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永远的丰碑>>朱瑞

朱瑞与山东的抗战精神


  受命指挥山东的抗战工作

  1939年,山东抗日根据地面临严峻困境:一方面,日寇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囚笼”政策,疯狂地“扫荡”、“分割”、“蚕食”抗日根据地;另一方面,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等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使抗日军民和抗日根据地处于日伪顽夹击的极端困难之中。山东是联结华北、华中两大根据地的纽带,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为进一步加强山东敌后抗战力量,党中央和毛泽东决定建立八路军第一纵队,统一指挥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和苏北境内的八路军各部队,任命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治委员。正在晋东南八路军总部的朱瑞,接到命令后立即着手第一纵队的组建工作。他从八路军总部、中共北方局、一二九师、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等单位挑选了一百多名干部,其中包括红军时期的著名战将王建安、罗舜初、谢有发等骨干力量。1939年5月5日,朱瑞率部挺进山东。6月7日,在馆陶与从冀南威县来的徐向前一行会合。不久至鲁西,会见了先期到达的陈光、罗荣桓等一一五师领导人,随后向沂蒙山区进发。6月29日,到达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指挥部驻地岱庄,与分局书记郭洪涛,山纵指挥张经武,政治委员黎玉等会合。不久,根据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改组了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建立了山东军政委员会,朱瑞任山东分局书记兼军政委员会书记。1943年3月,根据中央指示,山东抗日根据地实行一元化领导,以山东分局为党政军民的最高统一领导机关,朱瑞继续担任山东分局书记。

   稳固抗战局面

  朱瑞等抵达山东不久,就遇上日军对山东发动的第一次大“扫荡”。敌人集中了两个师团的兵力,在华北敌酋植田大将的指挥下,采取长驱直入、分兵合击的战术,气势汹汹地扑向鲁中山区,妄图一举围歼分局和山纵首脑机关。朱瑞与徐向前决定避免同敌人正面作战,发动群众开展广泛性的游击战,经过一个月苦战,终于粉碎了敌人的“扫荡”。1940年,日寇在山东周围集结了两个师团、四个独立混成旅和8万多的伪军,以军事、政治、经济等联合手段,不断向我进行疯狂“扫荡”。朱瑞、罗荣桓等党政军领导,提出了扩大与巩固山区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争,打通山东各区及山东与华中的联系,打破敌人“囚笼”政策的战略指导方针,运用灵活的战略战术,采取内外相结合的打法,积极捕捉战机,不断打击消灭敌人。先后粉碎了日寇的20多次“扫荡”。同时,不顾国民党顽固派的种种限制和阻挠,利用敌人的扫荡间隙,放手发动和武装群众,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和人民民主政权,发展壮大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极其地方武装,从被动争取主动,逐渐改变和扭转我党我军所处的劣势地位。1940年底,山东敌后根据地已由原来的星星点点逐渐扩大,建立起了鲁西、清河两个行政主任公署,12个专员公署,79个县政权,辖有鲁南、鲁中、鲁西、冀鲁边、清河、胶东、湖西、滨海、苏皖边区等地区,人口约1200万,面积3.6万平方公里,正规武装达十余万,成为坚持华北敌后抗战的重要战略基地。1940年12月,毛主席、王稼祥在给徐向前、朱瑞、黎玉、江华的电报中称:“山东工作在同志们的艰苦创造中,已获得巨大成绩!”

  妻儿长眠在这片土地上朱瑞的妻子陈若克,曾参加过上海工

  人罢工,17岁参加中国共产党,1938年8月1日和朱瑞结婚,来山东后先是在山纵司令部直属工作科任科长,后调山东分局组织部任组织科长。她忠实负责,积极肯干,大胆泼辣,在同志中享有很高威信。在1940年山东省各界联合大会上,她代表山东省妇联做妇女工作报告,被选为省妇联常委,省参议会驻会议员。她和朱瑞情深意笃。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不到半年,就在1940年底日寇的一次“扫荡”中因病失治死亡。看着身边失去了鲜活的小生命,陈若克心如刀绞。朱瑞强忍悲痛劝她说:“整个民族都在苦难中,孩子的性命算不了什么。”陈若克从悲痛中走出来,以更加忘我的姿态工作着。1941年11月初,日寇对沂蒙山区进行5万人的大“扫荡”。突围中,即将临产的陈若克和其余几个同志与大队失去联络,最后落入敌手,被押入沂水城,两天后孩子降生。其间,陈若克遭到严刑拷打,她只字不吐,以绝食抗争。见硬的无效,敌人就用软的办法,拿牛奶喂孩子。她把牛奶摔在地下,让孩子一起绝食。临刑前,陈若克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不松手。静静的沂水河,永远铭记着母子二人英勇就义的悲壮场面。朱瑞闻讯悲痛不已,在1942年7月7日抗战五周年纪念日撰写了《悼陈若克同志》:“她死得太早,是革命的损失!妇女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因为我们是衷心相爱的夫妻和战友啊!但她的死又是党的光荣!妇女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因为她和我们前后的两个孩子,都是为革命而牺牲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我们心里永远联结着亲爱与仇恨,一直斗争到最后的胜利吧!”

  过人的才华和人格魅力朱瑞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出口成章。

  他做报告从不看讲稿,却说理透彻,逻辑性强,且幽默风趣,不仅具有政治家、理论家的水平,而且有演说家的讲演艺术。《从国际到山东》、《目前抗战形势和任务》、《山东党的建设问题》、《群众工作的领导问题》、《爱山东保卫山东是山东人民无可推诿的责任》等等,他的每一篇讲话稿,记录下来都是一篇篇脍炙人口的好文章。如1940年3月1日,他在鲁南妇女救国联合会代表大会上演讲《中国抗战与妇女解放》,当讲到妇女的地位不平等时,他风趣地拿自己家打比方:“我自己有三个姐妹,我们是一母同胞生的,可是因为男女不平等,这里即分别了轻重。比方在家里吃东西,老是我吃得好一点,穿得也好一点,打起吵子,不管有理无理,我总是占上风。吃东西的时候叫她们一起吃,她们老是说‘我们是女孩子,吃不吃不要紧。'这样是平等吗?不平等的!”接着,他详细地给在座的姐妹讲宋朝的梁红玉和民族英雄岳飞母亲的故事;讲当时正带领很多游击队员,打遍三四个省,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贺英的故事。然后正色道:“因此,我们肯定地说,妇女对于国家和民族,是同男子一样的有用有能力的人!”他铿锵有力、深入浅出的演讲,使在场的姐妹们热血沸腾,怀着对未来无限希望和憧憬,纷纷投身革命洪流中。一些老同志在回忆朱瑞时风趣地说:“那时候处在敌后斗争环境,物质条件非常困难,但在精神上是很愉快的。朱瑞经常给我们讲形势,做报告,他每做一次形势报告,都给我们极大鼓舞,甚至激动半年。”

  重视统战广交朋友朱瑞主持山东工作

  4年多,正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处境艰难的时候,不但要对付敌人的“扫荡”、“蚕食”、“封锁”、“分割”,还要应付国民党军的不明大义,风波横生。朱瑞和分局同志遵照中央关于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斗争策略,结合山东的具体情况,确定了“拥护于学忠,打击沈鸿烈,联合东北军,消灭顽固派”的统战政策。朱瑞亲自做东北军的统战工作,使一直对张学良怀有深厚感情的于学忠部,始终与我党我军保持较好的统战关系。当蒋介石命令李仙洲部入鲁、于学忠部调离山东时,于学忠不待李仙洲接防,自动离开沂鲁山区。我部抓住时机,迅速控制山东有利山区,击败了李仙洲入鲁的企图,改变了山东三角斗争中我党我军的地位。在他的斡旋下,1942年8月份,东北军一一一师师长常恩多率两千多人脱离国民党,转入我根据地,壮大了抗日力量。朱瑞很善于和文化教育界进步人士交朋友。他博学多才,理论造诣深,平易近人,善于辞令,谈吐睿智风趣。他非凡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党内外知识分子的尊重,吸引了一批全省闻名乃至在全国享有较高社会威望的人士。他们有古文经史学者,有法律学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外国语言专家。这些人都愿与朱瑞论古说今,评史言文;都愿集聚到党的周围,参加到抗日阵营和“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中来,从而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使山东在抗战中人才辈出,为支援全中国的解放事业,作出巨大贡献。对此,朱瑞功不可没。

  1943年9月,朱瑞奉命赴延安参加党的七大。随后到延安党校参加整风学习。1945年,毛泽东亲自指示他主持创办了我军第一所炮兵学校。1948年秋,在辽沈战役前线视察时牺牲。党中央的唁电称:“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绩卓著,今日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之巨大损失。”为了纪念他,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炮兵学校命名为朱瑞炮学。

  朱瑞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早年留学苏联学习军事。回国后长期担任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长征途中,任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1939年10月至1943年8月任中共山东分局书记。8年抗战,朱瑞主持山东敌后抗战达4年半之久,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巩固和扩大作出了巨大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长眠于蒙山脚下。今天,纪念朱瑞,也是纪念山东民众的抗战精神。
 来源:大众网(责编:陈思名(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