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为人民谋幸福:黄土地的梦想

2011年05月29日13:56   来源:河北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开栏的话

  为人民谋幸福,是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崇高追求。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庄严宣告,为劳动阶级和劳苦大众谋利益。

  党的七大郑重将“为人民服务”写进党章,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具有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的精神”。“党必须把为人民谋利益作为自己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

  新中国的“一五”计划强调,“保证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提高人民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平。”“始终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党的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党的历代领导核心对坚持党的宗旨都作出精辟论述,表述不同,但核心只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谋幸福!

  实践证明,中国共产党的全部历史,就是一部为人民群众谋幸福的奋斗史,就是一部人民群众幸福感不断提升的社会史。

  今天,本报开辟《为人民谋幸福》专栏,集中报道党在不同历史时期,为人民谋利益、谋幸福的不懈努力;报道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给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以此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几千年农耕文化,亿万人乡土中国,一次次抗争、失败、再抗争,世界上似乎没有人比中国人更热爱土地、梦想土地。

  从土地改革圆梦“耕者有其田”,到家庭联产承包实现“耕者有其权”,再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激荡“耕者有其福”,世界上也再没有一个政党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如此关注农民、支持农民、造福农民。

    让土地回家

  “土地回老家”。

  在西柏坡纪念馆的一间展室里,这面由平山县下盘松村乡亲们辗转送给中央工委的锦旗尽管已有些发白,但却依然生动诉说着60多年前农民在获得土地时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激动。

  纵观中国古往今来土地革命,“耕者有其田”并非是共产党的独有主张。所不同的,只有共产党人将其看得特别认真,不仅口讲,而且实做。

  “中国革命的中心问题是农民问题,农民的中心问题是土地问题。”从红军时期的打土豪、分田地,到抗日战争时期的减租减息,一场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的暴风骤雨一直在党的领袖毛泽东的心头酝酿。

  1947年7月17日,全国土地会议在西柏坡恶石沟沟口的一个打麦场召开。没有会标、麦克风,甚至需要用膝盖当桌子,这个简陋至极的会议,拉开的却是一曲千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土改壮歌。

  经过近两个月的讨论,全国土地会议最终制定并通过的《中国土地法大纲》明确规定,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到1948年夏,在河北各解放区,贫雇农分得大量土地和财产。(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土改使全国3亿多农民无偿获得了约7亿亩土地。

  美国人韩丁这样写道:“中国革命创造了一整套新的词汇,其中一个重要的词就是‘翻身’。它的字面意思是:‘躺着翻过身来’。对于中国几亿无地和少地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站起来,打碎地主的枷锁,获得土地、牲畜、农具和房屋。它意味着进入一个新世界。”

  为农民松绑

  “干一天活,挣来的工分刚够买一粒扣子,社员连肚子都填不饱,这怎么行?”1977年初,刚刚当上大名县万北村一队队长的董可志新官上任就烧了一把“大火”——— 打破“大锅饭”,将本生产队280亩玉米地推行“田间管理责任制”,也就是后来农村“大包干”的雏形,把田地包产到户。

  在当时的乡亲们看来,年轻气盛的董可志捅的可是个大娄子。这一点从两年后发生的正定县留村公社南庄大队棉田毁瓜事件中依然可以发现端倪:南庄大队是个高产穷队,为增加收入,在34亩棉田里间作了西瓜。公社党委认为这是“资本主义自由种植”,强令将15亩即将成熟的间作瓜毁掉。事件经《河北日报》披露后,引起一场全省范围内的思想论争。

  挣脱思想的桎梏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千转百回的潜流终将汇成一江东去的春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大包干”,这场“牵动亿万群众的深刻而又复杂的变革”给燕赵大地带来勃勃生机。到1983年,全省实行大包干责任制的生产队数达到99.1%,涉及的农户达97.8%。集体统一与家庭承包相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格局在全省农村基本确立。

  “大包干”使农民解除了“大捆绑”的羁绊与束缚,也使“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精髓成为其后30年河北农村改革的营养源。不管是农业产业化浪潮告别小农经济,还是农民的又一伟大创造——— 乡镇企业异军突起,都源于广大农民被改革激发出来的激情和创造力。

  春风化雨,黄土地苏醒了。送幸福下乡

  “我是农民的儿子,祖上几代耕织辈辈纳税。今朝告别了田赋,我要代表农民铸鼎刻铭,告知后人,万代歌颂,永世不忘。”2006年9月29日,灵寿县清廉村农民王三妮用铸造“告别田赋鼎”的方式,记录下在中国延续了2600年的“皇粮国税”一朝终结的历史时刻。

  “开天辟地头一回,种田不交农业税”。那一年,王三妮一家不仅免除了农业税和“三提五统”,还得到了216元的种粮补贴。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真切感受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铿锵鼓点。

  “小康”一词,最早出现在《诗经》中,“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这个萦绕了数千年的幸福梦想,在新世纪成为共产党人执着前行的奋斗方向,也在河北黄土地上升腾起新的希望。

  在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2008年10月23日至25日,省委七届四次全会在石家庄召开。全会对我省推进新一轮农村改革发展作出全面部署,为统筹城乡发展、促进城乡经济一体化勾勒了一幅“路线图”。省委书记张云川在全会上要求,要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摆在关系全局的重要位置,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战略任务,扎实推进全省农村的改革发展。

  《意见》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此前“支农惠农政策”的习惯表述,这次则改为“强农惠农政策”。一字之差,境界殊异。省委对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从解决温饱到迈向小康,从告别传统农业到迈向现代农业,从“大包干”到城乡统筹,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河北农村改革之路正在向更深、更广处延伸。(记者 郝彦鹏)
(责编:程宏毅)


相关专题
· 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