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穩定民生

2019年09月12日08:18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穩定民生

剛剛進入北平城的人民政府,當務之急就是收拾國民黨留下的經濟爛攤子。

多年內戰加之國民黨在北平施行的混亂的經濟政策,讓北平城社會經濟瀕臨破產,糧油、煤炭、蔬菜等等人民生活必需品嚴重短缺,工廠停工、商業蕭條,國民政府濫發的金圓券,讓北平市場物價飛漲……

一場沒有硝煙的經濟戰爭,在北平和平解放后打響。

支援北平

當解放軍將北平城團團圍住的時候,傅作義最初並沒有放棄抵抗。“圍城”中的北平市民生活,一時陷入困頓。

一直以來,北平城的新鮮蔬菜有賴於每天從郊外運輸進城,如果這個通道因戰事被封閉,城內的糧食和蔬菜很快就會完全斷絕。包圍北平的東北野戰軍在圍城之前就收到了上級下達的精神:圍城的第一個出發點,就是“保護”。於是攻守雙方達成了某種默契,每天早晨太陽升起,打開北平北城的東大門——朝陽門,在城內的瓮城開辟一個菜市。

圍城解放軍還給北平的水電燃料留了出路。過去煤炭都是由駝隊從門頭溝煤礦運進城裡,封城后,解放軍照舊給駝隊放行。但是,因北平局勢緊張,許多從事運輸生意的駝隊商人都不敢再做生意,所以城裡的煤炭還是不夠用。

事實上,圍城之時,中共中央已經在為解放后的北平到處籌集糧、油、煤等物資了。

據進城后第二任工商管理局長彭城回憶,1948年12月下旬,他和另外三個同事去張家口籌運糧食。由良鄉到三家店途中與時任北平軍管會主任的葉劍英同乘一輛吉普車。

當時,葉劍英對彭城說:“彭城同志,你轉告你們的同志,要重溫一下《甲申三百年祭》,告誡大家頭腦要清醒,我們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你們見到張蘇同志(時任察哈爾省民主政府主席)后,轉達彭真同志和我的意見,請他們支持我們一些糧油,北平人民生活已十分困難。”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在入城前,從冀中、察哈爾、門頭溝等地向北平城調入3000萬斤糧食、160萬斤食油、7萬噸煤炭,這些物資隨著解放軍一同進城,用以解決200萬人口的生活需要,一下緩解了北平糧油煤的“燃眉之急”。

據不完全的統計,至1949年7月底,中共中央向北平市場調撥供應糧食共達13790萬斤,棉布14萬匹,棉紗11萬件。

那個春天裡,由於各方的支援,北平的糧煤危機隨著解放軍的進城得到緩解。

“四行兩局一庫”

1949年2月8日,19歲的艾志堅坐著“悶罐車”第一次來到北平。

北平和平解放的第二天,2月1日,北平市軍管會金融處兌換組工作人員從良鄉整隊入城。作為“北平軍管會金融處”的接收人員,因為要清理在良鄉的接管大部隊留下的東西,艾志堅和其他幾位同志最后一批進城。

“進城以后,金融系統的接收工作擺在重要的位置,銀行不開門,貨幣不流通,整個北平的經濟都無法復蘇,直接影響老百姓的衣食住行。”艾志堅說。

在東交民巷原中央信托局的大會議室裡,艾志堅領到了兩個布制的章:一個是上面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北平軍管會”的臂章,另一個是“北平軍管會金融處”的胸章。她告訴記者,當時金融處的工作,是由葉劍英親自負責的,可見新生的北平人民政府對金融工作的重視程度。

早在圍城時,彭真、葉劍英就提出,入城以后,一面抓接管工作,一面要做好物資供應、恢復生產和整頓金融的工作。

北平的主要金融機構是原中央銀行、中國銀行、農民銀行、交通銀行、中央信托局、中央郵匯局、中央合作金庫,稱為“四行兩局一庫”,除此以外,還有一些私人銀行。

很長一段時間裡,北平流通的貨幣是法幣和關金券。關金券是當時為征收關稅發行的一種票証,每1關金面額抵法幣25元。關金券本不是貨幣,但后來發行過多,就和法幣同時流通。從1937年抗戰開始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法幣貶值達2.5億倍。而到了1948年,法幣幾乎走到了崩潰的邊緣。於是,國民黨政府公告,自1948年8月19日起實行金圓券幣制,以金圓券1元收兌法幣300萬元,法幣、關金一律作廢,由中央銀行組織回收。

當時在國民黨中央銀行做“庫丁”的王文椿曾撰文回憶,當時,換金圓券的布告就貼在西交民巷國民黨中央銀行門口,軍警憲聯合糾察隊持槍日夜站崗。北平城裡一時人心大亂,物價一日數漲。

國民黨中央銀行在當時以這種方式收兌了黃金1.8萬兩,白銀80余萬兩,銀元400多萬枚。國民黨眼看著大勢已去,這些從老百姓身上盤剝的真金白銀,即刻就被運走了。

整個北平,人民銀行接收中央、中國、農民、交通四行分行和中央信托局、中央合作金庫及河北、綏遠兩省銀行時,總共隻有赤金410兩庫存。

北平剛解放時,各大銀行的工作人員受到國民黨宣傳的誤導,對共產黨和解放軍十分害怕,所有的銀行都關了大門,工作人員全都躲在家裡。對於這些銀行的員工,軍管會採取“願留者歡迎,願去者歡送”的政策,大部分國民黨銀行的舊職員最終都選擇了留下來繼續工作。

從1949年2月初到3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北京分行成立之前,軍管會金融處完成了11個行局,43個金融單位的接管工作。

從金圓券到人民幣

北平解放之時,老百姓手裡的金圓券實際上已形同廢幣。

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同日開始發行統一的人民幣。

1948年12月中下旬,北平市軍管會金融處研究制定了人民幣進入北平的實施方案,並於1948年12月25日擬定了《人民幣兌換工作計劃》。該《計劃》嚴謹周密,明確了北平人民幣兌換工作分兩個階段進行。

第一階段是在北平城解放前,首先肅清市郊周圍的金圓券,收兌當時在市郊流行的東北券、長城券、冀熱遼邊幣,為市內貨幣工作打基礎。1949年一月初,第一階段任務基本完成。至此,人民幣已形成了對北平城的包圍。

第二階段是在入城初期,集中力量進行肅清金圓券的工作。

與此同時,金圓券兌換成人民幣的工作在全市火速展開。

1949年2月2日,軍管會發布一號命令,宣布以人民幣為本位幣,並規定作價、記賬一律以人民幣為單位,北平市民須到人民銀行各兌換點,將金圓券兌換成人民幣。

為了最大程度維護北平普通市民的利益,兌換辦法是對工人、職工、勞動者、平民按優待比價1︰3兌換,限每人兌500元,其他人按1︰5兌換。期限從1949年2月2日到22日止,在此期間,避免市場停滯,暫准金圓券最后再流通20天。

為了盡快完成收兌工作,人民政府進行緊急動員,以接管隊伍和北平地下黨為核心,發動了5000余人參加了收兌工作,北平所有銀行、錢庄都參加了此工作,全市共設立了13個分庫,247個兌換點。

艾志堅記得,作為接管隊伍的一員,她每天要步行跑好幾個兌換點,了解當日和前日的兌換情況,即每個兌換點收回了多少金圓券,又發放了多少人民幣。

在兌換點,老百姓第一次接觸到人民政府金融系統的工作人員,他們一邊給老百姓做人民幣的宣傳工作,一邊為他們兌換新貨幣,“兌換工作中我們的同志態度都很和藹,這也進一步拉近了和北平老百姓的距離,打消了他們心裡的顧慮。”艾志堅說。

2月22日,兌換如期完成。根據當時的統計數字,人民銀行共兌進金圓券83174萬元,兌出人民幣19841萬元。

王文椿和另外24位中央銀行的青壯年庫丁也全程參與了收兌工作。他和接管人員在中央銀行的大廳中,一同整理各行、錢庄集中交來的金圓券,裝入麻袋中,再裝上軍車,由解放軍持卡賓槍押運至石家庄,轉投入敵區以換取物資。

1949年2月28日,北平市軍管會張貼出《關於禁止銀元在北平市流通和買賣的布告》,金圓券被宣告為非法貨幣。自此之后,人民幣成為北平市唯一合法流通的貨幣。

收兌和接管工作完成后,銀行的留用人員被重新分配上崗,接收人員也都分別被分配到各個銀行的重要崗位。3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北京分行成立,北平市的銀行基本恢復了正常工作,人民幣也在北平順利流通起來。

北平和平解放后到開國大典之前,北平市政府在中央的領導下,這場為期數月的北平經濟仗,獲得了圓滿的成功,也為全國解放中大城市金融接管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經驗。

(責編:吳兆飛、任一林)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