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红色访谈>>访谈实录

【访谈实录】陈赓傅涯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回忆父亲母亲

2010年01月19日16:39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2010年1月4日,开国大将陈赓夫人傅涯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为缅怀陈赓与傅涯同志的光辉一生,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邀请陈赓傅涯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做客本网,与网友在线交流,敬请关注!
  
嘉宾和主持人在直播间

  
点击进入直播页面

  
点击进入——视频页面


  嘉宾简介

  陈知建:原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少将军衔。

  陈知进:解放军总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医师、教授。

  访谈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 2010年1月4日,开国大将陈赓夫人傅涯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为缅怀陈赓与傅涯同志的光辉一生,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邀请陈赓傅涯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做客本网,与网友在线交流,敬请关注!

  [主持人]:首先请两位嘉宾跟网友打个招呼!

  [陈知建]:各位网友大家好!主持人好。

  [陈知进]: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在刚刚过去的1月14日,我们送走了陈赓大将的夫人傅涯,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记者采写的报道,在广大网友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有网友在留言中写道:“陈赓大将是我们最敬佩的开国元勋,同样他的夫人含辛茹苦地把有效的几个孩子培养成人真的很不容易,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及向老人家致敬!”还有很多网友也表达了同样的心情。

  [主持人]:请问两位嘉宾,有什么话要对关心你们的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及广大网友说的吗?或者是谈谈你们最近的感受。

  [陈知建]:我母亲1月4号去世,我到现在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解出来。但是从给我母亲办后事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比较深的体会。就是到我们家来吊唁我母亲的和到八宝山吊唁我母亲的老百姓挺多的。我们家的街坊邻居都来了,到八宝山来的有很多也是老百姓。开始他们还不敢进来,后来有一些人说可以进来,他们才进来,这些使我很感动。

  [陈知建]:一方面大家是对我父亲的尊敬,同时也是对我母亲的一个尊敬,这个我非常的感动。要谢谢大家,我就说这一点。

  陈知建:特务在我吃的稀饭里下毒,父亲亲尝让我躲过一劫

  [主持人]:通过阅读相关的文章,我们了解到傅涯阿姨是一位坚韧、淡定、慈爱的老人,请问两位嘉宾,您们认为母亲傅涯身上最闪光的品质是什么?能否评价一下你们心目中敬佩的父亲和母亲?这个问题先请陈将军来回答一下。

  [陈知建]:总的感觉我母亲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我是我母亲在战争年代亲自带大的,可以说真正就是含辛茹苦。有些事情是我长大以后我母亲告诉我的,因为那时候太小不懂事,有些是我的记忆。比如说生我的时候,我母亲身体很糟糕,没有奶吃,最后在部队里是羊奶把我养大的。我父亲的部队里有一位首长,当时得的是肺结核,他需要营养。因此就牵了一只奶羊,他的身体也很虚弱,他吃不了剩下的就是我的,我实际上就是用小米糊糊和羊奶养大的。我小时候的身体非常的糟糕,十几个月了我还抬不起头了,那就是软骨病,后天才加强了营养,所以现在身体还不错。

  [陈知建]:既然是战争年代,不可能不遇到危险。在战争年代保护我们这些所谓的后代也是需要费心思的,因为我们这些后代中有很多就被国民党或者是日本特务杀掉的已经不少。就连我都遇到过,国民党特务在我吃的稀饭里面下过毒,亏了我父亲尝了一口,他说这个味儿不对,然后就倒掉了。老百姓家的鸡吃了这些倒掉的稀饭以后都死掉了,然后我爸爸说赶快抓这个炊事员,他是个特务。但是抓他的时候已经跑掉了,这个是我遇到的第一次险。

  [陈知建]:第二次是解放战争开始了,我父亲原来在延安要到前线去打战役,他们是坐飞机去的。十几、二十多个将军坐着飞机飞过去的,非常的危险。我是由我母亲带着,当时我是有点太淘了,在接近封锁线的时候,我“哇哇”大哭,一些有很多人这么哭不就暴露了吗?所以说我母亲就不走了,说你们走吧,等他不哭了我再走。

  [陈知建]:后来不哭了,又往前走了一段,接近封锁线的时候我又哭起来了。这时候我妈着急一把捂住我的嘴,想把我捂死,要不然把其他人都暴露了。这个时候挑我的那个警卫员一把把我抢过了,说“不行,这个是革命后代”。抱起来以后我就不哭了,非常的乖。那就赶紧冒险过封锁线,等过了封锁线我又开始“哇哇”大哭,但是那个时候就没事了,可以大哭。所以说这个是我遇到的两次生命危险,其他的就多了。当时要在部队里带大一个孩子,那个问题不是当代人所能想象的。一直领着我追赶部队,最后在山西晋南有一个稍微稳定点的地方,在这里让我妈妈负责管理这些家属,那个时候团以上的干部才能结婚、生孩子。

  [陈知建]:在这里一直等,等到淮海战役以后,然后带着我去追部队去,在渡江之前追上了部队。然后随军渡江南下到广州,然后又转战广西、云南,最后解放了云南,在那里定下来了。所以我跟我妈妈那会儿说在一起吧,她还有工作,有时候在中央组织部,有时候在前线管妇女工作,还有等等等等,到了云南以后,还组建云南省妇联,她的工作还挺多。
【1】 【2】 【3】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红色访谈
· 嘉宾访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