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张瑞芳:《李双双》前后的我 (4)

口述  张瑞芳  采访  王  岚
2009年04月03日10:4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李双双》之后,您一直很忙,还拍了好些片子,但有的根本没有和观众见面就直接进入了仓库,比如《李善子》,广大观众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一部影片。

  这部电影是根据朝鲜的一部现代戏《红色宣传员》改编的。这也是我们与邻邦朝鲜文化交流的一个项目,他们排演朝鲜版的《红楼梦》,我们则排演中国版的《红色宣传员》,并且同时改编拍成五彩影片。《红色宣传员》讲的是一位朝鲜农村姑娘李善子,热爱集体,热爱劳动,大公无私,带领民青盟员,也就是民主青年联盟,相当于我们的共青团组织,发展生产,帮助落后乡亲,最后夺取丰收的故事。

  李善子好象和李双双很像,您演起来应该得心应手的。

  1963年4月25日,周总理来上海开政治局会议,和其他中央领导一起来看我们的演出的话剧《红色宣传员》。总理对我们戏的评价是“戏很好,其他同来的同志也说好。”他认为我们的演出水平是高的。我们听了都很高兴。

  1963年下半年,我们根据总理的建议,组成了中国电影工作者学习访问团赴朝鲜,团长是郑君里。当时主要是想通过拍摄现代版的《李善子》,学习朝鲜写现代戏的经验。去朝鲜之前,小超大姐还接见了我们,特别为我们定下了十六字方针,就是“谦虚谨慎,认真学习,客随主便,时间不拘。”到了朝鲜,因为是中国的总理推荐的,所以我们享受到了很高的接待规格,连金日成主席也接见了我们。我们参观了所有外宾参观的项目,我们还要求到《李善子》的原型人物李信子的家乡去看看,后来李信子出来和我们进行了一次座谈。我们还和朝鲜电影《红色宣传员》的女主演宋英爱见了面。那次回国后大半年左右时间,由王炼编剧的剧本终于完成了,我就投入到正式的拍摄中。1965年,片子总算完成了,送北京审查。总理为审查这部片子,还特意调出郑君里解放后拍的其他几部片子,记得我们陪同看过的就有《聂耳》、《枯木逢春》等等,总理还对郑君里说,你是不是太过于追求唯美主义了?有一次,总理又约我和郑君里去西花厅。总理问郑君里:江青同志看过影片了?她说什么?郑君里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她说,你不能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就完了……总理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再问了。

  这部影片前后看过的人有:陈丕显、曹荻秋、曹禹、欧阳山尊、康生、江青、周扬、陈伯达、刘白羽、司徒慧敏、田汉等,但各方权威人士只是看,却听不到他们的反映。我曾经单独问过田汉同志,他也只是对我的表演作了个评价,说我演的李善子比他们演的更朴实。后来,总理还要郑君里和我带着片子到广东找正在养病的柯庆施征求意见,他一见我们进门就对郑君里说:这些年你就听他们的,不听我们的!柯老说的“他们”,当时我并不清楚是谁,只是不停地记录着,生怕漏掉了一些重要指示。实际上这个“他们”指的是夏衍和陈荒煤,那时他们已经“靠边”了。所以,这部片子又过时了。

  那时候已是“文革”前夕了?

  是的。当时国内政治已经开始全面酝酿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准则了。这部片子是人家朝鲜的原创剧本,改也不是,批也不能,再加上那时国际关系比较微妙,在当时“阶级斗争”的形势下,还要讲什么以情感人,互助、互爱和集体主义,似乎也太不搭调了,所以,这部电影也就无疾而终,被送进仓库,连观众面都没有见上。可以说,《李双双》之后,我一直在困惑中忙碌着,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前奏。总理为此还对我说过:瑞芳,对不住了,耽误你两年八个月。

  这个时间怎么算?

  因为我从话剧《红色宣传员》到电影《李善子》,整整忙碌了两年零八个月。

  粉碎“四人帮”后,我一下子又忙了起来,甚至比“文革”前还要忙。电影界和其他各行各业一样,也是百废待兴。我除了拍戏,还多出来了许多其他工作,要招募、培训新学员,指导大型舞台节目、连续剧电视片、专题电影记录片的编导和排演,参与厂里领导层的管理工作……此外,还多出来一大块工作,就是频繁的社会活动,从全国党代会、政协,到上海市党代会、政协,还有妇联工作、外事工作等等,这些活动,对我是一种荣誉和责任,也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所以我丝毫不能怠慢,必须恪尽职守。

  前几年您和亲家一起搞了个养老院,在社会上反响很好,现在还在正常运作吗?

  正常开着,这都是我儿子和儿媳的主意。他们在国外经常去做义工,就是到一些养老机构去做志愿者,我儿子就想要把这样的理念带回国内。所以有机会我们就和亲家一起开办了“爱晚厅”养老院,尽管很累,也不赚钱,但是看到住在那里的老人都很开心,我们也很高兴。

  养老院是专对文化、文艺界人士开放还是向所有社会人员开放?

  愿意住进来的老人都可以,没有身份限制。只是地方太小了,满足不了更多老年人想住进来的需求,不过,最近有人来谈合作的事情。

  这是好事啊,可以搞搞大了。您也经常去吗?

  经常去看看,和他们一起说说唱唱,大家都开心。

  瑞芳老师,谢谢您接受我采访,衷心祝您健康长寿。

  谢谢!

  

《党史文苑》(2009.3)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 【2】 【3】 【4】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新闻分页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