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党史研究>>人物研究

总设计师改革理论探源

——大型电视文献纪录片《邓小平》撰稿人员访谈录
2010年03月09日11:1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中央电视台最近播出的十二集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小平》,以其磅礴的气势,广阔的视野,翔实的史料,生动而又形象地展现了一代伟人的精神风采,再现了20世纪中国历史的宏伟画面。它使亿万青年为之倾倒,为之叹服。当青年们了解到电视片的撰稿人员都是青年学者,又都是本研究领域中的业务骨干时,更迫切地想了解他们是如何把握这一重大题材的?他们是怎样把长期理论研究的成果融入巨片之中的?

  日前,记者来到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由于总撰稿人研究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专家、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冷溶和副研究员陈晋工作十分繁忙,记者只找到了撰稿人之中的五位青年学者:龙平平、刘金田、高屹(副研究员)、王宁、张爱茹(助理研究员)。与之访谈,记录如下。

  ○邓小平改革理论的源头起点是什么?1975年小平同志领导的“全面整顿”就是改革的第一次尝试。

  ○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这是由改革实践提出的重大核心理论问题。1992年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实质上为党的十四大确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模式,在理论上廓清了道路。追寻改革理论的起点

  记者:看了这部巨片,感触很深,这的确是一部生动的历史教科书。我觉得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它相当系统地展示了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形成的过程。创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这是小平同志最重要的历史贡献。那么,面对如此宏大的题材,你们在创作过程中是如何把握的?

  刘金田:系统地展示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过程和最重要的理论观点,使这部电视片成为广大观众学习掌握邓小平理论的声形并茂的重要教材,确实是创作这部电视片的重要目的。效果如何?当由观众评说。有一点可以肯定,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摄制组的全体同志,从出品人到普通工作人员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就撰稿方面而言,中央文献研究室的领导高度重视,各个部门积极配合。在我们这个撰稿集体中,两位总撰稿冷溶、陈晋,制片人张宁和我们一起反反复复、逐字逐句,一遍又一遍地讨论、推敲。可以说这三年中我们真是一刻也不敢懈怠。

  高屹:20世纪对于我们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既充满着痛苦和灾难,又充满着自豪和希望的世纪。百年图强、振兴中华,无疑是我们这个古老东方大国的主旋律。从孙中山到毛泽东,到邓小平,中国人民经过了长期艰辛的努力和探索。本世纪70年代末起,我们终于找到了一条摆脱贫穷和落后的道路,真正踏上了走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行程,开始了以改革开放为标志的“第二次革命”。设计和领导这场革命的是邓小平。邓小平理论内容丰富、博大精深,创作过程对我们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学习和研究过程。用电视手段反映邓小平理论,电视工作者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中央电视台从台长起,许多同志付出了巨大的劳动。特别是编导同志很辛苦,他们提出,拍摄《邓小平》,首先要精通邓小平理论。所以,他们在理论学习和提高上非常刻苦,令人感动。

  张爱茹:资料是重要一环,不光是文字资料,更重要的是音像资料,没有这些就构不成文献片。用电视手段系统地展现邓小平的生平与理论,是一个系统工程,哪一环也缺不了。

  记者:面对这样一个系统工程,观众普遍认为,电视片对于处理邓小平的个人经历与理论创立的关系,在表现手法上既很平实直观,又非常耐人寻味。怎样从邓小平的个人经历中去寻找中国改革理论的起点,这是人们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问题。

  龙平平:邓小平个人的命运是和20世纪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在中国历史进程的每一个紧要关头,在矛盾的漩涡之中,小平同志总是站在最前列。因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也和中国改革进程紧紧相连。

  那么,邓小平改革理论的起点是什么?小平同志创立改革理论的逻辑的起点在哪儿?这是我们力图展示的一个思想,也就是我们寻找的一个切入点。这个你一定注意到了吧?

  记者:是《十年危艰》的最后部分,片中讲到小平同志1975年的全面整顿就是改革的第一次尝试。当时看到这里,的确有一种顿开思路的感觉。

  龙平平:在1975年那样的形势下,“四人帮”很猖獗,周总理病重,小平同志坚持全面整顿,一定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当时他是把铁路整顿作为突破口,接着是经济的全面整顿,然后是科教战线的整顿,随之党的文艺政策也进行了调整。全面整顿,那在当时真是大气磅礴,环环相扣。这既要有大气魄,又要有相当的理论勇气。

  整顿干什么?就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嘛!沿着历史发展的脉络我们寻找到小平同志改革思想的源头。正如小平同志讲的:拨乱反正在1975年就开始了,改革也在1975年试验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当时的名称叫做“整顿”。

  记者:今年已经是改革的第十八个年头了,改革理论可谓深入人心,农村改革、城市改革、教育改革、科技改革、国企改革……中国为什么一定要走改革之路,这个,看了电视片也有让人“蓦然回首”的那么一种感觉。

  刘金田:为什么要改革,这是关键的关键,千头万绪从这儿说起,我们力图要让观众抓住这条“筋”。

  龙平平:改革这一集——《新的革命》的主线是什么?怎么表现?撰稿与编导苦思冥想许久,因为改革题目太大,内容太多了。怎么起头,不知推翻了多少方案。后来,摄制组来到了安徽的小岗村。我问严宏昌(原小岗村生产队副队长)的妻子当时搞承包按手印时的情况。严的妻子现已40来岁,目不识丁,她给我们讲呀,讲以前怎么唱着花鼓去讨饭,讲严宏昌大年初一怎么住在破庙里,讲孩子发高烧……这位朴实的农村妇女讲到末了,她讲了一句话:“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

  这对我们所有的人真是一种巨大的震撼——没想到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说出了这么有分量的话。当时编导和我们也真是心头一亮,终于找到了这一集的开篇词。

  这一集的开篇,我们用了小平同志的一段话,一段和中国农民想到一块儿的话:

  “中国只要不搞社会主义,不搞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走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动摇不得。只有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提高了,他才会相信你,才会拥护你。”

  王宁:早在战争年代,小平同志长期带兵打仗,军队的兵源主要就是农民。他了解中国的农民和农村,就有了了解中国国情的基础。小平同志担任总书记时,处理国家大政方针,国计民生,他知道中国贫穷的根源在哪里,因而他在历史转折的时期,制定出的决策,得民心,顺民意。他的心和群众贴得很近,他的改革理论就是为了解决事关中国百姓身家性命的大问题,老百姓觉得他很亲切,这是一种真正的伟大。解开中国改革的症结

  记者:看了这个片子,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最终确立,有了一个形象、生动、具体的理解,真正感觉到小平同志领导全党找到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是非常不容易的。能不能这么说:改革的核心理论问题就是计划与市场的关系?

  刘金田:当全方位的改革给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勃勃生机的时候,同时也提出了“我们最终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是什么,这样一个重大问题。这里的核心就是怎么看待计划与市场的关系。

  高屹:说通俗一点,就是改革改什么?怎么改?要改,那就不可避免地要向传统观念发起挑战。

  记者:就是要改计划经济,立市场经济?

  龙平平:改革是一场新的革命,是我们党找到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就是为了发展生产力,改革越深入,对旧体制的冲击越大,那么,改革的最终方向和目标是什么?小平同志在思考,全党也在思考。

  马克思一直设想社会主义低级阶段是搞计划经济。几十年来我们一直这么搞,我们对市场经济想也不敢想。但改革实践却在大刀阔斧地改——从农村的联产承包的崛起,人民公社体制被废除了;在城市国有企业也改了,它被推向市场,国家把责权利都放给了企业自己,它不再受僵硬的计划经济束缚了……

  所以,我们最终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这是一个由实践提出的重大的核心理论问题。

  张爱茹:我们在参加撰稿过程中,深深地感到作为改革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的的确确有着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
【1】 【2】 

 
(责编:胡亚汝(实习))


相关专题
· 龙平平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