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红色访谈>>访谈新闻

陈知建:特务在饭里下毒,父亲亲尝让我躲过一劫

2010年01月19日15:4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1月19日电 (记者 孙琳) 2010年1月4日,开国大将陈赓的夫人傅涯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1月19日下午,陈赓傅涯夫妇的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做客本网。陈知建少将在访谈中回忆到,战争年代要在部队里带大一个孩子,不是当代人所能想象的,自己曾有过两次遇险经历。

  陈知建说,我母亲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我是母亲在战争年代亲自带大的,真正是含辛茹苦,有些事情是我长大以后母亲告诉我的。生我的时候,母亲身体很糟糕,没有奶吃,在部队里是羊奶把我养大的。父亲的部队里有一位首长,当时得的是肺结核,他需要营养。因此就牵了一只奶羊,他的身体也很虚弱,他吃不了剩下的就是我的,我实际上就是用小米糊糊和羊奶养大的。我小时候的身体非常的糟糕,十几个月了我还抬不起头了,那就是软骨病,后天才加强了营养,所以现在身体还不错。

  陈知建接着讲起了战争年代,自己小时候遇险的两次经历:

  陈知建回忆说,既然是战争年代,不可能不遇到危险。在战争年代保护我们这些后代也是费心思的,很多后代被国民党或者是日本特务杀掉的已经不少。就连我都遇到过,国民党特务在我吃的稀饭里面下过毒,亏了我父亲尝了一下,他说这个味儿不对,然后就倒掉了。老百姓家的鸡吃了这些倒掉的稀饭以后都死掉了,然后我爸爸说赶快抓这个炊事员,他是个特务。但是抓他的时候已经跑掉了,这个是我遇到的第一次险。

  第二次是在解放战争年代,父亲原来在延安要到前线去打战役,他们是坐飞机去的。十几、二十多个将军坐着飞机飞过去的,非常危险。我是由我母亲带着,当时我有点淘气,在接近封锁线的时候“哇哇”大哭。可是,哭声很容易暴露,母亲着急一把捂住我的嘴,差点把我捂死。这时,挑我的警卫员把我抢了过去,说:“不行,这个是革命后代”。我被抱起后就不哭了,非常的乖。过了封锁线后,我又开始“哇哇”大哭,但是那个时候就没事了。

  陈知建谈到,战争年代要在部队里带大一个孩子,不是当代人所能想象的。母亲一直领着他追赶部队,最后在山西晋南才逐渐稳定。淮海战役后,母亲继续带着他追部队,后随军渡江南下到广州,然后又转战广西、云南,最后解放了云南在那里安定下来。

  (以上新闻内容根据访谈实录整理而成)

  ·【访谈实录】陈赓傅涯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回忆父亲母亲
(责编:孙琳)


相关专题
· 红色访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