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党史研究>>研究·争鸣
坚持和弘扬实事求是的科学历史观

《历史决议》:把毛泽东思想同晚年错误分开

——学者纵论《历史决议》的重大价值与深远影响
□《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2011年09月26日08:50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历史决议》:把毛泽东思想同晚年错误分开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正式公布的文本)



  话题缘起

  今年是《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简称《历史决议》)通过30周年。《历史决议》对“文革”,对毛泽东的功过等重大问题作了实事求是的总结和科学评价,是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历史观的一个范例。那么,《历史决议》怎样坚持了实事求是的科学历史观?今天该如何认识《历史决议》的重大价值?如何做到遵循决议精神而不拘泥于个别结论?如何坚决防止从决议的结论后退?这些都是需要正确认识和严肃对待的问题。

  特邀嘉宾

  沈宝祥(中央党校教授)
  石仲泉(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程中原(当代中国研究所原副所长)
  林蕴晖(国防大学教授、文史学者)
  李向前(中共党史出版社总编辑)
  刘金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科研管理部主任、研究员)

  ■作出《历史决议》的重要目的,是要实事求是地总结经验教训

  主持人:胡锦涛同志今年在“七一”讲话中指出,在历史上的一些时期,我们曾经犯过错误甚至遇到严重挫折,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的指导思想脱离了中国实际。我们党能够依靠自己和人民的力量纠正错误,在挫折中奋起,继续胜利前进,根本原因就在于重新恢复和坚持贯彻了实事求是。“这方面的经验教训,我们党在《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进行了系统总结,我们必须牢牢记取”。今年是《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通过30周年,那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为什么要作出起草《历史决议》的决定?

  林蕴晖:作出《历史决议》的重要目的就是要实事求是地总结经验教训。1978年12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闭幕会上,邓小平作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要求的是全党在解放思想的基础上,团结起来“向前看”。当时现实中存在着妨碍人们团结一致向前看的障碍,首先是怎样看新中国成立以后近三十年历史中的风雨和曲折,尤其是十年“文革”。其中特别突出的是对毛泽东的评价:功绩是第一位的,还是错误是第一位的;错误是毛泽东一个人犯的,还是其他中央领导人也有份;毛泽东思想还要不要坚持。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文革”前的十年,成绩是主要的,还是错误是主要的。对这样一些重大问题,不只党内外、国内外有着不同认识,在党内高级干部中,意见也很不一致。因此,要重建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必须对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大历史事件的是非功过,特别是毛泽东的是非功过,以及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错误的界定,作出一个符合历史实际的决议,以统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才利于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向前看。

  沈宝祥:《历史决议》是因历史需要而作的。回答当时面临的重大问题,这就需要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作一个全面客观的评价。这种评价不是写通史,而是抓住几个主要的、关系重大的问题作出正确的评价和判断。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统一人们的思想,更好地向着建设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前进。经过了三十年,再来看这个《历史决议》,其历史意蕴就更清楚了。中国历史演进到“文革”后期,“文革”的路线支撑不下去了,“左”的路线支撑不下去了,问题的实质是,中国传统模式的社会主义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尽头。中国的社会主义必须“告别旧模式,开辟新路”。《历史决议》就是适应了这样的历史要求,应运而生。

  ■胡乔木提出:要把毛泽东思想同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分开。《历史决议》彻底否定了“文革”

  主持人:据了解,《历史决议》的起草经历了非常曲折艰难的过程,最初《历史决议》草稿被推翻重来,又经历了四千人的大讨论。那么,能介绍一下《历史决议》起草的具体过程吗?

  程中原:《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在中央常委会领导下进行,邓小平主持,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组织实施。起草小组于1980年2月20日搞出了一份“仅供领导参阅”的《〈历史决议〉提纲》,随后,写出了《历史决议》的最初草稿。邓小平于6月27日同胡耀邦、赵紫阳、胡乔木、姚依林、邓力群谈看过《历史决议》草稿后的意见。邓小平说:“决议草稿看了一遍。不行,要重新来。”在7月3日上午的书记处会议上,胡乔木谈了如何落实邓小平提出的对起草《历史决议》的意见。他说,在起草的过程中,“小平同志找我们谈过几次,中心任务是要把毛泽东思想旗帜高高地树起来,给它一个比较完整准确的解释,用它来统一党的思想。这个决议是说服对于这个方面有怀疑的同志的武器。”胡乔木提出一个解决难题的办法:我们现在要把毛主席晚年在思想上、行动上的错误,同毛泽东思想加以区别,加以对照,对毛泽东思想加以肯定,对毛主席晚年的错误的理论和实践加以批判。这个办法,为解决邓小平提出的决议的中心任务找到了一把钥匙。

  到了8月初,起草小组拿出了一个新稿子,正式取名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后又经过一个月的修改,于9月10日完成。《历史决议(未定稿)》先发给各省、市、自治区第一书记座谈会讨论。此后,中央政治局决定,《历史决议》稿要组织全党4000名高级干部进行讨论。胡乔木、邓力群和起草小组日夜修改,于1980年10月11日拿出了供党内4000人讨论的稿子。全稿约5万字,比9月10日稿压缩了八九千字。1980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组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稿)》讨论的通知,随通知发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九八○年十月供党内高级干部讨论)》。邓小平看了4000人讨论的简报,于10月25日找胡乔木、邓力群谈话。针对讨论中提出的问题,存在的思想混乱,邓小平着重讲了关于对毛泽东功过的评价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他坚定地表示:一定要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肯定并且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在这个问题上不能让步。“如果不写或写不好这个部分,整个决议都不如不做。”从1981年3月31日开始,《历史决议》稿再次经过党内40多人讨论。1981年6月1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原则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并决定提交十一届六中全会审议。1981年6月27日到29日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历史决议》草案经讨论获得一致通过。

  《历史决议》彻底否定了“文革”,指出:“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而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并分析了“文革”所以会发生并且持续10年之久的直接原因和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历史决议》指出,“左”倾错误占据支配全局地位,导致了“文革”的发动;对于“文革”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泽东负有主要责任;但是,就毛泽东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1】 【2】 【3】 【4】 

 


  【更多阅读】

  
>>>点击进入【秘密战线档案】真实潜伏者、三大战役背后秘密战、解密中共中央南方局、北方局、探访平西情报站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进入【党史频道】

  博古女儿秦摩亚撰文解密:李德是怎样独揽军权的?

  看毛泽东回绝母亲文家15位亲属 请求照顾的信

  揭秘:1958年周恩来为什么提出辞去总理一职?

  解密真实“红岩”——为何女人无叛徒?

  1912年孙中山与民国定都之争:武昌 南京还是北京?
(责编:王新玲)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