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76年前的今天,22名红军勇士誓死“爬”夺泸定桥。昨天,本报采访小分队沿大渡河奔泸定,攀爬夹金山,踏访两河口……

探寻红军所向无敌的精神源泉

2011年05月29日13:02   来源:解放军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探寻红军所向无敌的精神源泉

  
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
红军长征时留在小金的标语


  是巧合,还是情思神往的牵引?记者驱车夜行,沿大渡河奔泸定,忽然发现车内电子日历已跳入5月28日——哦!76年前的今天,长征路上中央红军左纵队先头部队红四团,正在这里创造着一昼夜冒雨行军120公里的神奇时速,飞夺泸定桥之战即将打响!

  泸定桥,在滔滔大渡河水和静谧星空的衬映下,如浮雕般映入我的眼帘。

  22名突击队员宣誓泸定

  “没有革命者过不去的桥” 

  “没有共产党员克服不了的困难,更没有革命者过不去的桥”,这是红二连大个子机枪手赵长发说的。那是1935年5月29日早晨,红四团决定从二连抽出22名党员和积极分子组成夺桥突击队,去爬那被抽掉了桥板的13根铁索。赵长发抢先报名当上突击队员后,当即说出这句气壮山河的豪言。

  红军飞夺泸定桥。这个“飞”字精妙地点出了红军战士的无比神勇。

  “真不可思议!”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解说员说,几乎所有来参观的人都会发出这种感叹。汹涌的大渡河水和悬空悠荡的铁索已足以使人望而却步,更何况迎面是弹雨横飞、桥头上烈焰熊熊!可当年突击队的22名勇士,每个人都是争着抢着去报名的。不是争官争利争待遇,是争着去担当、去牺牲。

  1963年病逝于上海瑞金医院的杨田铭,是22勇士之一。他生前在回忆自己参加突击队的情景时说:“我三番五次找连长、指导员,声泪俱下地要求参加突击战斗,说我人小伶俐,爬桥一定很快,连长和指导员最后只好同意了,这时我高兴得简直无法形容。”

  面对死亡的威胁而高兴得无法形容,为什么?杨田铭谈及当时的所思所想:“我父亲、哥哥都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母亲气病交加也死了,妹妹被豪绅卖给别家做佣人,我真的是家破人亡。但是,我参加红军找到了党,在这个新家逐渐成长为一个共产党员。我不仅要为亲人报仇雪恨,更要为党、为穷苦人民去消灭反动派,让人民得解放。我恨不得立刻展翅飞过桥去,把敌人杀得鸡飞狗跳,屁滚尿流!”

  无疑,这就是理想和信念的力量,是我们这支军队无坚不摧的精神法宝,也是所有反动势力无法理解的制胜秘诀。张万年同志任军委副主席时出访美国,在西点军校遇到一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美军军官。有个问题显然在这位军官肚子里憋了许多年:“请问张将军,为什么你们的士兵都不怕死呢?”

  这个问号他也许永远也拉不直,而毛泽东同志早在这座桥上就作出了最简单、最轻松的回答。夺下泸定桥那天,跟随主席过桥的警卫班战士陈昌奉边走边说:“这样险要的桥,我们一个班都可以守住,可敌人……”

  主席笑了:“敌人嘛,毕竟是敌人,他们和我们共产党所领导的队伍是不能相比的”。

  从夹金山到若尔盖

  吃野菜煮皮带官兵一致同甘苦

  车窗外,白雪皑皑,寒气逼人。车内高度计的数字跳到海拔4000米就封顶了,可车子还在盘山路上往高处爬行。我们来到夹金山,红军长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关于这座主峰海拔近5000多米的夹金山,以及梦笔山、达古山、昌德山等大雪山,还有山那边若尔盖地区那一片片被称作“草地”的沼泽地,红军长征留下的许多故事都已深深植入后人的脑海。

  那广阔无边的千里沼泽地,散发着腐臭的气味,一脚踩进去人就直往下陷。老红军胡绵弟曾亲眼看见班里一个战士陷下,立即伸手拉他的另一个战士也跟着陷下。眼看泥浆就要没住脖子,最先陷进去的战士用尽最后力气,摘下军帽挥了两下,告别战友……

  也许,长征队伍每天要经受的最大痛苦和生命威胁,是饥饿。吃什么?苦菜、灰灰菜、野芹菜……野菜没了吃皮带、草鞋,甚至吃前面战友粪便中未完全消化的青稞粒。在夹金山下的小金县(即原懋功县),当记者与县委和人武部的同志共进午餐时,端上来一盆水煮的绿叶菜。尝一口,清苦、涩嘴。县委党史研究室干部泽里扎西说:“这是当地的野菜叫十格菜,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红军长征过雪山时,把它当主食,算是好吃的了。”我百感交集。

  红军为何能从雪山草地战胜死亡、夺路而出?答案或许不止一个。但无论如何,官兵一致、同甘共苦、互助友爱的高尚情操,是在生存极限中支撑生命的巨大精神力量。在最饥饿的日子里,红军首长杀掉自己的坐骑,却将马肉一块块分给了伤最痛、病最重的战士。而那位患重度疟疾的红军战士戴天福,临终前委托卫生员带给毛泽东一个纸包,里面正是发给重病号的一小块马肉。他说:“这块马肉一定要交给毛主席,我没什么牵挂的,只盼望革命成功!”

  《长征组歌》在我脑海中响起:“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

  两河口反分裂警示后人

  党的团结统一是夺取胜利之本

  来自虹桥沟和木城沟的两道河水在我脚下交汇。这里是两河口。

  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建在当年那座关帝庙。馆内,由声光电控制的一组群雕,模拟、重现1935年6月26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场景。此刻,周恩来那略带苏北腔的话音在记者耳边响起:“坚决统一意志。两个方面军部队大,要特别坚决地统一指挥,遇到困难,也要统一意志来克服。”

  1935年6月12日,随着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懋功境内达维的两河口意外相遇,中央红军和四方面军这两支同生死共患难的革命武装部队胜利会师。当两支部队的指战员互相拥抱,尽情狂欢之时,一场红军革命史上最大的分裂阴谋也在悄然酝酿和展开。

  由张国焘导演的这场分裂活动,让本已历经磨难的红军又吃了多少苦头啊!红军错失了攻打松潘开辟北上通道的良机;四方面军三过草地,饿死的战友遗体竟成为前行路标……

  这场分裂与反分裂斗争的过程,已无需赘述;这场斗争的经验教训,却值得我们永远牢记:党的团结统一是夺取胜利之本。

  如今,走过抚边、达维、两河口,红军留下的标语仍历历在目,一处处纪念馆、纪念碑铭记着激情燃烧的故事。而同样吸引人们眼球的是,汶川特大地震3年后在这片土地上的各式新建筑。小金县委副书记全明告诉记者:根据党中央的统一安排,江西省承担了对小金县的灾后对口援建任务。

  真好,井冈山和夹金山再度携手,红军的传人将在这片土地上书写出更加辉煌的篇章。(记者 范炬炜)
(责编:程宏毅)


相关专题
· 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