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接管古都

2019年09月10日08:28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接管古都

1949年和平解放之后,北平這座凋敝、沉悶了多年的古城再次回到了政治中心。成千上萬的干部匯聚而來,又步履不停,把這裡改造成了“中國雄雞”上的閃閃紅星。

“是北平改變這些破衣爛衫的泥腿子,還是泥腿子們改變北平呢?”此種考驗,對中共來說,雖然棘手,卻並不是無准備之仗。

“干部都帶到了北平”

1948年10月底,籌劃著去解放區受訓的滕藤(后任社科院副院長),突然得到通知,北平不久就要解放了,沒有暴露的地下黨員留下來迎接解放。喜訊如此生動,以至於他一直都記憶猶新,組織上說:“傅作義如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安,夜間在臥室裡啃火柴棍。”

地下電台通訊員方亭回憶,迎接解放的任務主要有這麼幾點:一是大力宣傳當前的形勢和我黨的政策,大力爭取群眾了解。二是保留更多的知識分子、技術人員等有用人才。三是發動群眾保存檔案、文物、文件和物質財產。四是多方面了解情況,便於解放軍進城后迅速建立革命秩序,可以順利接管。

地下黨還發動力量,將城裡的袖珍地圖都買光了。各種情報在西柏坡匯總,被編為四本《北平概況》,作為黃泥警校“一百單八將”的課本。

后來擔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劉涌回憶,早在1948年夏天,中共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就命他從各地遴選100名縣團級以上干部,火速到西柏坡接受公安訓練。訓練班開始時,李克農又特意從北平地下黨調來8名大學生,於是有了黃泥警校“一百單八將”的綽號。

訓練班的課還沒講完,北平就被圍了。圍城當晚,訓練班提前結業,和同樣是提前結業的三千余名華北局黨校“南下干部培訓班”學員,一起組成了“燕山大隊”,星夜北上,參與北平接管工作。

這些學員急行軍時,中共北平市委和市政府的領導班子也定了:葉劍英出任北平軍管會主任和北平市市長,彭真任市委書記,同樣被毛澤東親點的,還有北平市首任公安局局長譚政文。

為了黨中央這個決定,李克農還生了一陣子悶氣,他說:“你們要走一個譚政文,我已經是割愛了,還要我把為全國准備的干部都帶到北平,別的城市怎麼辦?”可周恩來認為,北平不能有閃失,不僅把“一百單八將”都撥給了譚政文,還交代說:“你到北平的任務,就是把北平的治安搞得清清楚楚,迎接中央進城。”“一百單八將”后來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創業元老,其中還出了兩任公安局局長。

七八千名接管干部聚到京郊的良鄉后,葉劍英和彭真在一座大廟裡對他們進行了集訓。葉劍英明確告訴大家:“北平將來有可能成為新中國的首都,接管工作進行得如何,直接關系到我們共產黨和解放軍的聲望,關系到其他尚待解放城市的接管。”

“一所人民的大學”

1948年8月中旬,清華大學地下黨骨干王滸匆匆趕到河北泊鎮永茂建筑公司。到了永茂建筑公司,就是到了中共晉察冀中央城市工作部(后更名為華北局城工部),那裡的“老頭兒”劉仁,領導著華北地下黨的工作。

回憶這段往事,全國政協委員、原北京工業大學校長王滸不由感慨,“真沒想到,這個地圖上都沒有的泊鎮,竟然成了迎接解放的起點。”在這裡,平津地區大中學校地下黨骨干一百四十余人陸續參加了迎接解放的集訓。

在這次奇特的集訓中,王滸聽了很多堂課,愣是不知道老師長什麼樣。

教室,其實是一個大院。院子裡縱橫拉著繩子,繩子上挂著白床單,把院子隔成像棋盤一樣的“包廂”,每個單間裡放一個方凳,凳上放盞小油燈,還有一個小馬扎。王滸和幾十名學生改頭換面,頭上扎著白羊肚手巾,嘴上戴著大口罩,被引進了“包廂”。一堂堂互相看不見的黨課就這樣開始了。

王滸這才知道,遼沈戰役已經打響,按照當時傳達的精神,不出5年,也就是1952年即可解放全中國。作為第二條戰線上的地下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為解放后建設新中國輸送干部、准備人才。清華園裡,每個教授身邊都有幾個學生或教師在暗中斡旋,教授們的思想動態被迅速傳到泊鎮,劉仁聽說教授太太也跳起了大秧歌,當即開懷大笑。

1948年12月15日,當北平還是一座孤城,清華園就解放了。1949年1月10日,北平軍管會文化接管委員會主任錢俊瑞到清華,宣布這裡為“一所人民的大學”。在全國解放中,人民政府接管的第一個正規大學就是清華。

16日,周恩來在對民主人士的報告中,重申了中央對大學的政策,“大學要維持原狀。如清華,有人要吳老(按:指吳玉章,當時任華北大學校長)搞,我的意見可由學生、教授主持校務,先維持下來再說。”

由於採取了“堅決改造,逐步實現”的方針,先於北平解放的各院校都實現了平穩過渡。

“終於從地下轉到地上了”

解放軍入城式的第二天(2月4日),劉仁決定召開地下黨會師大會,開會地點在宣武門外國會街北大四院(現新華社)。當時北平所有的地下黨員一共有3376人,由於會場容納人數的限制,隻有兩千多人參加。

出於保密習慣,剛開會的時候,許多人還戴著大口罩或帽子,彼此看不清面孔。彭真、聶榮臻、葉劍英、薄一波、林彪等很多領導都講了話,最讓大家振奮的一句是,“今天,北平的地下黨終於從地下轉到地上了!”此話一出,全場沸騰,所有人都把帽子扔上了天,扔掉了口罩,彼此相認。很多人指著對方說“原來是你呀”,然后握手、擁抱。

彭真和李葆華把劉仁從后排請起來,彭真對大家說:“這就是多年來領導你們堅持地下斗爭、富於白區工作經驗的劉仁同志!”

“啊!”台下騷動起來。在城工部,大家親切地稱劉仁為“老頭兒”,而絕大多數地下黨員與這位“熟悉”的領導人素未謀面。

會師大會上還宣布了一個重要決定,即黨的工廠、學校、機關支部全部向群眾公開。這件現在看起來順理成章的事,在當時卻頗有些風險。

剛解放的北平社會秩序尚未完全穩定,國民黨特務大部分潛伏起來,散兵游勇剛剛開始收容,同時,北平黨的組織與上海等地的地下黨組織還有許多聯系,因此各工廠、學校黨的組織一時還無法公開。稍有差池,很可能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北平市委對公開身份做了充分的鋪墊,最后決定,在“七一”前公開所有黨組織。6月28日,清華二校門貼出了當時全校187名黨員及負責人名單,從此黨結束了秘密工作狀態。

公開過程中,為了將黨“毫無顧忌地、堅決地、勇敢地放在太陽下,即千千萬萬群眾監督之下了”,群眾可以自由參加各支部的黨員大會。

黨組織的公開大大提高了黨在群眾中的威信,至1949年底,共發展了新黨員5860人。

(責編:吳兆飛、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