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1937:生死存亡筑長城

王詩敏 洪超印

2019年10月18日08:14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1937:生死存亡筑長城

1937年,是中華民族近代史上極其黑暗、極其沉重的一頁。這一年,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中國人民流離失所,大好河山慘遭踐踏,中華民族亡國滅種危在旦夕。

1937年,也是中華民族開始全面覺醒、全面抗戰的一年。這一年,在中國共產黨倡導建立的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一切不願做亡國奴的中華兒女迸發出像火山一樣的愛國熱情,義無反顧投身到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洪流之中。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在民族危亡的嚴重關頭,中國共產黨堅持以民族大義為重,制定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正確戰略、策略,實施動員人民、依靠人民的正確路線、政策,成為團結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

(一)

延安,原名膚施縣,地處黃河中游、陝北高原南部,以黃河天險為屏障,地形險要。

中共中央領導機關遷駐延安,是中國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紅軍長征途中,中共中央確定陝北為紅軍長征的落腳點。西安事變和平解決以后,中國共產黨面臨的主要任務,是動員全黨和全國人民鞏固和平,爭取民主,早日實現全民族共同抗戰。為了更好地領導中國人民的革命斗爭,1937年1月,在張學良東北軍撤離延安后,中共中央領導機關由保安遷駐延安。

1月13日這一天,延安城貼滿了歡迎中共中央領導的標語口號,歡迎的人們一早就排列在道路兩旁。在這些興高採烈的人群中,有城鄉人民群眾,有機關干部,有紅軍戰士,有學生,有從十裡八鄉來的赤衛軍和農民,還有從甘泉、延長、子長、安塞專程趕來的群眾代表。當毛澤東等中共中央領導一行出現時,口號聲、歡呼聲、鑼鼓聲響徹延安山城。

次日上午,在延安大操場舉行了盛大的歡迎中共中央進駐延安大會。毛澤東發表重要講話,他號召軍民要團結一致,抗日救國﹔加緊生產,支援前線﹔加強統一戰線,一致對外,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他還風趣地說:今后要事事講抗日,處處為抗日作貢獻,即便是老婆和老漢兩口子拉話,也要談抗日。

1937年9月,根據國共談判口頭達成的協議,中國共產黨蘇維埃中央政府駐西北辦事處改為陝甘寧邊區政府,轄陝西、甘肅、寧夏三省各一部地區,共20余縣,200萬人。邊區及其首府延安,是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軍委所在地。

“滾滾延河水,巍巍寶塔山”。從此,延安成為全國人民革命斗爭的指導中心和戰略大后方,成為指引中國革命方向、照耀中華民族前程的紅星。

在這裡,中國共產黨運籌帷幄,作出了關系中國革命前途命運的一系列重大決策。

在這裡,無數革命青年和愛國志士經受鍛煉和洗禮,跟著共產黨走上了抗日救國的道路。

在這裡,許多愛國民主人士和外國記者親眼目睹蒸蒸日上的氣象,發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希望所在”“中國的希望在延安”的感慨。

延安,不僅讓長征的紅軍有了落腳點,更是共產黨領導廣大軍民抵抗日本侵略、進而奪取全國勝利的出發地。

(二)

中共中央領導機關遷駐延安后,為了盡快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同國民黨就國共合作抗日進行了多次談判。

1937年2月10日,中共中央致電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提出“五項要求”:停止內戰,一致對外﹔保障言論、集會、結社的自由,釋放一切政治犯﹔召開各黨各派各界各軍的代表會議,集中全國人才,共同救國﹔迅速完成對日作戰的一切准備工作﹔改善人民生活。如果國民黨將這“五項要求”定為國策,中國共產黨願實行如下“四項保証”:實行停止武力推翻國民黨政府的方針﹔工農政府改名為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名為國民革命軍﹔特區實行徹底民主制度﹔停止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堅決執行抗日統一戰線的共同綱領。“四項保証”是對國民黨作出的重大讓步,毛澤東就此指出:讓步是必要的,“因為這種讓步是建立在一個更大更重要的原則上面,這就是抗日救亡的必要性與緊急性”,是為了團結一致抗日。

“五項要求”和“四項保証”在國內引起巨大反響,並得到國民黨內部抗日派的贊同。在國民黨的五屆三中全會上,宋慶齡、何香凝、馮玉祥等為響應中國共產黨關於國共合作,聯合抗日的建議,提出關於恢復孫中山所制定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緊急議案。

此后,2月至7月間,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葉劍英、林伯渠、博古等同國民黨代表顧祝同、賀衷寒、張沖以及蔣介石、宋子文等人,先后在西安、杭州、廬山多次進行國共合作抗日的談判。在談判中,周恩來多次重申“五項要求”和“四項保証”,並提出中國共產黨草擬的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共同綱領。蔣介石等雖然多方延宕刁難,企圖限制中國共產黨和紅軍、革命根據地的發展,以達到其“溶共”的目的,但也不能不在原則上承認國共合作抗日,並同意紅軍編為三個師45000余人。

(三)

在中國革命進程和國共關系即將發生重大變化的轉折關頭,中共中央大力加強自身建設。按照瓦窯堡會議精神,著力克服關門主義,注意發展黨員,建立健全黨的各級組織,使黨的組織和黨員隊伍得以發展壯大。

1937年3月23日至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延安召開擴大會議,討論目前國內政治形勢和黨的任務,並著重批評張國燾的錯誤,作出了《關於張國燾同志錯誤的決定》。

張國燾的嚴重錯誤造成的一個惡果就是西路軍的失敗。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后,紅四方面軍一部2萬多人根據中革軍委的命令,西渡黃河執行寧夏戰役計劃。11月11日奉中央決定稱西路軍。西路軍指戰員在沒有根據地、沒有兵員物資補充、敵眾我寡的條件下,深入河西走廊英勇作戰,創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功績。1937年3月,西路軍在甘肅北部地區遭到最后失敗,董振堂、孫玉清、陳海鬆等絕大部分紅軍將士先后壯烈犧牲。余部分三個支隊分路繼續艱苦轉戰。李先念率領的左支隊歷盡艱險,於次年4月到達甘肅、新疆交界的星星峽,尚有400余人,在中共中央代表陳雲、滕代遠的接應下進入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西路軍不畏艱險、浴血奮戰的英雄主義氣概,為黨和人民英勇獻身的精神,同長征精神一脈相承,永遠激勵著中國共產黨人砥礪向前。

1937年5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有蘇區、白區和紅軍代表參加的黨的全國代表會議,時稱蘇區代表會議。毛澤東在會上作了《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的報告和《為爭取千百萬群眾進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斗爭》的結論,強調在統一戰線中堅持無產階級領導權的重要性。接著,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了白區代表會議,劉少奇作了《關於白區的黨和群眾工作》的報告,總結了黨在白區工作中的經驗教訓,闡述了黨在白區工作的基本方針和斗爭策略。

與此同時,毛澤東用很大精力來做黨的理論建設工作。1937年夏,他在延安抗日軍事政治大學講授馬克思主義哲學,從馬克思主義認識論、辯証法的高度,著重揭露和批判了長期存在於黨內的主觀主義錯誤。其中的兩個部分后經修改,以《實踐論》《矛盾論》為題編入《毛澤東選集》。

《實踐論》以社會實踐為基礎,深刻闡述了認識與實踐、主觀與客觀、知與行的具體的、歷史的統一,揭露了黨內“左”右傾錯誤路線的認識論根源,為人們正確地認識世界和正確地改造世界,為黨制定正確理論路線和戰略決策指明了方向和道路,提供了科學世界觀和方法論基礎。

《矛盾論》繼承中國傳統的矛盾辯証法優秀思想,深刻闡釋了對立統一規律,對中國革命實踐的獨創性經驗作出了具有經典意義的哲學概括、總結和創新,形成了邏輯嚴密完整的馬克思主義辯証法理論體系,為抗日戰爭和爭取未來中國革命的最后勝利提供了銳利思想武器。

以上工作,從政治上、思想上、組織上為共產黨建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也為迎接即將到來的全民族抗戰做好了准備。

(四)

距離北平30裡的宛平,是一座掩映在茂密庄稼地裡的小城,作為京南門戶,“局制雖小,而崇墉百雉,儼若雄關”。1937年入夏以來,日軍在宛平城附近頻繁進行軍事演習,同中國守軍第29軍進行了多次緊張對峙。

7月7日深夜零時許,日軍以“仿佛”聽到宛平城發出槍聲、一名士兵失蹤為由,要求進入宛平城內搜查。中國守軍理所當然地拒絕了日軍的無理要求。天剛破曉,日軍就氣勢洶洶向盧溝橋一帶扑來,並用大炮轟擊宛平城,中國守軍奮起反抗。

“盧溝曉月”勝景剎那間被打碎,盧溝橋畔一時間硝煙彌漫,日本由此開始了全面侵華戰爭。

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關頭,中國共產黨沒有絲毫猶豫,毅然決然擔負起抗日救國的歷史重任。

盧溝橋事變爆發的第二天,中共中央立即通電疾呼:“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隻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號召:“全中國同胞,政府,與軍隊,團結起來,筑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同日,毛澤東、朱德、彭德懷等紅軍領導人致電蔣介石,要求全國總動員進行抗日斗爭,並代表全體紅軍將士請纓殺敵。

7月17日,中國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秦邦憲、林伯渠同國民黨代表蔣介石、邵力子、張沖在廬山舉行會談。中共代表提議以《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作為兩黨合作的政治基礎。此時,蔣介石迫於各方面壓力,就盧溝橋事件在廬山發表談話說:“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但他實際上仍“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盧事的解決”,而把中共的提議擱置起來。

8月13日,日軍制造八一三事變,大舉進攻上海,矛頭直指國民黨政府所在地南京,企圖迫使中國屈服。看到國民黨統治的心臟變得岌岌可危,蔣介石發表了《自衛抗戰聲明書》,同時表示同意西北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和設立總指揮部。9月22日,國民黨通過中央通訊社公開發表《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次日蔣介石在廬山公開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標志著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根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命令,中共中央軍委於8月25日發布改編令,將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葉劍英任參謀長,任弼時任政治部主任,下轄第115、120、129三個師。8月下旬至9月底,三個師的主力陸續開赴山西前線抗日。10月12日,根據國共雙方達成的協議,將南方八省紅軍游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葉挺為軍長,項英為副軍長,張雲逸為參謀長,袁國平為政治部主任,下轄4個支隊。

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新四軍,是中國共產黨真誠與國民黨合作,團結御侮、共同對敵的表現。國民黨同意聯共抗日,承認第二次國共合作,是對國家民族的有功之舉。國民黨當時是執政黨,擁有200萬軍隊。國民黨的政策轉變,對抗日戰爭的全面展開有著重要意義。

渡盡劫波兄弟在,相約抗倭泯恩仇。在這場關系到民族存亡的殊死決戰中,中華民族發揚“兄弟阋於牆外御其侮”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主義精神,空前團結在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偉大旗幟下。

(五)

日本明治維新之后,實行大陸政策,多次發動侵華戰爭。特別是通過甲午戰爭並吞中國台灣和澎湖列島,通過八國聯軍侵華戰爭和日俄戰爭攫取了在中國東北南部和京津一帶等地區駐軍的侵略權益,通過發動九一八事變佔領了中國東北全境,一些軍國主義者狂妄叫囂:“大日本皇軍不可戰勝。”

盧溝橋事變后,日軍長驅直入,迅速攻佔了北平、天津。爾后以平津為出發地,投入30余萬兵力,沿津浦、平漢、平綏三條鐵路線向華北腹地展開戰略進攻,揚言“三月解決中國事變”。國民黨軍盡管頑強抵抗,但依然節節敗退。

華北戰局危急!八路軍不待改編就緒,就誓師出征,挺進華北抗日前線。

出師第一戰,就是平型關戰役。

平型關,位於晉北繁峙縣的東北方向,自古為交通要沖。進犯平型關的,是日軍陸軍中的王牌、有“鋼軍”之稱的第5師團。它是日軍部隊中歷史最長的師團之一,曾參加日俄戰爭和多次侵略中國的戰爭。這次,第5師團21旅團一部企圖突破平型關防線,與雁門關以北日軍會合攻佔太原,進而佔領山西全省。

中國共產黨不怕鬼、不信邪,決心尋機給侵略者一個教訓!

1937年9月24日夜,八路軍第115師冒著傾盆大雨悄然進入平型關東北公路兩側高地的設伏地域。戰士們經過一夜瑟瑟秋風侵襲,忍著飢餓和寒冷,趴在冰涼的陣地上,等待敵人到來。

次日凌晨,日軍如約般走進了八路軍布設的“口袋陣”。由於溝深路窄、雨路泥濘,敵人車輛人馬擁擠堵塞,行進極為遲緩。第115師抓住有利戰機全線突然開火,日軍被打得措手不及。

短暫的驚慌之后,日軍軍官們舉起了指揮刀,組織士兵形成戰斗小組,向公路邊的高地沖去。八路軍伏擊部隊如猛虎下山,以一當十,沒有子彈了就用刺刀,刺刀斷了就用槍托,槍托折了就和敵人抱成一團扭打。這場血戰,是意志的搏斗,也是毅力的考驗。

戰斗從早晨打到下午,八路軍大獲全勝。此役,共斃敵1000余人,擊毀汽車100余輛、馬車200余輛,繳獲大量武器和軍需物資。

這次戰斗,粉碎了“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有力打擊了日寇的猖狂氣焰,遲滯了敵之軍事進攻,被侵華日軍稱為“錐心戰”,在東京軍界、政界、新聞界引起極大震動。

這次戰斗,是全國抗戰爆發后中國軍隊主動對日作戰取得的第一個重大勝利,使共產黨和八路軍聲望大增,極大振奮了全國軍民的抗戰信心。

對於此時的中國人民來說,勝利的信心比金子都寶貴。

緊接著,八路軍第129師夜襲陽明堡日軍飛機場,毀傷敵機24架,削弱了敵人的空中突擊和運輸力量。八路軍第120師在雁門關以南連續打了幾個伏擊戰,切斷了日軍由大同向忻口運送彈藥的補給線。

中國共產黨領導軍隊開展的積極戰斗行動,有力配合了國民黨軍在正面戰場的作戰,也贏得了國內外輿論的廣泛稱贊和好評。國民政府連續發電嘉獎,海外僑胞也發電表示:“望抗戰各軍學習模范的八路軍的優點,更望我全體將士更加鞏固地團結一致,共驅日寇,全體僑民,誓為后盾。”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陷后,按中共中央的部署,八路軍三個師逐漸向敵后實行戰略展開,執行創建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第115師一部在聶榮臻率領下,以晉東北恆山地區為中心,開辟晉察冀抗日根據地﹔115師主力轉入晉西南,開始創建晉西南根據地。第120師進入管涔山脈,創建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第129師進入以太行山區為依托的晉東南地區,開創晉冀豫抗日根據地。新四軍也挺進大江南北,開赴蘇南、皖南、皖中等地區,創建華中敵后抗日根據地。

八路軍和新四軍在敵后開展游擊戰爭,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不間斷地進行戰斗,令敵人每一分每一秒都為其侵略付出代價,成為插向侵華日軍背后的一把尖刀。

(六)

盧溝橋事變爆發后,一個非常重大的、關系抗戰全局的問題,現實地、尖銳地擺在中國人民面前,即如何抗日並奪取勝利?

1937年的日本,工業增長速度高達9.9%,工業產值佔國民經濟總產值的80%以上,是全世界資本主義陣營中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

1937年的中國,仍舊是一個落后的農業國,即使把外國在中國開辦的企業算在內,中國的工業產值也僅佔國民經濟總產值的10%。

戰爭,很大程度上比拼的是國家的工業能力。日本能大規模生產重炮、坦克、飛機、軍艦等,而中國除能生產輕武器和小口徑火炮外,其他大型武器裝備基本不能制造。

日軍不但武器裝備好,而且訓練有素,長期受武士道精神灌輸,作戰十分頑強、屠戮十分凶殘。日寇鐵蹄所至,中國城鄉戰火連綿、人民生靈涂炭、大地餓殍遍野。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野蠻侵入南京,進行了長達6周的駭人聽聞的血腥大屠殺,制造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慘案,中國平民和被俘士兵被集體槍殺、焚燒、活埋及用其他方法處死者,達30萬人以上。這是日本帝國主義者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中華民族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凶悍的敵人。制定切合實際、制敵取勝的戰略、戰術和路線方針,對中國的抗日戰爭至關重要。但是,執政的國民黨在戰爭指導思想上存在嚴重缺陷。他們從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利益出發,實行片面抗戰路線,即堅持國民黨一黨專政,只是單純依靠政府和軍隊抗戰,不願意實行民主、改善民生,不敢發動和依靠人民群眾,還總把希望寄托在國際支持和援助上。

中國共產黨代表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從一開始就主張實行全面抗戰路線,即人民戰爭路線。共產黨始終堅信,中國有力量進行抗戰並最后取得勝利,這種力量最深厚的根源是在廣大人民群眾之中,必須充分動員和依靠群眾。

為了正確地領導人民抗戰,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陝北洛川城郊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是在全國抗戰剛剛爆發的歷史轉折關頭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目前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定》、《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和毛澤東為中央宣傳部起草的宣傳鼓動提綱《為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而斗爭》。會議指出爭取抗戰勝利的關鍵是實行共產黨的全面抗戰路線,反對國民黨的片面抗戰路線。為此,會議決定:必須堅持統一戰線中無產階級的領導權﹔在敵后放手發動群眾,開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爭,使游擊戰爭擔負配合正面戰場、開辟敵后戰場、建立敵后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在國民黨統治區廣泛發動群眾性的抗日救亡運動,爭取全國人民應有的政治經濟權利﹔以減租減息作為抗日戰爭時期解決農民問題的基本政策。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全面抗戰路線在全國產生了重大影響,成為全國人民堅持抗戰、爭取勝利的旗幟。全國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和其他愛國人士以更高昂的愛國熱情投入抗日洪流。抗日戰爭成為中國近代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全民族的反侵略戰爭。

(責編:吳兆飛、任一林)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