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图书连载>>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

九、读书成癖(2)

2009年04月07日17:5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连载:《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  作者:郭金荣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毛泽东常常这样给小孟纠正着,有时读到很生僻的地方,小孟读不下去了,毛泽东很快就会给她接上。有一次,小孟读杜甫《进艇》这首诗:

  
南京久客耕南亩,北望伤神坐北窗。

昼引老妻乘小艇,晴看稚子浴清江。

俱飞蛱蝶元相逐,并蒂芙蓉本自双。

茗饮蔗浆携所有,瓷罂无谢玉为缸。


  当小孟读到第五句“俱飞蛱蝶元相逐”时,不认识“蛱”字,在这里卡住了,小孟读不下去了。毛泽东马上接下来,把后面四句一下子就念了出来。对于这样一首并不是很出名的唐诗,毛泽东竟然倒背如流,稔熟于心。小孟不得不佩服地说:

  “主席,您都这么熟,自己背诵算了,别让我给您念了。”

  毛泽东听了,并不介意地说:

  “听你念是一回事,我自己吟诵又是一回事嘛。”

  小孟是湖北人,说话快,而且声音高。每次读书念诗,毛泽东总要提醒她几次:

  “慢点嘛,声音也太高,简直像唱黑头的。”

  小孟听了毛泽东的提醒,便马上放低声音,放慢速度。但读着读着,不知不觉地又变快变高了。

  这时毛泽东会开玩笑地说:

  “孟夫子,我这个听的,比你这个读的还要累,你是不是在跟我吵嘴哟?”

  小孟也笑了,她抱歉地说:

  “我觉得我已经读得很慢了,怎么回事儿?老是太快。”

  “只缘身在此山中。你忘了苏老先生的话啦?”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毛泽东依旧在读着他所喜爱的书。几天来,只要毛泽东自己看书,小孟便也拿本唐诗读起来。她怕毛泽东让她读时老读不好,她也像应试的学生一样,在认真地准备着。

  有一天,毛泽东听京剧唱片,刚听了没几分钟,就对小孟说:

  “别听了,还是请你再给我读几首唐诗吧。”

  小孟见毛泽东又要让她读唐诗,她倒挺高兴,她心里觉得有底。她把留声机关上,顺手从毛泽东床头的小桌子上拿起了一本唐诗三百首,边翻边说:

  “我每次读诗都读得不好,还老让您纠正,这次我得选一首好读的,保证让您挑不出错来。”

  毛泽东听了笑着说:

  “读诗就是学习嘛,要知难而上,你这个孟夫子却是择易而读。可以嘛,你随便读一首我听听,读好读的。”

  小孟一翻,正好翻到了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这首诗,她对这首诗读过好几遍,差不多都快背下来了。于是她便很有把握地放高声音,放慢速度,郑重其事地朗读起来: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毛泽东听了,连声称赞:

  “孟夫子选得好嘛,这首诗虽短,可内容是情深意长噢!孟夫子,这次你读得也好,看来你不用纠正三次嘛。”

  原来,这首诗过去小孟也曾给毛泽东读过,总是把‘怆’字读错。毛泽东已??给她纠正过两次。

  小孟听了毛泽东对她的夸奖,也很高兴,并说:“就这么一个‘怆’字,我再记不住,那我也太笨了,我的记性还不至于那么差。”

  毛泽东听了小孟的话,便接着说:

  “我可不敢说孟夫子笨噢,孟夫子可是个聪明的姑娘。怎么样?再读一首听听。”

  毛泽东的话音刚落,小孟便早有准备似地读起杜甫的诗《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这首诗是小孟多次给毛泽东读过的。之所以是多次,因小孟觉得这首诗读得特别顺口。全诗以口语写心中事,毫无雕琢。而毛泽东也特别喜欢听这首诗,每次小孟读完之后,他自己还要再吟诵一遍。这样,小孟就在这本诗集里夹上一张小纸条,做个记号,一翻就能找到。只要毛泽东让她读唐诗时,她便很快找到这首诗,顺畅地读起来。

  读完这首诗后,小孟自己也感到了满意,她又问毛泽东:

  “您还想听读哪首诗呢?”

  毛泽东稍稍沉思了一会儿,他没有马上回答。正当小孟准备把书放下,安排他休息时,毛泽东突然又发话了:

  “孟夫子,读读白居易的《长恨歌》吧!”

  毛泽东的这句话中,把《长恨歌》说得特别重,语调里有一种惆怅,又有一种恳求。

  白居易的《长恨歌》?小孟可从来没有给他读过这首诗,但她有一次倒是听毛泽东吟诵过其中的诗句:

  
忽闻海上有仙山,

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

其中绰约多仙子。


  当时听毛泽东吟诵这些诗句时,小孟便跟他开玩笑地说:

  “您会那么多诗,出口成章,老是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懂。您是个大主席,又是个大诗人,真了不起啊。”

  “这是白居易《长恨歌》里的名句呀,很有名嘛。”

  这次毛泽东让小孟读《长恨歌》,她倒回忆起毛泽东吟诵过这首诗。她开始翻目录,但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长恨歌》,白居易……

  毛泽东看小孟找得怪着急的,便打趣地说:

  “孟夫子,还是让我来找,你是视而不见哟。”

  小孟还是不服气,便说:

  “您先别着急,我肯定能找到。”

  “如何查目录?孟夫子,这是有规律的嘛。这首诗是七言古诗,你应该从这个项目里去找才是。”小孟连“七言古诗”这项也找不到,越着急越找不到,她便不情愿地把书递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拿过书,翻了两下就找到了,马上递给小孟:

  “孟夫子,有眼不识泰山,这不是嘛!”

  小孟接过书来,开始朗读起来,她读得很慢,总觉得不太顺当,好不容易才读到最后几句:

         
……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小孟读完最后一句时,毛泽东已闭着眼睛,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他是在感叹?还是在联想?

  后来,毛泽东又让小孟给他读过几次《长恨歌》,毛泽东从这首诗中,到底感受到了什么?他为什么多次听这首诗?他是赞赏诗中哀艳动人的故事,悠扬宛转的诗句?还是对诗中所提出的告诫表示慨叹?或许二者皆有,或许另有所见?

  毛泽东嗜好读书,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1976年9月7日,毛泽东生命垂危,不断抢救,而又不断陷入昏迷状态。即使如此,每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要看书。当时政治局的常委,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直守护在他的身旁。他讲要一本书,但他语言的含糊与声音的微弱,连最能听懂他话的秘书,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他着急了,示意给他纸笔,毛泽东用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下了个“三”字,又用手敲敲床头。还是秘书猜出了他的意思,当时三木正准备下台,当秘书找来介绍三木武夫的书拿给他看时,毛泽东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神态。

  毛泽东的手已没有托住《三木武夫》这本书的力气了,尽管这是一本很轻很轻的书,只好由小孟为他托着。毛泽东看了几分钟,就又昏迷过去了。

  《三木武夫》是毛泽东读的最后一本书。这本书他没有读完。这是他一生中唯一没有读完的一本书。

  书,伴随着毛泽东度过了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书,同他的伟大实践一样,给了他无穷的力量。这位伟大的革命家兼学问家,几乎是在他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时候,才结束了他一生中从未间断过的读书生活。
(责编:陈思名(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