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方志敏文稿歷險“越獄”

鄭學富

2019年08月27日08:37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世紀風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發布,請勿轉載)

方志敏,江西上饒人。192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任贛東北省蘇維埃政府主席,閩浙贛省省委書記,紅十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等職。

1934年12月,方志敏率紅十軍團北上抗日,遭7倍於己的國民黨軍隊伏擊,他令軍團參謀長粟裕率主力突圍,自己斷后,苦戰13天后彈盡糧絕,不幸被俘,囚禁在南昌國民黨駐贛綏靖公署看守所,1935年8月6日就義,時年36歲。

方志敏身陷囹圄,斗志不減。在被監禁南昌的日子,他克服難以想象的困難和病痛折磨,寫出《可愛的中國》《清貧》《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獄中紀實》等16篇文章,共436頁、13萬余字。方志敏在險惡的環境中寫作、積藏,這些文稿被秘密帶出牢房,最終回歸共產黨人手中,屢遭不測、歷經周折、充滿傳奇。

險寫險藏

方志敏被押到南昌沒幾天,就要求獄方提供清靜房舍和紙筆,自己要寫些東西。看守所所長凌鳳梧喜出望外,以為這個共產黨重犯要交代“罪行”,馬上安排他住進“優待號”。所謂“優待號”不過是十幾間不上鎖的囚室,監押的多是“違法犯罪”的國民黨軍政官員。

方志敏的監室四壁糊著草紙,靠牆有床鋪、馬桶,一張舊書桌擺著紙筆。沒過幾天,他果然寫完幾十張紙箋。凌鳳梧進來細看,似乎寫打仗經過,又像記述什麼事情,無始無終、互不接續、不知所雲。問他寫的什麼?方志敏道:“情緒緊張,記憶不好,想起一段寫一段,要全寫完再整理。”

原來,方志敏被捕后就做好打算,要把十幾年斗爭經歷,經驗教訓和對黨的忠誠、熱愛全都寫出來。放風時,他把想法講給同時被捕的軍團長劉疇西、師長王如痴,兩位戰友雖稱贊,卻又擔心:我們處境險惡,隨時會犧牲,寫出來固然好,但要保証送出去,否則是白費精力。

方志敏深感戰友意見重要,他堅持寫作的同時,用更多精力物色送出文稿的人選。第一個爭取對象是23歲的看守高家駿,他參加過學生運動,曾到過蘇區,對共產黨充滿好感。他值班時,常聽方志敏講革命道理和共產黨的政治主張,對方志敏的學識才華,堅強意志由欽佩變成敬重,常給他帶些筆墨紙箋,生活用品等,還暗暗與他策劃擇機越獄,並給關押在普通牢房裡的劉疇西、王如痴等人傳遞紙條,聯系共同行動。方志敏提到有文稿需要送出,他毫不猶豫地答應幫忙。

另一位是住在對門監舍的胡逸民,他曾任國民黨中央審判委員會主席,南京監獄長等職,因涉嫌泄露“圍剿”計劃,私放共產黨等罪名被監押。看守所大小獄吏都知其身份和背景,對他十分優待,不但可以隨便走動,還允許他年輕的姨太太向影心來牢房送食品、衣物等。

方志敏剛搬來,胡逸民對這個共產黨高官很好奇,常來海侃神聊。為爭取他,方志敏就有意與他攀談有關人生、時局、救國救民的話題。胡逸民聽了講述,覺得既翔實透徹、通俗易懂,又理據分明、發人深省,對方志敏的學識才華漸漸佩服起來。

一天,他憂心忡忡地對方志敏說:“先生的韜略,做個政府部長都綽綽有余,如今身陷牢獄,恐難保命,他們總勸你投降,不知你做何打算?”

方志敏淡定地說:“投降是大笑話,准備犧牲就是了,真正革命者隻有被敵人殘殺,沒有投降的!”

胡逸民曾在監獄目睹許多人面對死亡的神態,但這樣的大義凜然卻從未得見。他為其膽識氣魄徹底折服,表示有事一定盡力。方志敏提到送出文稿,他信誓旦旦地應承。

外送文稿有望,方志敏信心倍增,但在敵人的眼皮底下寫作,時時隱伏著凶險。他剛住進“優待號”,獄警總長桂永清就令隔壁的反共分子徐葵監視他。徐葵原任國民政府航空署長,因南京機場失火入獄,他多次密報方志敏深夜寫作,桂永清率眾突然夜查,好在方志敏早有防備,被搜去的都是些胡編亂造的文字。

為應付敵人,方志敏在許多張稿紙上寫一段無關緊要的話,暗暗編號,白日構思文章,這頁寫幾句,換一頁再寫幾句,即使被搜去,也看不出首尾,待到夜靜更深,再按編號連續抄下來。

盛夏酷熱,牢裡潮悶,蚊虫肆虐,方志敏不顧叮咬,揮汗如雨,依不停筆。他入獄倍受折磨,極為虛弱,寫作時間稍長,就頭暈目眩、渾身無力。但他咬緊牙關,或靠桌站一會兒,或閉目躺一陣,略有好轉再接著寫。后來,高家駿偷偷帶來些藥物,才緩解病痛,保証持續寫作。

日復一日,文稿越積越多,方志敏讓高家駿找來油紙包好藏進枕頭,但因屋頂漏雨,鋪蓋要常拿出去晾晒,很容易暴露。

一天午夜,方志敏剛把寫完的文稿摞起包好,外面突然腳步紛沓,桂永清帶領看守來搜查。把油紙包裝進枕頭已來不及,方志敏急中生智,把紙包扔進馬桶,文稿才躲過一劫。

為藏匿文稿,方志敏仔細查尋牢房每個角落,揭開一塊糊牆的草紙,發現裡面是青磚,頓時來了主意。他讓高家駿找來半截鋼鋸條,夜深時掀開床頭的牆紙,一點點劃掉磚縫的膏泥。不久,鬆動的磚就被拔出一塊,墊在枕頭下,牆洞剛好藏入文稿,再用草紙糊住,擋在床板后,極難發現。他把這秘密告知了高家駿,倘若自己突遭不測,讓他一定取出文稿,想辦法交給黨組織。

有個雨天,屋頂漏水,床鋪上方牆壁的草紙全被淋濕墜落,方志敏還未及轉藏文稿,桂永清就召集全體“人犯”訓話,獄警也趁機搜查監舍。方志敏心如火焚,暗想文稿難保!待回到監房,發現磚塊被重新插回牆洞,油紙包卻不見蹤影。他拉開門向外張望,見遠處巡視的高家駿沖他點點頭,方志敏頓時明白:文稿已被轉移。

文稿多次險遭不測,方志敏倍覺將其送出迫在眉睫。一天,向影心又送來酒肉,胡逸民請方志敏一起吃喝。為考驗他們是否言行必果,方志敏說:“我想勞請小嫂子去一趟城裡‘聚賢齋’茶樓,給黃韻波老板送封信。”

胡逸民和向影心滿口答應,沒幾天,向影心果然捎來黃韻波的回信。原來,“聚賢齋”是地下黨聯絡站,方志敏給負責人黃韻波的信中,講了文稿情況和越獄打算。

回信說:“文稿可隨時捎來。經黨組織商議,目前越獄條件不成熟,要盡量與敵人周旋,為外界營救爭取時間。”信中還附來宋慶齡、魯迅、鄒韜奮和李公朴在上海的地址,讓方志敏寫信請求他們協助營救。

險送險取

與外界黨組織取得聯系,方志敏欣喜萬分,他又把一個方方正正的油紙包交給了向影心,叮囑她一定要親手交給黃老板。紙包裡是他寫完的文稿《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6萬多字,近200頁。

向影心走后,方志敏日思夜盼回音,卻杳無音訊,過去1個多月,不見人至也沒信來。胡逸民委托幾個獄警打聽消息,都說向影心已搬離原住所,去向不明。

飽浸心血的文稿如泥牛入海,卻未動搖方志敏的初心,依然堅持在逆境中寫作。2個多月后,方志敏又寫完《在獄致全體同胞書》《我們臨死以前的話》等3萬多字文稿,讓高家駿帶出去交給黃老板。不料高家駿又揣了回來,說:“聚賢齋”關張歇業,黃老板不知去向。方志敏知道,交通站已遭敵人破壞。

正當一籌莫展之時,高家駿的女友程全昭從杭州來南昌,她是一位進步青年,與男友志同道合。她看望高家駿時,與方志敏見過幾次面,方志敏覺得這個女孩子熱情爽快,誠實可靠,就與高家駿商量,能不能讓她去一趟上海,送文稿和信件。

程全昭聽說要她去上海與陌生人接頭、送信,覺得有些像偵探小說的情節,既新鮮又好奇,慨然應允。方志敏交給她4張名片,上寫:上海寶隆醫院內科208室:李貞。4封信分別寫給宋慶齡、魯迅、鄒韜奮和李公朴。方志敏說:“你去上海化名‘李貞’,到寶隆醫院找一位叫林疏俞的女醫生,她會安排你暫住。文稿交給信上4人任何一位都可,但必須交給本人,見不到本人留下信和名片,他們會到醫院找你。”

方志敏又把從胡逸民處借來的20塊銀圓給她做路費。2天后,程全昭順利抵達上海,住進寶隆醫院。她按地址找到宋慶齡家,恰宋慶齡外出,程全昭隻好留下信和名片。接著她又去內山書店找魯迅,到生活書店找鄒韜奮,去中華職業學校找李公朴,結果都沒見到本人,也留了信和名片。

信全都送出,書稿卻無從交付,她隻好回到住處,進門不一會兒,值班護士來告:有人在洗手間等你。

她滿腹疑惑地來到洗手間,見是一位穿著華麗的貴婦,沒待細問,貴婦拿出“李貞”的名片,自稱姓宋,看過方志敏的信,說有一包文稿要交給我,特意來取。程全昭見她拿得正是自己送出的名片,說得也絲毫不錯,便毫不懷疑地回屋取來文稿交給了她。

對方接過文稿,面色嚴肅起來,說:“你已被密探盯梢,處境危險,必須馬上離開。”

原來,收信的4位民主進步人士常與共產黨聯系,反動政府已秘派特務蹲守他們的住所,發現陌生人往來就跟蹤、監視。毫無對敵斗爭經驗的程全昭,根本沒察覺自己已被監視,更不知隨時有被捕的危險。

來人說著摘下禮帽,脫掉旗袍,露出散亂的假發,破舊的外衣,她又換上布鞋,扎起腿帶,從胭脂盒蘸些褐黑的粉末在臉上胡亂揉搓幾下,再把文稿紙包塞進后背,瞬時變成個弓腰駝背的鄉下老嫗。

程全昭則按對方吩咐,穿戴上她的衣帽和高跟鞋,大搖大擺地走出醫院,坐黃包車趕到碼頭,不料買船票時卻傻眼了:方志敏給她的銀圓花去不到一半,余下的全都被偷。她急忙翻出其它衣袋的零錢,好在還夠買一張去杭州的船票,便准備先回家取錢再去南昌。哪曾想到,她這次出走被父母認定是“私奔”,到家就被嚴加看管,再難脫身了。

南昌的方志敏和高家駿朝思夜盼,等了1個多月,也沒有程全昭的回音,他們判定出了意外。1935年6月10日,高家駿帶著與程全昭同樣的名片、信件來到上海,把李公朴的信送到后,就發現有特務跟蹤。他不敢再送余下的3封信,便漫無目的地轉悠到天黑,才把特務甩掉,急忙趕到車站,登車前往杭州打探程全昭的消息,不料當夜住宿的旅店失火,未送出的信件全被燒毀。

兩次送出文稿都未得回音,方志敏苦悶至極,也預感敵人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1935年7月28日,他把《可愛的中國》《清貧》《獄中紀實》等3萬余字文稿和宋慶齡、魯迅在上海的地址交給了胡逸民,說:“敵人隨時可能槍斃我,文稿托付給你了,無論如何要帶出去。”

胡逸民握著方志敏的手,嚴肅而凝重地點點頭。1935年8月6日,他目睹了敵人把方志敏帶出牢房,押去刑場。時隔2個多月后,他在於右任擔保下被釋放。

胡逸民剛出獄就帶著文稿趕往上海,找到宋慶齡家,但主人已搬遷,打聽左鄰右舍都不知新住址。他又趕去找魯迅,但魯迅去了北平講學,歸期不定。

胡逸民心情異常沉重,正茫然無緒時,他在報上看到一篇章乃器的文章,頓時想到,這位“上海救國會”主席與共產黨往來密切,找他也許會有辦法。

胡逸民找到“上海救國會”,章乃器聽說有方志敏文稿,將信將疑,不知是不是特務的圈套,便說:“我不認識共產黨、方志敏,但可以幫你打聽一下。”他拿出自己的名片,一撕為二,遞給胡逸民一半,說:“把你住址留下,如果晚上有人拿另一半名片來找你,對上碴口,就把文稿交給她。”

傍晚,果然有位衣著華麗的貴婦來找胡逸民,遞過半截名片,他接過與自己手中對接,撕碴絲毫不差,便拿出文稿交給了她。

胡逸民頓感如釋重負、異常輕鬆,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來人就是章乃器的夫人胡子嬰,數月前從程全昭手中取走文稿的也是她。

原來,程全昭去生活書店給鄒韜奮送信時,恰好章乃器夫婦也在場。以店員做掩護的黨組織負責人畢雲程看過信,得知有一包方志敏文稿在寶隆醫院,在白色恐怖下,無法証實信的真偽,貿然前去,風險極大,正在為難,胡子嬰自告奮勇去取。眾人商議一番,覺得她多年幫助丈夫傳遞信函,經驗豐富,可以勝任。大家謀劃出接頭、化妝,掩護程全昭撤離的辦法。胡子嬰為不暴露身份,用了母親的“宋”姓,讓程全昭誤認為是宋慶齡。

當時,取回程全昭手中的文稿,畢雲程送交中共中央特科,特科負責人王世英電傳到吳玉章在法國主辦的《救國時報》。1936年1月29日,《救國時報》全文發表了文稿中《在獄致全體同胞書》和《我們臨死以前的話》兩篇文章,這是方志敏歷險“越獄”的文稿最早公開發表。

事情萬分巧合,第二次取方志敏文稿的又是胡子嬰,她拿到后立即交給了上海商務印書館的中共黨員章秋陽,他轉送中共駐上海辦事處主任馮雪峰。新中國成立后,馮雪峰編輯出版了《可愛的中國》等手稿影印本。

險失險得

方志敏在獄中以驚人的毅力、頑強的精神寫出的16篇文稿以及信件,先后3次被帶出牢房,多經轉手,險失險得。

方志敏寫出的信件並不是沒有回音。新中國成立后,時任中國作協黨組書記馮雪峰回憶:1935年,我在中共駐上海辦事處工作時,收到魯迅先生轉來方志敏同志從獄中捎出的信件,內容是越獄打算和希望得到外界營救,信中還說捎來了文稿。魯迅先生也附來信,他說沒見到送信人,也未收到文稿。對於營救或越獄,他考慮暫時不妥,那隻能加速方志敏同志的死刑執行期,應利用蔣介石企圖軟化、勸降方志敏同志的時間,請他在獄中趕快為黨、為后代人寫一些珍貴的文章,時機成熟再實施營救或越獄。”

雖這些信件在“辦事處”多次遷移中散失,方志敏也沒看到回信,但魯迅的意見和地下黨的做法,以及方志敏在獄中所為卻驚人的一致,被后人譽為革命者心照不宣的靈犀互通。

1939年6月的一天,重慶《新華日報》記者薛凱、劉雨昕閑覽舊書市,在一攤位前發現一包手稿,打開細看,竟是方志敏的遺作《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攤主要價500銀圓。

原來,舊書市臨近重慶虎頭橋監獄,常有獄警把監押人的遺信、文稿拿來變賣,也常有監押人的屬眷來此尋找親人的信函、絕筆。商販知道,這些信稿在不相干的人眼中不過是廢紙,而對其親屬卻價值連城,問價的人大多與其相關,攤主就大開獅口。

兩位記者深知遺稿的重要與珍貴,薛凱留在攤前守護,劉雨昕回去把消息報告給了報社總經理熊瑾玎。熊瑾玎馬上電話請示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主任葉劍英,葉劍英立即指示:要不惜一切代價收回。

熊瑾玎急忙趕到舊書市,一番討價還價,以370大洋買下,時刻有流失之危的珍貴遺作終於回到黨的懷抱。多年后,胡逸民証實,這確是當年向影心帶出的文稿。原來,向影心常來監獄探望胡逸民時,就已和國民黨軍官桂永清混在一起,后來通過桂永清結識了戴笠,當起軍統女特務,再后來又做上了毛人鳳的姨太太。4年前她帶出文稿交給了誰?怎樣從南昌流落到重慶……是永難解開的謎團了。

熊瑾玎把文稿略加整理,連同一張方志敏就義前的照片送到八路軍辦事處。葉劍英看后,被烈士的高風亮節、浩然正氣深深感動,凝思良久,在照片上題道:“血染東南半壁紅,忍將奇跡作奇功。文山去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葉楓。”

新中國成立后,《可愛的中國》被連續多年收入中小學課本,僅單行本就陸續出版20多種。1985年,方志敏在獄中寫作的全部文稿被收錄《方志敏文集》,由鄧小平題寫書名,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習近平說:“我多次讀方志敏烈士在獄中寫下的《清貧》,那裡面表達了老一輩共產黨人的愛和憎,回答了什麼是真正的窮和富,什麼是人生最大的快樂,什麼是革命者的偉大信仰,人到底怎麼活著才最有價值,每次讀都受到啟示、受到教育、受到鼓舞。”  

來源:《世紀風採》2019年第8期

(責編:曹淼、萬鵬)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