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永远的丰碑>>卢德铭

“爷爷冒险掩埋卢德铭遗体” 

芦溪县一农民后代讲述秋收起义总指挥殉难情形

文/图 陈建新

  1927年9月25日,在芦溪山口岩,身为秋收起义总指挥的卢德铭为了掩护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进井冈山,遭国民党反动军队伏击,不幸中弹牺牲。可令人奇怪的是,次日,卢德铭的遗体却不见了。

  直到1977年,芦溪县搜集有关卢德铭英雄事迹时才惊奇地发现,当年冒险掩埋卢德铭总指挥遗体的,正是家里距离卢德铭牺牲地不到10米远的一位好心农民。

  


  “骑白马的军官当时牺牲在我家后门口的杂屋边”

  8月29日,记者来到芦溪县上埠镇山口岩管理处,终于寻访到了当年冒险掩埋卢德铭总指挥遗体的农民周仁榜之孙周国胜,同时还找到了为证实卢德铭烈士身份而奔波了近一年时间的原芦溪县委办公室干部段家作和陈明训,听他们讲述了有关卢德铭烈士当时的故事。

  今年52岁的周国胜领着记者来到他家老住宅地,在老住宅地后面10米远的地方,记者注意到这里立着一块写有“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殉难地”的石碑。

  “骑白马的军官当时就牺牲在我家后门口的杂屋边。”周国胜指着这块石碑告诉记者,他的爷爷周仁榜和父亲先后于1979年和2003年去世,但作为长孙的他曾多次听爷爷讲起过冒险掩埋年轻军官遗体的情形。

  周国胜说,据爷爷周仁榜回忆,1927年9月24日早晨,在芦溪镇住了一夜的起义部队朝芦溪大安里山区进发,走在前面的部队已进了山口岩。这时,突然从萍乡方向扑来一大群敌人,一时间枪声大作。为掩护后面的起义部队进山,已进山口岩的起义部队中又有一部分战士返回接应。起义部队登上山口岩西面的制高点,展开阻击战。很快,起义部队的火力压住了敌人。

  但没料到,从起义部队侧后冲上来一股敌人,担负掩护任务的起义部队在当地一个名叫白泥岭的地方遭到了敌人夹击。起义部队顽强地坚持战斗,直到后面起义部队全部进了山口岩,他们才从白泥岭撤到了山口岩南侧的黄泥壁。这时,占领了白泥岭的敌人一齐朝他们开火,起义部队战士牺牲和负伤不少,其中一位骑白马、腰系武装带、年约20岁的军官中弹,从马上摔了下来,倒在他家后门口的杂屋边。

  “爷爷冒险掩埋了英勇的年轻军官遗体”

  在距离周家老住宅地60米远的一水田岸上,记者见到一块写有“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墓”的石碑。周国胜说,据他爷爷所述,当时战斗结束后,仍有敌人在他家屋后打探情况,但天亮前,他爷爷已冒险将那个骑白马年轻军官的尸体掩埋到了当地一名叫杨家岭的茶林中(指现已立碑的卢德铭墓地)。

  周国胜说,当年冒险掩埋年轻军官遗体时,他爷爷27岁,他父亲仅7岁。虽然亲眼目睹了年轻军官英勇牺牲时的情景,但他爷爷并不知道,自己掩埋的就是卢德铭。

  卢德铭烈士身份的确定历时一年多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还寻访到了负责搜集卢德铭烈士资料的原芦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陈明训。

  “卢德铭烈士身份的确定,历时了一年多,而当年芦溪人们都知道总指挥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和身世。”陈明训说,为了找到卢德铭的照片、籍贯、生平事迹等,从1977年开始,受芦溪县委、县政府的安排,陈明训和原芦溪县委办公室主任段家作,踏上了寻找之路。

  1977年5月,段家作和陈明训先后来到芦溪镇高楼村和上埠镇山口岩村等村,意外地听山口岩村农民周仁榜讲起自己当年冒险掩埋了一个骑马军官的情况。

  1977年10月31日,他们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于第三期黄埔军校同学录上发现了两张黄埔军校政治部全体职员的合影,其中有卢德铭的照片。

  回到芦溪后,当他们将翻拍有关卢德铭的照片拿给芦溪山口岩的周仁榜老人辨认时,周仁榜老人一眼就认出照片中二前排右起第一人就是自己当年掩埋的那个骑白马的年轻军官。这时,周仁榜老人才意识到,骑白马的军官就是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

  
卢德铭史料照片


  相关链接

  卢德铭:又名继雄,字邦鼎,号又新,四川宜宾人,生于1905年6月9日。1924年春,卢德铭考入黄埔军校,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5月,时任叶挺独立团第二营第四连连长的卢德铭,作为北伐先锋挺进湖南。在北伐战争中,由于作战勇敢,卢德铭先后升任独立团第一营营长、第七十三团参谋长、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即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1927年8月2日,卢德铭率警卫团部队前往南昌参加起义。

  9月9日,卢德铭率警卫团部队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并任起义部队总指挥。1927年9月25日,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萍乡芦溪遭江西国民党军队的袭击。为了掩护部队撤退,总指挥卢德铭英勇牺牲,年仅22岁。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 报 

  
 (责编:陈思名(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