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永远的丰碑>>孙玉清

西路军孙玉清将军遇难经过

文/韩得庆 

  1937年夏,马步芳在河西的反共战役已基本结束,准备进入新疆的红军西路军已经由甘肃张掖县以西进入梨园口,沿祁连山北麓进抵安西一带。可是马步芳一面命令骑兵旅马忠义团尾随红军跟踪追击;一面急令驻守在酒泉的二九八旅旅长马步康直赴安西堵击,企图全部消灭西上红军。马步康接电后,当即派所属五九六团团长刘呈德率部以强行军昼夜兼程驰往安西,进行堵击,同时,分派民团在各关卡要隘严加防守。

  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防守在酒泉以西40华里处的民团,在文殊庙附近抓获一名红军俘虏,押解到了旅部。当时我任马步康旅上校参谋长。亲见该人身材健壮魁梧,相貌堂堂,神色镇定自若,一身灰棉布制服,不像其他红军战士那样褴褛,从外表装束上看,起码也是红军团级以上的军官,虽然我们多次审问,但他拒不表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随后,我们向马步康请示如何处理。马步康当时正围在麻将桌上,以不屑一顾的口气说,送到火神庙交给副官看守。当时被俘的红军都被囚禁在此地,有专人看守。当我们将他送到火神庙时,一个被囚禁的年轻红军战士连忙迎上来说:“军长,你也来了吗?”接着他又对送去的人介绍说:“这就是我们九军军长孙玉清。”大家一听是个军长,不禁大吃一惊,事关紧要,连忙又把孙玉清军长带回旅部。我立即将孙军长带进房内请茶让烟,一面又派人回报马步康。马急忙赶回旅部。一见孙军长,立刻满面奸笑,假惺惺地握住孙的手,连连说:“辛苦!辛苦!赏光!赏光!”孙军长面对马步康,蔑然视之,泰然自若,言谈之中慷慨陈词,只说自己是个营级军官。但马步康岂肯放过,他吩咐我带孙军长先去洗澡,命随从给孙军长赶制服装,想用软化手段制服孙军长。在洗澡的时候,我和孙军长叙谈起来,他听了我的身世后,说:“你这样轻的年纪,真不简单。”于是我趁话题问起他的身世,但他却有意敷衍,巧妙地周旋,不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洗完澡后,我俩躺在床上一起休息,不知他怎么想的,忽然坐起来对我说:“我是行伍出身,一字不识,由班、排、连、营、团升起来的军长。在古浪战役中,我的军受了重创,我被撤除了军长职务,戴罪立功,没想到被你们抓住。”这些话都被站在门房外窥探动静的马步康听到了,他急忙跨进房里,又握住孙军长的手说:“给我们赏光!赏光!”还说:“我是马步芳的哥哥,他一切都听我的,我保证他不会伤害你,你尽可以放心。”说完又带来一套新服装让孙军长穿上,随后便带孙军长回旅部一同吃饭。

  接着马步康将此事电告马步芳,马步芳回电说,等马忠义团长返回酒泉后,将孙军长交给他带回西宁。在等马忠义返酒泉的那段时间里,每天都由我陪着孙军长吃饭、散步、休息。这样大约过了十几天,到6月上旬,马忠义才返回酒泉,并将孙军长带回了西宁。

  7月间,马步康到西宁开会,开完会返回酒泉,我急忙跟他打听孙军长的情况,马对我说:“孙军长被杀掉了。师长(指马步芳)责令马忠义在西宁东关敦庆公号后院内,晚上秘密杀掉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思想上一时很紧张,孙军长虽然是俘虏,但在酒泉的十多天里,整日和我形影不离,说说笑笑,相处时间虽短,毕竟也有了一些感情,一听说被杀了,心中不免有些伤感;同时觉得马步芳对一个红军军长秘密地杀害似乎不当。于是我对马步康说:“你当初对孙作了保证,最后还是没有保住;再说,孙既然身为一个军长,与其暗暗杀害,不如上交给中央体面得多。”不料马步康脸色一沉,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连忙问其缘故,马步康遂告诉我:“当初古浪战役中,师长给中央拍出的电报中已称‘古浪大捷,击毙军长孙玉清一名’。现在孙还活着,中央知道了岂能放过师长谎报军情之罪,你说不这样杀掉能行吗?”我这才明白孙玉清军长被秘密杀害的真实原因。

  回想孙玉清军长遇难经过,更加看清了马步芳的惨无人道,其嗜杀成性的狰狞面目令人发指。孙玉清军长虽身陷囹圄,但威武不屈,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而坚贞不移,红军战士视死如归的钢铁意志,使我无限敬佩,终生难忘。

  摘《青海文史资料集粹》
 来源:光明网(责编:陈思名(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