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纪念与回忆

开国中将孔庆德:豪情悲愤尽沧桑 (2)

王洪山 孙彦新
2010年10月18日09:5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红四方面军用过的电话机
红四方面军用过的电话机

  行走:过草地时很多人的脚烂了,停下来就等于送死。

  “将军的脚大得惊人,我的这双脚一生都没有停歇过,过草地时很多人的脚烂了,烂了也得走,停下来就等于送死。”

  将军缓缓站立那个瞬间,我们蓦地发现他的那双蒲扇状的大脚大得惊人,脚骨突兀,青筋暴绽,行走起来如豹掌扑地,咚咚作响。他三过草地,几越雪山,“我能活下来,全靠了这双脚。”

  将军有些得意,盯着那双微颤的脚,“当年许多人就是因为走不动了,才倒在了草地里。”1935年初秋,已是红四军10师36团团长的孔庆德率2800余人的疲惫之旅踏进了茫茫草地。脚下危机四伏,不慎踩空,就有可能陷进泥沼,气候暴戾无常,忽而暴雨如注,随后又飞雪漫卷。

  6天时间,他们昼夜兼程,走到草地北边的班佑地区。“许多人的脚都被污水泡烂了,白花花的蛆虫在脚面上爬动。”说到这里,将军的嘴撅了起来,样子要吐,“脚烂了也得走,停下来就等于送死。”

  长途跋涉的红军队伍试图在这里稍作休息,然而,紧盯着他们行踪的胡宗南部早已在此布网。

  红军仓促应战,带着饥饿和疲劳与敌浴血奋战。孔庆德热血急涌,持枪冲入敌阵。猛地,他身子打了个趔趄,眼前一黑,一股柱状的血流从他胸口喷射而出……卫生队长冒弹雨冲到他身边,用手压住他胸部伤口处,遭到挤压的血流穿过指缝,四处喷溅。卫生队长急忙掏出纱布,猛地塞进伤口。血流止住,他被抬上担架。这一枪是致命的,斜穿肺部,从背后打了出来。这是他第四次挂彩了,长刀、炮弹和子弹在他躯体上都留下无法祛除的疤痕。“没有人相信我会活下来。”孔庆德回忆。在当时缺医少药的恶劣环境中,他躺在担架上一直昏迷,除了胸部微微起伏显示他一息尚存外,看上去他像个“死人”。

  与红一方面军刚刚会合的红四方面军,此时又分道扬镳,党中央率红一方面军的几千人马继续北上,而红四方面军则奉命南返。张国焘为此鼓动他的麾下:回马四川,直指成都平原,那里有大米吃。

  躺在担架上的孔庆德感到茫茫草地更加凶险了,草根在从水洼中舀出的浑水中烹煮,缺盐,煮出的野菜汤又苦又涩,直愣愣的草根直刺咽喉。队伍中有人开始浮肿、便秘、头昏无力,病号与日俱增。抬担架的那个面黄肌瘦的士兵突然双腿发软,摇摇欲倒。躺在担架上的孔庆德伸手抓住他的手,他和那个生命耗尽的士兵一同跌落在地。“把我的马牵过来,我自己骑马走。”他下了命令。在马背上颠簸,他冷汗淋漓,嘴唇被牙齿咬烂。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穿越了草地。

  孔庆德可以趔趄地独自行走了,他把他的马让给伤兵骑。

  他们走出草地来到毛儿盖时,“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那是一片无数次出现在他们梦境中的庄稼地,青绿的玉米尚未成熟,部队以高价买了下来。饥饿至极的士兵拢了些柴禾,点火烧了便狼吞虎咽。不多时,几个士兵紧捂腹部,浑身抽搐,满地打滚。“我忽地意识到事情不妙,奔过去夺掉士兵手中的玉米。”将军沉浸在痛苦的记忆里,洁白的眉毛蹙成一团,“可那时已经没人听从我的劝阻,我不得不朝天开了一枪。”枪声把他们震愣了。很快,他们感到腹部胀痛。

  庄稼地里到处滚动着呻吟不止的士兵。长时间的饥饿,他们的肠胃薄如白纸,骤然大量进食,几名官兵被胀死。“那情景实在是太惨了,”将军说着流下两行浑浊的老泪,“我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一点办法都没有。”将军说罢,久久地沉默。

  自豪:孔庆德带人夺走了日军天皇御赐的大炮
【1】 【2】 【3】 【4】 

   
 
(责编:孙琳)


相关专题
· 新闻分页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