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紅牆理政

2019年09月18日08:0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紅牆理政

中南海,紅牆掩映,綠水環抱。它不僅是一座精致的皇家園林,而且也一直代表著中國的最高政治中心。然而,由於日偽時期和國民黨統治時期疏於管理,新中國成立前夕,這裡早已沒有皇家御苑的模樣。

新中國成立在即,各種工作千頭萬緒。黨中央、毛主席每天往返於城裡和香山極不方便。盡快將中南海清理出來,為中央提供一個方便、宜居的辦公場所,成為重中之重。

接收中南海

1949年1月,政務院秘書齊燕銘和統戰部的三名處長申伯純、金城、周子健接到上級指示,立即趕赴北平,為中央機關進駐北平打前站。

2月3日,他們剛風塵仆仆地趕到北平就收到了周恩來發到北平軍管會的電報:先把中南海和北京飯店接收下來。

北平剛剛解放,正處於新舊政權交替時期,表面看上去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涌動,不少潛伏下來的特務蠢蠢欲動。為了防止意外發生,齊燕銘馬上通知申伯純,安排人當天下午到中南海辦理交接手續。

2月3日下午3時,齊燕銘、申伯純帶領工作人員夏杰、陳群海等人,乘坐軍管會的吉普車來到中南海。此時,新華門大門敞開並無軍警守衛。他們開車徑直來到豐澤園大門,大門的廊柱上挂著“中南海公園管理處”的牌子。

申伯純等人來到豐澤園頤年堂大廳,將公園負責人找來。申伯純向公園負責人宣布:“我們是北平軍管會派來接收中南海的軍管小組,我叫申伯純,是軍代表,這兩位是陳群海和夏杰同志,其他同志隨后就來。他們兩人今天就不走了,請你給他們找兩副床板,他們就睡在這裡。”說完,申伯純將蓋有北平軍管會大紅印信的公文交給了那人。辦完手續后,申伯純囑咐夏杰和陳群海:“你們是中央機關入住中南海的第—人,責任重大,意義重大。住下后先初步摸一下中南海的情況,院裡情況復雜,晚上注意安全!”

沒想到,中南海裡還真不太平,當天晚上夏杰和陳群海就碰上一個飛賊。傍晚,夏、陳二人正在豐澤園附近遛彎兒,忽聞不遠處的房頂上發出一陣響聲,一個黑影一閃而過。陳群海一手舉槍、一手打亮手電筒,厲聲道:“什麼人?站住!”房上的黑影沿著屋脊奔跑,飛身翻出不遠處的圍牆。

當時,中南海還沒有解放軍駐防,隻有幾個身穿黑色制服的舊警察流動巡邏。齊燕銘深知中南海關系重大,隻依靠幾個沒有經過審查的舊警察維持治安可不行,務必要盡快安排自己的部隊駐防。他立即指示申伯純,把中南海的情況整理成文報告給軍管會,請軍管會督促傅作義舊部迅速撤離,並盡快派部隊駐防中南海。

開始,齊燕銘本以為北平市警備司令部會來接收中南海,可北平警備司令程子華說:“我們主要負責名勝古跡、倉庫物資和公共建筑,至於中南海,大概是負責接收軍事機關的糾察總隊接收。”

果然,不久北平糾察總隊進駐了中南海。從這一安排也可以看出,當時中南海已經被確定為中共中央的駐地。

清理

中南海是明清時期的皇家園林,園內古建筑雄偉,水域闊大,花木繁盛。1928年“北伐”成功,中華民國將首都遷往南京,曾經的“國府”所在地——中南海被開辟為公園。七七事變后,包括偽滿洲國大使館、最高法院華北分院等日偽機關,大量遷入中南海公園,園內環境日漸蕪雜。日本戰敗投降后,李宗仁和傅作義都先后將辦公地點設在中南海內,可是他們隻管用,不管修,園中破敗不堪。

人民軍隊進駐中南海時,中南海裡頭雜草叢生,污泥堆積,垃圾遍地,蚊虫亂飛。懷仁堂附近,野草有一人多高,連房頂都長滿了野草。尚未開化的池水呈現一片黑紫色,枯葉、廢紙鋪天蓋地。

負責駐防的北平糾察總隊張明河對齊燕銘說,中南海不經過全面清理和排雷,不能讓毛主席和黨中央住進來。二人將中南海的情況向彭真做了報告。當時,北平正在流行大腦炎,這種病是通過蚊子傳播的,徹底清理一下中南海水域中的淤泥非常必要。彭真當即拍板,讓張明河的部隊把中南海和北海全面地挖一挖。

於是,華北軍區專門派來一支卡車隊和幾百名精壯士兵,他們與張明河的部隊一起夜以繼日地清起淤來。中南海和北海這片水域,至少有上百年沒有清過淤了,池水又黑又臭。戰士們將池水放干,撈走水中的魚,然后開始清挖池中淤泥。幾百名戰士甩開膀子,足足挖了三個月,才將池中淤泥清出。不挖不知道,淤泥裡還真藏著不少子彈、手榴彈,甚至還有槍。

另一方面,中南海內房屋的修繕整飭由周子健負責。解放前,曾有幾個國民黨機關在中南海辦公,但是他們隻用不修,園內古建筑情況很糟糕。夏杰記得,后來毛主席長期居住的菊香書屋雖然幽靜雅致,遺韻猶存,但是油漆剝落,滿目蕭索。菊香書屋紫雲軒的楹聯上寫著“庭鬆不改青蔥色,盆菊仍靠清淨香”,可見當年這裡必然是繁花似錦,然而當時除了幾棵青鬆尚在,菊花已經不見蹤影了。

周子健當即布置任務:清查中南海內所有房產的位置、面積、家具設備,並登記造冊繪圖列表:勘察房屋的破損程度,制定修復計劃,聯系修繕單位﹔聯系有關部門勘察修復中南海的電路、道路、地下水,並安裝電話﹔聯系有關單位清運垃圾。

修繕工作緊鑼密鼓地展開,其中動作最大的是對懷仁堂的改建。懷仁堂是當年慈禧太后看戲的地方,也是中南海中面積最大的建筑。紅漆的大門、紅漆的立柱、巨大的灰色磚雕影壁,無不顯示著它的庄重和威嚴。中央計劃在這裡召開新政協第一次全體會議,不過這裡是個四合院,並不適合召開大會。於是,周子健請梁思成先生為四合院上了一個大屋頂,改建成為一個會堂。后來,新中國的一些重要的全國性會議也都在這裡舉行。

1949年5月,中南海終於完成清理改造。池水在晚霞的映襯下碧波蕩漾,園中草木茂盛,房舍儼然,昔日的皇家御苑又恢復了當初的風採。中共中央進駐的日子不遠了。

毛主席入住中南海

1949年6月,毛澤東和黨中央從香山搬進了中南海。其實,毛澤東是很不情願地搬進中南海的。他的理由很簡單:不當李自成,不住皇帝住過的地方,但是政協會議召開在即,事情千頭萬緒,總是住在香山辦事、找人談話都不方便,而且當時北平除了長安街、東交民巷和王府井是柏油馬路,其他都是石渣路,很不好走。新中國成立在即,各種工作千頭萬緒,搬進中南海居住、辦公已是勢在必行。

中南海內有許多相對獨立的院落,豐澤園便是其中之一。“豐澤園”的匾額是乾隆皇帝題寫的,康熙年間這裡曾是清帝舉行演耕禮的地方。周恩來進駐中南海后,曾一度臨時下榻豐澤園。后來,他查看了中南海各處建筑,認為豐澤園中的菊香書屋條件比較好,於是主動提出請毛澤東入住豐澤園,自己則搬到西花廳去。

“菊香書屋”是一座標准的四合院,院內有古槐九株,挺拔參天,郁郁蔥蔥。東、南、西、北各五間房。毛澤東的起居室在北房東側,一共兩間,互相貫通。毛澤東的大木床,既是他休息,也是他看書和批閱文件的地方。除了這張大木床,毛澤東的起居室裡還有一張辦公桌、一套沙發和幾組書架,除此之外別無長物。

東房北側是毛澤東辦公、會客的地方,也是兩間打通的。他遷入前,這裡曾經是公共場所,擺放著許多鮮花。毛澤東住進來后,對工作人員說:“不用擺這麼多花,我這裡來的人多,有干部,有工人、農民。他們見我辦公的地方搞得這麼漂亮,就會上行下效,向我看齊。久而久之,會搞成一種風氣,這就很危險了。”

建筑年代久遠,菊香書屋的配套設施並不完善,原本的地採暖也完全失效,后勤部門隻好在菊香書屋的一處空地砌了一座小鍋爐,這才解決冬天供暖、平時供熱水的問題。

毛澤東入住菊香書屋后,中共中央辦公廳的幾個單位也搬進中南海,在豐澤園附近辦公。由於時間緊迫,為了不影響工作,各單位就選稍微好一點的房子、整齊一點的院落作為辦公室﹔散亂無序、犄角旮旯的房子做宿舍。機要室在豐澤園附近的含合堂院內小樓辦公,機要室主任葉子龍住在這裡。

中共中央剛剛搬進中南海時,解放戰爭尚未結束,國內政治百廢待興,外交、經濟,以及即將開幕的政協會議和不久就要舉行的開國大典,各項工作千頭萬緒。新中國的宏偉藍圖也在這裡徐徐打開。

(責編:吳兆飛、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