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访谈实录】陈赓傅涯子女陈知建、陈知进回忆父亲母亲 (2)

2010年01月19日18:42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嘉宾陈知建、陈知进在直播室


  陈知建:我用小棍捅要饭的,母亲要我道歉,教育我要善待穷苦人

  [陈知建]:但是小时候她对我进行一些教育,这个印象很深。比如说当时我们看斗地主,给我的印象那个地主就是戴一个瓜皮帽,穿一个长袍马褂,她说这个就是地主,斗争地主的时候在打那个地主。我说为什么要打呢?她说这个地主太坏了,他逼死了农民家里多少人。那个时候我两三岁的时候就知道地主是坏人,在我们孩子的印象当中戴瓜皮帽、穿长袍马褂的就是地主,他们就是坏人。

  [陈知建]:因为我们一直在农村,最后进了城,我看满街都是戴瓜皮帽、穿长袍马褂的人,我说你们不把这个地方解放吗?怎么还有这么多坏人呢?她说这些都是好人。这个是我母亲给我上的第一堂政治课,这个印象很深。

  [陈知建]:还有到了云南以后,有一次我在我们家门口,在那个大铁门外坐了一个人,我拿一个铁棍从大铁门底下一块空档捅他,他说“小少爷别捅我了,我快饿死了,我很可怜的。”后来我就找我妈说,我说门口有一个人,他叫我小少爷,他快饿死了。她说那都是要饭的,是最穷苦的老百姓。赶紧弄了一点东西送出去,后来我妈妈说,是不是你拿一根棍捅他了,我说是啊。她说这个不行,她赶紧就出去给人家道歉,而且还送给那个要饭的很多钱。这个我也知道了,衣服穿的破的都是好人,都是农民,所以说从小给我的这些印象,以前都忘了。我妈妈去世以后,一幕一幕的在脑子里又都翻出来了。

  陈知进:妈妈织毛衣很厉害,可以一边行军、一边打瞌睡,一边织毛衣

  [陈知建]:我妈妈带我们确实不容易,我的弟弟妹妹虽然是解放以后生的,她生在云南。当时是进军云南的时候生的,所以说她叫陈知进。但是还没有成人的时候就赶上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们都早早的就当兵了,我妈妈就上干校了。

  [陈知建]:应该说是前后住过30多个孩子,最多时同时有十来个。这么说吧,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她不足11岁。我是不到16岁,我的大弟弟刚刚上小学一年级,小弟弟还在幼儿园。这些孩子都需要我妈妈来养,现在想起来,虽然她的工资在当时不算太低,但是养这么多孩子也不容易啊。所有的衣服、小孩儿穿的毛衣,包括她很漂亮的用毛线织的裙子都是我妈妈织的。因为在那个时候都学会织毛线、纺毛衣了。我中学的时候,我很多衣服都是我妈妈亲自给做的。

  [陈知进]:我补充一句,我妈妈织毛衣的厉害程度到什么程度呢?她可以一边行军、一边打瞌睡,一边织毛衣。

  [陈知建]:对,她织毛衣特别快。后来到了解放以后,送人家礼物都送一件织的毛衣。

  [陈知进]:对。那个时候陈毅伯伯去世后,她当时给陈伯伯家刚出生的两个孙子每个孩子都织了一套衣服。

  [陈知建]:她很勤快,也非常会做菜。妈妈去世以后有很多事情我还说不出来,但是觉得母亲死了以后,是我这辈子最悲痛的事情,这次我没抗得住,我母亲去世这个冲击,最后进了急诊室了。我是太悲痛了,因为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比较小,不太懂得什么是悲痛。

  陈知进:母亲老年回忆与父亲的爱情,仍旧充满幸福感

  [主持人]:网友都对陈赓大将和傅涯的爱情故事很感兴趣,能否给网友介绍一下他们相识、相爱的故事。他们彼此最吸引对方的是什么?

  [陈知进]:我父亲和我母亲相识是在武乡县,当时我父亲负伤以后在养伤。养伤过程当中,他去了他老战友王智涛叔叔家里,正好他大儿子刚刚出生,我爸爸非常高兴,帮他小儿子洗澡。然后就说起来了,王叔叔就问我爸爸你现在过的怎么样?我爸爸说不错,有马、有枪、有警卫员,但是就缺个老婆。因为吴静阿姨跟我妈妈是抗大的同学,后来就找了一个借口让介绍我母亲跟我父亲见面。从1940年开始,一直到1943年正式结婚。

  [陈知进]:我妈妈讲过这段,她当时其实是被我爸爸的传奇经历吸引,而且我爸爸毫不掩饰的跟我妈妈讲,他对他前妻的思念,她觉得一个对前妻这么思念的人,一定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当时我妈妈在参加革命之前,家里有一个未婚夫。然后我爸爸跟她讲,说你要注意政治。实际上我觉得我父母的结婚,是他们对革命的坚定理想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我觉得我父亲看我妈妈,不光是因为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清秀的江南女子,而且也看中了我妈妈性格中的坚定。

  [陈知建]:我妈妈是一个烈性女子。不是我爸爸的附庸,她独立性很强。

  [陈知进]:我母亲去世以后,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这个朋友在我们医院当过护士,因为她们当时是年轻小护士,正好电视里面演陈赓蒙难脱险,他们都对我爸爸的爱情故事非常感兴趣。所以说没事的时候,就泡在我妈妈屋里让她讲这个爱情故事。这个朋友跟我说,当时给她一种震撼,具体讲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她的感觉就是说,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说到她的爱情跟年轻一样,给她一种震撼。我这个朋友特意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特别钦佩我妈妈,而且也特别羡慕我妈妈,一辈子有这样的爱情。到了老年的时候,她说起爱情的时候,是打心眼里有一种幸福感。而且我妈妈说我父亲是一个感情非常细腻的人,别看他是一个战将,他对妻子的关心都是无微不至的,所以给我朋友非常深的印象。她给我讲这些,我确实也非常的感动。

  [陈知建]:你比如说怀我的时候,我爸爸会搞点好吃的。他的好枪、好马、好吃的是比较出名的,前线一批他的老部下回来,都是负过伤的到党校学习,他就跟我妈妈说,那鸡蛋和红糖我可要拿走了。前线回来好多老部下。

  [陈知进]:你知道那些鸡蛋和红糖是怎么来的呢?

  [陈知建]:不知道。

  [陈知进]:因为当时我妈妈怀孕了,当时也没有什么吃的。他就跑到陈少敏妈妈的窑洞里去偷东西,他知道她那里有。偷的过程当中,没想到人家回来了,赶快钻到人家被窝里去。然后人家发现了,就哈哈一笑,就让他拿走了。好不容易拿回来的红糖和大枣,结果去看了前线回来的伤员就全给他们了。

  陈知进:母亲对孩子要求严格,给孩子打扮漂亮也不忘艰苦朴素

  [主持人]:外界对傅涯阿姨的了解甚少,说明她为人非常低调,两位嘉宾能否给我们描述一下她平时生活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她有着怎样的性格?

  [陈知进]:战争年代她在抗大文工团的时候,是抗大文工团的主要演员。按现在的话来讲应该也算是一个腕儿。我印象当中,她老战友都说,傅涯同志在当年演出的时候是京剧、评剧、话剧,就是样样都演。那个年代就是工作需要,什么都能上。

  [陈知建]:水平不高,是一个多面手。

  [陈知进]:但是她跟我父亲结婚以后,他们俩就“约法三章”。我妈妈就说你不能干扰我工作,不能给你当附属品。我爸爸说支持你的工作,但是我爸爸说你也不要干涉我的工作。在我小的时候的印象,我们家是慈父严母,我爸爸特别慈爱,因为我哥哥太调皮,所以他挨过揍,但是我爸爸没有挨过揍我,我妈妈对我特别严,上学不许迟到,并且要艰苦朴素。我小的时候记得妈妈手特别巧,一件花裙子能让我穿三四年。今年放一个边可以穿一年,再过一年中间腰那接一块还可以穿一年。因为家里就我一个女孩,这些漂亮的衣服,再送给她老战友的孩子,送的最多的就苏晓明的妈妈。今天可以给我穿特别漂亮的衣服,明天就给你换上上下都有补丁的衣服。所以说小的时候给我的印象是穿什么衣服都无所谓,给什么穿什么,不会去挑挑拣拣,她给我们的这个概念很深。

  [陈知进]:到了晚年,她非常平和、低调,但是她非常的执著。在家里平时生活种种花、种种菜。院子里每年的苦瓜、扁豆都是有的。而且她的花种的都比原来好,她说是因为她上过干校,经验比原来多了。她也非常喜欢游泳,一直游到80岁,后来我们不敢让她去北戴河了,因为她戴着游泳圈就敢下海。她不管对孩子还是对孙子,非常疼爱,但是绝不溺爱。

  [陈知进]:我妈妈这个人很爱学习,自己看个书,记个笔记。每天晚上看点回忆录,弄点东西自己记点小笔记,一直弄到一两点,她是一个“夜猫子”,有的时候看书看到两三点才睡觉。

  [陈知进]:而且我妈妈很爱美、爱生活,从来都是打扮的非常的得体。每次出去参加什么活动,她会挑衣服。有的时候跑到我柜子里去挑衣服,人家说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她说女儿的。我们单位的人经常说你看你妈妈多漂亮,你看看你多窝囊。

  [陈知进]:但是她最关心的事,就是从我爸爸去世以后,整理和收集我爸爸的各种各样资料,这些东西她做了非常非常巨大的工作。

  [陈知建]:这个是我妈妈留下的最大的精神遗产。

  陈知建:父亲有情有义,是孩子心中的大英雄

  [主持人]:我们知道陈赓大将有5个孩子,但据说家里常住的有10来个孩子,最多时住了30多个的孩子,他们都是烈士或战友的孩子。情况是这样吗?那时候生活条件也不富裕,父母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知建]:这么说吧,我父亲不光党性原则很强,绝对服从毛主席。但是同时他又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这么一个将军,我的印象当中就是一个大英雄。

  [陈知建]:从延安时期,他的部下,搞情报的有姐弟两个人,父亲在日战区搞情报。然后这两个孩子在延安,周末的时候接到我们家里去,最后还给这个姐姐找了一个很年轻的教导员的对象。她的弟弟是一直上到北航,后来成为北航的教授,现在已经病故了。我们两家的关系就久了,解放以后孩子们特别喜欢我爸爸,不管是老战友的孩子,还有烈士子弟。特别是烈士子弟他都要照顾,但是你来这里要表现好,表现不好他真打、真骂。我是见我爸爸发脾气,特别的害怕,所以我不敢在我爸面前捣乱。这些孩子在我们家日子,据他们说是过的最愉快的,他说你这么怕你爸?我们怎么没有这个印象。最调皮的陆放,把一只猫放在我爸爸的领子里,这些都没有事。

  [陈知建]:我们家还有一些起义国民党将领的孩子,比如说卢汉的女儿,她在我们家生活了好几年。我们管她叫大姐,她在北京念中学,后来到了天津念大学,她在我们家也是最愉快的。这些人在我们家里敢放肆,我都不敢放肆,我的胆子也够大,但是也不敢在我爸爸面前放肆,更不敢在我妈妈面前放肆。我妈有的时候比我爸更严厉,对爸爸只要是不拨动他那几根神经,其他怎么闹都没事,我妈要求就严了。

  陈知进:妈妈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祖国统一

  [主持人]:陈赓大将可谓是家喻户晓,一生极富传奇色彩。但鲜为人知的是,夫人傅涯是位台属,她的父母和弟弟妹妹早在1948年就去了台湾,她和亲人天各一方,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得以相见。其间,母亲傅涯曾为促进海峡两岸的经济文化交流,做了大量工作,能否请两位嘉宾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陈知进]:我妈妈她们家的亲属在台湾,也是外省人。因为他们是1948年在抗争胜利以后,全家人当时从重庆回到上海,找不到工作。当时在1948年的时候,我舅舅在台湾找到一个比较稳定的工作,所以他们全家在国民党大溃退之前到的台湾,到祖国大陆解放以后,他们想回来,但是回不来了。我父亲当时托过地下党给他们带过钱去,但是那点钱也是杯水车薪,他们回不来了。

  [陈知进]:我的母亲兄弟姐妹10个,3个参加革命的,还有一个大舅1948年也参加了革命,但是剩下的6个弟弟妹妹都到了台湾。他们在台湾也是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因为他们是“匪眷”,而且台湾有一段时间是反共最厉害的。就是1958年到1962年的时候,我们在台湾的亲戚被国民党的监狱陆续抓过十来个人,最长的关8到10年,所以说在那里他们也受到了冲击。我外公外婆在60年代初的时候死了,我外公是一个绍兴师爷出身,就跟陈道明演的那个绍兴师爷非常像。他到死的时候说我没有什么要求,就把我的骨灰放在坛子里放在大海里,漂到祖国大陆。后来我姨通过使馆偷偷跑回来,跟我妈妈40多年才见面。

  [陈知进]:后来我妈妈1986年的时候去了一趟美国,跟她的弟弟妹妹在美国见了一面,我妈妈有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特别希望祖国统一,她深受两岸骨肉分割的切痛。后来1996年底和1997年初的时候去了一趟台湾,那个时候我妈妈从北京政协常委的位置上退下来了,跟我大陆的姨两人去了台湾和亲属相聚。我们家有一些亲戚在曾台湾军界里面担任要职的,这次去都去见了。我妈妈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祖国统一了。
【1】 【2】 【3】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新闻分页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