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党的一大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李颖
2011年05月19日14:1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党的一大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编者按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从1921年迄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当年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中国所取得的成就,为世界所瞩目。

  为纪念建党九十周年,本刊特请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颖先生从党的一大开始,撰写了一系列文章,重温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年来走过的艰苦卓绝的道路,回忆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的优良传统。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坚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样,我们就一定能够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就一定能够真正实现近代以来,所有志士仁人和全国各族人民孜孜以求的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望。


  1921年7月23日晚,夜色笼罩着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在法租界的一座小楼里,有13位代表参加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了。当时,对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极其平常的夜晚,但对于中国的历史,它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个在全国仅有50多名成员,却要肩负改变中国命运的伟大政党宣告诞生了。

  党的一大期间的上海会议

  1921年7月23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现兴业路76号)李汉俊之兄李书城的住宅内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当天,参加大会开幕式的13位代表全部到齐,代表着全国50多名党员。此外,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也出席了会议。

  会场的陈设十分简朴,但气氛却很庄重。房间的正中放着一张长形大餐桌,四周围着一圈圆凳;桌上放着茶具、一对紫铜烟缸和一只饰有荷叶边的粉红色玻璃花瓶;东、西墙边各安置了一只茶几和两张椅子,靠北端的红漆板壁边,放置了一张小桌。

  会议原预定由陈独秀主持,因他未能来上海,大会临时推选北京代表并参与一大筹备工作的张国焘主持。毛泽东、周佛海担任记录。

  在开幕式上,首先是由张国焘向代表们报告了会议的筹备经过,说明召开这次代表大会的重要意义。接着,张国焘提出大会的议题,包括制定党的纲领、党的工作计划和选举中央机构。刘仁静坐在马林旁边,这位北京大学英语系的学生把张国焘的一番话译成英语,讲给马林听。而坐在马林另一侧的李汉俊偶尔也补充翻译几句。

  张国焘讲话后,由马林致辞,对中国共产党成立表示祝贺。他介绍了共产国际的概况,并建议把会议的进程及时报告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马林一下子讲了三四个小时,一直讲到将近半夜。马林的口才给代表们留下深刻印象。十几年后,毛泽东对此还记忆犹新,评价他是:“精力充沛,富有口才。”

  随后,代表们具体商讨了会议的议程和任务,一致同意先由各地代表向大会报告各地区的工作,然后讨论和通过党的纲领,制定今后的实际工作计划,最后选举党的中央领导机构。这些议程分别安排在以后几天的会议中逐项进行。

  7月24日,各地代表向大会报告本地区党、团组织的情况。因各地组织成立的时间都不是太长,工作只是初步开展,代表们的报告都比较简短。

  7月25日和26日,休会两天,由张国焘、李达、董必武起草供会议讨论的党纲和今后实际工作计划。

  7月27日、28日和29日,连续三天举行三次会议,对党的纲领和决议作了较为详尽的讨论。

  代表在讨论党的性质和奋斗目标时,意见基本一致,但在个别问题上也有分歧。上海代表李汉俊认为,世界上的革命,既有俄国的十月革命,也有德国社会党的革命。他以为,中共要走什么样的路,最好派人到俄国和欧洲考察,再成立一个研究机构,经过一番研究后,方能决定。他认为目前党最实际的做法是支持孙中山先生的革命运动,待这一革命成功之后,中共可以加入议会开展竞选。

  北京代表刘仁静反对李汉俊的意见,他认为欧洲的议会道路在中国根本行不通,中国共产党也不应该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团体。他拿出《共产党宣言》,说中共应该按照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那样去做,即以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

  代表们对于建立一个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在认识上基本上是一致的。引起热烈争论的一个问题是:中共党员经执行委员会许可能否做官和当国会议员?《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这篇档案资料对会议出现的激烈争论作出如下记载:

  代表大会的第三、四、五次会议专门研究了纲领,有些问题经过长时间辩论以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只有引起热烈争论的一点除外。这一点就是党员能否得到执行委员会许可做官和做国会议员。对这个问题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我们的党员做官没有任何危险,并且建议挑选党员加入国会,以使他们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另一方面不同意上面的意见。在第三次会议上,代表们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在第四次会议上,辩论更加激烈了。一方坚持认为,采纳国会制会把我们的党变成黄色的党,他们以德国社会民主党的例子证明,人们加入国会就会逐渐放弃自己的原则,成为资产阶级的一部分,变成叛徒,把国会制认为是斗争和工作的唯一方式。为了不同资产阶级采取任何共同行动,为了集中我们的力量进攻,我们不应当参加国会,而应当在国会外进行斗争。而且,利用国会也不可能使我们的情况有任何好转,加入国会,就会使人民有可能认为,利用国会,也只有利用国会,才能使我们情况好转,才能为发展社会革命事业服务。另一方则坚持主张,我们必须把公开和秘密的工作结合起来。如果我们不相信在二十四小时内可以把国家消灭掉,不相信总罢工会被资本家镇压下去,那么政治活动就是必要的。起义的机会不会常有,它很少到来,可是我们在平时要做准备。我们应该……扩大他们的眼界,引导他们参加革命斗争和争取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的斗争。因为公开宣传我们的理论,是取得成就的绝对必要条件。而利用同其他被压迫党派在国会中的共同行动,也可以部分地取得成就。但是,我们要向人民指出:希望在旧制度的范围内建立新社会是无益的,即使试作一下也是无益的。工人阶级必须自己解放自己,因为不能强迫他们进行革命。否则,他们会对国会抱有幻想,采取和平的方式,而不采取彻底的手段。

  这个问题最后还是没有得出结论,只好留到下次代表大会来解决。至于谈到我们是否应该做官的问题,这个问题被有意识地回避了,但是,我们一致认为不应当作部长、省长,一般的不应当任重要行政职务。在中国,“官”这个词普遍用在所有这些职务上。但是,我们允许我们的同志作类似厂长这样的官。

  大会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最后形成的条文是:“党员除非迫于法律,不经党的特许,不得担任政府官员或国会议员。士兵、警察和职员不受此限。”这反映了争论双方都做了一些让步,一般不能担任部长、省长之类重要职务,但可以担任校长、科员等文职雇员和士兵、警察之类职务。陈公博在英译本这一条上加了一句注释:“这一条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最后留待1922年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决定。”就是说,这一条尚须下一次代表大会做进一步讨论和决定。

  7月30日晚,代表们正在开会时,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突然闯入会场,环视一周后又匆忙离去。具有长期秘密工作经验的马林立即断定此人是敌探,建议马上中止会议。大部分代表迅速转移。十几分钟后,法租界巡捕包围和搜查会场,结果一无所获。

  党的一大期间的嘉兴南湖会议

  由于代表们的活动已受到监视,会议无法继续在上海举行。于是,代表们分批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在一艘游船上召开了最后一天的会议。

  当中共一大会场受到法国巡捕房搜捕时,在场的李达夫人王会悟提议,会议可以转移到她的家乡——浙江嘉兴继续召开。王会悟回忆说:“上海已不能开会了,到哪儿去继续把会开完呢?代表的意见不一。我想到我家乡嘉兴的南湖,游人少,好隐蔽,就建议到南湖去包一个画舫,在湖中开会。李达与代表们商量,大家都同意了这个意见。我便作为具体安排事务的工作人员先行出发,与董必武、陈潭秋、何叔衡乘头班车去嘉兴。”

  在确定党的一大继续在嘉兴南湖举行后,代表们开始准备行程。首先由王会悟一人先行返乡进行准备工作。为了缩小目标,避免他人的注意,代表们决定分两批南行。第一批由王会悟与董必武、陈潭秋、毛泽东等人,乘头班车出发。第二批由李达带着其余代表,乘后一趟车出发。马林和尼克尔斯基由于是外国人,特别引人注目,为减少意外,他们没有继续参加此次会议。

  这次会议继续7月30日晚上被打断的议程。首先讨论并通过了党的纲领和决议。由于党的纲领问题已在上海的几次会议上作了比较深入的讨论,此次着重讨论了党的今后工作部署问题,比较具体地研究了以工人运动为中心的各项实际工作。

  吃过午饭,会议接着讨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宣言》草案。李达后来回忆说:

  有千把字,前半大体抄袭《共产党宣言》的语句,我记得第一句是“一切至今存在过的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接着说起中国工人阶级必须起来实行社会革命自求解放的理由,大意是说中国已有产业工人百余万,手工工人一千余万,这一千多万的工人,能担负着社会革命的使命,工人阶级受着帝国主义与封建势力的双重剥削和压迫,已陷于水深火热的境地,只有自己起来革命,推翻旧的国家机关,建立劳工专政的国家,没收内外资本家的资产,建设社会主义经济,才能得到幸福生活。宣言草稿中也分析了当时南北政府的本质,主张北洋封建政府必须打倒,但对于孙中山的国民政府也表示了不满。因此有人说“南北政府都是一丘之貉”,但多数意见则认为孙中山的政府比较北洋政府是进步的,因而把宣言中的语句修正通过了,宣言最后以“工人们失掉的是锁链,得到的是全世界”一句话结束(这个宣言后来放在陈独秀的皮包中,没有下落)。

  会议在讨论共产党对其他党派的态度问题时,出现了短时间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无产阶级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应该始终与其他党派进行斗争”;另一种意见认为,“在行动上与其他党派合作反对共同的敌人”。

  从当事人的这些回忆可以看出,当时争论的焦点在于对其他党派是采取联合还是斗争的策略问题。会议通过了第一种意见。

  但是,会议也没就这个问题统一认识,最后确定把宣言交给即将组成的中央局处理。因当时国内政治环境恶劣,党只能处于秘密状态下活动,党的成立宣言也不可能在报纸上公开发表。

  会议最后选举产生了党的中央领导机构。大会选举3人组成中央局,陈独秀为书记,李达为宣传主任,张国焘为组织主任。考虑到党员数量少及地方组织尚不健全,中共一大决定暂不成立中央执行委员会,只设立中央局作为中央的临时领导机构。在陈独秀缺席的情况下,大会选举其担任中央局书记。由此可见,陈独秀当时的领袖地位是无可替代的。大会在“共产党万岁、第三国际万岁、共产主义——人类的解放者万岁!”等口号中胜利闭幕。

  开天辟地的大事变

  党的一大通过了党的第一个纲领,其中的第一条和第二条规定了党的名称和党的纲领:

  一、本党定名为“中国共产党”。

  二、本党纲领如下:

  (1)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必须支援工人阶级,直到社会阶级区分消除为止;(2)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阶级斗争结束,即直到消灭社会的阶级区分;(3)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

  (4)联合第三国际。

  这表明,中国共产党从建党一开始就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规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并坚持用革命的手段来实现这个目标。但初生的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国情还了解不多,还不懂得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的区别和联系。

  大会讨论了实际工作计划,决定集中精力领导工人运动,组织工会和教育工人。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党一成立就注意同本阶级建立密切的联系,这是它的一个重大优点。

  党的一大正式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曾经参加过一大的毛泽东后来说过:“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事实确实如此。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大会是在反动统治的白色恐怖下秘密举行的,除了会场一度遭到暗探和巡捕的骚扰外,在社会上并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是,就在这时,一个新的革命火种却已在沉沉黑夜中点燃起来了。从此,在古老落后的中国大地上出现了完全新式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行动指南的、统一的和唯一的无产阶级政党。正是这个党,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虽然这时它还是一个仅仅拥有50多名党员的很小的党,但它满怀信心地以改造中国为己任,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扬帆起航,开始了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斗争历程。

  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最先进的阶级——工人阶级的政党,不仅代表着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且代表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由于它从一开始就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拥有这个最先进的思想武器,因而能够为中国革命指明前进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够逐步地而又牢固地在中国的大地上扎下根来,使自己发展成为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的原因。

  (作者为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
(责编:程宏毅)


相关专题
· 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