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永远的丰碑>>董必武纪念馆>>著作文章

新中国的救济福利事业

一九五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在中国人民救济代表会议上的报告

董必武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人民日报 1950.05.05第1版

  一

  今天,我们召开了这个全国救济代表会议,是有重大意义的。因为它是中国人民自己的政府和人民在全中国已经基本解放接近全胜的条件之下召开的。只是因为中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并成立了自己的政府,把中国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救济福利事业才不再是统治阶级欺骗与麻痹人民的装饰品,也不再是少数热心人士的孤军苦斗,而是政府和人民同心协力医治战争创伤并进行和平建设一系列工作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它就有了新的意义和新的内容。

  中国人民长期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下,没有一天不与贫穷和灾难相搏斗。百余年来,资本帝国主义对中国所进行的经济、政治和军事的侵略,瓦解了中国原来的城乡经济,使广大的城乡手工业者沦于破产,并进而和中国的封建主义相结合,加强了封建主义对于中国人民的剥削,阻塞了中国工业化的道路。中国广大的农民,在加强了的封建剥削之下,日益陷于破产和贫困的深渊。这就形成了全国工农业生产力的低落和全国人民贫困的基本因素。国民党反动集团的统治就是一种灾难的统治:无止境的剥削加深了人民的贫困,而这种人为的灾难又不可避免地引起天然的灾难。中国人民几十年来所遭受的“灾”,正是国民党反动集团的“祸”所造成的。就拿目前灾情比较严重的地区河北、山东、苏北、皖北来说,这些地区也正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和美蒋反革命战争进行的比较久的地区。谁不知道黄河决堤后泛滥的地区正是淮河流域?谁不知道蒋匪在进攻解放区的时候及在溃退前所施行的大规模的破坏,是造成目前灾情的主要原因之一?很清楚,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是中国人民贫穷和灾难的总根源,这三个敌人不推翻,中国人民就脱离不了贫穷和灾难,因此也就无从进行真正的福利和救济事业。

  今天,我们已经基本上战胜了这三个敌人。我们胜利了,我们已开始脱离灾难。但这只是开始脱离灾难,灾难并没有完全克服,因为经过长期战争的中国,战争的创伤是需要时间医治的。灾荒正是创伤的一种。我们能不能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完成这一工作呢?我们毫不怀疑,我们是能够完成这一工作,而且正在开始这一工作。我们中国人民既能在战争中战胜近代化的敌人军队,解放了自己,我们也就必然能够在战后医好战争创伤,在和平中建设中国。

  二

  中国人民医治战争创伤、进行和平建设的事业,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所关怀的;但也是帝国主义者所仇视的。帝国主义者过去既是制造灾荒的罪魁,现在又想借口我们的灾情来幸灾乐祸、趁火打劫地进行恶毒的宣传和活动,并运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来从事阴谋破坏的工作。

  以艾奇逊等为首的美帝国主义者,帮助蒋介石匪帮杀死了几百万中国人之后,忽而自称与“中国有传统的友谊”,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对中国的“灾情”是很“关怀”的。艾奇逊并曾和许多宗教团体开过会,“商讨”“中国灾情”和“对付办法”。为什么“关怀”呢?因为据说,“中国灾情严重”是他们“争回中国民心,打击苏联的大好机会”,可以“利用这机会在中苏之间打下一个楔子”,于是他们提出“救济”的附带条件,说“要美国来发放”,“国际监督”,“有保证不受阻挠”。进行的方法,则打算利用私人团体为前锋,替他们打开可以钻进中国的大门。大家看得很清楚,帝国主义者关于“救灾”的叫嚣,正是他们企图奴役亚洲人民的所谓“亚洲政策”的一部分。救灾的“人道”外衣,掩盖不了他们企图从各方面破坏人民中国的政治实质。

  美帝国主义者以救济为手段,进行其反动的政治阴谋,在历史上已不只是一次。大家都知道的有过那臭名昭彰的“胡佛救济团”。这个“救济团”救济了些什么人呢?它把大量粮食分配给德国帝国主义军队侵占的地区,又供应了大量粮食给反革命的白俄将领沃德尼支占领的地区,帮助他们进攻年青的苏维埃联邦共和国,而胡佛救济团的工作人员则同时就是当时的美国特务,执行着美帝破坏苏联的任务。

  今天到会的不少代表,当还记得美帝国主义操纵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在中国的活动。虽然这个机构的宪章写得很漂亮,说他们的工作是不分政治信仰的,但事实上,它是一个支持蒋匪反动政府歧视解放区的组织。我们解放区救济总会曾经有力地指斥过他们对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祸害最深的广大解放区仅分配了全部救济物资的百分之二;而“联总”几乎是以全部的物资有计划地送给了蒋介石匪帮,直接间接地帮助它进行反人民的战争。

  现在美帝国主义者口口声声叫嚣“救济”中国人民,但实际上他们在做些什么呢?他们正在支持并指使蒋匪的海空军滥炸中国的和平城市与人民,封锁中国的港口,企图阻止中国的对外交通,破坏中国人民的和平建设。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还在南洋各地阻挠那里一些粮食出口国家出卖粮食给中国人民。这样看来,美帝国主义所叫嚣的“中国灾荒”以及“帮助中国救灾”的目的在那里,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中国人民对美帝国主义的阴谋早已熟悉,让美帝国主义者继续叫嚣吧!已经战胜了美国武装的中国人民,是会同样地战胜它的每一个政治阴谋的,不管那阴谋是包藏在什么样的外衣里边。

  三

  我们的救济福利工作,是我们政府和人民同心协力医治战争创伤、进行和平建设的一系列巨大工作中的一部分。就全局来说,解放台湾,巩固国防;肃清帝国主义在华一切特权,保证民族独立;有步骤地实行土地改革,解放并提高农民生产力;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变农业国为工业国;这是我们医治战争创伤、进行和平建设的基本工作。而加强生产节约,救济灾荒失业,则是当前紧急工作的一部分。这两项工作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我们从事救济福利工作的人,一方面,必须认清我们自己这一任务的紧急性,努力以赴;另一方面,又必须把这个紧急任务和上面说的基本任务联系起来,因为不实现那些基本任务,我们的工作是没有坚实的基础的。

  我们救济福利工作中关于救灾的这一部分,我们可以向大家报告的是在自力更生的原则下,我们已经限制了灾荒的发展,并正在克服着灾情的严重性。目前,大部分的灾区已顺利地转入生产,四千万灾民中已经有百分之六十经过组织生产和略加扶助即可渡过灾荒,百分之二十不需救济,受灾重而无劳动力或劳动力不足急需救济的约百分之二十。

  我们的自救办法是依靠人民的,它是只有充分地得到广大人民衷心拥护的政府才可能采取的办法。它是极其艰巨、既复杂而又细密的工作。主要的救灾办法是政府领导人民互助自救,同时政府又给灾民以必要的和可能的救助。据陈云副总理最近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上的报告,政府直接拨给救灾和拨给可以利用于救灾的粮食,超过了十五亿斤,其中紧急救济粮差不多有四亿斤。政府还打算对个别灾情特重的地区,予以必需的补充救济。政府又从有余粮的地区调运粮食,输往缺粮地区,其中当然有很大部分要输往灾区。东北今年有一百零三万吨粮食运入关内,其他各地亦有五十余万吨的粮食准备调用,并且准备在必要时增加东北的粮食入关。调度这样巨大数字的粮食,完全依靠我们国内的力量,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为了使这些粮食及时送到缺粮区和灾区,我们组织了庞大的运输网,除了利用解放后我们迅速恢复了的铁道、公路和航路外,我们还动员和组织了劳动力和落后的运输工具,这就保证了一定数量的粮食能达到偏僻的灾区。

  我们的救灾,不只是放赈。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组织和帮助人民进行生产。我们有计划地采取并坚决地执行了救灾与生产结合及以工代赈的政策。今年年初我们展开了广大的春耕运动。照今春的雨水看来,如不发生意外,今年麦子是可以保证丰收的。

  我们已进行了并在进行着各种水利、治河、植树和增进农村副业生产的工作,其目的不仅在有计划地救济目前的灾荒,而且也是有计划地防止将来的灾荒。

  我们也正在进行城市的失业救济。中华全国总工会已发出救济失业工人的号召,各地工会、工厂、机关、学校、部队正在响应这一号召。政府并准备拨出必要的经费用于救济失业工人。同时,加强生产节约,减少国家开支,以利整个财政经济的好转,亦即有利救济工作的进行。

  所有这一些成就,证明了中国人民在自己的政府领导之下,是能够克服一切困难的。

  四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救济福利事业,应该是在人民政府领导之下,以人民自救自助为基础而进行的人民大众的救济福利事业。

  这个救济福利事业之所以为人民大众的,因为过去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重重压迫之下的正是人民大众,而其中灾难最深穷困最甚的又为工农大众,现在带着战争创伤,在农村受灾城市失业的,亦以工农为最。故今后新中国的救济福利事业,必以人民大众为对象,其中应首先救济失业工人及灾区人民。

  这个救济福利事业之所以要以人民自救自助为基础,是因为人民大众的救济福利事业,必须依靠人民自己,才能得到解决,绝不是依靠人民以外的任何救济,能够解决什么问题。今天站在中国人民以外的是帝国主义者、封建地主、官僚资本家和国民党反动派残余,他们是中国人民灾难和穷困的制造者,他们是被打倒者或者已经被打倒了,如何能想象从他们手中做出有利于中国人民的救济福利工作?我们肯定中国人民是能够自救自助的,而且已经获得自救自助之不可磨灭的成绩。进行广大人民的救济福利事业,只有组织起人民自己的力量,生产节约,劳动互助,才是最有保障最可信赖而又取之不竭的源泉。全国土地改革后,四万万的农村人口,每人只要多生产十斤米,全年就可得到二百万吨粗粮。如此,什么救济福利事业做不出?伟大的中国人民在医治战争创伤后,将会做出伟大的救济福利事业。

  这个救济福利事业之所以要在人民政府领导下,是因为人民政府是依靠人民,又为人民服务的。只有它,才能够动员全体人民,组织人民力量,从事救济福利事业,并适当地全面地分配和调度人力、物力、财力而不致浪费、偏重、用不及时或用之不当。同时,也只有它,才能综合各种情况,辨别和揭破敌人的各种阴谋诡计,并负责保卫人民大众的救济福利事业。这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必须采取的民主的集中制度,救济福利事业亦不能例外。

  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救济福利事业,在人民政府领导之下,应该吸收个人和团体参加。一切从事真正救济福利工作的个人和团体,只要他们赞成我们共同规定的方针,愿意在人民政府领导之下工作,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同他们合作,并吸收他们参加各级救济代表会议和救济组织。全国救济福利事业的工作方针,应该是统一的;工作计划和范围以及人力、物力、财力的安排,应该是有机配合的;宣传和行动,应该是一致的。为实现上述要求,各级救济组织应容纳从事救济福利工作的代表人物,组成协商性质的会议,进行经常讨论。过去某些救济团体须改造的,在全国救济机构成立以后,即应由其领导进行改造。某些名存实亡或已完全失其作用或假冒为善的救济团体,应即宣布取消。只有经过这番整理,中国人民的救济福利事业,才能脚踏实地地向着完全符合于人民大众的利益前进。

  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救济福利事业,自然也并不拒绝而且欢迎国际友人的真正善意的援助。但我们今天已经是胜利的中国,不应该再与过去一样,在过去,中国人民处在敌人重重压迫之下,需要国际友人援助,以壮我声势,长我力量,暴露敌人残暴,动摇敌人阵营。现在压迫我们的敌人已被推翻,而过去援助中国人民的真正国际友人,他们现在在帝国主义国家及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所受的压迫却正如我们过去所受的压迫一样,或犹过之。因此,现在需要援助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我们感谢他们过去的援助,现在则应反过来援助他们。我们今后在对这些国家的人民关系上,应是救人助人,而不是求人救,求人助。连对华侨的关系,我们也应改变过去求助于华侨的观念为助华侨解除痛苦的观念。至于苏联和新民主主义国家与我们都是兄弟之邦,应是平等互助,不应只望人助,而不助人。

  与以上情况完全相反的,那就是在帝国主义国家中,有些个人和团体得到他们政府的批准或默许,企图以有条件的所谓“援助”,加上借此钻进中国的所谓“代表”或“代表团”,来进行艾奇逊、拉铁摩尔之流的勾当,即他们所谓要在中苏之间或中国人民政府与中国人民之间或中国各部分人民之间打入一个楔子。试想,这种经美帝国主义特许的“援助”,与其援助蒋匪的飞机军舰同来,中国人民能容许接受这种侮辱和玩弄么?不能的,我们应该说一声:中国人民是绝不受诱惑的。

  已经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虽因反动统治及反革命战争遗留下来的创伤,正面对着若干困难,但这种困难是胜利中的困难,是从旧制度旧方式转入新制度新方式的困难,我们是有充分的信心去克服这些困难的,并且可以预见:在两三年后情形将基本改观。帝国主义者的威胁利诱,既吓不倒我们,也迷惑不了我们。让他们失败失望到底罢!新中国人民在救济福利事业中也正和在一切其他事业中一样,将坚定而稳步地走上自己的胜利道路。

  【新华社三日讯】

  (人民数据库资料)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编:刘倩)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