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纪念与回忆

开国中将孔庆德:豪情悲愤尽沧桑

王洪山 孙彦新
2010年10月18日09:2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孔庆德(左)在自家菜园  摄影/黄诚忠
孔庆德(左)在自家菜园  摄影/黄诚忠

  孔庆德简历

  1911年出生,山东曲阜人,孔子七十三代后裔。1928年春参加国民革命军陈调元部。1930年冬,入皖“围剿”红军。营长魏孟贤率部起义,孔庆德随之参加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五团排长、第十师三十团团长、独立第十师师长等职。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冀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二纵队四旅旅长、第十纵队副司令员兼桐柏军区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第五十八军军长等。解放后,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南军区炮兵代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本文为孔庆德将军92岁时采访文章)

  将军蹒跚着走向客厅。他已经十分苍老,头发和密长的眉毛霜染一般,而那双见证苦难、浩劫与战争的眼睛,因岁月的沧桑而迷蒙和浑浊了。92岁的老将军孔庆德抚摸着右腕处那块酒盅大的枪伤,“那些死去的人都没能看到今天。”将军眼底浸润着一片苍茫。

  蒙难:张国焘的人让我们去焚烧战友的尸体

  “我一生打了那么多仗,死人见过无数,但从来没有像那时那样痛苦。”

  1931年11月的湖北红安县,躁动和悲壮浸透了这块糙红的土地。红四军与盘踞在红安县城内的国民党军第69师展开激战,红军将士势如破竹,破城而入,生擒国民党军师长赵冠英。

  稠密的雾霭中,红军将士正忙着打扫战场。孔庆德的眼皮像突被火灼一般剧烈颤动几下。他依稀看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朝他冲来,随后他被扑倒在地。“那时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残敌偷袭了我们。”将军嘴角微微抽动,“被五花大绑之后,才知道他们是奉鄂豫皖中央分局保卫局之命,前来逮捕我归案。”

  他被视作“改组派”,押解到鄂豫皖根据地的首府———新集。在这里,张国焘正在实施残酷的内部“清洗”。“肃反对象”都被绳索捆绑,一根长绳将他们串在一起,“像一长串蚂蚱”。一间异常简陋的审讯室,只有一条长凳和一张吱呀作响的木桌。众多红军将士在这里经过短暂的审讯后,草草地拉出去处决了。

  “他们将我按在那条板凳上,在我之前,一个团长被从战场上押到这里。那团长浑身血迹斑斑,灰头垢面,要求仗打完了再审问。他们不同意。团长破口大骂:‘为什么不让老子在前线杀敌?为什么不让老子死在战场上?’第二天这位团长就被拉到河谷枪毙了。可是,他们没有找到我任何反叛的嫌疑和证据。我是死里逃生。”将军说,“像我这样稀里糊涂保住性命的只有100多人。”他被开除党籍,罚做苦力。他们抬石头,修防空洞,浑身酸痛乏力,心若死灰。有一天,监管他们的人命令他们“上山挑柴”。他们披着夜色,被人带到山上。柴禾早已准备好了,每人挑上一大担,沿着蜿蜒的山路下山。新集通往麻城的山路边,有一个小山洼,旁边有条小河沟,他们在这里止步了。孔庆德定睛一看,不由惊骇万状:小山凹里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而这些人都是被视作“反革命”杀掉的红军将士。

  一层柴禾一层尸体,一摞好几层,然后用松枝点燃,用竹竿子拨弄。焦糊味充斥山谷,股股黑烟缠绕山脊盘旋不去。“我一生打了那么多仗,死人见过无数,但从来没有像那时那样痛苦。”将军的双眼被泪水打湿,他扭过头,一只苍老的大手颤抖着抚上额头。

  他们集体失语,内心泣血。挑柴、焚尸、掩埋,日复一日不曾间断;期盼、等待,在焦灼和痛苦中过了酷暑与秋凉。已是红四军军长的王宏坤没有忘记孔庆德这些蒙冤的红军将士,他以部队减员严重必须尽快补充兵源为由,将陕川肃反中几百人组成的劳改队悉数纳入了红四军。以戴“罪”之身在死亡边缘线上挣扎了一年多的孔庆德重获新生。“王宏坤收编的劳役队的那几百人,绝大多数都战死了,幸存的寥寥无几。我是其中的一个。”将军拭去眼角的泪水。

  行走:过草地时很多人的脚烂了,停下来就等于送死。
【1】 【2】 【3】 【4】 

 
(责编:孙琳)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