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图书连载>>张耀祠回忆录
第一章 走进中南海

二、我1933年参加红军站第一班哨,就在瑞金毛主席住所门口

张耀祠
2010年02月25日16:1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连载:《张耀祠回忆录》 作者:张耀祠 著 

  1954年的一天,我随毛主席去广州越秀山露天游泳池游泳。毛主席下游泳池游了一圈,上了岸。

  主席问我:“你经过长征没有?”

  我说:“我经过长征。长征开始时,我在红八军团保卫局侦察科,到了贵州黎平,被调到国家保卫局侦查科任科员。”

  当时我没有说参加红军站第一班哨,就在毛主席住所的大门口,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离开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工作岗位。

  这里,我简单作一个历史的回顾。

  我1916年2月5日(民国五年)出生在江西省于都县葛坳乡新安子村。3岁时父亲逝世,10岁时大哥也去世了,是母亲把我带大。1929年,毛泽东、朱德领导工农红军解放了我们家乡,成立了胜利县政府、曲洋区政府、石灶乡政府,把农民都组织起来、武装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赣南闽西中央革命根据地,粉碎了蒋介石发动的第一、二、三次反革命“围剿”。中央苏区得到很大的发展,到1933年,中央红军已有8万多人。

  我于1931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当过儿童团长、少先队大队长、乡共青团支部书记。为保卫苏维埃政权,我们放哨、查路条,防止白军特务混进苏区侦察情报,配合游击队打击进攻苏区的白军和靖卫团的破坏。1933年5月,党中央提出扩大铁的红军100万人、粉碎国民党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号召共青团员和青年踊跃参加工农红军。石灶乡由我带头,有40多人参加了红军少共国际师。同年7月,我被调往瑞金县沙洲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警卫连,担负保卫毛主席和政府机关安全的任务。

  那时,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统治了我们的党,中央苏区的领导层很快发生了变动,先是成立苏区中央局机构,由项英代理书记,中共中央先后派项英、任弼时两人来到中央苏区,成为党的最高负责人。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因在上海无法立足,迁移到中央苏区直接领导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工作。中央苏区的红一方面军和所有地方部队均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统一领导和指挥,毛泽东原来担任的红军中的党的、军队的领导职务全部被剥夺了,只让他到瑞金中央政府任主席兼人民委员会主席,管政府工作。1934年1月中旬,中央在瑞金召开六届五中全会,没有让毛泽东参加会议,会上大批毛泽东在土地问题上的一系列主张是“富农路线”,还对许多好干部进行批斗或给予撤职处分。后来,张闻天出任人民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在政府的实权进一步架空了。毛泽东自失去兵权后一直到长征开始至遵义会议前,再没有回到军队中任职。在军事斗争压倒一切的形势下,毛泽东的这种状况已经失去了在中央苏区的领导权和发言权。但是,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有深厚的根基和群众威望,又是中央政府主席,所以,他仍然享受苏维埃国家一级安全保卫的待遇。

  中央政府警卫连成立后,边整训,边执行任务。这天,班长安排我上哨,这是我当兵以来站的第一班哨,没想到这第一班哨就站在了毛主席住所的大门口。我站在那里,手持着枪,感到既紧张又激动。

  不多一会儿,毛主席拖着疲惫的身体出来了,他是到屋外面散步的,我心里反复默念:“毛主席,是毛主席!”

  下哨后,我兴奋地对全班同志讲:“我今天见到毛主席啦!”

  那时,毛主席细长个子,面骨突出,身体很弱很瘦,两眼充满了血丝,虽然如此,仍然显得炯炯有神。在战争年代的环境里,中央领导同志每天每人也只供给12两粮食,5分钱菜金,生活非常艰苦,我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饭。毛主席的身体状况显然属于营养不良。

  1934年4月,中央决定从中央政府警卫连抽调一部分同志到红八军团,我被分配到军团保卫局侦查科任科员。同年5月,部队由瑞金出发经过江西于都县,到兴国县崇贤前线,同国民党蒋介石的军队进行了几个月的激战。1934年10月上旬,部队从前线撤离,向于都开进。 九九重阳节这一天下午,红八军团等部渡过于都河。从此,中央红军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那时,领导上不讲长征,而讲“大反攻”。反攻到什么地方?没有人讲。我们大家只是跟上部队,天天爬山。白天敌机侦查轰炸,大部分是夜间行军。夜间走路,人很疲劳,特别是青年人熬不了夜,走着走着,只要大队人马稍站一下,站着就睡着了。说来好笑,其实是真事,我个人就有好几次一站定就睡着了。遇上爬大山时,部队在白天准备点火用的竹子,到了晚上打着竹火把爬山。走到山顶上,再回头看后面部队的火把从山沟到半山腰就像一条蜿蜒的火长龙,真好看。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湖南的湘江,部队损失极为惨重,红八军团几乎打光了。中央红军打到贵州省,占领黎平县,部队进行了整编,八军团残部被分散到其他军团,军团保卫局的人调了一部分到国家保卫局,我被分在该局侦查科任科员。

  中央红军占领遵义城后,1935年1月9日中央领导同志进城时,我参加了保卫中央领导同志和毛主席入城仪式,参与了毛主席在老城府衙门广场向群众演讲的安全保卫,当时毛主席站在条凳上向群众讲话,我就站在他的侧前一点的位置。1月15—17日又执行三天遵义会议的安全保卫任务。

  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挽救了党、红军和中国革命。

  
(责编:胡亚汝(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