利,望即告,以便決策。”

粟裕考慮,如果作戰時間后推,雨季來臨,江水上漲,渡江會增加許多困難。認為仍按原定時間4月15日前后為好。他立即召集前委開會討論,大家一致同意。當日,他就將上述看法電報中央軍委及渡江戰役總前委。4月12日,粟裕再次“斗膽直陳”,致電中央軍委:“為渡江便利計,擬以4月20日前后渡江為最好,不要推遲到22日以后。”毛澤東最后採納他的意見,確定“20日開始攻擊,22日開始總攻”。

4月20日,南京國民黨政府悍然拒絕在和平協定上簽字。偉大的歷史時刻到了!當日傍晚8時許,等待在第七兵團、第九兵團指揮部電話機旁的王建安、譚啟龍、宋時輪、郭化若等,聽到話筒裡傳來了粟裕向中集團下達渡江命令。粟裕宣讀命令后提高聲音說:“告訴部隊的同志,毛主席今晚不睡覺,在總部等我們的捷報。”

21日,陳士榘、彭仲賢、葉飛和韋國清也分別接到粟裕下達的東集團渡江的命令。渡江作戰開始后,粟裕通宵堅守在指揮所裡。他對身邊人員說:“今夜你們誰也不能睡,我也不睡。你們不要考慮我的休息,有什麼情況馬上告訴我,我就守在電話機旁。”

滾滾波濤中,無數戰船早已從許多小港汊蘆葦叢中通過河渠駛入長江。從揚州至江陰段,千軍萬馬催動帆船,在強大炮火的掩護下,像無數利箭直插江南。西從湖口東至江陰的千裡戰線上,百萬雄師渡江作戰全面展開。

粟裕指揮三野組成的中集團和東集團分別於20日和21日一舉突破江防,敵人“固若金湯”的長江防線頓時土崩瓦解。幾個小時后,聶鳳智首批登上長江南岸,給粟裕發回電報:“我已勝利踏上了江南的大地。”

22日13時,總前委向中央軍委報告:“七、九兵團大部過江,二野主力亦已過江,粟張東集團估計有三個軍已過江,至此渡江任務業已完成。”各突擊集團在渡江后,向預定的突擊方向前進。

23日,粟裕所部第三十五軍一〇四師三一二團攻佔南京“總統府”,將紅旗牢牢插在“總統府”的門樓上,宣告了國民黨反動統治的覆滅。南京解放后,國民黨的長江防線已被完全突破。

當晚,粟裕、張震和蘇中軍區黨委書記陳丕顯等同志一起,乘一條小艇過江。夜色朦朧,江風拂面,勝利的喜悅激蕩人心。粟裕立在船頭,感慨萬千:“這是我第四次渡江了。歷史是不可逆轉的,蔣介石集團的反動統治這次要徹底結束了。” 

來源:《世紀風採》2019年第5期

(責編:曹淼、萬鵬)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