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党史研究>>人物研究

我所认识的吴文藻

龙平平
2010年03月09日10:5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吴文藻、冰心和本文作者在一起
吴文藻、冰心和本文作者在一起

  吴文藻是中国社会学和文化人类学的开山鼻祖,这几乎尽人皆知。但先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对学生的亲情依依。

  中国的传统讲究师生关系浓于血,吴师对待学生的确是亲如己出。他对学生从不分亲疏,毫无保留,学生对他更是无所顾忌,孜孜以求。三十年代,在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无论教室还是家里都是吴师的课堂。那时的学生更乐意去家中求教,在这里,不仅能够吃到教学小灶,还能享受伙食小灶和冰心师母体贴入微的关怀。可惜,这种传统的师生关系在现时的校园里已不多见了。

  吴先生是我国实行“导师制”的倡导者。旧中国没有培养社会学研究生的条件,为了造就高级专业人才,吴师主张从本科高年级学生中挑选优秀学生个别指导,授予荣誉学位,或者定向选送国外深造。本着对国家有用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他曾在欧美连续奔波一年,对于哪一个学生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学校和跟谁为师,吸收哪一派理论方法等,都作了具体的、有针对性的安排。费孝通,林耀华、李安宅、李有义、黄迪等都是他推荐或介绍给著名大师的。这些人后来都为祖国争得了很高的荣誉。他们的成功凝聚着吴师的多少苦心和精力,这种甘为学生当人梯的品质尤其值得今天去怀念。

  80年代初,我读研究生时,是吴氏门下的关门弟子之一。其时,长期的政治磨难和高龄已使吴师很难走进教室了,但他并没有放弃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吴师定期在家中为我们单独授课,每每要我们提出问题,除了讲解以外,还写出一张张卡片,记录要点和参阅意见,每次都精疲力尽为止。即使在北京医院的病房里,他还是惦念我们。1985年春,我们即将毕业,他已病入膏肓,老人家再一次把我们唤到家中,整整一个上午,吴师兴致勃勃地发表了对我们学位论文的意见和学业上的希望,冰心先生则逐一询问了我们的生活与学习情况,然后两位老人又和我们每个人合影留念。这一天我终生难忘,因为我第一次领悟了什么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这次聚会之后,我们都下了决心,再也不去打扰吴师了。然而,学生的决心挡不住教师的爱心,最终,吴师还是累倒在我们的论文答辩会上,并由此住进了医院。吴师走了,他带着对学生们的惦念、嘱托,他把平时节省的3万元钱留给了他一生追求的人类学中国化事业,以奖励他的那些学有所成的学生以及那些没有机会成为他的学生的一代又一代的有志青年,我至今难以想象,几十年靠工资为生的吴师是怎样苦心积虑地积攒了这3万元钱?我断定,这是先师的魂,是中国几千年优秀思想文化的根。

  原载《中国青年报》1993年1月26日
(责编:胡亚汝(实习))


相关专题
· 龙平平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