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首頁

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

李文
2022年01月28日10:12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不斷推動全面深化改革向廣度和深度進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不斷提高,黨和國家事業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其中的重要內容,必須毫不動搖地予以堅持和完善。

1、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

馬克思主義認為,所有制是社會經濟制度的核心和基礎,決定著社會經濟制度的性質。適應社會化大生產的發展需要,社會主義理當將生產資料歸社會佔有,通過“自由人聯合體”來組織生產。換言之,生產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基礎和基本的經濟特征。但是,人類發展史和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探索証明,適應生產力的需要,任何一種所有制都會有復雜多樣的實現形式。封建主義經濟中有原始的公有制成分,也有資本主義萌芽存在﹔資本主義經濟以私有制為主體,並不排除或多或少的公有制(國有制)成分。改革開放后,我國對生產關系進行調整,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既發揮了國有經濟的主導作用,也有力地促進了非公有制經濟快速增長。

我國的經濟體制改革就是從突破單一公有制的禁錮開始的。首先是實行家庭承包經營,解決了以往一直沒有解決好的勞動者之間的平均主義問題,通過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途徑解放了農業生產力﹔緊接著出台了允許自行創業、自主就業的政策,解決了長期沒有解決好的城鎮青年就業問題,並由此給單一公有制的計劃經濟體制撕開了口子,讓個體和私營經濟得到生長和發育,逐步與引進的外資一起成長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並在此后逐步推進改革開放的進程中與公有制經濟形成良性互動關系,帶來了全新的微觀和宏觀經濟體制變革。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實現了從生產力相對落后的狀況到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的歷史性突破,實現了人民生活從溫飽不足到總體小康、再到全面小康的歷史性跨越,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這些成就証明,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所有制形態不但適應我國生產力發展的需要,激發了經濟體制的活力,而且確保了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社會主義方向。

早在1997年,黨的十五大就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所有制結構和公有制實現形式作出明確論述,指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公有制經濟不僅包括國有經濟和集體經濟,還包括混合所有制經濟中的國有成分和集體成分。國有經濟起主導作用,主要體現在控制力上。公有制實現形式可以而且應當多樣化,非公有制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此后,針對社會上的一些錯誤認識和政策實施中的一些偏差,自黨的十六大起,我們黨一再強調“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給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吃下定心丸,並且從政策上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產權和合法利益,堅持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廢除對非公有制經濟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規定,消除各種隱性壁壘,激發非公有制經濟活力和創造力。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兩會上指出:“我們黨在堅持基本經濟制度上的觀點是明確的、一貫的,而且是不斷深化的,從來沒有動搖。中國共產黨黨章都寫明了這一點,這是不會變的,也是不能變的。”《決議》重申:“黨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支持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建立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構建親清政商關系,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強調“構建親清政商關系”,就是著眼於為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

2、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

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是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所有制形態在分配上的體現,是所有制變革的必然結果。這一變革意味著要承認由於分配要素的差異導致的收入上的差別,“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帶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政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提出的。在這一政策的主導下,按勞分配原則得到充分貫徹,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產要素的價值得到充分體現,極大地調動了各方面的積極性,國民經濟的“蛋糕”也就越做越大。

改革開放以來,伴隨著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我國各地區各階層的收入都有很大提高。據統計,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經從1978年的171元增長到2020年的32189元,人民生活顯著改善,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分別由1978年的57.5%和67.7%下降到目前的29.2%和32.7%,消費結構實現了從生存型向發展型、改善型的過渡。但是,這只是就平均水平而言。由於我國不同地區和群體的收入增長幅度有較大差異,目前我國稅前基尼系數長期徘徊在接近0.5的水平,顯示出居民收入差距拉大到了比較顯著的程度。如何縮小收入差距,是實現共同富裕面臨的新課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採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促進共同富裕創造了良好條件。我們正在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實現已經被確定為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中的一項重要內容,這是我們黨基於為人民謀幸福的宗旨向全國人民作出的庄嚴承諾。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須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著力點,不斷夯實黨長期執政基礎。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民群眾真真切切感受到共同富裕不僅僅是一個口號,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真實可感的事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指明了共同富裕的實現途徑和努力方向。我國依然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人均GDP水平距離發達國家還有不小的距離,在扎實推進共同富裕方面還任重道遠。推進共同富裕,解決發展問題是第一位的,必須靠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來實現,必須靠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產要素形成合力來實現﹔同時,也要處理好分配領域裡的效率和公平的關系問題,建設體現效率、促進公平的收入分配體系,使收入分配調節既能夠分好“蛋糕”,又有利於進一步做大“蛋糕”。

3、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我國現行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所有制形態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制度,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制度約束下運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本質范疇。

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發展市場經濟,是中國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創造性發展,是對馬克思主義作出的歷史性貢獻。我國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確立為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經歷了一個不斷探索的過程。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過程中,不斷深化對計劃與市場關系的認識。黨的十二大提出“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方針。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有計劃的商品經濟”范疇,作出了商品經濟的充分發展是社會經濟發展不可逾越的階段的論斷。黨的十三大提出計劃與市場內在統一的“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改革思路。直到黨的十四大明確提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六大作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初步建立的判斷和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部署。經過持續推進改革開放,我國實現了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歷史性轉變。

新時代發展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關鍵是要繼續深化體制改革,核心是要處理好市場與政府的關系。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清晰概括和鮮明特征,《決議》沿用了這一提法。經濟發展就是要提高資源尤其是稀缺資源的配置效率,以盡可能少的資源投入生產盡可能多的產品、獲得盡可能大的效益。理論和實踐都証明,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經濟的一般規律,市場經濟本質上就是市場決定資源配置的經濟。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必須遵循這條規律,著力解決市場體系不完善、政府干預過度和監管不到位問題。當然,我國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堅持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發揮黨和政府的積極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之所以說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要堅持我們的制度優越性,有效防范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弊端。我們要堅持辯証法、兩點論,繼續在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結合上下功夫”。堅持辯証法、兩點論,就是要把“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用好,既要發揮市場經濟的長處,又要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這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具有的制度規定的根據所在。《決議》提出“完善宏觀經濟治理,創新宏觀調控思路和方式,增強宏觀政策自主性,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保障糧食安全、能源資源安全、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堅持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全面加強金融監管,防范化解經濟金融領域風險,強化市場監管和反壟斷規制,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維護市場秩序,激發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中小微企業活力,保護廣大勞動者和消費者權益”等一系列重要論述,基本上都是針對如何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而言的,回應了社會的關切。

總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四大以來經濟領域改革最重要的成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支柱。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第四研究室主任)

(責編:王珂園、代曉靈)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