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 党史频道 >> 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本书简介
 
内容简介  
《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1966年冬,刘少奇被隔离与批斗;1967年,彻底与外界及亲人失去联系。1969年,重病中的刘少奇被裹在一床被子里,运往河南开封“监护”;同年11月,含冤逝世。短短三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致使一个国家主席竟以“烈性传染病患者”的身份被秘密火化!刘少奇研究专家黄峥经过多方搜集与整理,精心编选了刘少奇的家人、机要秘书以及专家学者等人所撰写的回忆与研究文章,真实全面地反映了刘少奇从1966年“文革”开始到1969年含冤去世期间的种种经历和遭遇,为读者准确了解历史、全面认识刘少奇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料与视角。  
【全书目录】

 
作者介绍

  黄峥,江苏省启东市人,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1971年11月起在安徽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工作,1979年3月进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班学习,1980年9月毕业后调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历任刘少奇研究处处长、第二编研部副主任、当代文献研究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刘少奇研究分会副会长等职,1995年被评为研究员职称,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精选章节  
王光美谈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王光美同志1979年7月担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事局局长的职务,主要负责国内外社会科学方面的学术交流活动,现在和她的四个孩子住在北京新建的一座公寓大楼里。她的居室并不大,陈设也很简朴。客厅里有几个沙发,书房里放一张写字台、两把藤椅、一个书橱、一个文件橱,就再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了。书房一角的地上,堆了高高的几沓文件,这是新近送回的一些过去抄去的东西,她还来不及整理。但在这些东西中,她也发现了一点“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少奇同志过去干地下工作时,用各种笔名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过去她怎么也收不齐,有些笔名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经过“文化大革命”中全国性的搜寻“罪证”,都夹在一起送回来了! 
·最后的留言
·对《论修养》身体力行
·“客观的历史事实是否定不了的”
·“如果马克思再给我10年时间……”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
  在人民的欢呼声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了。中央组织部接收专案工作的当天,我们的妈妈——王光美同志结束了12年的囚徒生活,回到了我们身边。胜利的花,希望的花,终于盛开了!那是1979年的春节,我们簇拥着妈妈,随着欢庆的人群,走进了雄伟的人民大会堂。当人们看到妈妈就在他们身边时,都欢笑着走过来和妈妈握手,多少人和妈妈紧紧拥抱,又有多少人拉着妈妈的手失声痛哭……多少深情,多少悲喜交织在一起。妈妈说:“我又和同志们在一起了,……是人民解放了我!”说完,妈妈向人群深深鞠了一躬。更多的人跑了过来。“他来了吗?”“他在哪里?”“我们怀念他!”霎时,人群拥了过来,妈妈被挤到台上,又从台上被挤下来,她虽被挤得东倒西歪,但她泛红的脸上露着笑容,这是胜利的笑容。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2)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3)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4)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5)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6)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7)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8)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9)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0)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1)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2)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3)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4)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5)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6)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7)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8)
·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19)
机要秘书的回忆
  我走进光美同志办公室,同她互相问候几句后,就提出向少奇同志汇报的要求。这时光美同志先关了少奇同志办公室的门,怕因说话声干扰了他。然后神色异样地低声说:“少奇同志现在顾不上‘四清’的事了。在我们出访期间,党内发生了一些问题,有的事情他也接不上头。出访前他病了一场,没有看什么文件,我也是因出访被临时叫回来的,许多文件也没有看……我们出访刚回来就匆匆赶到杭州,毛主席在杭州会议上讲了许多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少奇同志正在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吧,咱们先把最近机要室送给少奇同志的所有文件,特别是有关文化革命的文件,找出来看一看,选一选,以便使少奇同志能多了解点情况。”
·“我还接不上头”
·紧急选派工作组
·毛泽东批评派遣工作组
·林彪定调
·解答工作人员的提问
·董洁如被赶出中南海
·康生与编辑出版《刘少奇选集》
·一封匿名信
·宋庆龄赠书
·江青造谣
·造反派的骗局
·“我是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的主任”
·“我向毛主席提出两点要求”
·“我永远不反毛主席”
我要评论  
 
 图书推荐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