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图书连载>>绝密档案背后的传奇

靖国神社中的“三羽乌”(五)

北京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档案》栏目组 编
2010年07月27日14:5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连载首页《绝密档案背后的传奇》(二)北京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档案》栏目组 编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30年,伦敦海军会议。美国强调日本海军的大型舰只,只能是英美两国的60%。而日本军界则一直要求,把这个比例提高到70%。

  经济灾难当头,哪儿有那么多钱来养军舰?滨口雄幸是公务员出身,他很想借这个机会达成裁军的协议,来缓和处于灾难中的日本国民经济。但现实也要求他必须小心翼翼,照顾军部的情绪。当时参与会议的日本外务大臣币原喜重郎,写给内务大臣牧野伸显一封30多页的信,一点儿一点儿的解释在会议上的讨价还价。

  伦敦海军会议上的谈判异常艰苦,最终,滨口内阁与美国达成了日美妥协案,美国同意,日本拥有舰只的总吨位,可以达到美国的69.75%。

  就差0.25个百分点啊,日本军部就炸了,指责滨口内阁轻率决定有关国防的重大问题,是明目张胆地“侵犯统治权”。对于这种全然不顾事实、不理时局的发难,滨口内阁顶着压力,还是签订了《关于限制和缩减海军军备的条约》,即《伦敦条约》。要知道,伦敦海军会议,本来目的就是要裁军的。

  于是滨口雄幸只能死!1930年11月14日,滨口雄幸在东京车站遭遇枪击,次年8月26日,因伤口感染而死。

  刺客是右翼青年,法西斯团体“爱国社”成员佐乡屋留雄。但这样一个刺杀政府首脑的凶手,却并没有受到惩罚——1933年,他收到了死刑判决,但不立即执行,第二年就减刑到了无期。1940年,这个人居然就被放了,直到1972年病死。

  根本无法想象吧?但如果揪出佐乡屋留雄的后台,就好理解了。给黑龙会撑腰的,是日本皇族,东久迩宫亲王。而这个东久迩宫亲王又是什么来历呢?他是陆军大学校26期毕业生,与南京大屠杀幕后主使朝香宫鸠彦亲王是同期,与河本大作,也是同期!

  一个首相被吓死了,一个首相被打死了,昭和时期的头两任内阁就这样完蛋。没有办法,只能请出大正时期最后一任首相若槻礼次郎,再次组阁。这个若槻礼次郎倒是个“聪明人”,两个前任的命运告诉他,军部的事儿,你内阁最好别问。反正军队有什么决定,也肯定不会问你。果然,若槻礼次郎上任不久,关东军再度自作主张起事,这次的事件,叫做“九一八”!

  1931年9月18日夜间10点20分,日本关东军铁路守备队以巡视铁路为名,在距奉天东北军驻地北大营800米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引爆小型炸药,炸毁了一段不到一米的铁路。并将3具身穿东北军士兵服装的尸体放在现场,作为证据,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本守备队。爆炸的同时,驻扎中方北大营和沈阳城的日军兵分南北两路,向中国军队驻地进攻。不到半年,整个东北三省100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和3000万同胞,陷于日寇铁蹄的蹂躏之下。

  “九一八”事变,在西方被称作是“一夜战争”。这个行动,日本内阁肯定事先是不知道,更出格的是,连日本的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也不知道,这完全是关东军自创的行为。幕后主使是谁呢?“三羽乌”的绰号再次显现。而这一次登场的是“关东军三羽乌”。

  陆军大学校24期毕业生土肥原贤二;28期毕业生板垣征四郎;30期毕业生军刀组成员:石原莞尔。

  在远东国际法庭上,土肥原贤二和板垣征四郎,都被定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但石原莞尔却没有受到追究。而且非常不可思议的是,石原莞尔曾经冲到了法庭,要求把自己定为战犯,但是没人理他。但实际上,这个石原莞尔,是真正值得关注的首犯!

  今天,在日本皇宫的秘密档案室里,还保存着一份《国家前途转折的根本国策——满蒙问题解决案》,这份被列为“最高机密,应急计划”的提案,曾让天皇裕仁赞叹不已。提案的原件我们搞不到,但其要点我们很清楚,因为在九一八事变后,这份提案的要点已经作为国策,列入了修订的《帝国国防指针》:一、解决满蒙问题是日本生存的唯一途径,只有对外扩张才能消除国内的不安定局面;二、解决满蒙问题的关键由帝国军队掌握。只有日本占领满洲,才能完全解决满蒙问题。

  这份提案的作者,就是当时的关东军作战参谋石原莞尔。日本琢磨满蒙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石原莞尔提案的要点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但是,这份提案的确不一样,因为它有根据、有计划、有目标。

  1928年10月,石原莞尔被调任到关东军做参谋。一踏上东北辽阔而又肥沃的土地,石原莞尔就傻了。一连8个月,他把时间都花在了阅读书籍,研究地图和与关东军老兵聊天上面。而为了制定提案,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进行了三次“参谋旅行”,足迹踏遍东三省。各种复杂的作战方案,都慢慢理出了头绪。而最终目标,也逐渐清晰。

  在提案中,石原莞尔提出了“七总督统治中国”的方略,即:长春为满蒙总督,北京为黄河总督,南京为长江总督,武昌为湖广总督,这四个总督由日本军人担任;西安由西方总督,广东由南方总督,重庆由西南总督,这三个总督由中国军人担任。日本人经营大型企业和从事脑力劳动方面的事业,朝鲜人开垦水田,中国人从事小商业或体力劳动,以图共存共荣。

  疯狂吗?疯狂之至。虚无缥缈吗?从抗日战争艰苦的历程来看,日军侵略中国的方向,正是沿着这个提案进行的。就连西方的军事专家也承认:石原莞尔是日本陆军少壮派中最有创见的战略家,更是日本陆军中最为刻苦、最为拼命、胃口最大的野心家。正如金一南少将在他的著作《苦难辉煌》中所指出的:这些日本法西斯分子,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只会三呼万岁和砍头那么简单粗暴。

  日本有个著名的指挥家,叫做小泽征尔。音乐迷们可能都知道,这位大师出生在中国沈阳,因此,有的媒体总爱说:小泽征尔跟中国有缘。但是在我看来,话咱以后还是别这么说的好。小泽征尔的父亲小泽开作,当年是伪满洲国的官员。他为什么给儿子起名叫小泽征尔呢?因为他崇拜关东军里面的两个人,所以从这两个人的名字里,各取了一个字,来给孩子命名。尔:就是石原莞尔;那么征呢?板垣征四郎。

  作为关东军“三羽乌”中的灵魂人物,板垣征四郎曾经上过《时代周刊》的封面。形象不怎么样,阴险狡诈,一脸狞笑。不过,据接触过板垣征四郎的人回忆,板垣平时非常注重形象,讲话细声细气,总会给人以温文尔雅的形象。但实际上,在侵略扩张的实施方面,板垣所扮演的,永远是“急先锋”的角色。关东军中,有“石原之智、板垣之胆”的说法。九一八事变之前将近一年的时候,板垣征四郎就向上级申请过两门准备轰击沈阳城的巨炮。那拨给他这两门炮的上级是谁呢?就是巴登巴登三羽乌的老大、昭和军阀集团的头目永田铁山。

  而在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天,日本内阁就召开紧急会议,作出了不扩大事态的决定,并把电话打到了板垣征四郎这里,指责他犯上。而板垣当场就给了一句硬邦邦的答复:为国家和军部的威信,军部的方针是彻底干下去!

  是军部真的要打吗?没有。九一八前的三天,日本军部还召开了陆军三长官会议,讨论满蒙问题。会议的结论是:全面出兵满蒙,国内外的时机都还不成熟。为此,会议特别派出了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少将前往中国东北,安抚关东军要“隐忍自重一年。”

  但这个建川少将是怎么走的呢?他有飞机不坐,而偏要先坐船,再坐火车,晃晃悠悠地去东北。与此同时,参谋本部俄国课课长桥本欣太郎已经给石原莞尔发了电报:事机已露,请在建川到达前行动。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