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長征中年齡最小的女紅軍

何廣華 何明圓

2019年06月25日08:17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黨史縱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據有關史料披露:參加長征的女紅軍共有2000多人,她們與男戰士一樣浴血奮戰、艱苦跋涉,創造了古今中外戰爭史上的奇跡。那麼,在這些英雄女兒中,誰是年齡最小的女紅軍呢?目前公認的說法是1924年出生於四川宣漢的王新蘭,她9歲參加紅軍,11歲隨紅四方面軍長征。解放后曾任蘭州軍區聯勤部副政委,是開國上將蕭華的夫人。

其實,1926年出生於四川青川的蘇力和四川南江的萬曼琳,才是長征中年齡最小的女紅軍,當年踏上漫漫長征路時,她們還只是8歲的小女孩。然而,她們用稚嫩的腳步丈量了一條血染的坎坷路,親歷了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歷史傳奇。按照蘇力的說法:“走完了,我還不知道那是長征。”

蘇力是全國目前健在的最年輕的老紅軍,如今已93歲高齡。

不甘受辱的小丫頭

1926年,蘇力出生在四川青川縣喬庄鎮一戶貧農家庭。

蘇力的童年是不幸的,父親在她1歲時就去世了。體弱多病且吸食大麻的母親無法養活她,就把7歲的獨生女兒賣給了地主家當丫頭。小蘇力每天除了要幫助地主照看小孩外,還要不停地干農活、掃地、洗碗、喂豬,幾乎沒有休息時間。由於年幼,干活時難免出些差錯,因此她常常被地主婆打得皮開肉綻,身上多處化膿發炎。有一次,蘇力不小心把地主家的孩子弄哭了,凶神惡煞的地主婆將蘇力的手綁在凳子上,然后用皮鞭猛抽,蘇力的頭頂、左額、左手臂上至今還留著一個個疤痕。

“跑,隻要打不死就要跑。”不甘受辱的蘇力一直尋找機會逃跑,可跑出去后,又被人送了回來,說地主家的丫頭不敢收,怕惹出禍端。倔強的蘇力先后逃跑了5次,都被送回地主家,每次都少不了挨一頓暴打。喪失人性的地主婆甚至用刀背在她額頭上砍了一下……

“這是小時候被地主婆打的,不跟著紅軍走,我就沒命了。”蘇力講起參加紅軍的原因時仍心有余悸。

1934年秋,喬庄鎮來了紅軍,國民黨誣蔑說紅軍是土匪、殺人犯,專干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我躲了兩個月,地主都帶著佣人和丫頭躲上山去了。”蘇力說。

后來,蘇力又聽說紅軍專救窮人,隊伍裡面全是像她這樣的窮苦人。於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蘇力就和3個丫頭偷著下山找紅軍,可走了沒幾裡,其他3個人害怕了,又跑了回去。蘇力也有點害怕,畢竟她才8歲。可是,她暗想,在地主家不僅受虐待,還吃不飽穿不暖,參加紅軍躲開了那個可惡的地主婆,至少從此再不會挨打了。於是,小丫頭壯起膽子,不顧一切往前走,走了十幾裡地后遇上了一位遠親,在遠親的幫助下,她找到了紅軍被服廠的一群女紅軍。

可人家一看她是個“小不點”,不管怎麼懇求,就是不答應收留她。蘇力不死心,第二天,她又來到紅軍被服廠。人家說,不是已經告訴你不行嗎,還來干什麼?蘇力的眼淚流出來了。第三天,蘇力再次來到紅軍被服廠,好說歹說,還是不行。帶蘇力來的大姐,也幫著蘇力說好話。這時,有個女紅軍問蘇力能做什麼,機靈的蘇力立刻說自己會釘衣服的扣子。看著蘇力身上的累累傷痕,以及她當場釘的扣子,紅軍大姐們收下了這個可憐的女孩。就這樣,蘇力就成為紅四方面軍第三十一軍被服廠裡的“小紅軍”。

參加紅軍以后,蘇力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整天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一會兒幫紅軍哥哥姐姐倒開水,一會兒好奇地問這問那,一會兒又調皮地跑來跑去,把大伙兒逗樂了。大家都把她看作是自己的小妹妹,盡一切可能照顧她,幫助她。尤其是帶蘇力來的那個大姐姐,是她在被服廠最親的人,平時手把手教她裁剪衣服、讀書識字、軍事常識等,生活上更是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心。

然而,在一次國民黨飛機的轟炸中,大姐姐腿被炸斷了。小蘇力不顧一切地跑到大姐姐身邊,想把她搬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無奈力氣小,怎麼也挪不動,她隻好摟著受傷的大姐姐嚎啕大哭起來:“大姐姐,大姐姐!”等到戰友們趕來時,大姐姐已經閉上了眼睛。蘇力與戰友們用手在溝谷裡挖了個坑,含著熱淚把大姐姐的遺體掩埋了。

不懼生死的女紅軍

艱苦的長征開始了,蘇力和戰友們一樣領到一袋青稞、一袋炒面。有人替蘇力擔心:“你走得動嗎?”“走得動。”蘇力大聲說。“走不動可以回家。”“不!我回去要被打死的。”她邊說邊給大家看額頭上的累累傷痕。

看到蘇力吃力地背著兩個袋子,還要行軍打仗走那麼遠的路,大姐姐們都很心疼,大家就輪流幫蘇力背一個袋子,還特意叮囑她說,小丫頭,你不要亂吃,吃光了就要餓肚子。可蘇力肚子餓的時候,就悄悄地邊走邊吃,到了宿營地,糧食幾乎吃完了。於是,大姐姐們你給一點,她給一點,很快塞滿了蘇力的茶缸。

過草地時,戰友們小心翼翼地踩著比較堅實的草根行走,怕陷入泥潭,人小體輕的蘇力走得卻很輕快,她還經常調皮地在草根上跳一跳,每當這時,總有大哥哥大姐姐關心地警告:“危險!當心!”

“為了讓紅軍哥哥姐姐們緩解行軍的疲勞,我多次在草根上‘跳舞’,還做著各種鬼臉。”蘇力說,后來她才知道,草根上“跳舞”不但沒讓大哥哥大姐姐們開心,反而增加了他們的擔心。

一次部隊宿營后,蘇力和一個姐姐到附近尋找野菜。一個紅軍哥哥不放心跟了上來。當他們返回宿營地時,隊伍已經出發,他們掉隊了。那個紅軍哥哥一手拉著一個“小不點”,趕緊追趕隊伍。蘇力實在走不動了,紅軍哥哥二話沒說就背起了她,大約背了一百多步,蘇力就再也不忍心讓他背了。累了,大哥哥攙著﹔餓了,大哥哥拿出自己的干糧,“先吃我的,你們留著以后吃”。大約追了半天他們才趕上隊伍。蘇力至今記得那個哥哥姓劉,四川人,個子很高。趕上部隊后,他跟著前面的作戰部隊走了。這以后,蘇力再也沒有見過他。

一天行軍,蘇力不小心把茶杯弄丟了。安營扎寨開飯的時候,沒有杯子,怎麼吃飯?蘇力靈機一動,想到喇嘛廟裡的供案上有木頭碗,拿一個木碗來舀飯比杯子還要方便。班長看見了蘇力手裡的木碗,就問她木碗哪來的,蘇力老老實實說了。班長的臉立刻變得十分嚴肅,說: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要求戰士不拿老百姓的一針一線。你怎麼可以拿群眾的東西?這還沒完,宿營后,班長又批評了蘇力一頓,還把蘇力關到老百姓的羊圈裡頭,蹲了一天禁閉。從此,“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深深印在了蘇力的心間。

蘇力不會打草鞋,大半年時間都光著腳行軍,吃盡了苦頭。蘇力最擔心的還是掉隊,她知道,一掉隊,就會被餓死,或者被當地的藏民抓去當奴隸。但怕什麼來什麼,有天晚上,蘇力掉隊了。無可奈何的蘇力就坐在路邊上哭。幸好,蘇力當時離開部隊並不遠,紅軍的搜救隊不久就找到了她,把她送回了被服廠。

年幼的蘇力也數次經歷了死亡。一次敵機轟炸,一枚炸彈在蘇力身邊落下,隨著一聲巨響她昏死了過去。醒來后,身上全是血,並且壓著一個大姐姐的手臂。蘇力用力站了起來,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傷,身上全是大姐姐流的鮮血,而那個大姐姐已經犧牲了。蘇力含著熱淚,和戰友們一起將她掩埋。由於當時蘇力還是個孩子,記不清楚這次轟炸是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這位恩人姐姐叫什麼名字,更不知道在那危急關頭,這位姐姐是如何挺身而出,把自己壓在身下的。解放后,特別是在長征紀念日,蘇力時常想起這位姐姐,她很想找到這位姐姐的家人,好好報答她的救命之恩,可是由於不知姐姐的姓名,根本無處可查。

后來,因為根本沒有被服可做,紅四方面軍第三十一軍被服廠被解散了。這時,蘇力在行軍中,看見哪裡人多就往哪裡走,哪裡熱鬧就往哪裡鑽,每到一處,大哥哥大姐姐對她這位“紅小鬼”都很關照。年幼的蘇力弄不清楚部隊的編制序列和番號,也就無從知道自己是跟著哪個部隊行軍了。

1935年5月,蘇力被編入婦女獨立師,給師長張琴秋當通信員。能在這位赫赫有名的巾幗英雄身邊工作,蘇力激動得連續唱了3首剛學會的紅軍歌曲。可是,她卻未能完成張琴秋交給的第一項任務。當時,張琴秋讓蘇力把一封信送給30公裡外的某個人,並一再強調這封信的重要性。可當蘇力竭盡全力趕到那個地方,卻沒有找到那個人,但她知道信的重要性,絕不能落入敵人手裡,又連夜趕了回來。這一天一夜,她粒米未進。

長征結束后,紅四方面軍主力組成西路軍,西渡黃河,與馬家軍作戰,准備打通與蘇聯的國際聯系。當蘇力正准備隨隊渡黃河時,由於受到胡宗南部隊的阻擊,沒有過去。

不忘本真的老革命

紅二、紅四方面軍會師以后,蘇力來到了延安。

1936年底,蘇力參加了丁玲領導的西北戰地服務團。這支40多人的隊伍打著紅旗,唱著抗日歌曲,用7頭小毛驢馱著行李和演出用品,意氣風發地開赴山西抗日前線。一路上,蘇力和戰友們用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去發動群眾,白天行軍宣傳,晚上則運用大鼓、快板、雙簧、相聲、活報劇等形式,把抗日救國的道理深入淺出地傳達給群眾。1938年8月1日,在延安慶祝“八一”建軍節的晚會上,西戰團向黨中央和延安人民做了精彩的匯報演出,得到了廣大干部和群眾的高度贊揚。

蘇力沒有文化,可是她也有學文化的辦法。行軍的時候,她讓前面的戰士背一張紙,紙上寫了字,蘇力就在后面念。部隊到了宿營地,蘇力就拿著棍子,在地上照著葫蘆畫瓢,慢慢學會了認字。

后來,蘇力又參加了薄一波領導的山西青年決死隊五團(后改編為長城演劇團),用歌聲和舞蹈熱情宣傳抗日救亡運動,喚起廣大民眾的覺醒。在回憶起在呂梁山太行山一帶打游擊的艱苦生活時,蘇力感嘆不已:“有一天作戰部隊打仗去了,我們宣傳隊被敵人困在一座山上,頭上老天下著傾盆大雨,身陷敵人的槍林彈雨,突圍中三天兩夜沒吃東西。宣傳隊一個同志下山找糧食,被敵人發現,山下整個村子被圍起來,老百姓被集中起來,敵人採取戶主認領家人的辦法,排查抗日分子。當所有的老百姓認完家人轉身離開時,我們的那個同志一個人孤獨絕望地站在那裡,危急時刻,一名婦女轉過頭沖他罵道:‘你個死鬼,傻啦,嚇暈啦,還不快跟我回家!’就這樣,這名忽然冒出的‘妻子’救了他的命。”

抗戰歲月,讓蘇力從一名懵懂的孩童成長為革命青年。以后她又到延安學過護理,抗日戰爭勝利后,她來到東北,曾任黑龍江省阿城公安局行政科長。1947年結婚成家。

1948年5月,蘇力隨第四野戰軍南下到井岡山地區,在那裡開展土改等工作。她常常是傍晚開完縣委會,又身背著未滿周歲的兒子,一個人走七八十裡山路,連夜趕到另一個村庄發動群眾。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蘇力先后任江西省吉安專署行政科長、萬安縣婦委書記兼婦聯主任、江西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總支副書記等職務。1960年隨丈夫赴上海,曾任盧灣區民政局副局長,1983年12月離休。

抗日戰爭勝利65周年之際,上海盧灣區委副書記張華上門看望了蘇力,親手送上慰問品和慰問信。在蘇力家中,張華與蘇力促膝談心,祝願她身體健康,永葆革命本色。

蘇力不無感慨地表示,作為一名老紅軍、老干部,一定要不忘過去,珍惜現在,展望未來,在感謝方方面面對她的關心和照顧的同時,她還表示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為盧灣的建設和發展出一份力。

2011年7月1日,盧灣區舉行“我們在黨的誕生地前行”紅色故事會,再現了長征中最小的女紅軍蘇力親歷長征路上無數紅軍戰士舍生忘死、不懼艱難、團結互助的感人故事。

在紅軍長征勝利75周年之際,30集檔案紀錄片《永遠的紅軍》在中央電視台軍事頻道黃金時段播出,該片由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解放軍檔案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新華社解放軍分社等單位聯合攝制。《永遠的紅軍》於2010年4月啟動拍攝,歷時15個月,行程15萬公裡,拍攝影像資料310小時,採訪老紅軍150人,其中年齡最大的105歲,最小的86歲。而最小的紅軍就是蘇力。

蘇力說,“長征精神是鼓舞我一生的精神動力,每每想起那些舍生忘死,無私友愛的戰友,想起長征途中克服的種種艱難險阻,后來遇到的困難都不算什麼。希望當下的年輕人也能理解和懂得長征精神,做一個無愧於黨、無愧於人民的人。”

來源:《黨史縱覽》2019年第4期

(責編:曹淼、萬鵬)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