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红色访谈>>访谈实录

金一南:为什么毛泽东能带领中国革命走向成功

2009年08月31日16:5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8月31日15:00,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邀请国防大学战略学博士生导师、金一南少将做客本网,就《苦难辉煌》一书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畅谈中国共产党从苦难走向辉煌艰苦奋斗的光辉历史。

  
主持人和嘉宾在演播室

  
点击进入视频

  
点击进入直播页面


  嘉宾简介:

  金一南:少将军衔,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副军)、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现为解放军报特约撰稿人,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中国军事统筹学会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多年来,他深入研究国际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先后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次,国务院新闻办“中国国际新闻奖”3次,2003年被评为国防大学首届“杰出教授”。

  访谈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视频访谈室。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我们有幸邀请到国防大学战略学博士生导师金一南教授做客人民网,金教授于今年年初推出了新书《苦难辉煌》,这本书以空前复杂的历史变局为背景,以两万五千里长征为主线,以独特的视角审视了人民军队的革命前辈们在历史重大关头坦然承担救国使命、冲突重围、杀出血路,最终夺取胜利的历史足迹,今天请金教授围绕这本书和广大网友畅谈历史,欢迎广大网友在访谈的过程中踊跃提问。金教授您好,首先和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

  [金一南]:今天很对不起,因为技术原因,晚了一些,本来三点钟要开始,让大家等了一段时间,表示歉意。

  
金一南:破解谜团 我们的革命为什么能够胜利?


  [主持人]: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60年来我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崛起已经举世公认,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您是怎样想到写一本关于中国共产党早期发展史的书?而且这书名还充满了这样的深意,讲述了这样一个回望历史的老故事,您是想告诉读者一些什么呢?

  [金一南]:从我们今天看中国获得的发展和进展,举世瞩目,我们的发展速度,全世界没有想到。外国人没有想到,我们中国人也没有想到,我们所有经济学家,所有专人士都没有想到。

  [金一南]:我做个比喻,200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按照世界银行的预测,世界银行在90年代末期做出了预测,2008年中国经济总量是我们今天经济总量的一半,这么巨大的误差,中国的发展怎么回事?世界的专家、权威机构没有想到,我们很多人也没有想到。

  [金一南]:我觉得像历史一样,当共产党那么弱小的时候,万里长征。当时蒋介石要常追,就是穷追猛打,他觉得是流寇,蒋介石讲,古往今来没有流寇能够成事者,流寇能成事吗?不管是当时在中国革命的尽头时,大家都没有想到能不能成?能成功吗?成功了。我们这个党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夺取政权,28年时间,我们这个军队1927年八一建军,到1949年夺取政权,这么短的时间,这样一个党、这样一个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失败到胜利,我们讲这是奇迹,中国历史的奇迹,也是世界历史的奇迹。当我们讲到我们今天经济的奇迹的时候,我们今天的经济的奇迹无法揭秘的时候,林毅夫讲,谁能够破解中国30年经济发展之迷,谁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

  [金一南]:我们说我们今天发展的奇迹,我们想到中国革命成功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我们过去的成功,我们的力量来源到底是什么?这样一伙人革命成功了,指挥军队,战争胜利了,建立了新中国,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力图破解这样一道题,就是我们的力量来源,我们的胜利来源,为什么能够胜利?就像我们将来,我们的后代可能还要破解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的经济为什么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功,那都是一样的,这都是我们的谜,我们要破解这样的谜团。

  
金一南:从国际历史背景下看待中国命运的较量


  [主持人]:据了解,您这本书是第一本把中共早期历史放在国际大背景下解读的图书,您将中国的两大政治力量——国民党和共产党,日本昭和军阀集团、共产国际和苏俄这四股力量综合在一起描述中国革命,您这样的揭示和剖析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金一南]:我们今天讲的很多全球化的问题,我们今天都受全球化的影响,社会信息化,我们今天的网络,如果没有社会信息化网民也看不见我们现在做的视频访谈,以前是文字访谈,现在叫视频访谈,经济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对我们人类社会的改造在今天非常明显。

  [金一南]:实际上,全球化的进程,从国际上来看,似乎是从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开始的,我们从一个更大的宏观背景来看,我们有句老话,毛泽东同志讲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从20世纪初,中国的命运始终受到世界这种动荡的影响,我们从19世纪的中叶到19世纪的末叶,到鸦片战争失败,一系列的屈辱史,到20世纪初,我们开始这么一场革命,就是挽救中华民族的命运与危亡,我们的灾难是什么,是帝国主义入侵带来的,我们的革命是什么?我们要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政权,我们这种革命运动,实际上是全球大背景条件下的斗争。

  [金一南]:所以,我觉得我们以前的这些描述中国革命斗争比较单一。比如我们单从我们的红军、我们的党,从我们的方面来描述,这个背景就不够大。实际上中国共产党的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的诞生,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到万里长征的进行,是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这个背景就是世界东方舞台的这场革命。印度走了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印度走了甘地讲的“非暴力不合作”,它是这样一个极端。它发展到什么极端呢?有点像你打我的左脸,我把右脸送过去。我非暴力,我不反抗。

  [金一南]:你看日本的选择,日本走法西斯的道路,首先日本和我们一样,帝国主义的入侵,首先是美国的入侵,打开它的国门,叫“黑船”事件,打开日本的国门以后,日本也是和我们一样,我们在19世纪中叶签署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日本也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先和美国签,又和英国、法国、德国签,日本怎么办?走法西斯道路,就是我们不能和中国、朝鲜混在一起,我觉得日本的法西斯道路就像我们讲的傍大款一样,我们靠强权,和欧美靠近,反过头来收拾亚洲小国,它走了模仿欧美对付亚洲国家的殖民主义的侵略道路、战争道路。

  [金一南]:东方在寻求解放,东方大的国家民族不同的选择,印度这样选择,日本这样选择,我们中国呢?中国的选择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军队的建立,和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实际上是在世界的大背景之下,每一个国家的这伙精英、它的年轻人,都是要救国救民,都是要挽救民族命运危亡,尤其在东方表现的很明显。当然最后是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结果。

  [金一南]:昨天到今天,日本自民党下台,民主党上台。日本的选择好象还没有完成,还在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完成了这样一种选择,印度也是完成了它的那种选择。我们所有的流血、牺牲、奋斗都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发生的,我这本书绝不单单揭示中国革命的发生,绝不单单揭示我们内部怎么出现了问题,怎么战胜敌人的,不是这样的,主要是我们宏观的背景。不是揭示它是什么,而是揭示它为什么要这样。中国革命为什么要发生。我们和我们的对手为什么发生这样的矛盾。为什么谁战胜谁的问题,就是中国要走不同的道路、不同的方向。中国命运的较量为什么会是这样。这是国际大背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发生的这些东西。

  [金一南]:有不少的网友、有不少的我的同事看过书以后,他们认为其中一个非常大的背景,就是以前没有人这么写,我觉得今天我们有充分条件了,我们之所以今天能够提供这样一个背景,历史不能离的太近,离的太近以后,就和看一幅油画一样,离的太近,肯定是色彩斑斓,你看不出它的总体,你得退到一定的距离,你才能看见它的各个块面的色彩组合的图形,就需要这种距离,但是也不能太远,如果太远,这幅油画是模糊不清的,就是这一代人都消失了,很多感性的东西没有了,你描述这个历史就是很冷静的、很逻辑的,可能是很严密的,但是,你的感情、你的情绪、你对历史体验的认知要受很大的影响。

  [金一南]:今天我们从那段历史来看,我们再回顾那段我们取得胜利的历史,我们有了足够的距离审视它,我们有了很多的材料,各方解密的披露的材料,我们的距离是适当的,也不是很远,那些人和我们今天好象毫无关系,我们正在描述和我们今天不太发生关系的过去。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认识历史的距离。当然这种距离是什么?当你最后起步的时候,你看到必然是更宏大的场景,因为退后了几步,看到的绝不是中国革命发生的这一块,而且十月革命对我们的影响,包括十月革命自己的走向,苏联现在已经解体了,还包括日本的法西斯运动,我全部写在里面了,包括中国国民党,也是一伙精英,从黄埔军校,从国民党的一大改造,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孙中山这三大政策的提出,国民党也经过了凤凰涅盘式的重生。

  [金一南]:书里写了四伙年轻人:共产国际和苏俄革命、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和日本昭和军阀,都是年轻人,从各自来说,都是为了各自的主义,而且出发点都是要救国救民,但是,殊途无法同归,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且一去不返,这是历史很悲壮的地方,我们能不能表现出来?我们力图表现出这种历史的宏大、历史的悲壮。

  [主持人]:您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四股力量对中国革命的进程都产生了哪些影响?

  [金一南]:我们说苏联,十月革命,毫无疑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包括共产国际,我在书中讲到,早期对中国革命的帮助,这是十分巨大的。日本对中国革命的影响,当我们讲出来的时候大家很新奇,中国对日本的影响,我们有足够的认识,日本对中国的影响我们认识不够。近代以来,先进的思想往往是通过日本传入中国。以前毛泽东讲过一句话,先进的中国人向西方寻找真理。马克思主义也好,各种各样的主义,我们确实是向西方寻找真理。

  [金一南]:但是,实际上我们大量的先进人物是东渡日本,从日本学习了大量的东西,日本先于我们,翻译了大量的西方的社会科学的著作,包括卢梭的,包括马克思的、恩格斯的东西,因为日文和中文的文字相近,我们很多东西直接转译日文,比如我们今天做统计,可能有780多个政治词汇是从日文直接转译过来的,比如唯物主义、唯心主义、共产党、劳工、神圣、团结就是力量,我们都是直接从日本拿过来的。古代我们对日本影响很深。近代的时候,日本对我们影响很深。社会主义思想、共产主义思想、社会主义运动,日本是翻译西方的,我们从日本拿过来。日本成为一种思想流向,叫“一衣带水”,它翻译大量的东西,我们经过简单转译,对中国社会影响很大。

  [金一南]:另外,当日本法西斯崛起以后,对中国入侵,“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它对中国伤害很大,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造成了中华民族空前觉醒。从历史来看,中华民族觉醒有这么几个过程:一八九八、戊戌维新,那是官僚阶层的崛起,当然官僚阶层是少部分,以康有为为代表的少部分官僚阶层少部分的觉醒,很有限。1919五四运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觉醒,但是,当时中国上大学的有多少人,教授有多少人,在民众中还是少数。1937年“七七事变”是中华民族的觉醒,这个范围是非常大的。日本的入侵导致了中华民族这种彻底的觉醒,真正认识到了,我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起来团结一心。这就是我们民族觉醒、民族奋起,完成救亡,也成为我们胜利的基础。

  [金一南]:比如不管是日本的革命思想,马克思主义首先日本翻译,转入中国。还有日本的法西斯运动对中国的影响,影响都非常大。当然就我们内部来说,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这样,国民党早期接受苏联列宁的建党模式的改造,我在书里说了,我们很多人都不太知道。早期,国民党是一个毫无力量的党,是孙中山的同盟会,有点像我们过去的帮会组织,就是向国民党总理孙中山个人表示效忠,它没有严密的组织机构,总共有多少党员,组织体系是什么,党的章程是什么,怎么分派任务,怎么督导检查,收了多少党费,党费怎么用,一笔糊涂帐,完全是一个没有力量的帮会组织。

  [金一南]:就是孙中山接受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接受苏联的援助之后,苏联早期对国民党改造,国民党后来成为一个有力量的政党,完全就是苏俄建党模式,列宁建党模式对国民党进行了很大的改造。包括黄埔建军,苏联顾问、苏联的援助。我在书里写了,“当黄埔建军以后,黄埔军校的这种困境”。孙中山第一次试图掌握一支军队,把他们称为党军,成为国民党的军队,非常困难,没有一点力量。

  [金一南]:首先没有经费,苏联给了支持,没有枪支,孙中山让广东的兵工厂给300支枪,当时广东的兵工厂没有人听孙中山的话,孙中山的影响很有限,孙中山批了300支枪,兵工厂只给了孙中山30支枪。黄埔军校30支枪,国民党方面讲,连警卫用的都不够。后来是苏联援助8000支步枪,当时黄埔军校一下就有了枪了,黄埔军校教育长讲,全校上下,从校领导到普通学员无不欢呼雀跃,我们有枪了,8000支枪,谁来的?从苏联来的,这是对我们革命很大的影响,对我们北伐胜利有很大的影响。

  [金一南]:当然最后联共中央一个领导人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们武装国民党,苏联无产阶级造的子弹,射进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头颅,国民党叛变了革命,蒋介石四一二叛变了革命,他拿着苏联给的武器射杀武装起义的工人,这是苏联政策的一个失误,这是后来很大的教训。但是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近代我们的革命运动的发生,绝不是一个单一的,受世界各种各样力量的影响、制约、推动或者阻碍。

  [金一南]:东方这个舞台,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包括红军长征的胜利,包括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在东方来看,是这四大板块剧烈碰撞和挤压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苏俄与共产国际和日本昭和军阀集团,互相脚力、互相碰撞,最后的结果,而绝不单单是一方面和两方面的问题。
【1】 【2】 【3】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红色访谈
· 嘉宾访谈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